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998 死之軌跡

白冥公主!
  茉茉抬頭的瞬間,四周的所有人仿佛都心臟猛然一頓。不僅是實力,最關鍵的是,在這位白冥公主的身上,涌現而出的那種慘烈的氣息。一種從骨子里面滲透出來的殘酷和決然,一種和平世界永遠都感受不到的心態。
  這個世界……!
  茉茉的身影似緩實快的踏了出去,唰的一聲,數百米的距離瞬間就被穿透,沿途的所有人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來,就徹底的死去。好像所有人都可以看清茉茉的每一個舉動,但是身體卻又永遠都跟不上一樣。
  高速的移動,簡潔而凌厲的殺戮,所有人都的目光都跟隨著那個矯捷而妖異的身影,為之神奪。
  合擊、圍攻、陷阱、秘術……!
  只是,這個白冥公主的雙眼澄靜無比,四周的所有攻擊全部在意識海內完美的映射出來,根本無法造成任何一絲有效的傷害。
  鬼閃步、死靈蝶、槍術、法則!
  冷漠而高效的……殺戮!
  當茉茉落入巴米亞星域的軍團里面之后,在另外的遠方,幾頭兇猛的虛獸圍攏合擊,在最頂端,一頭王級虛空幽種猛然噴出一口虛閃炮。強大的毀滅性黑紅色光芒瞬間貫穿了空中,一種毀滅一切的氣息激蕩在空間當中。正在和茉茉激戰的兩個巴米亞星域軍團長暮然罵了一聲,然后強烈的爆發。
  轟鳴的激蕩當中,所有人都看著那從中間不斷升起的湮滅波紋。
  只是突然之間,戰場上的幾個高手暮然轉頭。一個嬌小的身影暮然出現在那頭王級虛空幽種的前面,右手抓入了空中。
  鬼閃步?瞬空!
  四周的虛獸頓時開始了瘋狂的攻擊,不過茉茉的身邊卻出現了近乎完美的lf力場,將所有人的攻擊防下。而這個時候,茉茉的右手緩緩的握緊,那一頭媲美最頂級高手的王級虛空有種頓時顫抖著身體,瘋狂的開始掙扎起來。
  只是,茉茉的右手暮然握緊,然后朝著上方刺出。
  誰都無法相信,數千米巨大的強大虛空幽種,瞬間從腦袋下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貫穿,就仿佛一頭巨型藍鯨在頭頂被開了一個噴泉一般,無數的鮮血和腦漿頓時朝著天空高高的噴起。虛空幽種強大的生命力,讓這頭王級虛空幽種依舊在死死的掙扎反抗,不過,在茉茉那嬌小的身體支撐下,這頭虛空幽種的掙扎,顯得無比的無力和凄涼。
  鮮血如同瀑布一般流下,茉茉站立在下方,嘴巴微微的張開,一絲若有若無的氣息逐漸呼了出來,眼中明亮而猩紅。
  所有人都無法形容茉茉的那個神情,不似微笑,不似哭泣,仿佛只剩下一份純粹的……殺意!
  原來如此!
  幾乎所有人星域的人都突然之間恍然大悟。難怪這個星域雖然形成不久,但是他們遇見的這些人實力暫且不論,但是光論戰斗技巧和心態卻驚人的變態。原來這就是源頭,有這樣的人作為榜樣,那個傳說中的時代,比想象中更加的慘烈和危險。能夠在那個時代活下來的人類,都擁有無比危險的戰斗心態。
  茉茉輕微的呼出一口氣之后,身形頓時又變淡消失。那些心中猶自驚嘆的人頓時警覺,糟了,現在可不是驚嘆的時候。
  這樣一位驚人的強者徹底開放了殺戮心態,那種危險,簡直無法用語言來描述。
  最關鍵的是,幾次戰斗,那個白冥公主所掌握的法則,究竟是什么?
  沒錯,頂級的強者,基本都有自己所感知掌握的法則偏屬。比如白冥樓那個貝琪所掌握的燃燒法則,是燃燒,而不是火焰。除非法則上的壓制,任何被那個貝琪所沾染之物,都會主動燃燒起來,轉變成為驚人的破壞。
  比如白冥樓的那頭三頭犬,掌握的法則能力就是破壞,一種物質直接崩壞的法則。
  比如奎羅,他掌握的,就是空間上面的法則,空間的穿透和切割運用起來無比的完美。當然,這些只是這些人主要掌控和感知的法則,其他方面的能力,這些人也同樣非常的強大,所以看上去,就仿佛近乎全能一樣。
  而這位白冥公主,兩次,兩次瞬殺頂級的強者!
  怎么看,都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他們這種頂級的強者,想要殺死對方,可沒有這么容易的。那個修羅星域的高手,居然在一照面之間,就被自己的禍具給反噬了。而這頭王級的虛空幽種,甚至被白冥公主一只小手就給穿透了。簡直難以置信,這種破壞力,怎么看都怎么不正常,除非是……。
  “死之軌跡!”業蛇星域的那位大長老看著那個嬌小的身影,不由說出一個詞語。
  “死之軌跡?”四周的其他人頓時好奇的問道。
  “啊,沒錯,死之軌跡。任何事物,都有終焉之末,對于生命來說,所謂的終末,就是死亡。那是任何生命都無法改變的軌跡線。而這位白冥公主所掌握的法則,恐怕就是控制死之軌跡。簡單的說,先控制死之軌跡,讓對方產生了死亡的結果,然后,再以逆推的方式,去展現這個過程。”
  “所以,那個修羅星域的高手突然就被自己的禍具給反噬,所以,那頭王級虛空幽種居然被白冥公主一只小手就給貫穿了。”另外一人補充到。
  “沒錯,這基本算是屬于因果方式的一種了。”之前的那個業蛇星域的大長老點點頭。
  “但是,還不算是純粹的因果吧?”一位蛇女頓時好奇的說道。
  “不算是。”那位大長老看見自己的孫女提問,頓時回答到。這位蛇女聽見自己爺爺這么回答,頓時松了一口氣,既然還不算是純粹的因果的話,那么,她頓時松了一口氣。只是這個時候,她的這位爺爺突然又再次說出了兩個字。
  “但是……!”
  “對于生命來說,威脅性更加的純粹。”
  這位蛇女聞言,心中輕微思索之后,頓時身體輕微的繃緊。沒錯,那位白冥公主確實不是純粹的因果方面的能力,僅僅只是死之軌跡而已。聽上去貌似很單一,一點都不全面,但是仔細想想的話,就是因為單一,所以才更加的純粹。因為,這種死亡,是特別針對生命的終焉之末。
  “別擔心,白冥公主確實很強,也很危險,單獨對上的話,恐怕這里沒有任何一人敢說有勝算,因為我們都是活著的。只要是活著的,對上死之軌跡的能力就非常的危險。但是,相信很多高手都已經看出來了,所以,她也不可能繼續毫無顧忌的殺下去了。”這位業蛇星域的大長老看見自己孫女的擔心,不由輕聲寬慰到。
  “這么出色的女子,就算不是同一種族的,也讓人非常的佩服。”
  “真是遺憾啊,雖然不知道她的打算是什么,但是這樣面對這么多的星域,就是最大的不智。”這位業蛇星域的大長老說著,朝著前面走了出去。而這個時候,其他星域的那些頂級的高手在判斷出茉茉所掌握的法則能力之后,也逐漸加入了戰場。
  “遺憾,為什么?”那位蛇女頓時疑惑的問道。
  “因為太危險了,白冥公主的實力和能力,都太危險了,你沒有聽爺爺說嗎。單獨對上的話,這里沒有任何人敢說有勝算,所以……會殺掉的!”另外一個年輕的業蛇族男子頓時給她解釋道。
  懷璧其罪!
  這個蛇女也頓時就明白過來,這算是另外的一種懷璧其罪了。這一次,不管怎么樣,白冥樓都和其他星域結仇了,這樣一位任何人都沒有絕對勝算的白冥公主,如果不在這里趁機殺掉的話,那么誰知道以后會不會被對方單獨的找上來。
  看著中心妖異如同鬼魅,不斷帶起死亡的白冥公主,這個蛇女心中升起了一種不知名的心態。她的身份在業蛇族內也非常的高貴,同樣可以算是當之無愧的公主。只是,和中間那個身影比起來,就仿佛差了不止一籌一樣。
  不僅是實力,還有所蘊含的精神、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