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993 對峙

茉茉坐在最高的位置上面,在茉茉往下,白冥樓的高層成兩列靜靜的站立。左邊是白冥樓的**成員,基本都是沒有職務的,右邊則是十一名戰斗隊長。他們有老人,也有新吸收的成員,但是無一例外,都有著強大的實力。而在白冥樓的外面,沙皮、飛翼毒蝎、百足刀蜈、噗噗,都露出了龐大的原身,如同兇獸一般佇立在大地上。
  不,他們就是兇獸!
  在更外面,則是更多的白冥樓的成員,有人偶,也有蜉蝣靈,還有其他的附屬人員。所有人都安靜而肅穆的站立在白冥樓當中,靜靜的等待著。
  當外星域的人出現在天空的另外一端的時候,頓時望見了這一幕。
  就仿佛氣機感應一般,雙方無數人的目光頓時在空中撞擊在一起。就算是身為各個星域最頂端的存在,這些人還是不由自主的心中暮然一沉。
  下面的白冥樓并不特別的宏偉,對于各星域的人來說,他們見過更多更華麗而龐大的建筑。但是,簡簡單單的白冥樓,卻帶給人一種古老而深邃的感覺。并不是僅僅是壓力,在看見這一幕的時候,不由自主的讓人從心底上感到一股安靜和肅穆。最關鍵的是,站立在冥庭里面的每一個人,才賦予了這里更加驚人的氣息。
  茉茉朝著前面走了一步,然后抬頭。
  簡單的一步,就仿佛四周的所有氣息全部都在茉茉的腳下匯聚,在這一瞬間凝聚出一股驚人的氣息。無聲無息,在外星域的人全部覺得什么東西從心底上掃過。
  這就是‘勢’!一種虛無縹緲,卻又確實存在之物。
  外星域的人里面,弱小一些的人全都不由自主的朝著后面退了兩步。當他們的身體自己做出這個舉動之后,這些人才反應過來,然后從心底升起了巨大的驚愕。至于那些外星域當中的高層則是沒有動,不過心中也非常的震驚。這就是白冥公主,這還是毫無任何攻擊意圖的勢,如果剛才對方借機攻擊的話,很多實力弱的人估計早就趴下了。
  仿佛整個天地都變得安靜一樣,一種驚人的壓力從這里無聲無息的蔓延。
  這就是——白冥樓!
  不管是誰,在這個時候,都感受到了白冥樓的氣勢。以一個勢力,正面對上這么多星域的力量,不僅沒有絲毫的退縮,反而讓他們的心里生出了一絲壓力。為首的,就是那個被稱為白冥公主的人類少女。就算他們早就已經從各種渠道聽說了茉茉的名字,但是,一直以來,都沒有多少人真正將茉茉放在心上,因為,一個女子而已。
  但是這個時候,當茉茉站立在冥庭的最中心,站立他們面前的時候,這些人才暮然感到震驚。
  光是這種正面對上所有星域的大氣,估計就很少有人有這種膽量。
  ……
  這個時候,僥幸來到這里的其他一些太陽系本土星域的人則是完全的呆掉了。要知道,和那個蓋里斯一樣擁有野心的人可絕對不止一個兩個,新生世界的統治階層,新的家族等等,在知道了孕育之息之后,也根據各種信息摸索到了這里。
  或許,他們在新的世界里面,確實統治了某個范圍的國家和地域,但是這個時候,當他們僥幸來到這個地方之后,才只覺得心跳都快停止了。
  一方是白冥樓,太陽系星域遠古傳說里面的那個勢力,現在這樣看過去,雖然以他們的目力一個人都看不清楚,但是一股安靜而厚重的氣息卻撲面而來。另外一方,則是無數的外來星域人種,每一個都不同于人類,但是聯合起來的實力,卻比那個白冥樓還要強大。不客氣的說,里面的高手,隨便拉一個出來,就可以將他們所謂的力量一鍋給端了。
  原來,他們之所以一直沒有遇見什么阻攔就來到這里,完全是別人不在意而已。
  ……
  茉茉朝著前面走了一步,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一瞬間,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茉茉的身上。就算是外星域的人,也對茉茉的氣勢無比的佩服。只是,佩服歸佩服,這些人還是覺得茉茉太不理智了。白冥樓不管怎么占據主場的優勢,畢竟也僅僅是一個小星域上面的勢力而已。或許白冥樓在太陽系星域上面擁有非常強大的力量,但是在對上整個外來星域的時候,卻顯得太渺小了。
  茉茉再次一步一步的朝著前面走去,所有人的目光,也跟著茉茉移動,逐漸來到了最中心的祭壇位置,然后落在了棉花團的身上。
  “我弟弟的身上,沒有孕育之息!”茉茉開口,一句話,就讓無數人驚訝在原地。
  震驚,不可置信,各種情緒在這些人的臉上露了出來。因為,茉茉的一句話,里面所蘊含的信息實在是太多了。首先是棉花團的身份,茉茉稱呼他為弟弟,他們也聽過不少的傳說了,可從來沒有聽說過那個白帝有個兒子。身份的事情倒也罷了,但是,這個白冥公主居然說在棉花團的身上,居然沒有孕育之息。
  你開玩笑的么!
  他們這么多星域的人為了孕育之息聚集在這里,為了這個棉花團花費了多少時間,多少精力,現在你突然說棉花團身上沒有孕育之息。而且,要是沒有孕育之息,白冥樓這種舉動是做什么鬼?你都將棉花團稱作自己弟弟了,結果卻用這么復雜而玄奧的法則封印給鎖在這個地方。要說其中沒有什么貓膩,估計誰都不相信。
  “呵、呵呵呵。”幾個比較急躁的人聽見茉茉這么說,頓時皮笑肉不笑的抽動了幾下嘴角。
  “你在開玩笑?”就連奎羅都冷冷的問了一句。
  “不,白冥樓從來不會撒謊!”茉茉抬頭,雙眼清明無比。
  看見茉茉的神色,很多人都心中一動。這不是無端的相信,實在是,到了他們這種程度,真的很少有人會去做那種騙人的事情,就算是一個壞人,估計也不屑于這種毫無臉皮的手段。更別說,這位傳聞中的白冥公主了。
  但是,如果不是騙人的,那么對方又為什么要將這個棉花團用法則封印陣給鎖起來?
  這個時候,最先來到太陽系星域的幾個星域的人卻有一絲模糊的思索。比如巴奇星域,比如業蛇星域,因為,他們是經歷過一段時間的,就是孕育之息的推衍逐漸消失和變化的階段。那個時候,他們只是以為孕育之息的性質和上古流傳下來的推演之術產生了差別,但是現在白冥樓這么一說的話。
  只是,還是無法確定啊!
  不對!
  有人發現了茉茉嘴邊輕微妖異的笑容。難道,這個白冥公主就是算準了他們會覺得這種身份的人不會撒謊,所以故意這樣說的?
  “是不是擁有孕育之息,可不能憑你一句話就做下定論。”有人發現了茉茉的笑容,立即朝著前面走了一步。
  茉茉這一次,居然連回答都沒有,只是左手朝著旁邊唰的一聲揮開:“這里是,太陽系星域,這里更是,白冥樓!”
  毫無疑問,茉茉的舉動,代表著——拒絕!
  原本就緊張的氣氛,頓時變得一觸即發。只有寥寥幾個人,還依舊保持著冷靜了。比如多米星域的**意識體。因為,他在剛才茉茉笑的時候,感受到了另外一種情緒,簡直就好像,白冥公主的那個笑容,是一種演戲一樣。不經意之間露出的一個笑容,貌似是算準了他們會產生那種情緒和想法,所以才這樣的一樣。
  站立在另外一邊的人里面,奎羅還是第一個踏了出來。管這個白冥公主在計算些什么呢,總之,既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就絕對沒有停手的可能了。上一次,因為這個世界的壓制,所以他和其他幾人被這個人類少女給教訓了一頓,就算不為孕育之息,這一次,也要將之前的那件事丟掉的面子給討回來。
  大奎羅天!
  一個以奎羅為中心的世界暮然朝著下面壓了下來,而這個時候,茉茉也暮然抬起了右手,然后裂開了一個笑容。
  世界的撕裂!
  就算冥國已經完全的融入了四方天里面,但是以前畢竟是茉茉的寶具,所以還擁有一定的掌控力量。在茉茉的右手之下,四周的世界仿佛暮然被什么東西抓緊了一樣,然后突然產生了驚人的震蕩。
  嗡的一聲,兩個世界的碰撞,強大的沖擊瞬間朝著四周蔓延。
  兩人的動手,也無疑標志著雙方戰斗的開始。以白冥樓一個勢力,面對數十個外來星域的力量。白冥樓占據著本土的優勢,擁有世界的優勢和大量的人員。而數十個外來星域,則是擁有不同的力量,科技,還有他們本身就屬于各自星域的強者。
  ……
  在戰斗開始之后,就立即有人發現,他們戰斗產生的沖擊,比想象中小多了。各種蜉蝣的能量,在空中就被快速的吸收,融入了下方的祭壇上面。
  果然白冥樓在計劃著什么吧!
  沒錯,白冥樓確實是在計劃著什么,就是藉由這強大的戰斗,那屬于各個星域不同性質,不同法則的力量,將棉花團體內的孕育之息殘痕給熔煉出來。茉茉想了很多種熔煉孕育之息的方式,但是只有這種方式最靠譜。
  孕育之息確實是內宇宙孕育之物,即使是棉花團融合的一丁點氣息,都驚人無比。只有兩種方式可以熔煉這種驚人之物,第一種,就是花費大量的時間,數千,數萬年的時間。而第二種,就是這種冒險的方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