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971 內部聚會

幽心子從天空猛然撲落,強大的力量,壓得地面朝著四周不斷的凹陷。而在中心,文迪努力抬起雙手,淡淡的金色紋路朝著外面蔓延,雖然無比艱難,但是卻確實擋住了幽心子的這一次攻擊。
  甚至,不僅僅是擋住了,文迪還想要嘗試反擊一下。
  這么長時間以來,雖然可以確實的感覺到自身實力的增長,但是一直被壓制著,少年總是想要嘗試一下挑戰自己的力量的。
  只是,就在文迪剛準備反擊的時候,幽心子的力量突然消失,然后落在地面:“今天不用訓練了,等會跟我去參加一個聚會吧。”
  “什么聚會?”文迪有些不明所以。
  “當然是,白冥樓的聚會。”
  “你也會緊張?”幽心子好笑的看著文迪。
  “才,才沒有緊張。”文迪死撐著說道。
  “嗯,沒緊張就好,其實你也不用將這個聚會看得這么重要,其實就是一次家宴罷了。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和你們沒多少關系。另外,你的那些伙伴,和其他的一些年輕人也會出現在聚會上面。”幽心子說道,讓文迪放松。
  “真的?”文迪聽見自己的同伴將會出現在聚會上,不由變得興奮。
  “真的!”幽心子點點頭。
  “文迪,一定要注意你自己的身份,家人。”幽心子提醒道。
  “嗯。”文迪興奮的點頭。事實上,文迪并沒有理解幽心子這一句提醒的意思。
  這次聚會,算是白冥樓內部的一個聚會。所有人都沉睡了萬年,現在的世界和以前完全不同了。有人離去,也有新人加入,新的格局,新的成員,恐怕有很多人還完全不認識。就算是為了力量的整合,都必須得讓所有人重新熟悉一下。而且,原本留下來的人很多都是因為白冥樓原本的地位而留下的,茉茉現在已經蘇醒,當然要和這些人見上一面。
  這種見面,也可以算是確認茉茉身份和領導地位的一種形式。
  ……
  文迪跟著幽心子朝著白冥樓的所在飛了出去,在飛了很久之后,才看見了一處十分幽靜美麗的所在。不過這個時候,這個地方稍微顯得有些熱鬧,和這里幽靜的氣氛有些不符。
  “白冥樓平時是不會開放的。”幽心子解釋道。
  “哦。”
  因為只是內部的一個聚會,所以來的人并不算是很多,但是也有數百人。之前茉茉看的那份名單上面,也只不過提及了少數幾個成員而已。事實上,原本的冥國有多大,誰都可以想象,這才數百個人,已經算是很少了。
  來到白冥樓外面,幽心子和文迪陸續遇見了其他人,而那些人在看見兩人之后,一般都會先和幽心子打個招呼,然后才看著文迪,一副原來如此的神色。當來到外面之后,文迪更是看見了莎蘿,那個氣質出色的女子。
  “莎蘿大人!”幽心子尊敬的說道。
  “嗯。”莎蘿看向文迪。
  文迪則是連大氣都不敢出,事實上,雖然已經明白了之前的過往,但是文迪看著這個將他的生活帶入未知的女子,還是有些忐忑。只看幽心子都對她這么尊敬就知道了,莎蘿在白冥樓內的身份,有多么的重要。
  “莎~蘿~!”只是,莎蘿的這份氣質和威嚴還沒有徹底表現出來,就被徹底打破。從遠處傳來兩個拖長了聲音的喊聲,然后兩個人影從遠處瞬息而至。文迪的眼睛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就算是這段時間經過了幽心子的訓練,也只看見了后面留下的殘影。
  莎蘿看見徑直撲過來的妮爾萊,不由立即朝著旁邊閃避。妮爾萊看見莎蘿避開,頓時也改變了方向,繼續朝著莎蘿抓來。莎蘿雖然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卻知道妮爾萊的無損變向多么強大,如果被撞上的話,肯定要被撞飛。
  沒有絲毫遲疑的,莎蘿幾個高速閃步,就如同瞬移一般,出現在另外一個地方。
  而這個時候,后面一個稍慢的人才張開雙手,后發先至的撲到了莎蘿的身上。莎蘿身體一沉,接住了撲來的露妮亞。雖然不太明白怎么回事,但是被露妮亞抱住,總沒有被妮爾萊抱住這么嚴重。
  “贏了!”露妮亞抱住了莎蘿之后,頓時轉身,興奮的對著妮爾萊說道。
  “混蛋啊,莎蘿你為什么要避開呢,如果不是知道你這段時間一直跟在公主大人身邊,我都以為你們兩個串通好了。”妮爾萊抱怨的說道。
  “怎么回事?”莎蘿問道。
  “其實就是在路上遇見了之后,我們兩人打了一個賭,看誰先進入白冥樓。而終點,就是看誰先碰到你。”露妮亞解釋道,然后一副驕傲的樣子。“笨蛋妮爾萊,我就知道你會輸,知道為什么嗎,因為當初上學的時候,我們都被你撞怕了。所以你速度雖然比我快,但是莎蘿肯定會避開的,哈哈哈哈。”
  “怎么這樣!”妮爾萊頓時一副受到打擊的樣子。
  “少廢話,愿賭服輸,交出來。”露妮亞說著,而對面的妮爾萊不情不愿的拿出一個精致的動物吊墜。
  莎蘿看得出來,這個吊墜只是精致而已,其他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這個吊墜?”
  “啊,路上看見有人在賣吊墜,我們兩人一起看上了這個,因為誰都不想讓,所以打了個賭。”露妮亞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你們兩個……。”莎蘿的眉毛挑了挑。
  “還是小孩子嗎!”莎蘿大聲而又無奈的吼了出來,雙拳猛然砸在兩人的頭上。咚的兩聲,地面都被砸得凹陷了下去,然后莎蘿才一左一右的提著兩人朝著白冥樓里面走了進去。不過,莎蘿這個時候卻分外的高興,雖然已經數十年不見了,但是朋友還是朋友,本性幾乎沒有任何的改變。妮爾萊和露妮亞兩人,說不定就是專程趕著這個時候來白冥樓蹭飯的。
  站立在一邊的文迪則是徹底的看傻眼了,直到莎蘿提著兩人消失在遠處,才傻傻的看了一眼幽心子。
  “你覺得奇怪?”
  “像這么氣質優雅的人,實在是想不到。”文迪回答到。
  “氣質優雅……額,沒想到你是這么看莎蘿的,雖然她確實比較認真。嘛,你不用在意的,另外兩人是莎蘿很早以前的同學,你想想看,如果是你遇見以前的同伴,會是什么樣子。一副彬彬有禮,卻距離生疏的姿態,還是勾肩搭背,狐朋狗友的樣子呢。”幽心子說道。
  “狐朋狗友什么的,也不太形象吧。”文迪頓時反駁。
  “是是。”幽心子沒有誠意的道歉。
  “走吧,我早說了,你當做家宴就可以了”
  兩人進入了白冥樓里面,這個時候,白冥樓里面還算是比較熱鬧的。就算是白冥樓的內部聚會,但是一些比較熟悉的朋友,比如露妮亞和妮爾萊這種,基本也可以算是半個白冥樓的人,興趣來了,也會來蹭個飯什么的。
  很快,幽心子就將文迪丟下,一個人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然后文迪才看著這個陌生但是感覺親切的白冥樓,有些不知所措。
  突然之間,文迪的雙眼一亮,因為,文迪看見了自己的同伴寧逸。只是,還不等文迪過去,就被其他幾個人攔住了。當然,這幾人也并沒有什么刁難的意思,只是上來和文迪認識一下,而且,對方的語氣非常的尊敬。
  “這位就是文迪少爺吧。”其中一個男子說道。
  “嗯,我就是文迪。”文迪雖然很想過去問下寧逸這段時間他在什么地方學習,但是現在也不得不停下。因為這幾人雖然將他攔了下來,但是卻并沒有什么敵意,只是想要和他認識而已。而且,這幾人都非常的尊敬,這種感覺,文迪長這么大,可從來沒有經歷過,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怎么應對了。
  直到過了好一會,文迪才擺脫了這群人,來到了寧逸這里。“你太沒同情心了,看見我在那邊被一群人給纏住了都不來幫忙。”
  寧逸看見文迪過來,遞給文迪一杯清水:“幫忙,怎么幫,又不是戰斗。”
  “額,也是!”文迪一口氣將清水喝干,然后點頭。“不過,還真是不習慣啊,他們幾個實在是太熱情了。”
  寧逸看向文迪,發現文迪確實一無所知的樣子,不由開口:“文迪,你要小心。”
  “小心什么?”文迪頓時錯愕,難道在這里也會遇見危險嗎。
  “那些人對你這么尊敬,完全是因為你的身份。在白冥樓里面,你的身份基本可以算是后輩里面最高的。特別是,在白冥樓里面,不管是白帝還是白冥公主都沒有后代的情況下,就更是非常特殊了。你必須得知道,即使是在世俗的家族里面,都會有繼承人的問題。而文迪你這種稍微特別的身份,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會被有心人利用,所以,文迪你必須得小心。”寧逸知道自己的隊長不怎么聰明,所以提醒到。
  “原來是這樣,難怪幽心子老師提醒我注意身份。”文迪這個時候才想起來。
  “只是注意身份嗎?”。寧逸再次問道。
  “家人!”文迪頓時想到了幽心子說的另外一句話。
  “那就對了,隊長你不用想有的別的,那我幽心子老師已經提醒過你了,當做家人就可以了。”寧逸點點頭,然后對文迪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