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987 生印

終于擺脫了牽制,外星域的人肯定不會再由白冥樓牽著鼻子走。所以,雖然前面就是深淵漩渦,但是……。
  追上了!
  仿佛穿透空間一般,奎羅出現在棉花團和明真的身前。在奎羅的身后,是一片巨大的幽暗,如同漩渦一般緩緩的旋轉。不過,奎羅根本就連看都沒有理會這一幕景色,只是看著前面的棉花團。沒錯,所有人都可以猜到,那個漩渦里面肯定不一般,但是不管那里面究竟是什么,都沒有關系,只要追上了,他們可不會像之前那樣一頭扎進白冥樓的布置里面去。
  以棉花團現在的力量,絕對不是這些人的對手,如果被對方攔住,那么只有一個結果。
  茉茉面色沉靜如水,靜靜的將棋子放下——死!
  ……
  閃步?風削!
  四周的空氣瞬間被引動,棉花團猛然消失在原地。在看見奎羅出現的瞬間,根本連一個字都沒有說,棉花團就已經本能的沖了出去。那是雙方的差距帶給他的心理上壓力,就仿佛本能的感覺到對面的恐怖一樣。轟的一聲,棉花團的攻擊瞬間撞在了奎羅的身上,但是,奎羅只是冷冷的垂頭,看著棉花團。
  一只大手按了下來。
  來不及閃避,或者說,棉花團已經閃避了,但是上百米的距離就仿佛突然不存在了一樣,棉花團只能看著那只大手硬生生的按在了自己的腦袋上面。奎羅對于人類美女形態的棉花團也沒有絲毫的優待和憐憫。
  再次轟的一聲,整個地面都翻騰起來,以棉花團為中心,不斷的朝著四周破碎。
  直到這個時候,站立在旁邊,被震飛的明真才看見自己姐姐遇見了什么。雖然之前她們也遇見了很多危險,但是從來沒有哪一次,帶給這個小女孩這種驚人的危機感。
  “姐姐!”
  咔咔幾聲骨骼破裂的聲音,棉花團的身體暮然扭曲,狠狠的折斷了頸骨,然后右手重重的朝著上面插了上去。一聲震爆,強大的沖擊從奎羅的前胸散開,只是,奎羅只有身后的衣服朝著后面飄了起來而已。
  奎羅抓著棉花團的腦袋提了起來,食指彎曲。
  啵的一聲,棉花團的腦袋上面頓時彈開一股血花,然后如同一顆炮彈一般飛了出去。而在飛到半空的時候,奎羅的右手再次一抓——引源封印!之前在棉花團體內的引源秘術頓時被引動,將棉花團封禁在空中。
  出來吧!
  奎羅的眼神暮然一沉,懸浮在空中的棉花團頓時傳來驚人的慘叫。硬生生的利用秘術形成才封印,對棉花團體內的孕育之息進行提取煉成。那種痛苦,簡直達到了非人的程度。
  “啊啊啊啊!!”原本柔和悅耳的女聲,變得沙啞而刺耳。誰都可以聽出來棉花團叫聲里面的痛苦。棉花團的肌肉扭曲起來,四肢,骨骼,皮膚逐漸開始撕裂,肌肉不斷的朝著外面繃緊,就好像要從身體里面崩出來一樣。
  這個時候,在另外幾個方向,其他人也來到了這里,頓時看見了這驚人的一幕。
  該死的!
  其他外星域的人看見這一幕,頓時出手搶奪。
  ……
  戰斗頓時變得混亂,越來越多的人也來到了這里。在混亂的戰斗里面,寶拉突然看見了熟悉的的人影,居然是她的那個野心勃勃的的叔父。而在叔父的旁邊,居然是外星域的人。真是不怕死啊,居然敢窺覷這種東西。雖然早就知道自己叔父的野心很大,但是寶拉沒有想到,自己叔父居然敢和外星域的人合作。
  只是,寶拉的臉上突然變得驚愕,美拉姐姐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美拉是寶拉的姐姐,她們都是生命藥師諾維雅的后人。而且,美拉是家族里面真正的天才,對于生命力量的掌握,是他們這一輩里面最強的。只是,寶拉跳脫,美拉安靜。正是因為這樣,寶拉才不知道自己姐姐怎么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她的姐姐可不像她這么跳脫,可是真正的大家閨秀。
  “姐姐,你們怎么來了這里?”在混戰的空檔里面,寶拉趁著一個機會,將美拉給拉到了一邊。
  “寶拉,你果然在這里。”美拉看著自己的妹妹。
  “這不是重點吧,關鍵是你怎么在這個地方。趕緊走,叔父他們不可能成功的,這根本不是他們可以窺視的東西。哪怕他和外星域的人合作也不可能。”寶拉立即抓著自己的姐姐,讓她離開。她這個姐姐雖然是天才,但是很安靜,寶拉完全不明白自己姐姐怎么會來這里,難道是因為叔父他們的逼迫嗎。
  “我知道,我來這里,并不是因為他們。”美拉說到。
  寶拉心中還有很多疑問,不過突然之間卻愣住了,因為姐姐突然吻在了她的額頭上。輕輕的,唇分,美拉露出一個笑容。美拉的笑容很優雅,只是里面有一種莫名的傷感。‘我來這里,不是因為叔父他們的野心,而是因為你啊。作為蘊含生命力量的特別血脈,我們的力量,可是最適合作為生命再生的種子,你才是,不該出現在這里。’
  ……
  棉花團正在死死的掙扎,身體里面什么東西仿佛要被扯出來一樣。不過,不管棉花團怎么掙扎,都無法逃脫封印的束縛,而她的力量,已經越來越微弱。
  死!
  就和茉茉心中所預測的一樣,棉花團面對這些頂級高手,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抗余力。甚至就連變成不滅細胞逃走都做不到,因為棉花團的體內,早就生成了無數的封印。
  “姐姐、嗚嗚嗚,姐姐!”被震動扇到一邊的明真還在哭泣著望著天空的姐姐。只是,她這么小一個女孩,真的什么都做不到。不,也不是什么都做不到,小女孩的哭泣聲,仿佛觸動了什么一樣,讓空中那個逐漸靜止的身體又開始了輕微的顫動。
  只是,完全沒有人察覺。
  為了搶到棉花團體內的孕育之息,所有人都打瘋了。瘋狂而混亂的戰斗里面,選擇和本土星域合作的外星域人終于搶到了一個機會。雙方配合著,已經越來越接近空中的棉花團。而且,正好就是寶拉的那個叔父將棉花團搶到了手上。
  得到了!
  就在寶拉的叔父心中驚喜的時候,突然之間,不似人聲的低呀嘶吼從棉花團破裂的嗓子里面浮現,棉花團再次掙扎起來。而這一次,棉花團完整摒棄了原本的軀體。皮膚不斷的撕裂,鮮紅的肌肉露了出來。棉花團的脖子狠狠的伸長,伸長,就如同要從那副軀殼里面穿透出來一樣。
  “啊啊啊啊啊……!”
  一聲凄厲的吼聲,棉花團的身體暮然朝著外面掙出了一截。看見這一幕的人都震驚無比,因為,棉花團完全是從自己的身體里面掙扎出來的。外面的皮膚,連接著肌肉,鮮紅的經肉還有油脂完全的裸露出來,看上去無比的猙獰,簡直就如同一具——血肉的使徒。
  正好在棉花團身邊的那個寶拉的叔父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重新動起來的棉花團給抓在了手上。血肉使徒一般的大嘴張開,棉花團猛然朝著寶拉的那個叔父咬下。
  要被吃了!
  那個叔父的心臟在這瞬間仿佛失去了跳動一般。只是突然之間,美拉來到了這里,擋住了棉花團的大嘴。
  “叔父……!”美拉剛想說什么。結果在這瞬間,那個叔父卻趁著這個機會,將美拉推向了棉花團,而他自己則是趁機掙脫了出來。
  “別怪我,美拉侄女。”
  只是,突然被自己親人出賣的美拉仿佛完全無所覺一樣,根本沒有絲毫的驚訝,反而看向逐漸遠去的身影。
  愚蠢的叔父啊!
  美拉的身體朝著后面仰落,跌入了下方棉花團的大嘴。美拉看著自己叔父那瘋狂的樣子,最后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在美拉被吞噬的最后瞬間,那個叔父正好轉過了臉,看見了侄女的笑容。只是,這個叔父完全沒有明白美拉的笑容是什么意思,怎么在那種情況之下,還笑得出來?
  “姐姐!”在另外一邊的寶拉想要救下自己的姐姐,但是卻根本趕不過來。
  咔嚓一聲,棉花團如同血肉使徒一般的大嘴猛然合攏,將美拉的整個身體都吞了下去。血腥兇殘的一幕,頓時讓四周都輕微的停頓。不過,棉花團在吃掉了美拉之后,掙扎而出的軀體卻又再次不動了。
  這一幕在一些知道的人眼中并沒有什么奇怪的。剛才棉花團雖然看上去兇猛,但是他們都知道,那只不過是棉花團臨死之前最后的掙扎罷了。到了現在,棉花團最后的一分活力也徹底的消耗干凈,棉花團的身體,正在失去最后的生命力。只是,他們根本就想不到,美拉對于現在的棉花團來說是什么。
  生、愈、興、魂、固、烈、熄、死、寂!
  原本已經死亡的棉花團體內,一個特殊的刻印突然亮了起來——生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