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992 怨恨我吧

棉花團從空中高速的跑過,閃步一動,就消失在遠處。現在的棉花團情緒無比的激蕩,體內的力量也因此而變得更加的活躍。但是棉花團自己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只是一種強烈的怨恨和不甘在心中不斷的聚集。
  星柵光牢!
  六道耀眼的光柱瞬間從天而將,棉花團即使在情緒激蕩當中,都立即發覺。
  如果是在之前,棉花團肯定會閃避,但是在這種激蕩的情緒當中,棉花團卻瞬間變幻了幾個手印,精純的力量在右手瘋狂的聚集。更加精純的力量,更加精微的計算,棉花團的雙眼逐漸開始發生變化,暗淡的逆向花紋逐漸浮現。
  鐺的一聲巨大的撞擊聲,第一個光柵突然斷裂,然后是第二跟,第三根。轟的一聲巨響,在第四根光柵的時候,棉花團還是被重重的壓了下去。只是,即使被光柵壓住,棉花團也沒有停止反抗,反而在瘋狂的扭曲著自己的身體,想要掙扎而出。
  雖然星柵光牢將棉花團給禁錮住了,但是巴奇星域的大神官卻并沒有機會接近,從遠處猛然出現一股透明的波紋,將他籠罩在里面。
  意識裂解!
  心靈業火之術!
  道界投影!
  各種秘術隨著后面的人群不斷出現。巴奇星域、業蛇星域、伊斯特星域、奎羅星域、多米星域、烏迪星域、塞恩佛諾星域、巴米亞星域……幾十個星域的人全部都在后面迅速趕到了這里。
  ……
  茉茉靜靜的看著那個方向,無數代表死亡的軌跡線在眼中不斷的匯聚。
  死爻!
  死之命運!
  人的命運,總是由各種因素綜合構成,并不是一層不變的。不同的選擇,不同的際遇,都會讓命運走向不同的方向。茉茉并沒有那種看穿一切事物走向的能力和眼睛,不過,正是因為單一,所以茉茉對死之命運才看得更加清晰。無數代表死亡的命運線糾纏交錯,在沉眠之地的上空匯聚成為驚人的死之勢。可樂小說網已更新大結局這些死之命運線,不僅有外星域人的,還有更多更多,是白冥樓的。
  甚至……!
  茉茉看著從自己的胸前蔓延出去的一道暗色的細線,越是接近這個時候,這條暗色的死之命運線就越來越明顯。茉茉右手帶著玄奧的法則,朝著自己的胸口抓過,就如同煙霧形成的痕跡一般,死之軌跡在茉茉的手下頓時破碎,只是,這些煙霧卻一點也不曾消失,在茉茉的右手離開之后,就再次匯聚。
  “公主大人!”莎蘿不知道茉茉這個舉動代表什么意思。
  “沒什么!”茉茉沒有解釋,右手輕輕的握緊,朝著前面踏出。就仿佛走上了死亡之途一樣,越是朝著前面行走,茉茉身邊環繞的死之軌跡就變得越發的清晰。但是,茉茉不會停止,因為,隨著她的死之軌跡變得清晰,沉眠之地的中心,和死之勢相反的氣息就越發的明顯。在那里,只有一個人,只有一個已經死去的人沉睡在那里。
  會復活的,絕對會復活的!
  幾個朋友的小輩算什么,太陽系星域陷入戰火算什么,棉花團的怨恨又算得了什么……這一次,我絕對不會放手,絕對不會,哪怕付出一切的代價!茉茉抬頭,眼中浮現出深深的期盼和瘋狂。
  ……
  幾十個星域的混戰,就算是冥國深淵的氣息也被重重的蕩開。生活在這里的深淵兇獸早就被驅散,就算是之前不聽白冥樓號令的,這個時候也恨不得多長兩條腿。或許冥國深淵是一個無比險惡的地方,但是各個星域這么多的頂級高手聚集在一起,就算是更加兇惡的深淵也要被踏平。
  各種撕裂的能量混合在一起,在中心迅速的扭曲,形成了一個直徑數十公里的暗紅色漩渦,而且,這個漩渦還有繼續擴大的趨勢。
  廝殺到現在,每個星域的人都已經收不了手了,甚至,就連對棉花團都沒有了任何的顧忌。不,或者說,在每個星域的人心中,早就已經有了定論。孕育之息作為內宇宙誕生之物,絕對不可能這樣簡單就被摧毀,或者說,根本就無法摧毀。而那個棉花團,如果真的是孕育之息的話,就絕對不會徹底消失,而如果真的徹底的消失了,那他就算不上是真正的孕育之息。
  暗紅色的漩渦不斷的扭曲著,蕩漾出驚人的危險氣息。
  突然之間,這個漩渦猛然朝著里面一下塌縮,就算是還在混戰的人,都在心里一個激靈。各個星域的攻擊扭曲在一起,能量的糾纏,法則的影響,現在突然爆發,究竟有什么樣的威力,所有人都不敢想象。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黑白色的身影突然從天空暮然撲下!
  那個是,白冥公主!
  雖然沒有多少正面的接觸,但是所有星域的人都立即認出來,那個撲下的身影,就是傳聞中的白冥公主。在看見茉茉出現之后,所有星域的人感覺都不太好了。因為這段時間以來,他們的各種行為都被白冥樓給計算著,算準了他們在情況不明之前不會浪費精力,所以一直在牽著他們的鼻子走。
  他們早就知道,這里肯定有白冥樓的某種布置,但是,所有人還是沒有想到,這位白冥公主會以這種方式出現,而且還直接投入了那個巨大的能量漩渦里面。
  要知道,各個星域的攻擊混雜在一起,相互牽制、影響,法則的擾亂等等,誰也不知道那個漩渦里面究竟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就算是這里最頂端的人落進去,估計都要掉一層皮。就算那個白冥公主是這個世界的先天生靈,也不可能做到毫發無損的。那么,這個白冥公主為什么會撲到里面去,難道是為了……棉花團。
  沒錯,就是棉花團,沒有人可以清楚的看清所有的命運,就算是白冥樓,安排的事情也被擾亂過很多次。而之所以還按照著原本的軌跡在進行,不過是以更加強大的力量來強行將所有的事情拉回預先的軌道上面而已。
  棉花團,不能死,起碼,現在不能死!
  茉茉從天空暮然落下,右手抓住了棉花團,只是,在茉茉抓住棉花團的時候,棉花團的右手也按在了茉茉的前胸,眼中驚人的怨恨。就是這個人,名義上是自己的姐姐,但是卻將自己算計到這種程度,棉花團手中蘊含的攻擊隨著心念變得蠢蠢欲動。
  只是,茉茉看著棉花團,卻露出了一個無比柔和的笑容。
  簡直就好像是……!
  真正面對自己親愛的弟弟一樣。
  棉花團看見茉茉的這個笑容,掌中蘊含的攻擊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然后被茉茉按著朝著更深的地方落下。
  就仿佛穿透了什么壁障一般,茉茉按著棉花團重重的墜落下去。在兩人的身后,那個無數能量激蕩糾纏的漩渦也猛然之間爆發,就如同新星爆炸一般,那驚人的沖擊卻展現出一種極為少見的美麗。
  棉花團就這樣看著茉茉將所有人的沖擊承受下來,然后從嘴邊緩緩的浸出一絲鮮血。棉花團可以感受出來,自己這個姐姐受到的傷害,絕對沒有表面這么一點點。但是,她卻沒有絲毫放開自己的意思。
  轟的一聲,棉花團重重的落在地面,然后一瞬間,從他的身上,無數的法則文從體內蔓延出來,然后朝著四周不斷的延伸。身后那洶涌的能量,也仿佛被什么東西牽引,然后吸收消失在四周的空間里面。
  九字煉成封印!
  棉花團這才回過神來,自己所在的地方,居然是在一個如同祭壇一般的平臺上。這個平臺無比的巨大,上面無數的法則文顯得玄奧無比。而這些法則文就仿佛活了一般,纏繞在他的身上,讓他根本就無法移動絲毫。唰拉一聲,這些法則文如同鎖鏈一般朝著四周的空間和大地拉伸,棉花團頓時被扯了起來,束縛在空中。
  看著面前的茉茉,棉花團頓時憤怒的瞪大了雙眼:“直到剛才為止,你還在算計我嗎。”
  茉茉看著棉花團憤怒的眼神,不由輕微的一聲嘆息,然后將手放在棉花團的頭上,輕輕的幫他撫平了發絲。“我的弟弟啊,如果你覺得怨恨我可以讓你好受一點的話,那么就怨恨我吧。等事情結束之后,你來找我報仇,也是可以的。”
  棉花團愣住了,棉花團很單純,但是感受也更加的清晰。他可以感受得出來,茉茉對他沒有絲毫的仇恨,反而有一種親昵。但是,明明對他無比親昵的茉茉,卻一直將他計算到這種地步,而且看上去,還要繼續下去。
  這種親昵的感覺,和茉茉那冷酷的作法,產生了極端強烈的對比。
  “為什么!”棉花團大聲的喊了出來。
  不過這一次,茉茉卻沒有回答了,而是一個閃步踏了出去,來到了最中心的位置。在祭壇的上方和四周,貝琪、灸炎鳥、沙皮、維拉、貝米拉、南希、馬爾維、費力克斯……無數白冥樓的成員已經靜靜的等待在那里。
  當漩渦的能量平息之后,無數外星域的人出現在外面,頓時驚愕的看著眼前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