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977 全部是偶然

門圖港的外面,曹睿杰和一群外星域的人發生了激烈的戰斗,就算是曹睿杰,也無法完全的保證所有人的安全了。最后不得已之下,一群人只能分散躲入了繁華的門圖港。因為臨近美食大賽,所以門圖港變得遠比平時熱鬧。
  “名字?”
  “什么!”追著棉花團他們來到這里的一群外星域的人還沒明白。
  “我說名字!”明明是一個普通的美食大賽報名人員,但是在這個時候,卻仿佛擁有了非比尋常的氣勢。
  “快點啊,后面還有很多人報名呢,別浪費大家的時間好吧。”后面一群排隊的人立即開始說道。
  “哦、哦,我叫巴索特。”
  “巴索特是嗎,初賽的時間是在第三天的早上八點,記得不要遲到了。”那個報名人員很快制作出對應的參賽卡片,然后拿給了這位多米星域的人。
  “下一位!”就在巴索特還想詢問什么的時候,這個報名記錄人員已經示意他后退了。很快,后面的人就擠了上來,不僅是巴索特,就連其他外星域的人也被擁擠著陸續報名,然后才離開了這個地方。
  直到從這里離開之后,這些來自不同星域的人還有些發呆。明明他們是追著那個棉花團來到這個地方的,怎么突然之間就成為了那什么參賽者了呢。看著已經離開的報名人員,這些外星域的人還沒有回過神來。
  因為那個和平的約定已經深入人心,所以在普通人的世界里面,這些外星人也不敢隨意的胡亂出手。所以,當這群外星域的人闖入這里之后,就被普通人給圍住了,在這些普通人沒有表現出敵意的情況下,這些外星域的人也習慣性的遵守著和平的約定。只是,當一群人從混亂中擠出來之后,才發現他們稀里糊涂的就成為了這場美食大賽的參賽者了。
  沒什么關系吧,反正到時候不去就可以了!
  不同的地方,拿著參賽卡片的外星域人心里都這么想到。有的人甚至很隨意的將參賽的卡片丟在了垃圾堆里。
  只是,還沒有多久,這些外星域的人就陸續遇見了遇見了引導他們的人。雖然說是引導者,但是從外表完全看不出來,白冥樓仔細安排下來的人,以這樣那樣的借口,讓這群外星域的人半推半就之下,根本就無法擺脫這場美食大賽。
  ————————
  “你就是巴索特,我的初賽對手嗎,真是機會啊,終于可以報仇了。”一位高傲火辣的女子從轉角處走了出來。
  巴索特頓時收回了右手,原本他還以為自己被跟蹤了呢,結果這個人類女子居然就這么光明正大的走了出來,絲毫不加掩飾。而且,這個女子,他怎么覺得有些眼熟呢,不是他在剛進入這個城市的時候,不小心撞到的那個人類女子嗎。
  “什么?”
  “居然問我什么,哼,你是看不起我嗎。還是說,你以為自己已經勝券在握,不需要在意任何的對手了呢。看著吧,我會在大賽上面光明正大的打敗你,洗刷之前的恥辱。”這個女子右手狠狠的握拳,一股巨大的決心暮然綻放。
  “當然,巴索特先生如果覺得害怕的話,早點逃走也可以。”這個女子一邊說著,一邊轉身,然后高傲的離開。
  一張好像是報紙一樣的東西落到了地上,巴索特撿了起來,然后才明白了怎么回事。這個之前‘不小心’撞到的人類女子,居然是他在剛才報名的那個美食大賽的初賽對手之一。對方顯然是知道了自己的對手,所以才故意過來挑戰的。
  有必要嗎,不就是不小心撞了一下,讓她在人群里面走光了嗎,又不是故意的。
  果然,不管哪個星域的女人,都這么不可理喻。
  “哈哈哈,巴索特,怎么辦,你要去參賽嗎?”另外一個來到這里的多米星域的人瞬間就知道了經過,然后調侃到。
  “怎么可能,我怎么會去參加這種無聊的大賽。”巴索特不以為然的搖搖頭。
  ……
  “聽說了嗎。”塞恩佛諾星域的秘密聚集點內,一小群人正在商議。
  “怎么了?”
  “聽說那個棉花團已經被邀請為路人評委,負責品嘗和評斷這一屆美食大賽的參賽選手的作品。”其中一個人悄悄的說道。
  “現在還叫棉花團不合適了吧,人家現在可是一位大美女了,叫做明惠。”另外一人懶懶的坐在另外一邊,突然開口說了一句。
  “大美女?業,你的省美觀怎么變得和這個星域的人類相似了。”
  “沒辦法,誰讓我們在這個星域都這么多年了呢,如果不是我還知道自己是塞恩佛諾星域的人,我都快習慣這個星域了。其實,如果沒有孕育之息這檔子事情,我覺得在這個星域定居也還不錯的,反正這里也不排外。”那個懶懶的家伙頓時說道。
  “別廢話了,安修,說重點,你想說什么。”為首的一人立即阻止了兩人的廢話。
  “好的。”最先開口的那個安修點點頭。“那個棉花團,不,那個明惠小姐已經被邀請成為這一屆美食大賽的路人評委,不過這并不是重點。我從別的途徑得知,已經有好幾個星域的也趁機加入了這一場美食大賽,似乎是想要在里面做些什么。”
  “美食大賽里面做些什么,動手嗎?”
  “不,這種愚蠢的舉動,只要有一點腦子的人都不可能做的,成為所有星域的眾矢之的并不是一件好事。”為首的那一人頓時搖頭。
  “沒錯,還是隊長厲害,我聽說的是,那些人準備在美食上面做手腳,傳聞巴奇星域的人就準備在食材里面使用星生印。”安修頓時點點頭。
  “星生印?”
  “只是聽說而已,我也不知道星生印是什么東西,但是很顯然,如果真的通過食材在那個明惠的體內留下什么的話,之后的爭奪里面,肯定會對巴奇星域產生極大的好處吧。”安修說著,神情變得非常的認真。
  星生印是什么東西,作為塞恩佛諾星域的人,他們并不是很了解。不過,這個消息,卻讓幾人變得非常的認真,不過,如果說起通過食材,不,食材只是一個媒介,如果可以通過這次比賽在那個明惠的身上留下一些印記的話,他們好像,也有某些方式啊。幾人頓時將目光放在了那個懶懶的業的身上。
  “喂,看著我做什么?”那個業看見幾人的目光不對,頓時問道。
  “業,好像你在之前被擠入人群里面的時候,也正好報名參加了美食大賽?”
  “啊,你說那個,參賽的報名卡都被我丟了。”
  “丟在什么地方了,趕緊去給我找回來。”為首的那個隊長立即說道。
  “又怎么了啊,難道真的要我去參加那個美食大賽嗎。”
  “沒錯,就是要讓你參加美食大賽。不過,參加大賽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通過這次美食大賽在那個明惠的身上種下些什么。最不濟,也必須得阻止其他星域的動作。”這個隊長非常嚴肅的說道。
  “夸子煉成陣怎么樣,利用自由的夸子,在那個明惠的體內留下一個小型的夸子煉成陣,看能不能將孕育之息逐漸抽取出來。就算不能全部抽取,只是提取了一部分,在之后也總比毫無準備好得多。”坐在最邊緣,一直在光幕上面勾勒著什么的一個人突然開口。
  “可以做到嗎?”
  “比較困難,但是嘗試一下的話,也不是不可以。”這個家伙點點頭。
  “喂喂,關鍵我根本就不會廚藝啊,我在塞恩佛諾的時候,就一直是我妹妹做東西。”那個業頓時緊張的說道。
  居然還有妹妹,而且還是賢妻型的,幾個家伙看著業的眼神不由有幾分羨慕和嫉妒,總覺得,總要讓業這家伙出點血。“不會也得會,根據我收集到的資料,想要讓那個明惠品嘗到參賽者的美食的話,也要在后面臨近決賽的時候才可以了。所以,你不僅要會做,而且必須在前面的比賽里面贏得比較好的名次,不能被淘汰。”
  “那不可能吧。”
  “不,如果用強行模擬記憶的話,還是可以做到的,你不需要真的會做菜,只需要將一道菜的作法完全的記住,細致到每一個分子的調動的話,那么即使你不會,做出來的菜也絕對符合這個星域的人的口感。”
  “那太強人所難了吧,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嗎。”業大聲的抱怨,同時看向其他人。
  其他人對視了一眼,然后全部認真的點頭:“有!”
  “啊啊啊,你們……!”
  “別廢話了,報名參賽卡丟在什么地方了,趕緊去給我找回來。”那個隊長立即發話。
  ……
  各種看似偶然的因素不斷的發酵,原本對美食大賽完全不甚在意的外星域的人,也不得不慎重起來了。每一個被卷入進來的人估計都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或許,其中的一些人確實感應到了一點什么,但是,所有的一切,仿佛完全巧合一般,根本就找不到人為的痕跡,讓他們想證明都沒辦法。
  而且,就算是懷疑,現在似乎也只能去參加那個什么美食大賽了。
  外界的普通民眾顯然更加的不知道這些,這一屆美食大賽,肯定會和以前完全不同,絕對超乎任何人的想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