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941 單獨離開

第938有小修改,主要是羽的身份。
  ————————
  雖然夜夜說了讓莎蘿去接應文迪他們進入四方天,但現在的情況卻是,即使是白冥樓,也不知道文迪他們究竟在什么地方。原本幽心子是一直跟著文迪他們的,結果之前因為要拖住圖宵,也已經和他們分開。單獨行動的文迪一行人,在打敗了圖宵分裂出來的子虛獸之后,也不知道究竟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按照文迪他們的速度和方向來推算,他們應該還在附近的區域,最可能的,就是那個混亂城市‘迪塞爾’。
  迪塞爾位于三個國家的交界處,因為某些特別的需要,逐漸演變成為一個錯綜復雜的地方。一些犯了罪逃出來的罪犯,一些地下勢力,暗殺阻止之類的人物全部混雜在這個城市里面。這個城市非常的混亂,但是卻正好適合文迪他們隱藏蹤跡。
  所以,即使各個星域的人都在搜尋,卻依舊沒這么容易將文迪他們給找出來。
  ……
  文迪一行人確實在迪塞爾,并且隱藏了身份和行跡,非常的小心。
  剛開始,他們還在煩惱怎么去尋找傳說中的白冥樓,結果在連續一周多的逃亡之后,文迪他們才知道,他們真的想得太遠了。與其煩惱怎么去尋找白冥樓,還不如想想怎么在現在這種情況里面保護好自己吧。
  遭遇圖宵的子虛獸,所有人一番苦戰,最后文迪還引動了潛藏的力量,才將那些或胖或瘦的生物給搞定了。不過,還不等他們松一口氣,其他的追兵就再次來了,而且,依舊是類人智慧種族。只是,經過圖宵這一檔子事之后,文迪他們已經不敢再將這些人當做一般的類人智慧種族了,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恐怕就和羽的感覺一樣,這些家伙,也是外星人。
  “多謝了啊,阿辛。”沛對著一位樣貌普通的男人說道。
  “嗯。”這個叫阿辛的男子很平淡的回答了一句,將文迪他們帶到一座偏僻的小樓之后,簡單的說了一些注意事項,就準備離開了。文迪幾人繼續留在里面,而沛則是跟著阿辛來到了外面。
  “沛!”
  “什么事,阿辛?”
  “看你們的樣子,好像惹上了很大的麻煩,我也不多過問了。只是,這個地方雖然偏僻,但是卻并不是沒有人過來,如果真的有人找上來,我也是肯定不會出頭的。所以,你們自己一定要小心。”這個阿辛說道。
  “嗯,我們會注意的。”沛說道。
  “那么,我還有其他事情,先離開了。”這個阿辛點點頭,立即離開了這里。
  在確認那個阿辛已經走遠了之后,在小樓里面隨意瀏覽的文迪等人才突然放松,卸下了之前的偽裝。特別是文迪和樂蒙,這個時候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面。
  “隊長!”其他人都緊張的說道。
  “我沒事,樂蒙怎么樣?”文迪問道。
  “死不了。”樂蒙簡單的回答了一句。只是,他的情況所有人都很清楚,雖然死不了,但是絕對不是什么輕松的傷勢。不如說,文迪他們的隊伍里面,除了黎嵐、沙一以外,其他人全部帶著傷勢,只是或輕或重而已。那些子虛獸,對于幽心子來說不算什么,但是對于文迪他們可絕對不輕松。
  “幸好我當初來過迪塞爾,否則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找不到了。”沛再次走了進來,開口說道。
  “沛,那個阿辛可以信任嗎?”文迪問道。現在所有人都受了傷,就算是文迪,也不會像以前這么馬虎了,這可是關乎著他們所有人的小命。
  “沒有問題,雖然只是小人物,但卻是一個有自己堅持的小人物。”沛說道。
  “有自己堅持的小人物嗎,明白了。”文迪聞言,頓時想起了一個人來。小人物自己的堅持,這種東西,文迪他們以前也不知道,只是偶然遇見過一個普通的大叔,卻讓文迪他們都深有感觸
  既然沛都這么說了,本著對沛的信任,文迪他們也就沒有更多的追問了。事實上,現在能夠找到一個落腳的地方就非常不錯了。
  “雖然知道大家都很想休息,不過,我們最好還是商量一下之后都該準備一些什么。”副隊長克羅比撐著精神,召集了所有人。
  就算是非常的疲憊,傷勢也很嚴重,但是文迪他們還是坐了起來,然后對之后的行程進行了商議。首先是傷勢,文迪他們的傷勢可不輕,偏偏文迪他們的隊伍里面,并沒有誰是出色的藥師,所以,還需要借助外力。
  “隊長,當初我就說了邀請一位藥師進來……。”沛在旁邊開口。
  “你以為我不想嗎,但這不是從來沒有遇見什么好藥師嗎,唯一的一個,不是還被你嚇跑了嗎。”文迪頓時說道。
  “那怎么能怪我。”沛立即反駁。
  “總之,文迪你們的傷勢很嚴重,所以,需要立即請到一位出色的藥師。另外,我們的身份和妝容也需要改變,有沒有誰知道這里有什么人對變裝比較在行的?”克羅比沒有理會文迪和沛兩人之間的爭吵,依舊條理清晰的說道。
  “藥師的話,我倒是知道幾個,不過不知道請不請得動。變裝的話,我就不知道了。”沛頓時說道。
  “那沒有辦法了,我們隊伍里面只有你來過這個城市。總之,沛,你和沙一一起行動,看看能不能請一位藥師過來,一定要保持隱蔽。其他人就暫時養傷,順便商議一下接下來我們的行程。至于羽……。”克羅比看向了旁邊的羽。
  原本羽在那個小鎮邊緣就已經打算和文迪他們分開了的,沒有想到,居然又遇見了這么多的事情,所以現在還和文迪他們一起。
  “啊,我還是和大家在這里分開吧。”羽愣了一下,然后才說道。羽這個決定,讓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這是棉花團,文迪隊長,就交給你了。”羽將棉花團遞給了文迪。
  文迪接了過來,這個棉花團也沒有反抗。只是,所有人完全不明白的是,為什么羽會在這個時候還堅持離開。難道是抽身事外?確實,所有的事情,好像都是因為這個棉花團引起的,如果羽一個人離開的話,估計也不會繼續遭到那些外星人的追擊了。在有了這個想法之后,文迪隊伍里面的人都有些沉默,但是卻并沒有阻止羽離開。
  所有人里面,估計只有文迪的心情最不好受了,原本以為,可以憑借這次事件加深雙方的關系呢,沒有想到,羽居然會這么堅決的離開。偏偏,文迪還找不到什么理由來勸說對方留下。
  “那么,我們繼續商議吧。”克羅比再次說道。
  很快,沛就和沙一出去尋找藥師,而文迪他們則是留下,好好的養傷。就算是沒有專門的藥師,但是作為長期在世界上面旅行的隊伍,多少也懂得一些基礎的藥學知識的。特別是克羅比和黎嵐兩人,當初幽心子可是講過一些藥學方面的知識,只是很可惜的是,他們三人里面,誰都沒有這方面的天賦。
  ……
  連續三天,沛和沙一又再次出去,雖然沛知道幾個藥師,但是他在這個城市里面也沒有什么名氣和聲望,所以并沒有這么容易邀請過來。
  “知道我給人治療的規矩吧。”一個禿頭的藥師擺譜的說道。
  “是的,等大師幫忙治療之后,我們一定準備好禮物。”
  “治療之后?我看你還沒聽清楚啊,這很明顯是搞錯了先后順序吧。”這個禿頭藥師說道。
  沛看著這個擺譜的禿頭,心頭火氣直冒,如果不是擔心惹出的動靜過大,真的想將這家伙直接綁回去。偏偏,從附近打聽來的消息,這個禿頭在藥師學方面確實有一把刷子,為了隊長他們的傷勢,所以這個時候,沛和沙一兩人只能在這里和這個禿頭虛與委蛇。“不知道大師你究竟想要什么東西?”
  “那可就難說了,只要是有價值的東西,都可以。”
  “呵呵,好,那我們這就去準備。”沛的聲音都在顫抖,不是驚恐,而是憤怒,這個時候,沛真的想一把捏死這個老禿頭。
  “這老混蛋,就是坐地起價,巴不得我們拿出來什么好東西。”沛憤憤的說道。
  “總之,我們先回去詢問一下隊長他們,隊長那里應該有不少有用的東西的,如果可以讓對方來治療的話,花費一些代價也無可厚非。”沙一說道。兩人就這樣隱藏著蹤跡,悄悄的朝著他們藏身的那座小樓走了回去。只是,在半路的時候,兩人就敏銳的覺得不對了,然后加快了速度。
  當快要來到小樓附近的時候,沛和沙一就更是瞪大了雙眼,因為,整座小樓都被拆散成為碎片。
  其他人!
  就在沛準備沖出去的時候,沙一拉住了沛:“別這樣直接沖出去,隊長他們肯定是遇見了什么,或許那個地方還有其他人在守著。總之,我們暗中打探一下消息,特別是之前的那個阿辛。”
  “嗯!”沛沉重的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