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944 惡魔種源果實

就在這個男人腹誹的時候,從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喧嘩聲,一群人朝著這個地方沖了過來。其中一個還指著他大聲的說道:“就是他,那個該死的騙子算命師。”
  “他媽的還好意思說。”另外一個人頓時拍了這家伙的腦袋一巴掌。
  “明明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這里可是迪塞爾,混亂城市,你居然去相信什么算命師,腦子里面都是豆腐渣嗎。”拍了一巴掌不滿意,這個人還大聲的教訓到。當然,這群人更加緊要的,還是這個看上去有些落魄的算命師。居然敢騙他們兄弟會的人,逮到之后非得教教這家伙怎么做人。
  “真是麻煩,又追來了,其實我的算命很準的,你們為什么總是不信呢。”這個落魄的算命師掏掏耳朵,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
  “啊啊~怎么總讓我遇見這些事呢,那么,還是去看看吧。”這個算命師說了一句,右手輕微的一卷,那個破舊的算命攤子和他整個人都頓時消失不見。
  剛剛跑到這里的那一群人頓時傻在了原地,面面相覷。不會吧,人就這么在他們面前消失不見了。所有人錯愕了片刻之后,才看向那個之前來算過命的家伙。他們當然不會將算命師當做神仙之流,只是,這種高人,一般來說雖然游戲風塵,但是卻絕對不會隨便亂說的。這家伙,之前說的算命結果究竟是什么來著?
  ……
  在另外一個方向,文迪正想逃走呢,結果突然就被人拉住了,轉身一看,才發現是之前他砸壞了攤子的那個小個子少女。
  “做什么?”
  “做什么,給錢。”這個少女頓時氣勢洶洶的說道。
  “額,多少。”文迪聽見對方這么說,頓時十分不好意思的問道。文迪從小是被夏婉清帶大的,基本的教養還是很好的。不過,當文迪掏出錢包之后才反應過來,有沒有搞錯,現在都什么時候了,他還有心情和這個少女說這些事情。
  “我這些可是上等貨,這個是雪域蠶延,這個是腐蝕花的粉末,還有這個,這個可是惡魔種源果實,都被你砸壞了……。”對方并沒有說多少錢,反而說起了她賣的那些東西。
  這個時候,文迪才發現,這個少女擺的小攤販居然是售賣一些動植物材料的,而且,里面多半是以毒物居多。只是,文迪怎么看,怎么覺得那個所謂的惡魔種源果實,就是他吃過的某種水果呢。
  “這些錢夠了吧。”文迪為了趕緊脫身,直接將自己的錢包拿了出來。
  只是,文迪的錢包是放在空間戒指里面的,那可是幽心子特別找機會給文迪的。那個少女看見文迪手中輕微的光芒扭曲之后,雙眼頓時亮了一下。肥羊啊肥羊,可不能這么簡單的放走了。
  “不夠,你這點錢怎么夠,連一個惡魔種源果實都買不了。”這個少女抓住了文迪。
  “喂,你那明明是**果吧,我可是吃過的,惡魔種源果實那可是傳說中的東西,你騙人也找個離譜的啊。”文迪頓時被對方糾纏得不耐煩了。
  “誰說這是**果了,**果會長這個樣子嗎,切,無知的人最麻煩了。”
  喂,究竟是誰麻煩了啊。文迪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這個少女了,果然是在混亂城市里面生存的,神經還真是粗得夠可以的,沒看見那邊打得正厲害著嗎。在戰斗開始之后,那個米菲勒剛開始確實吃了一驚,但是很快,米菲勒就使用了皇室里面傳承的秘術。黑子,就是當初的那種神秘黑色病原體,擁有超常的爆發能力。所以,現在雙方勉強算是不分上下。
  只是,隨著城市里面的戰斗越來越激烈,引起的動靜也越來越巨大。
  原本就在密切搜尋的那些外星域的人,白冥樓的人。經過大氣層邊緣的一次戰斗之后,各個星域簡直就是徹徹底底的死敵了,所以見面之后也沒有什么廢話,直接就是戰斗。這個時候,就連這個城市里面的原本勢力也發現不對了,好像,城市里面多了很多的外來者。
  擔心這些外來者會對他們的地位有什么影響的情況下,這些城市里面的本土勢力也逐漸動了起來。
  文迪還在和這個大神經的少女扯皮,結果突然之間,就有幾個類人智慧種族的人從不同的方向追了過來。特別是,其中一個更是非常直接的用手一招,從天而降一個光團。文迪頓時嚇了一跳,然后沒有任何遲疑的,猛然就抓著這個少女朝著旁邊閃避。
  轟的一聲,文迪他們原來在的地方全部被夷為平地,那種強大的力量,簡直令人咂舌。
  “切,怎么沒殺死你們兩個。”一位巴奇星域的神官說道,看樣子還非常的懊惱。
  “又是你們。”業蛇族的人頓時瞇起了眼睛。
  “哼。”巴奇星域的那位神官冷哼了一聲,然后四處查看。
  “好,好厲害,這種實力,恐怕已經達到lv4了吧,隨便攻擊,他們要作死啊。”文迪和那個少女摔倒在遠處的一條破碎的小巷里面。那個少女爬了起來,驚訝的說道。
  “噓,我們走。”文迪說道。
  “他們是什么……?”這個少女還想詢問,突然之間,文迪就帶著她猛然跳了起來,然后在空中瞬間一個步空,快速的躲避。
  在文迪剛剛起跳的瞬間,空中就暮然落下來無數如同星光凝成為的光柵一般。丈星光牢!那位巴奇星域的神官右手連連舞動,無數的光柵越落越快,最后甚至一座巨大的,看上去就如同閘門一樣的光柵重重的墜落。
  不過,就在文迪他們即將被鎖住的時候,突然之間,業蛇族的人猛然出手了。
  墜落的光柵頓時一陣搖晃,文迪頓時和那個少女堪堪的擦著邊被彈飛出去。在地上滾動了好幾圈,文迪兩人才停了下來。文迪剛想動,就猛然覺得身體一陣無力,然后噴出一口鮮血。那個少女趕緊扶住了文迪:“喂,你不要緊吧。”
  “沒事,只是受了點傷,你趕緊走吧,將你牽連進這里面,非常不好意思。那些錢就全部給你了,不用找了。”文迪說道。
  “……你這家伙,還以為我是在賣假貨嗎。”這個少女頓時不滿的說道。
  “難道不是嗎?”
  “呵!”這個少女輕蔑的低笑一聲,看著文迪。“老娘從來不賣假貨,一分錢一分貨,我的貨物里面或許有些水分,但是絕對都值這個價。不信是吧……。”少女突然霸氣十足的說道,還自稱什么老娘。很快,這個少女就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抓出來半塊碎裂的瓜瓤。很顯然,這塊瓜瓤就是之前被砸爛了的那個‘惡魔種源果實’。
  “吃了它!”
  “什么?”
  “我讓你吃了它,你不是認為我騙你的嗎,吃了它。”少女固執的說道。
  “喂,別鬧了,趕緊走。”
  “讓你吃你就吃就是了。”少女突然說著,直接將瓜瓤朝著文迪的嘴巴里面塞了過來。文迪明明想要躲的,結果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之間就在這個少女面前沒有反抗之力。眼睜睜的,文迪只能硬生生的看著少女將那塊瓜瓤塞到他的嘴巴里面。那副樣子,簡直就好像無法反抗的無辜少女一樣。
  瓜瓤和拳頭差不多大小,文迪差點沒被塞得閉噎死。
  少女的食指將最后一點瓜瓤塞在文迪嘴巴里面,文迪嘴唇合攏的時候,很自然的舔了一下對方的手指。不過,這個動作卻將少女給嚇到了,立即一副厭惡的樣子:“咦……惡心!都這種時候了還做這種事情。”
  你這家伙,是你自己將手指塞到我嘴巴里面的吧。
  文迪只覺得一股莫名的想要反駁和罵人的沖動,只是文迪還來不及罵人,就發現體內莫名的生出一股力量。文迪頓時驚訝的看著這個少女,難道……!
  “哼哼哼,真正的惡魔種源果實是無價的,一點小錢當然買不到真的。我這顆果實雖然不是真的,但是也有幾分效果。我說了,一分錢一分貨,咱絕對童叟無欺。”這位少女突然驕傲的說道。
  惡魔種源果實是破碎時代傳承下來的,擁有讓人快速獲得力量的一種特殊的果實。就算少女拿出來的不是真的,但是擁有一部分效力,就足夠讓文迪十分的驚訝了。只是,文迪突然之間覺得不對。“你這顆假果實里面,究竟是什么能力?”
  當少女說完之后,文迪的臉色頓時就變了,
  ……
  當文迪他們在城市里面遭遇各種事情的時候,莎蘿也在快速的趕來。其實,莎蘿早就在附近了,因為根據文迪他們的速度和方向,各方的人早就已經大致推算了他們所在的位置。這個時候,比的就是誰推算得更加準確,速度更快而已。
  莎蘿的速度,其實并不比別人慢,只是路上卻被另外一點小事耽擱了一下,所以稍稍的慢了一步。
  當莎蘿來到這里的時候,正好發現了在狼狽逃離的文迪隊伍里面的人。
  莎蘿頓時出手,將寧逸和樂蒙救了下來。只是,在莎蘿將兩人救下的時候,突然之間望向了另外一個方向。不知道是不是感應出現了偏差,莎蘿總覺得,剛才好像看見了一個記憶中的身影一樣。只是,對方的變化有些太大,所以莎蘿一時半會也沒有想得起來。
  “莎蘿大人?”神無問道。
  “沒什么,分散,將其他人救下來。”莎蘿說道。
  “是!”神無和刃蓮頓時回答到。
  ……
  “啊啊啊,莎蘿啊,白冥樓的人也出現了嗎,我還是避開好了。”在另外一個地方,那位之前出現過的算命師憊懶的說道,然后逐漸消失在街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