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6)      第1347這份信念(11-16)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6)     

災厄紀元958 沉眠之地

在遙遠的內宇宙虛空中,咒衍珈龜突然停了下來,身體輕微的繃緊。緩緩的,在咒衍珈龜的前面,無端的浮現了一個高達數千米的虛影。這個虛影完全籠罩在幽暗里面,就仿佛連光線都被完全吸收進去一樣,無比的深邃而神秘。
  “你……!”咒衍珈龜頓時瞪大了眼睛。
  “總算是找到了,活了數億年的虛空幽種-咒衍珈龜,你背上的龜殼所烙印下的道衍痕跡應該足夠了吧。”對面的虛影傳來一個朦朧的聲音。
  咒衍珈龜沒有任何遲疑的,瞬間就朝著后面滑了出去,無聲無息之間,咒衍珈龜就已經滑出去數百千米。如果還有人說烏龜爬得慢的話,肯定是他沒有見過這種速度。只是,就算是這樣的速度,但是咒衍珈龜身體四周的光線好像變得扭曲而緩慢一樣,當咒衍珈龜停下的時候,那個虛影依舊在咒衍珈龜的身前,就仿佛一點都沒有變過一樣。
  光陰華沙!
  咒衍珈龜的腦海里面,頓時蹦出一個詞語。即使是在咒衍珈龜數億年的生命里面,無數的事情都已經被遺忘,但是對于這種力量,依舊異常的刻骨銘心。
  “幽!”咒衍珈龜再次說出一個詞語。
  “安靜的,將你背上的龜殼留下,用你的生命為其開啟道衍的光芒。”對面的虛影悠悠的說道。
  雖然對面的虛影什么都沒有做,但是卻給咒衍珈龜帶來了龐大的壓力。只是,咒衍珈龜卻瞬間從對面的虛影上面發現了一個問題。對方,居然不認識他!咒衍珈龜可是清楚的記得,在數億年前,為了爭奪孕育之息,這個‘幽’在當時有多么的強勢。只是最后,反正也沒有聽說對方得到了孕育之息就是了。
  他咒衍珈龜在那個時代,雖然比不上幽,但是也不是什么無名之輩,對方不至于會連他都不認識吧。
  不,不對!
  對面的不是幽,雖然和幽使用的是近乎相同的力量,但是很可能,那個幽已經死去了。那個幽雖然強大,但是畢竟還沒有達到永恒的程度。否則他們所有生命也不用去追求什么孕育之息了。面前的這個,應該是繼承了幽力量的新生代,否則也不會連他都不認識了。
  “我只是一只老烏龜而已,龜殼都沒有了的話,就活不了了。”咒衍珈龜的態度十分的沉穩,仿佛一點都沒有因為對方要收取他的龜殼而生氣一樣。
  “你死不死,有什么關系,我只需要你的龜殼就足夠了。”
  “……!”咒衍珈龜只覺得一陣火大,如果不是忌憚對方的力量的話,真想一巴掌pia~過去。“那么,你要我的龜殼有什么用呢,如果可以的話,或許我可以有其他方式來幫你達成目的。”雖然很火大,但是咒衍珈龜還是忍了下來。咒衍珈龜自己清楚,數億年的時光,原本的那些強者都大多已經隕落,他雖然因為是龜類而活了下來,但是力量也已經大大的不足,否則也不會在那個奎羅小輩面前逃走了。
  “你真的是咒衍珈龜嗎,居然會問我什么目的。”
  就算是老烏龜的沉穩,但是咒衍珈龜還是忍不住腦袋上面蹦出幾條老筋,這家伙,真是太讓人討厭了。不過不爽歸不爽,但是咒衍珈龜還是抬頭:“孕育之息的話,現在不是已經傳出了明確的消息了嗎。就在那個新生的太陽系環形星域上面。你再來找我,沒有什么用處了吧。”
  “我說啊,你既然是咒衍珈龜,還和我打什么迷糊。孕育之息那種東西,如果這么容易就可以找到的話,我還會來找你嗎。”對面的虛影逐漸抬起了右手,四周的光影頓時開始流動。
  特么,你這混蛋剛才不是還懷疑我是不是咒衍珈龜嗎!
  雖然心里已經在大罵,但是咒衍珈龜還是瞬間動了起來。咒衍珈龜因為自己是屬于龜類,這在宇宙中,都是一種比較知名的生命,所以咒衍珈龜當然很清楚,真正的孕育之息可沒有這么容易被找到。奎邏大帝那個笨蛋,肯定是將孕育之息形成的時候,附近的伴生生命當成孕育之息了。
  所以,真正的內宇宙頂級生命,基本都沒有什么焦急。
  只是,咒衍珈龜沒有想到,這個新生代的幽居然會將主意打在他的身上,是獲得了傳承的原因嗎,所以才打算用他的龜背來推算孕育之息的所在地。
  道衍痕跡:每一個生命,都是宇宙神奇之物,越是強大的生命,本身所蘊含的法則就越多。而那些強大的生命,就更是以掌握法則的多少為底蘊。而在所有的生命里面,龜,更是一種比較特殊的種類。除了基本的法則以外,龜類,還有烙印道衍痕跡的能力。所謂道衍痕跡,其實就是一種關于未來宇宙運線的痕跡。
  心里不斷的浮現這些東西,咒衍珈龜這個時候也完全的變了一副樣子,更加的猙獰而瘋狂。正是因為清楚,所以咒衍珈龜并沒有存任何的僥幸,對方是下了心的要殺死他,取得龜甲了。這個時候,只能夠拼命,幸好,對方并不是真正的幽,或許,他還有一絲活下去的機會。
  ……
  只是,當真正戰斗起來的時候,咒衍珈龜才發現,對面這個幽的力量,似乎一點都不弱于真正的幽,而光陰華沙的力量,更是神秘而恐怖。
  在最后被對方抓住的時候,咒衍珈龜突然放棄了所有抵抗,只是從肚子附近逐漸鼓了起來。就仿佛什么東西,要從咒衍珈龜的肚子里面吐出來一樣。這個鼓起的東西,逐漸來到了咒衍珈龜的脖子附近,然后好像要擠出來一樣。
  嗯?
  就在這個虛影疑惑的時候,突然之間哇的一聲,一枚巨大的龜蛋猛然朝著前面飛射而出。就仿佛所有的力量都隨著這一枚龜蛋一下子飛走了一樣。咒衍珈龜身上的氣息一下子變得異常的微弱。只是,這一枚加持了咒衍珈龜所有力量的龜蛋,卻連虛影都來不及阻止,瞬間就消失在遠處的虛空中。
  這個虛影看著飛走的龜蛋,咒衍珈龜的直系后代,這可不是虛空卵巢里面的那種近系血脈可以比擬的。
  只是,這個虛影只是看了看,仿佛也并不覺得可惜一樣,反正咒衍珈龜都已經抓到了,那么,就足夠了。
  ————————
  雖然說,其他來到太陽系星域的人也有些懷疑,怎么會這么容易就找到了孕育之息,但是之前來到這里的人每個都信誓旦旦的確定那就是孕育之息,所以這些人也只能將懷疑放下。只是,這些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已經相隔數億年的人,肯定想不到還有‘伴生生命’這種東西。
  這個時候,經過四方天世界里面一系列的演變之后,對于棉花團的爭奪正變得如火如荼。
  普通世界的變化,這些人都不在意,他們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棉花團。對于四方天世界里面來說,雖然經常可以聽見消息報道說哪里哪里又發生了一場驚人無比的戰斗,哪里又被打得翻了個轉,地形都已經改變,但是他們的生活卻并沒有受到多少騷擾。因為沒有誰會去理會那些普通人,莎蘿之前的考量和安排,還是有用的。
  當然,如果真的被波及到了,那也只能自認倒霉了,不管怎么安排,也不可能完全保證沒有一點錯漏。
  只是說,各個星域的人,不會無端的去找普通人的麻煩而已。
  而經過這段時間的不斷爭奪、演變,各方之間也出現了很多新的東西。
  比如,逐漸進行了修改,專門探查棉花團方位的秘術。比如,逐漸在頂端人群里面流傳開來,各個文明對于孕育之息的記載。這些記載里面,包含了探查、運用、形狀、性質……這些都是這些文明在數億年前記載下來的東西。
  本身,這些東西都算得上是秘密了,但是不管什么秘密,在這么多星域的人不斷的交流觸碰之下,總會逐漸的泄露出來。
  這段時間,在保證棉花團的同時,白冥樓也在努力的整理這些信息。
  ……
  “所以,你決定將棉花團帶入沉眠之地?”維拉看著莎蘿,認真的問道。
  “是的!”莎蘿當然知道,這個決定意味著什么。
  維拉、海洛伊斯等人都看著莎蘿,事實上,他們都很贊賞莎蘿這個時候的決定。只是,他們也知道,將棉花團帶入沉眠之地意味著什么。如果出現了任何一絲錯誤的話,那么那種后果,可就不是現在可以挽回的了。因為,在沉眠之地、靜息之地里面,可是分別沉睡著白易和始母的……軀體!
  “帶進來!”突然之間,一個清澈而威嚴的聲音突然浮現在所有的的耳中。
  原本還有些遲疑的所有人頓時一個凜然,在這種凜然當中,白冥樓的人還有一種異常的驚喜。沒有想到,白冥公主茉茉,居然會在這個關頭蘇醒了,而且看上去,似乎早就知道了目前世界上的所有變化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