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995 決然

世界的破碎,讓所有人都震撼于這位白冥公主的力量。但是,不管白冥樓展現出來的力量有多么的強大,也沒有任何人后退。甚至,只要粗略的估算一力量的對比,就可以知道,白冥樓的舉動其實非常的莽撞,不管這里怎么是白冥樓的主場,不管白冥樓的底蘊怎么深厚,都不可能是數十個星域的對手。
  ……
  那個化身巨人,將世界的破碎停止的類人男子剛剛和茉茉硬拼了一擊,還想要繼續上去的時候,就已經被攔下。
  一個身影從隊列當中彈了出來,嬌小的拳頭瞬間落在了巨人的腹部。簡直就好比螞蟻和大象的差別一樣,但是在兩者接觸的地方,整個空間都暮然震動了一下,然后嗖的一聲,居然是這個巨大的身影飛了出去。
  這個時候,夜夜才在空中轉了幾圈,輕盈的落在地面。
  飛出去的類人男子頓時朝著前面望了出去,立即現了蹲在地上的嬌小身影。這個時候,夜夜也正好抬頭,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嘻——嗡的一聲,四周的地面猛然下沉,然后夜夜已經消失在原地。
  看見夜夜突然消失,另外一邊的那個類人男子頓時抬起了右手。果然,就在下一瞬間,夜夜直接出現在天上,嬌小的身體攜帶著沛然的威勢重重的砸落。誰都無法想象,那種嬌小的身體,居然會采用這種大開大合的戰斗方式。
  鐺的一聲沉重的撞擊,夜夜的拳頭被類人男子用手接了下來。
  這個類人男子穩穩的將夜夜接住,反擊……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一股龐大的力量頓時出現。二重力,而且正好是處于這個男子將要提起又差了半分的時候。剛剛準備反擊的類人男子身體頓時一沉,四周的地面猛然塌陷。在半跪下來之后,這個類人男子才抗住了重壓,然后將眼神放在了夜夜的身上。
  “嚯,真是人不可貌相。”這個類人男子既然連剛才的世界破碎都可以靜止下來,力量當然不止這么一點。所以,在剛開始的意外自后,很快就穩定了下來。
  “人不可貌相……嗎!”夜夜的聲音輕微的勾起,停頓,然后。四周都暮然波動了一下,夜夜的身后,一片巨大的陰影突然浮現——冥夜星系統。這個類人男子頓時感受到一股恐怖到難以想象的力量,原本就半跪的身體再次一沉,身下的6地直接破碎,貫穿,更是將后面無數的人給牽連進去。
  這一次的力量,和之前的兩次試探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之前那些和白冥樓有過接觸的人都露出了然的神色。這個夜夜,可是白冥樓絕對的核心成員,必要的時候,甚至擁有領導安排白冥樓所有事物的權利。這份核心,不僅是地位,還有……力量!
  ……
  戰斗已經展開,各個星域的人和白冥樓的戰斗徹底爆。屬于各個星域不同的力量和科技武力,讓戰斗從一開始,就驚人的浩大。
  奎羅看了一眼爆的戰場,悄悄的瞇了一下眼睛。
  瞬空!
  奎羅本身就有穿透空間的能力,否則之前就不可能將百多個下屬帶到東上天來了。這個時候,奎羅看準了戰斗剛剛展開,所有人的精神都還沒有集中的瞬間,頓時想要用瞬空移動到最中心去。
  只是,在奎羅剛剛一步踏出,空間當中出現一圈漣漪的時候,站立在剛才隊列里面的貝琪就同樣一步踏出。
  一圈火焰花紋在原地浮現,貝琪已經消失在原地。
  半空中,一抹耀眼的赤紅色暮然蕩開,貝琪的身姿倒翻,修長的右腿重重的落下。剛剛想要穿透空間的奎羅頓時被貝琪的足跟壓在了手臂上面。轟的一聲,火焰和空間的激蕩,奎羅很想繼續朝著前面前進,但是這一只修長的美腿上面,力量居然絲毫不差他分毫。強大的碰撞當中,奎羅從空間里面彈了出來,朝著后面滑了出去,在空中拉出了一道火紅色的劃痕。
  當奎羅停下之后,才看向了對面的貝琪。
  奎羅頓時就認了出來,雖然裝束有了一些改變,但是這個女子,分明就是他們最初遇見的那個本土星域的高手。只是,那個時候不是因為面對很多人,所以這個女子被他們聯手圍攻,已經隕落了嗎。奎羅記得非常的清楚,因為,他就是最后一個出手,將貝琪扼殺在自己手中的。
  貝琪在空中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身后灸炎鳥緩緩的相隨。來到奎羅前方,貝琪臉上才露出一個大氣的笑容:“怎么了,不認識了嗎!”
  奎羅聞言,頓時明白過來,原來,這個女子也是白冥樓的其中一員。也就是說,從他們來到這個星域之后,出現的,幾乎都是這個白冥樓的人。這個白冥樓的力量,還真是非常的驚人啊。只是,奎羅的嘴角裂開一個狂傲的笑容:“原來是你啊,不過這一次,估計你就不會有這樣的好運了。雖然不知道你們那個白冥公主究竟想要做什么,但是這么正面對上所有的星域,絕對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嗯,我知道!”貝琪居然沒有反駁,反而認真的點了點頭。
  “不過既然那是茉茉的決定,那么我們當然就只能遵從。而且,我自己也沒有反對的念頭。”貝琪的右手伸出,一縷火焰暮然浮現。
  奎羅臉上狂傲的神情就逐漸消失,轉而變得嚴肅。這個女子并不是胡說,她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面對數十個星域會是什么樣的結果。但是,究竟是什么理由,讓她們就算是知道結果,也依舊這樣義無反顧呢!
  并沒有時間來得及深思,貝琪和灸炎鳥就攜帶著熾熱的火焰瞬間撲落。
  ……
  戰斗全面爆,各星域的下屬和白冥樓的人員全部混戰在一起。不過,真正的高手大多都還沒有行動。這些人除了在思索以外,也是判斷出現在的形勢,想要直接就搶到那個棉花團,可沒這么容易。看那個類人男子和奎羅大帝就知道了,即使是他們這種等級的高手,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搶入進去。
  夜夜、貝琪!
  這是之前就已經出現過的白冥樓的核心成員。只是,看剛才那兩列隊伍,她們只是其中之二而已,而那些同樣位于隊列當中的人,或許力量有所差異,但是肯定也不會差多少。而在最中心,那個白冥公主和女仆長莎蘿還沒有動呢。作為這個星域的先天生靈,恐怕他們這里沒有人敢說自己一定就比那個白冥公主厲害。
  最關鍵的是,他們三十多個星域的人看似人多勢眾,但是別忘記了,他們可不是盟友。現在,他們只不過是所有人都和白冥樓為敵,所以才暫時形成一個散亂的聯合而已。一旦棉花團落入其中某一方的手中的話,這種局面,必然會生巨大的改變。
  在局面明朗,或者機會出現之前,他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忍耐。
  茉茉閉上了雙眼,沒有親眼去看,但是四周戰場的一幕幕,卻仿佛更加清晰的呈現在腦海。無數的鮮血和能量被空間當中的法則封印吸收,成為煉化的源泉。四周破碎的地面仿佛受到規則的吸引,又再次開始彌合。唯一改變的,就是已經隕落的生命。
  戰火,哀嚎!
  生命最后的吶喊!
  雖然在戰斗開始之前,茉茉就已經將所有人的死之軌跡給掐斷。但是在這樣的戰斗里面,屬于每個人的死之軌跡又再次成形,而且更加的快。每個人的命運是不定的,所謂命運的軌跡,只不過是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最大可能的走向而已。
  死之命運,同樣如此!
  雖然茉茉可以將其他人的死之軌跡掐斷,但是,既然已經投身進入這個戰場,那么命運的最大走向,依舊是死亡。
  茉茉的拳頭死死的握緊,身體輕微的顫抖。雖然已經決定了不管付出什么代價,都要將爸爸復活,但是,當無數白冥樓的成員在戰場上面隕落的時候,茉茉還是無法心如鐵石。那些正在廝殺的,那些正在戰斗的,不管強大和弱小,都是白冥樓的其中一員。她作為白冥樓的公主,因為自己的一己之私,將所有信任她,尊敬她的人……帶入了死亡之局。
  茉茉的臉上浮現出輕微猙獰的神色,左手暮然朝著身側抓出。
  空間當中頓時產生了透明的波紋,亞空間內,一柄如同透明流質一般的長刀卡在了茉茉的手上。波動繼續回蕩,一個身后張開黑色雙翼的巴米亞星域高手逐漸露出了身體。這個時候,這個巴米亞星域的高手臉上還帶著震驚。
  茉茉的雙眼依舊平視著前方,根本就連看都沒看一眼這個家伙,只是,茉茉的臉上已經變得非常的猙獰。
  透明的長刀和茉茉的左手僵持在一起,只是突然之間,茉茉嘴角張開,露出了尖銳的虎牙。四周的死之氣息瞬間匯聚,然后朝著左邊爆,如同一道死氣洪流一般,這個巴米亞星域的高手全身瞬間變成了灰黑的冷色。就如同從身體內部開始死化侵蝕一般,很快,原地就只剩下了一副骨架。
  既然如此,不管付出什么代價,都必須要將爸爸復活!
  茉茉暮然抬頭,從身邊蕩開一種決然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