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988 死爻

強者的碰撞,空間都在不斷的震蕩,實力低微一些的根本就無法靠近。只是,就連這些強者都不太明白,那個人類是怎么跑到了棉花團的身邊去的。難道是因為所有人都發現他的實力太低,所以下意識的忽略了?當棉花團如同血肉使徒一般將美拉一口吞下的時候,仿佛所有人都聽見了咔嚓的聲音。
  “姐姐!”明真嬌小而悲傷的叫聲響起。
  “蓋里斯!”而看見了這一幕的寶拉則是狠狠的看著那個男人。連對這個叔父最基本的尊敬都沒有了,直接狠狠的叫出了對方的名字。
  棉花團在吞下了美拉之后,身體又繼續朝著前面移動了一段距離,但是最后卻堪堪停止在蓋里斯的面前。看見棉花團逐漸停止在自己面前的爪子,那個蓋里斯驚恐的臉上繼續僵硬了片刻,然后才突然發傻一般的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然后,這家伙轉頭看了寶拉一樣:“真是,一點尊敬都沒有的侄女,從小就不去聽話。”
  “我要殺了你!”寶拉猛然沖了出去。
  只是,蓋里斯卻沒有再理會寶拉,而是拿出一個東西,雙手快速的變換。他知道的,他當然知道的,在這么多強者的手中搶奪東西有多么的困難,但是正是因為如此,才有價值不是嗎,如果從這么多人的嘴邊搶食。而且,這么多人的爭奪中,居然真的被他先接近了這個棉花團。
  而且,他可不是沒有準備!
  一圈法則紋路瞬間從蓋里斯手中的東西上面蕩開,然后蔓延到了棉花團的身上。看見蓋里斯的動作的時候,那些還在相互糾纏的高手都在心里暗自罵了一聲。沒有人認為這家伙真的可以吸收到孕育之息,但是這種被人搶在前面的感覺,始終讓人惡心。
  原本以為一個跳梁小丑就算是得到了機會,也無法做些什么的,但是接下來的變化,卻讓其他人都感到驚訝。在棉花團的體內,無比淡薄的灰白色煙霧逐漸滲透出來,被這個男人快速吸收。而且,隨著這些灰白色煙霧被他吸收,這個男子的實力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上漲。
  怎么可能!
  雖然所有人都認為不可能,但是卻立即感到緊張了,這個世界很大,天知道這個男人究竟從什么地方偶然得到了什么東西。看見蓋里斯的實力突然開始暴漲,很多還在觀望的人都坐不住了。只是,他們卻不知道,灰白色的霧氣并不是真正的孕育之息。只不過是棉花團吸收的東西太多了,那種什么東西都一口吞的方式,里面的雜質多得離譜。當然,雖然這些東西被茉茉認為是雜質,但是其蘊含的力量卻一點都不可小視。
  ……
  “你為了復活他,還真是不惜一切代價啊。”
  “是的,不惜一切代價。”
  “所以,就可以利用我的后輩嗎。”諾維雅的聲音輕微的冰冷。
  茉茉右手彈了一下,一塊記錄著什么東西的殘片頓時飛了出去,落在了諾維雅的手上。諾維雅頓時接了過來,然后看了一眼——死爻!
  “這什么東西?”
  “爻,古代的一種卦象,代表事物的軌跡。沒有人會那些傳說中的卜卦之術,但是,我們卻可以創造新的體系。噗噗擁有對未來的氣機感應,而我,現在可以看見大部分人的死亡命運。”茉茉抬頭,雙眼頓時變得無比的神秘,一種死亡的氣息瞬間浮現。
  諾維雅被這種眼神看著,都仿佛感覺身體發冷一樣。
  死爻——死亡的命運!
  根據那頭豬留下的氣機感應,配合自己特殊的生命,所形成的一種對死亡的命運感知之術嗎。白冥公主,冥國的最初擁有者,在沉睡之后擁有了這樣的力量啊。難怪白冥樓布置了這么多的東西和設置,結果卻并沒有死多少人。不過,這種東西,也不可能完全準確的吧,否則白冥樓有些時候的舉動就說不通了。
  “美拉不會死?”諾維雅直接問道。
  “她早就已經有了死顏之像,不讓她去那里,估計才真的早就死掉了。現在的她看似送死,但是死亡命運線卻出現了改變。當然,命運這種東西本身就是無法捉摸的,能不能真正改變她必死的結果,我可不保證。”茉茉平靜的說道。“而且,由始至終,我可從來沒有說過會讓那個寶拉作為生印。那只不過是她自己的判斷,然后做出的決定而已。”
  諾維雅頓時啞了一下,確實,根據她所知道的,并不是白冥樓去找的美拉,而是美拉通過其他的渠道知道了白冥樓的存在,還有寶拉參合在里面之后,自己找上去的。
  “我倒是想問問,你就為了一個隔了好多代的后輩,就來到這里來質問我嗎。”茉茉抬頭,眼神變得威嚴無比。
  “那個嘛!”諾維雅笑著,沒有解釋。她來這里,并不是生氣白冥樓打算將她的后輩作為犧牲品,她擔心的,是白冥樓茉茉的態度啊。如果茉茉真的可以為了復活白易而不惜一切代價,連原本的朋友都可以利用的話,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不過現在看來,這只傲嬌的白冥公主,雖然威嚴滿滿,但是內在的本質還是沒有變的。
  看見茉茉威嚴的樣子,諾維雅突然想要逗弄一下。
  雙手輕輕的捏住了茉茉的臉蛋,朝著外面輕輕的拉了一下。松手,茉茉的臉蛋居然真的彈動了兩下。
  旁邊白冥樓的人都傻在了原地,你在做什么啊,雖然知道諾維雅你和白冥樓的關系很好,但是這種行為,還是在找死吧。
  噗~!
  茉茉也傻了片刻,然后噗的一聲,臉上頓時紅了起來,神情變得惱羞成怒:“殺了你,我要殺了你知道嗎。”一道冥流瞬間沖天而起,而諾維雅則是大笑著,從那個貫穿的大洞里面飛了出去。
  追殺良久,茉茉才回到了白冥樓,然后看向剛才在這里的幾個人。莎蘿等人臉上變得無比的肅穆,絲毫不敢有任何特別的神情。
  “敢說出去的話,死刑!”
  “是,公主大人!”每個人都認真的回答到。
  “哼!”茉茉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在茉茉離開之后,莎蘿等人才終于忍不住,悄悄的笑了起來。只是,茉茉一轉頭,幾人又頓時如同變臉一般變得嚴肅。茉茉看著莎蘿幾人忍耐的樣子,頓時握住了拳頭。混蛋,那個諾維雅,明明一副生氣來質問的樣子,怎么會想到她居然會做出這么無厘頭的事情來。
  看見茉茉生氣的離去,莎蘿在偷笑的時候,心中卻變得非常的輕松。甚至,莎蘿還有些感謝諾維雅了。
  因為,茉茉從蘇醒之后,基本就沒有笑過,一副安靜的樣子。現在的茉茉雖然暴怒,但是卻莫名的讓人覺得有了一種生機。
  “莎蘿,準備一下,去沉眠之地!”
  “是!”莎蘿立即回答到。這一次,莎蘿的臉上才無比的認真,所有的布置都已經完成了,能不能復活白易大人,就看最后階段了。
  ……
  這個時候,在冥國深淵漩渦這里,也變得更加的激烈。寶拉的那個叔父蓋里斯拿出了某種特殊的寶具,居然真的從棉花團的身上吸收到了灰白色的霧氣。而且,他的實力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上漲。
  難道孕育之息真的這么容易就被吸取出來了?
  更多的人加入,但是,寶拉的那個叔父卻猛然沉了一下雙手。生命震擊,一圈無形的波紋瞬間朝著四周擴散,這種直接針對生命本質的攻擊,雖然未必可以傷害到他們,但是卻讓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而那個蓋里斯看見自己一出手就阻擋了所有人,心里更是升起一股難言的興奮。
  這就是那位祖上流傳下來的秘術嗎,針對生命本質的攻擊,以前力量不夠,怎么都用不出來。原來,這種秘術的威力這么巨大。
  當最后一絲灰色的氣息也被吸收干凈之后,棉花團的身體仿佛枯竭一般,頓時朝著下面的冥國深淵漩渦落了下去。
  一圈波紋輕輕的蕩開,棉花團頓時跌入了下方的深淵。
  寶拉立即幾個閃步,快速追了上去,一起墜入了里面。而那個明真二小姐也跌跌撞撞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朝著那里跑去。雖然早就知道姐姐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是對于小女孩來說,姐姐就是姐姐,是最疼愛自己的姐姐。
  棉花團可以感受到自己體內的生命力的流失,某種東西更是被快速的吸走,但是,棉花團卻沒有絲毫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對。相反,由于那些東西被吸走,棉花團的身體里面生出了一種異常的輕松感。這種感覺,就仿佛她剛剛從火山巖漿里面出來的時候那樣純粹。而且,從她體內的那個女子身上,一種異常的生命力正在蓬勃的散發出來,逐漸激活她身上的某種東西。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