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991 第三印

棉花團已經活了過來,自身力量還在不斷的恢復生長。但是,他的實力相對于追殺者來說,還是不值一提。一些真正的高手已經再次被白冥樓安排的人給拖延,放過來的,都算是‘精心’準備的對手,不過,即便這樣,還是讓棉花團再次陷入了險境。
  風卷龍眼!
  棉花團瞬間按照本能使用了大氣掌控的能力,冥國深淵里面的空氣如同黝黑的龍卷一般聚集,瘋狂的碾磨著其中的一切。不過,突然之間,一只手臂朝著外面重重的蕩開,原本不斷塌縮的龍卷瞬間從里面被撕裂。
  一個人影從里面飛了出來,在棉花團閃避之前,就一把抓在了他的脖上面。
  無數代表某種力量的封印紋瞬間從這只手上面朝著棉花團的身上開始蔓延。棉花團死死的咬著牙,心里升起了一種強烈的怨恨和瘋狂。為什么,為什么他出來之后,就需要連續碰上這么多的事情。連番的遭遇,在烏迪星域的負面力量的催生蘊養之下,就仿佛發酵的源泉一樣,瘋狂的吞噬著棉花團正常的思感。
  “哈!”棉花團暮然一聲瘋狂的嘶嚎,四周攜帶著濃郁死氣的黑色空氣瞬間朝著自身聚集。
  風死之穴!
  就仿佛一個連接著死亡的空穴一般,幾個來到這里的人連同棉花團自己同時被吸了進去,然后在另外一端,無數的鮮血和殘肢猛然拋灑出來。
  棉花團站立在冥國深淵的焦土上面,從身上不斷的滴落不知道究竟是誰的鮮血。無數的怨恨和瘋狂逐漸浮現雙眼。
  “姐姐!”這個時候,明真和寶拉也追了上來。
  聽見這個聲音,棉花團瞬間彈射而出,兩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棉花團的右手就暮然抓住了一個包。是的,包,棉花團這一次并不是攻擊其他人,而是明真頭上的那個包。明真被自己姐姐的動作嚇了一跳,棉花團撲過來的舉動,充滿著瘋狂而凌厲的殺意。即便相信自己姐姐不會傷害自己,明真還是被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在這里面,占據了很重的分量吧!”棉花團抓著包,眼中無比的冷漠。在和明惠同化之后,這段時間的經歷,讓棉花團的心智迅速的成長,以前很多不懂的事情,現在想來,都有跡可循。這個時候,棉花團似乎都已經猜到了很多事情。這個總是跟在明真身邊的包,就在里面占據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引導作用。
  “姐姐,你做什么,快放手啊,那是包。”明真看見姐姐抓住了包之后,頓時無比的緊張。這個時候,明真顯然還沒有明白為什么棉花團會抓住包。
  “我只是一個引導者!”出乎明真意料的,包突然和平時完全不同的冷靜,說出一句話。
  “引導者,你們究竟想要做什么?”棉花團的眼神沒有絲毫的改變。
  “復活白帝大人!”
  “白帝,那個白帝!”棉花團都愣了一下。
  “復活他,我?”
  “沒錯,就是你。你是白帝大人殘留在這個世界上的不滅體,原本你應該復活成為白帝大人的。但是很遺憾,陽系星域上面的力量體系都是從頭開始研究的,所以,白帝大人的生物體?不滅也并不完善,所以,你并沒有成為白帝大人,而是擁有了獨立的意識。”包認真的解釋道,這個時候,包出奇的并沒有任何的隱瞞。
  “就算你無法成為真正的白帝大人,但是也可以算是白帝大人的‘自孕’,名義上,你可以算是公主的弟弟。”包繼續說道。
  旁邊的寶拉和明真早就驚呆不已,對于這個世界的人,如果要是不知道白易的名字,就好比現代人不知道盤古一樣。公主的弟弟,旁邊的幾人頓時瞪大了雙眼。這個時候,就算棉花團沒有說是哪位公主,但是就連小明真都可以猜出來,除了白冥公主還有誰。白冥公主的弟弟啊。
  只是,包的下一句話,讓棉花團稍稍安定的思緒,還有原本怨恨瞬間被挑撥到點。“但是,為了復活真正的白帝,你也可以舍棄!”
  咯吱!
  就算是包并沒有實體,但是在棉花團的右爪用力之下,也傳來了咯吱的扭曲聲。可想而知,棉花團現在的心里該是如何的驚怒。剛剛才為自己的身份生出了那么一絲欣喜,但是轉瞬,對方就告訴他,你不過是一個可以舍棄的炮灰而已。
  那種突兀的轉折,徹底將棉花團的瘋狂和怨恨引爆!
  啵的一聲,包的身體在棉花團的爪下徹底成為一團散亂的靈。就算是靈體,但是棉花團也已經知道怎么將對方徹底的破壞。
  “包!”旁邊的明真頓時喊了出來。
  “姐姐,你怎么可以對包這樣……。”明真撲了過來,只是,明真才剛剛沖到半,身體就突然被抓到了空中。棉花團右手抓著明真的脖,眼神無比的冷厲。緩緩的用力,原本還想要追問的明真頓時踢著自己的小腿,痛苦的掙扎起來。旁邊的寶拉看見突然變成這樣,都不知道該不該插手了。
  明真越來越痛苦,但是棉花團的眼中卻突然閃過了什么,身體輕微的顫抖起來。該死的,明惠的最終意念。壓制著這種莫名的情緒,棉花團狠狠的將明真丟了出去,然后才猛然再次加速。
  寶拉頓時一個閃步追了上去,將明真接住。如果不是寶拉將明真接住的話,估計這個小女孩就要被撞死了。不過即便如此,明真還是捂著自己的脖,瘋狂的咳嗽。在她小小的脖上面,一圈烏黑色的抓痕。不過,對于這個小女孩來說,身體上面的傷害還是次要的,最主要還是心理上的打擊。雖然早就知道姐姐和以前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但是卻依舊對她無比的關愛。現在,姐姐果然不是自己的姐姐了,居然要殺了她了。
  ……
  “嘻嘻……!”在另外一邊,一個男人露出一個癲狂的笑容。“大人,這下白冥樓可是吃激不著賒把米了,沒有想到,那個棉花團居然會主動詢問所有的源頭。這樣下去,那個棉花團會把白冥樓當做最大的敵人了吧。到時候,看他們怎么收場。”
  “你這么覺得?”布賴特懶散的回應了一句。雖然懶散,但是布賴特身上那妖異而陰毒的氣質,卻一點都沒有改變。
  “難道有什么不對嗎?”
  “哼哼哼!”布賴特陰柔的笑了一聲,沒有解釋。棉花團會和白冥樓成為敵人,表面看上去,確實是會這樣發展。但是,剛才那個包這么毫無隱藏的將這些東西說出來。如果說背后沒有白冥樓的布置,他可不相信。
  那么,白冥樓又為什么故意引發那個棉花團的仇恨,讓他變得這樣癲狂呢。
  “走吧。”布賴特想了一會,卻不明要理。雖然布賴特也不差,但是畢竟沒有參與到白冥樓的計劃里面,所以并不知道具體的過程。單純的憑借一些表面的情況,他也分析不出來白冥樓究竟想要做什么。
  “大人,我還是不明白,為什么我們要按照白冥樓說的去做。”跟在布賴特身后,另外一個冷靜的男說道。
  “不是按照白冥樓說的去做,而是沒有反對的價值。”
  “沒有反對的價值?”
  “啊,那個棉花團是個空殼,孕育之息不在這里。”布賴特很隨意的說道。不過,身后的兩個下屬卻頓時驚愕不已,有沒有搞錯,這么多人追逐爭奪的孕育之息居然不在棉花團身上。那么那些人這么爭奪,又有什么意義。
  “大人,真的?”
  “白冥公主說的。”布賴特很隨意的說道,朝著前面走去。
  “白冥公主,大人居然相信她的話?”怎么看,他們和白冥樓都不在同一個立場上面吧。在這種時候相信一個敵人的話,是不是有些兒戲了。
  “哼哈哈哈哈哈!”布賴特笑了起來,沒有解釋。當然相信了,為什么不相信,不僅是他相信,其他的一些人也全都相信茉茉的話,孕育之息并不在棉花團的身上。不管是不是敵人,他們都相信,茉茉不會騙他們,沒有理由,也不屑于這么去做。這是白冥樓從那個男人開始,就深深的留在所有人心里的印象。
  正是因為茉茉說了孕育之息并不在棉花團的身上,所以他們這些人才能在這段時間這么安靜,以一種看戲的心態看著白冥樓的各種布置。否則當初破碎時代的那些人,可不都是白冥樓的朋友,可不會像現在這么安分。
  ——————
  心,是一種力量,當人處于不同的心理狀態的時候,自身的生理狀態就會迅速的發生改變。興奮、激動、狂躁、緊張……,以及,瘋狂的不甘和強烈的求生、怨恨!而這種力量,在某些特別的人身上,將會體現得更加明顯。
  傳承自白易的血脈,心的力量雖然沒有完整的體現,但是卻從來不曾消失。
  這個時候,棉花團的心里已經被各種瘋狂的念頭充斥到點。不甘、怨恨、以及,強烈的瘋狂。一定要活到最后,報復,讓那些戲耍他的人付出代價……。致的情緒和心態之下,棉花團四周的景物都發生了改變,自然的形成了無數的精神幻象。而在棉花團體內,更是以一種異常的速開始興奮勃發。
  第印!
  (.)災厄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