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990 水愈印

這個穿著寬松衣服,籠罩在檐帽之下的家伙,根本就沒有人能夠看穿他的本來面目。只是,不管是誰,都可以看出來,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股不詳的感覺。不約而同的,很多人都將目光放在了烏迪星域人的身上。
  是擁有負面能量的烏迪星域人嗎?
  不過,只有烏迪星域的人才清楚的知道,那家伙絕對不是他們星域的人。烏迪星域的能量負面歸負面,但是只是能量的一種偏屬而已。而在那個家伙身邊環繞的氣息,除了負面以外,還仿佛充斥著一種對生命的災禍一般。
  這個后面出現的家伙將暗紅色的寶珠抓在手上,輕輕摸了一下,一圈暗紅色的光芒散開,然后繼續緩慢的朝著那個漩渦里面消失了進去。其他還沒有下去的人都看著這個人逐漸消失的背影,輕微的沉默。
  奎邏大帝展現的碾壓一般的世界,那個巴奇星域大神官穿上的星靈神裝,還有這個家伙安排到那個蓋里斯身邊的生命禍具。雖然他們不明白這些東西都是什么,但是卻都可以看出來,那都是位于自身星域最頂級力量的體現。
  這段時間以來,因為四方天世界的壓制,所有人的力量都不能徹底的發揮。而且局面沒有明朗之前,所有人都不想將力量浪費在對抗這個世界上[面。不過現在,終于有人忍不住展現出真正的力量了,即便需要花費巨大的代價去對抗這個世界,也忍不住了。而奎羅的舉動,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終于,要開始真正的爭奪了嗎!
  呵~!
  其他一些停留下來的人突然露出一個興奮的笑容,然后觸動了自己身上的什么東西,完全有別于之前的力量逐漸展現,逐漸抗衡四方天的壓制。這些力量,才是分別屬于他們星域的頂級力量,和之前展現的力量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噗通噗通的,無數人徑直的沖入了下方那個巨大的深淵漩渦當中。
  ……
  生、愈、興、魂、固、烈、熄、死、寂!
  九字煉成陣!
  這不是什么古老的秘術,而是白冥樓根據無數的資料,和對棉花團體質的分析,然后藉由各種力量體系和法則,在這段時間總結所特別總結出來的東西。白冥樓在最初,最大的優點就是系統的總結和整理,知道自身力量的本質,所以才能在其上不斷的衍生變化,勾勒出自己的力量體系和所需的東西。
  生印!
  棉花團在瀕死的時候,將美拉給吃了下去,源于諾維雅的生命血脈,頓時讓棉花團的身體再次升起了生命的火種。只是,單單這樣還不夠,枯竭的身體,想要重新恢復起來的話,就必須有新的柔和的生機。
  愈,水愈力量!
  棉花團跌落在深淵里面之后,頓時就看見了一個東西,一顆漂浮在冥國深淵上面的心臟。明明冥國的深淵無比的污穢也陰暗,但是在這顆心臟的四周,卻無比的清澈,就仿佛所有的污濁氣息都被逐漸清洗出去了一樣。
  幾乎是本能的,棉花團就朝著那顆心臟咬了下去,根本就沒有思考這是什么。
  當這顆心臟被棉花團吃掉之后,原本的生命力,就仿佛播下的種子遇見了春雨一般,頓時勃發起來。棉花團原本已經變得凝滯的雙瞳,突然之間就豎直,然后一個翻身站立在水面。棉花團原本撕裂的皮膚,卻從腳部開始,飛速的開始生長愈合。很快,棉花團就露出了新生的樣子。而棉花團新生的樣子,既不是明惠,也不是白易,反而好像兩人的綜合體一樣,擁有一種特別的樣貌。
  這個時候,寶拉和明真兩人也正好從天空跌落,立即看見了站立在水面的棉花團。
  “姐姐!”
  “棉花團!”寶拉是認識棉花團的,這個時候雖然眼中充滿了殺意,但是卻并沒有立即沖上去。
  “哼!”棉花團的眼中閃過一絲冷漠,連明真都沒有理會,瞬間朝著一個方向飛了出去。不知道怎么回事,棉花團在來到了這里之后,就生出了一種若有若無的感覺,就仿佛,什么東西在呼叫著他一樣。
  白易的意識原本已經徹底的消散在整個四方天世界里面,根本連一個完整的‘我’的概念都沒有。那是白易和始母自己散盡所有的力量,才會變成這個樣子。他們確實是死了,但是卻又可以說和整個世界同在。只是,他們的意識都仿佛碎片一般,或許關于其中一個人某一瞬間的記憶在這里,而下一分鐘的記憶就在世界的另外一端一樣,整個意識都支離破碎。
  不過,當棉花團出現在冥國深淵之后,在沉眠之地內,白易的那具尸體附近,仿佛有什么開始匯聚。
  ……
  剛才跟著下來的可不僅僅只有寶拉和明真兩個小家伙,還有其他一些謀略比較深入的人。棉花團可是帶著了孕育之息這么久,雖然好像被那個家伙吸收了,但是誰知道尸體上面是否還有一些什么古怪。
  而在后面跟下來之后,這群人才頓時變得驚訝。
  果然有問題,剛剛那個還如同死尸一樣的家伙呢,結果剛剛落在冥國深淵里面,突然就好像重新擁有了生命一樣,連身體都恢復了。
  追!
  這些追下來的人看見棉花團的樣子之后,沒有任何的遲疑,立即再次追了上去。
  ……
  在另外一邊,冥國焦土之上的莊園里面,貝米拉帶著貝爾莎走了進去。當看見坐在里面的那個身影之后,貝米拉頓時如同女孩一樣撲了上去。
  “南希!”貝米拉十分的高興。
  南希頓時伸出了右手,抵住了貝米拉的額頭:“多大了啊,還這幅小孩的樣子,而且你自己都已經當媽媽了。”
  “我的內心永遠都是少女啊。”貝米拉吐吐舌頭,然后將女兒拉了過來。
  “來,貝爾莎,這是南希阿姨。”貝米拉對著自己女兒說道。
  “嗯,這就是貝爾莎嗎,倒是有你小時候的樣子。”南希說道,看著這個肉嘟嘟的小女孩。不過,貝爾莎卻看著南希,突然用鼻子嗅了嗅,然后看向南希的心臟部位。南希頓時一愣,然后摸了摸小女孩的頭,這么小一個女孩,居然就可以看出來,而且是用聞的。果然就和之前聽說的一樣,貝米拉打算將自己女兒培養成為食物鏈頂端的少女嗎。
  “你的心臟,已經被吃了吧。”貝米拉問道。
  “嗯,沒有關系!”南希很平靜的點點頭。
  之前棉花團掉落到冥國深淵里面,就吃掉的那顆心臟,就是南希的。也只有南希這樣的實力,一顆心臟的水愈力量,才足夠讓棉花團的生機重新恢復,甚至比之前更加的活躍。為了九字煉成陣,白冥樓做了很多的準備,所以,就算是南希的心臟,也沒有絲毫的猶豫。當然,南希在知道這個計劃的時候,也沒有任何的遲疑。
  任何的代價都可以,只要能夠讓白易復活。
  不僅僅是個人的情感,還有別的意義。像白易這樣的人,不應該在最后徹底的死去,如果好人真的只能活在后人的瞻仰當中的話,無疑是一種人類逐善的諷刺。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