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985 煉成封印

奎羅星域,引源秘術!
  這是當初茉茉交代這個任務的時候,特別提醒過要留下的。雖然并不可能完全了解這個秘術,但是白冥樓也在這段時間內獲得了其中一部分資料,分析出了其特性。不僅是引源秘術,還有其他一些外星域人的知識。為了得到這些東西,白冥樓究竟付出了多少代價,外人不得而知,但是只要為了復活白易,茉茉就可以不惜一切。
  哪怕是棉花團,也被完全設計在里面。
  要知道,即便棉花團算不上是真正的白易,但是絕對可以算是白易的傳承。從另外一方面來說,還可以將這認為是白易另外一種方式的‘自孕’,如果真的要說輩分的話,棉花團可以算是茉茉的弟弟。
  不惜一切代價!
  ……
  在奎羅星域參賽者呈上的‘炙烤化石貝’一入口之后,棉花團頓時就感覺到和之前完全不同的變化。
  其他星域的菜品里面也有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但是,那些東西剛一進入他的身體,就會被貝米拉留下的力量給凈化驅逐。但是,在‘炙烤化石貝’入口之后,特殊的能量物質卻頓時如同符文一般侵入棉花團的身體,之前幫忙凈化的力量,這次不但沒有發揮效果,反而在突然之間開始推波助瀾。
  棉花團的心里頓時升起一股被欺騙的憤怒,猛然站了起來。一連串的嘩啦聲,棉花團身下的椅子和面前的桌面頓時倒了一地。
  抱歉!
  貝米拉的心里輕輕的說道。
  棉花團體內強大的力量瞬息綻放,只是,這股力量剛剛一浮現,神秘的符文就已經纏繞上了他的身體。在這種符文的封印之下,棉花團不僅無法掙脫,甚至就連作為本體的生物體??不滅的細胞都受到了禁錮。
  這個是……棉花團看著那些伴生出現的東西,頓時閃過一些血脈里面的記憶。這是白冥樓對于法則的感悟而摸索出來的法則文。這個時候,這些法則文就正在配合著奎羅星域的引源秘術,對他形成伴生的封印。甚至,這種法則文完全針對生物體??不滅細胞的弱點,完全彌補了引源秘術的不足。
  如果只是單純的引源秘術的話,那么或許棉花團還有機會擺脫,但是加上白冥樓對棉花團的了解的話,那么棉花團也只能束手就縛。唯一比較幸運的是,這兩種封印貌似都只是‘煉成’性質,卻都沒有禁錮他的力量。
  “姐姐!”小明真驚訝的說了一句。
  “明惠小姐……!”其他人也關切的問道。
  不過,明惠完全沒有回答,只是立即抓住了明真的手臂,然后拂動了左手。其他十多個評委瞬間被一股風力扯動,朝著前面飛了出去。
  對于棉花團來說,驅使空氣就仿佛這具身體的本能一樣。不僅是因為他本身是白易的傳承,還因為這具身體擁有二尾猞猁的一絲血脈,所以非常的契合。在大風的卷動之下,十多個評委頓時驚恐尖叫著朝著前面飛去。而棉花團則是帶著明真瞬間后退,空氣在身后形成護盾,重重的撞上評委臺后面的幕布,然后是墻壁。
  轟的一聲沉悶的響聲,后~臺被撞了一個巨大的洞口,棉花團帶著明真幾個閃步,不要命的一般朝著遠處飛速的遁逃。
  在棉花團動起來的同時,外星域的參賽者也立即行動起來。只是,他們才剛剛往前沖了兩步,貝米拉就幾個閃步從空中踏過,攔在了所有人的前面。
  好快!
  應該說,貝米拉早就知道會發生些什么,所以早就已經有所準備。而同樣的,呈上炙烤化石貝的奎羅星域參賽者也正好在最前面。
  奎克托臉上帶上了幾分張狂,只是,貝米拉卻完全沒有懼怕的神色,原本溫柔雍容的氣質突然變得霸道和堅毅,兩人的雙手頓時撞擊在一起。嗡的一聲震爆,四周的地面和空間頓時出現了無數的裂紋。
  四周的人難受得想要吐血,特別是最近的十一個評委,更是從五官滲透出大量的鮮血。不過,這還算是輕松的了,如果不是貝米拉的力量保護的話,他們就不止是吐血這么簡單了。在強大的力量通過震動滲透他們的身體的時候,原本他們吃掉的千層糕里面,立即有一股力量散發開來,幫他們抵御了大部分的沖擊。
  “滾開……額!”
  原本奎克托還想一拳將貝米拉給震飛的,但是原本張狂的神色很快就變成了震驚。因為他匯聚在拳頭上面的力量,就仿佛暴露在太陽下的積雪一樣,飛速的就消融不見。很快,奎克托就露出了的手臂,而這個時候,貝米拉潔白的拳頭也真正迎在奎克托的拳頭上面。
  嗡的一聲,在奎克托身體的位置蕩開一圈波紋,而奎克托自己則是如同一顆導~彈一般飛了出去,將身后的所有東西全部撞了個對穿。
  很快的反應!
  貝米拉看著飛出去的奎克托,剛才那家伙在發覺不妙之后,直接就后退了。很明智的判斷,如果剛才對方硬抗的話,右臂是絕對保不下來的。失去了力量的加持,僅僅憑借,除了某些個特別的種族,一般強度都比較有限。奎羅族的并不弱小,奎克托也很強大,但可惜的是現在他面對的是貝米拉。
  轟飛了奎克托之后,貝米拉才繼續上前一步踏出。
  手中高速變換幾個印結,貝米拉單手劃下。就仿佛天地兩分一般,無數透明的紋路瞬間從貝米拉的右手和腳下朝著四周蔓延。整個空間就仿佛破碎一般開始改變,那種翻天覆地的景象,比起之前的爭斗有過之而無不及。
  所有準備前沖的人頓時停止下來,生怕不小心被籠罩在里面。他媽的,該死的本土星域優勢,又是對這個世界的特殊掌控能力。
  在看見這一幕的時候,外星域的人無不在心里罵道。
  不過,不管他們怎么罵,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如果是外面的太陽系大星域還沒有這么多的限制,但是四方天確實太特殊了。從各種傳說和歷史中了解了一些東西的他們也知道,白冥樓對于這個世界,簡直就好像是創世者一樣。
  作為外來者,外星域的劣勢不僅是人數,還有其他的東西。想要打破這個劣勢的話,就不得不付出極大的代價,而且還不一定可以成功。不過,不管是多么巨大的代價,都會有人愿意付出的,孕育之息,就有這么巨大的價值。
  外星域的人在微微遲疑之后,同時進入了貝米拉的領域里面,整個空間仿佛都開始不斷的搖晃。
  ……
  啪嗒聲接連響起,這個時候,被棉花團一袖子拂開的幾個評委才跌落在地上。輕微的慘叫聲響起,雖然僅僅只有短短瞬間,但是在貝米拉和那個奎克托交手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被余波震傷了。
  不過很快,其中幾人就立即壓抑下自己的叫聲,小心的朝著后面爬去。
  開玩笑,這里的情況,只要眼睛不瞎都可以看出來,絕對不是他們可以參與的。就算這些人的目標并不是他們,但是僅僅是被波及一下,就足夠他們受的了。
  “不想死的話,就別亂動。”一個聲音輕輕的響起。
  正在朝著外面爬的幾個人頓時僵硬在地上,簡直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看著那個女子的背影,幾個人的心里都無比的復雜。特別是那個法魯格,虧得之前他還想過怎么勾引到對方呢,現在他才明白,對方根本不是自己可以窺視的存在。只希望這個女子不要追究他的無禮才好,法魯格小心的將身體縮了縮,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這個時候,另外一位中年評委則是在無比的疑惑:為什么,美食大賽這么詭異卻一直沒有人出來阻止。
  其實,在最初變故開始的時候,就有人想結束這次詭異的美食大賽了,但是就在這些人想要阻止的時候,卻被一些突然出現的人告訴他們沒有這個權利。
  (幾個小時之前)
  “沒有這個權利?”一位美食大賽的主負責人憤怒的問道。
  “是的,你沒有這個權利。”一個男子簡短的回答到。
  “我沒有權利那誰有,誰都可以看出來這次美食大賽出了問題吧,還不趁著……喂,我好像認識你。”突然之間,這個負責人猛然指著這個突然出現的家伙。這家伙,如果沒有看錯的話,分明就是在半年多前出現在這里,負責日常維護的那個維修工嗎。只是,雖然外貌是一樣的,但是這個負責人實在是無法將兩者的氣質聯系在一起。
  這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人嘛。
  “是嗎。”聽見這個負責人的后半句,這個男子轉頭看了一眼。還是有些能力的啊,他裝的那個維修工已經盡量減少存在感了,沒有想到居然還會有人對他有印象。不過沒有關系,作為暗部的一員,反正這次任務之后他也會換一個身份的。
  ……
  “那么,打擾小胖了。”這個時候,在另外一邊,一只蘿莉拍了拍市長圓滾滾的肚子,嘻嘻哈哈的說道,然后立即跟上了前面那個成熟的女子。
  “不不,不打擾,請慢走!”門圖港的市長恭敬的對離開的兩個背影點頭哈腰。而在旁邊,那個秘書臉上還帶著一絲驚訝,在她來這里工作的幾年里面,還從來沒有看見過市長這么恭敬的樣子。而且,被那個看上去還是蘿莉的小女孩叫做小胖,市長居然也沒有任何的生氣。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