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969 包子出動

棉花團想要換個身體,雖然這是突然升起的念頭,但是對于棉花團現在單純的意識來說,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深思熟慮。只是,就在棉花團升起這個念頭的時候,身體里面突然傳來了一股排斥的感覺。
  棉花團對于這種感覺完全不明白,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種情況啊,究竟怎么回事。一時之間,棉花團不由開始了發呆。
  就如同棉花團吞噬了烏迪星域的人,意識形態受到了一定的影響一樣,這一次,棉花團完全侵入明惠的身體,也受到了影響。特別是,明惠最后留下的那個守護自己妹妹的意念,更是完全的留在了這具身體里面。棉花團明明是想要換個身體的,但是在看見明真之后,棉花團就不由自主的打消了這個念頭,而是想要保護好這個……妹妹。
  妹妹?
  棉花團看著這個人類少女,輕微的奇怪,他為什么會覺得這個人類女孩是妹妹?
  “姐姐?”明惠的妹妹明真問道。
  “我沒事……嗯,先進去吧。”棉花團很溫和說道。
  完全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的棉花團,覺得非常的奇怪。只是,棉花團現在很單純,雖然覺得奇怪,卻并沒有深究的意思。甚至,在棉花團的心里,還很自然的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反正都是隱藏身份,那么現在變成一個女子貌似也不錯的樣子。
  就在明惠準備帶著自己的妹妹離開的時候,從外面進來了三個穿著執法服裝的男子。原本在庭院里面的仆從頓時變得緊張。棉花團雖然不太明白,但是卻很聰明的覺得,這三人貌似擁有什么特別的權利。
  “明惠小姐!”為首的那個人說道。
  嗯……嗯?
  呆愣了一下,棉花團才明白過來對面這個人好想是在叫他。原來如此,現在他的名字叫做明惠了嗎。
  “嗯。”棉花團明白過來之后,淡淡的回答了一下。其實,棉花團根本就不知道現在是個什么情況,只是,這種平淡的態度,似乎正好適合明惠以往的性格。
  “你們做什么,不許帶我姐姐走。”反而是那個明真二小姐非常的緊張。因為這三個人穿著的,是這里的執法官的衣服。
  “明真二小姐不用緊張,我們只是登記一下程序而已。雖然明惠小姐殺死了三谷成貴,不過,雙方的行為完全符合‘個人絕對自主律法’,所以我們并不會追究什么責任。”為首的那個執法官說道,然后開始記錄。只是,在記錄的時候,這個執法官還輕微怪異的看著棉花團。
  “想不到,明惠小姐居然有這樣的實力。原本我還擔心明惠小姐會被設計傷害的,看來是我多慮了。”這個執法官眼中輕微的不滿。作為執法官,這個男人無疑是稱職的,原本他還很擔心明惠,只是那個賭約是完全遵從個人絕對自主律法,所以他也不好阻止。只是,在看見了剛才的戰斗之后,這個執法官頓時覺得,他還是將事情想得太簡單了。看上去,好像是三谷成貴在設計明惠,但是貌似,明惠才是最后勝利的一方啊。
  “那么,如果三谷家對夏家進行不正當的報復的話,你們可以報警。至于其他正常的司法手段、商業手段、外交手段等等,則不在我們的保護之列。”
  “那么,我們先告辭了。”因為覺得被騙了,所以這個執法官的語氣并不怎么好。只是,不管語氣怎么不好,這個執法官還是公事公辦的說完了注意事項,然后才離開。
  “個人絕對自主律法,那是什么,姐姐?”明真問道。
  明真看見姐姐沒有回答,頓時嘟著嘴:“真是的,姐姐又會說讓我自己去查對吧,知道就是了。”很快,明真就撇開了自己姐姐,進入了自己房間,去查詢那個‘個人絕對自主律法’了。
  “嗯……。”棉花團低聲沉吟。事實上,這個時候,最為摸不著頭腦的,估計就是棉花團自己了吧。只是,看見那幾個人走掉,這個突然多出來的妹妹也走掉,四周的仆從也變得安靜之后,棉花團呆立了一會,突然之間恍然大悟。好像,事情已經完全解決了?
  原來如此,我果然很厲害啊!
  發現所有的事情全部都解決了,棉花團頓時在心里升起一股驕傲。雖然,他自己完全沒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微微帶些得意和高興的,棉花團按照這具身體的習慣,也回到了之前自己所在的那個房間。
  在姐妹兩人都離開之后,剩下了那幾個仆從才面面相覷。過了一會之后,才有人問到:“霍克管家,我們怎么辦?”
  “剛才那個執法官說了,大小姐的行為完全符合個人絕對自主律法,所以不用擔心。現在,我們只需要將這里打理整齊就好。”這個霍克管家說道。
  幾個仆從聽見這句話之后,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那散落了一地的血肉,這要他們來收拾……真是好倒霉。不過,雖然心里有些厭惡,但是大部分人卻并不抵觸。因為,作為仆從來說,主家越強,他們就越是與有榮焉。而之前明惠大小姐戰斗的姿態,已經證明了,她現在,很強。
  ……
  茉茉在戰斗中教訓了那幾個人一頓,小小的幫貝琪收回一點利息,然后就重新找到了棉花團。只是,當茉茉找到棉花團這里的時候,都不由發呆了片刻,然后才突然笑了出來。因為,棉花團即使是在事情結束之后,也沒有改變樣子,還是那個明惠的容貌,而且,棉花團似乎已經習慣了這個身份。
  真是有趣啊,居然會變成了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位大小姐。
  但是,真是抱歉!
  茉茉靜靜的注視著下面正在習慣新身份的棉花團,心中說了一句抱歉。茉茉并不是真心想要打擾棉花團的生活,只是,想要復活白易的話,目前所知,就必須得棉花團體內的孕育之息殘痕不可。所以,注定,棉花團現在得到的生活是非常短暫的,而且,這個夏家,很快就會被卷入進去。
  “公主大人,收集到了。”莎蘿說道。
  “嗯,說。”
  “那個夏家在破碎時代,偶然得到過二尾猞猁的鮮血,從而獲得了一部分二尾猞猁的力量。只是,夏家的先祖是如何得到二尾猞猁的鮮血的就追查不到了。”莎蘿將下面收集上來的資料匯報。
  “沒有關系,當初那個時代,戰斗太多了,雖然事后都很認真的清除痕跡,但是還是有很多人偶然得到了傳承。”茉茉隨意的擺擺手,示意不用在意這個。
  “嗯,是的。”莎蘿點點頭。“夏家就是偶然得到了二尾猞猁大人的力量。只是,這種力量只是簡單的遞減感染,算不上是真正的血脈。所以,這個家族為了防止二尾猞猁的力量變得淡薄,自己研發出了一個秘術,可以在臨死之前將猞猁之血重新凝聚出來。雖然不完整,但是配上原來主人的力量的話,在普通人眼中,也算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傳承寶物了。”
  “至于那個三谷成貴,則是在知道了猞猁之血的存在之后,對這東西升起了窺覷之心。”莎蘿繼續解釋道。包括在賭約之后,三谷成貴暗中設下陷阱,讓那個明惠受傷,不能在賭賽當中出戰的事情。以及現在的三谷家族,正在準備怎么報復夏家,除了給三谷成貴報仇以外,當然也有還沒放棄猞猁之血的心思。
  “三谷家族風評怎么樣?”茉茉突然問了一句。
  “不算很好。”
  “是嗎。”茉茉輕輕平淡的說了一句,左手輕輕的一劃。
  莎蘿神情一凝,然后點點頭。莎蘿很明白茉茉目前的心態,所有阻擋白冥樓復活白易的障礙,都將全部被清除。如果那個三谷家族的作風還不錯的話,或許茉茉只是會約束一下,防止他們打擾這個計劃。但是,既然三谷家族風評不怎么好的話,以現在茉茉的冷酷和決斷,必將鏟除任何一個可能發生意外的目標。
  “莎蘿,你覺得讓誰去引導那個棉花團比較合適?”茉茉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再次問道。
  “找一個棉花團不認識的人。”
  “如果僅僅是不認識的人就可以的話,你就太小瞧棉花團的靈性了。雖然棉花團現在的智慧還很簡單,但是,卻有一種驚人的靈性和直覺,如果在他的周圍做出了什么引導的話。或許他不明白為什么,但是肯定會察覺,并且再次做出改變。”茉茉看向莎蘿。
  “包子!”莎蘿突然說了一句。
  “什么?”茉茉仿佛沒有聽懂。
  “我說,白冥樓里面出生的純靈體——包子,那是一個同樣單純的家伙。”莎蘿說道。
  “你確定?”
  “嗯,我覺得如果有誰可以對棉花團進行引導,而又不產生任何人為的痕跡的話,那么就只有包子了。因為,那家伙或許自己都沒有那種自覺。而且,包子雖然單純,但是并不笨,總覺得,包子和棉花團,很相似。”莎蘿笑著說道。
  “是嗎,既然你這么相信的話,就讓那個包子去吧。”茉茉點點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