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956 做出修改

說起來,前一段時間,讓所有外星域的人都感到有些錯愕的是,在他們在進入四方天的世界之后,立即就有人送來一大筆的金錢。而送來金錢的,就是他們出現的地方的那個國家。剛開始,這些外星域的人還以為那個莎蘿有什么陰謀呢,不過,在來人解釋了之后,他們就接受了這一筆金錢。
  之前的約定?
  不是!
  約定里面可沒有這些東西,僅僅只是莎蘿的考量和一個優待而已。
  雖然說,莎蘿和這些外星域的人約定了不隨意的破壞和惹事,但是這些人畢竟是外來者。對于他們來說,來到太陽系星域,有著非常重要的目的。整個太陽系星域的存在,相對于這個目標來說,都微不足道。必要的時候,這些人為了自己行動方便一些,可絕對不會在意什么原本的國家和人類。
  莎蘿清楚的知道這群外星域的人有多么強大,所以,干脆就行他們一個方便。直接給他們一張特別的金卡,讓他們在每個四方天的國家里面,都可以奢華的完善他們的衣食住行。這是給他們的方便,也是給四方天里面的普通國家方便,否則這群強大的外星域生命真的想要做什么的話,一般人可沒有辦法阻止。
  而且,藉由這種方式,這些人也可以和太陽系本土星域的人和平的交流。
  在這樣解釋之后,雖然剛開始懷疑了一下,但是很快,所有人都接受了莎蘿的好意。因為,不管他們怎么強大,畢竟還是一個智慧生命。作為智慧生命,提高生活的質量,這是本能。或許,其中一部分人對于生活的質量確實不怎么看重,但是一面可以住在更好更舒適的地方,一方面卻要露宿在野外,怎么選擇簡直不用多說。而且,這本身又不需要他們花費些什么。
  當然,他們也知道,如果真的住宿在普通人的世界,他們的行蹤或許會暴露給白冥樓。
  但是莎蘿的傳話就是:給他們金錢,并不是強迫的,只是讓他們在普通人的世界里面,用普通的方式行動,不給一般人造成麻煩而已。至于他們要不要進入普通人的世界,則由他們自己判斷。
  所以,在輕微的思索之后,每個星域的人都接受了莎蘿的好意。
  而很快,不同星域的人就采取了不同的作法,有的星域雖然接受了莎蘿安排的金錢,但是很快就消失無蹤,已經隱藏起自己的蹤跡。而有的星域則是很大方的利用這筆金錢生活在普通人的世界里面,絲毫不怕暴露自己的蹤跡。
  當然,莎蘿也并沒有讓任何人去跟梢搜集這些人的行動。因為,那除了惹這些外星域的人反感以外,并沒有什么特別的用處。
  相對于其他幾個隱藏起來的外星域的人來說,這一群巴奇星域的人就正在一座豪華的酒店里面休息,并商量接下來的行程。原本,他們還以為會被白冥樓的人盯梢的,沒有想到,四周出奇的平靜,根本就沒有什么人暗中跟著他們。偶爾有人對他們比較在意的,也只是因為他們特殊的外形而已。反倒是那位大神官,好像早就知道這種結果一樣。
  “真是奇怪啊。”巴奇星域的大神官輕微疑惑的說道。
  “怎么了,大神官大人?”之前巴奇星域的這群人來到了這個城市,然后這位大神官就說需要安靜的休息,并推算一些情況,所以選擇了這個酒店。
  “我是說,孕育之息!”這位大神官靜靜的沉思,眉頭輕皺。
  “孕育之息,出了什么問題嗎?”其他侍從頓時緊張的問道。
  “不是這個意思。”大神官搖頭。
  “想要爭奪孕育之息,不管哪一方勢力,所必須解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如何感知孕育之息的存在和方向。如果連孕育之息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的話,那么爭奪也就無從談起。我們巴奇星域用來感知孕育之息的方式,傳承自上古時代,當時用來推演孕育之息方向的《十三星衍術》,以及在近距離確定其真假的《透星靈光》。”這位大神官緩緩的和自己的下屬說道。
  “但是,最近這兩種秘術的效果越來越差了,甚至,我都懷疑,之前幾次遇見孕育之息,或許根本就不是推算準確了,只是運氣好而已。”大神官低沉的說道,眉頭緊鎖。
  “怎么可能啊,大神官你感應錯了吧。”
  “伽謁,你認為呢。”大神官看向了另外一位神官。
  “我也有這種感覺,我也用十三星衍術推算了方位,但是非常的模糊。之前我還以為是距離太遠,星域和星域之間的距離無法計算的問題,但是,現在這個四方天世界相比于星域之間的距離,簡直小到了可以忽略不計,卻依舊非常的模糊。”另外一位神官,伽謁聽見大神官的詢問,頓時說出了自己的結果。
  “會不會是這個特殊世界的影響,這里的人用某種特別的方式掩蓋了孕育之息的蹤跡?”
  “有這個可能,畢竟在這個世界,我們的力量都被大大的壓制了。如果有些別的什么影響的話,也非常的可能。”另外一位神官頓時點頭。
  “我倒覺得,會不會是秘術的缺失呢。雖然說,十三星衍術是上古時代傳承下來的秘術。但是因為數億年都沒有出現過孕育之息了,所以這個秘術也很久沒有人看重過了。如果不是孕育之息重現,這個秘術還不知道被埋在哪個地方呢。我記得,當初將這個秘術翻出來的時候,還缺少了一部分總綱吧。”
  “只是總綱,對于秘術本身沒有什么影響吧。”
  “總綱可不是一般的東西,你敢說總綱對于一個秘術沒有影響?”
  一群巴奇星域的人頓時討論起來,每個神官都有各自的猜測,最后還是沒有一個最終的定論。至于其他的一些神官侍從,他們就更加的茫然了,十三星衍術,根本就不是他們可以施展出來的東西,他們最多也只會透星靈光,可以在接近孕育之息的時候進行判斷而已。
  “安靜!”突然之間,大神官示意所有人安靜下來。
  “具體的原因暫且不論,但是毫無疑問的一個事實就是,現在的十三星衍術推演不準孕育之息的方位。所以,不管是什么原因,我們都必須將十三星衍術進行改良。所以,接下來這段時間,我們就暫時停止任何行動。”大神官說道。
  “這樣好嗎,大神官!”頓時有人問到。
  “怎么,你有其他意見?”大神官頓時問到。
  “不是,改良十三星衍術我沒有任何意見,只的,我們真的要一直停留在這個地方嗎。這樣的話,我們不就完全暴露在那個白冥樓的監視之下了嗎。”一位侍從說道。
  大神官看著這位侍從,在看得對方都快感到不安的時候,才笑著搖頭。“不,我們不用擔心這個問題。我敢肯定,那個白冥樓絕對不會做那些小動作。”
  “為什么?”
  “從這個星域的傳說里面。”大神官說著,已經轉身。“我們很幸運,作為這個星域領頭者的白冥樓,是一個無比磊落的勢力。之前那個莎蘿已經說了相對公平的方式來爭奪孕育之息,就絕對不會用這種方式。”
  其他巴奇星域的人都有些傻,大神官怎么會這么信任一個陌生星域的勢力呢。
  這個時候,不僅是巴奇星域的人在犯愁,其他星域的人也差不多。雖然說,他們也跟著進入了四方天的世界,但是之前感應孕育之息的各種方式,效果卻越來越弱了。如果不趕快找出孕育之息的話,說不定就會完全失去效果了。
  每個星域的人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毫無疑問,他們該改變方式了。
  莎蘿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知道各個星域并沒有什么大的動作之后,也松了一口氣。在謝莉爾那邊,對于棉花團的研究也越來越深入。在確認了棉花團其實是白易的生物體?不滅的細胞群之后,謝莉爾就改變了研究的方向,這個時候,這個女人簡直是雙眼放光,簡直就好像現了什么有趣的事物一樣。
  確實有趣!
  生物體?不滅,在白冥樓里面都是非常重要的秘術,只有核心的幾個人才知道。但是,外界多少也聽說過白易的這個理論的。沒辦法,誰讓那個時候,白冥樓實在太大方了呢,維拉還曾經公布過力量總綱,在得知她是白冥公主的老師之后,其他人也尊稱她為老師的。
  這個時候,謝莉爾就對這傳說中的生物體?不滅的細胞產生了極大的興趣。而測試的結果,謝莉爾認為,這個棉花團也無愧于‘不滅’的稱號。
  這種細胞團,擁有非人的學習和進化度。
  不管什么環境,可能在剛開始會有些不適應,但是很快,就變得無效了。不管是高溫、低溫、真空、虛無,其他什么強酸強堿環境簡直就是小兒科。而且,這種細胞還會吸收其他生物的特性,來不斷的進化。原本謝莉爾這里就是一個巨大的研究所,各種素材就非常的多,所以這段時間,棉花團的進化度簡直堪稱恐怖。
  謝莉爾不知道,棉花團的這種驚人的特性,除了當初白易推演的理想中的生物體?不滅以外,更有一個原因,就是棉花團吸收的一絲真正的‘孕育之息’。而隨著棉花團的進化,這一絲孕育之息也越來越完全融入了他的身體。
  只是這就苦了外界了,孕育之息的氣息越來越薄弱,各個星域的人都懷疑他們的推演方式出現了偏差,不得不做出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