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940 幾天內的變化

和下面的戰斗完全不一樣,下面的戰斗對于文迪他們這些人來說,已經非常的激烈,甚至是慘烈了,但是相對于大氣層邊緣的這些人來說的話,完全就是小打小鬧。誰都認為孕育之息不可能這么簡單就被損毀,但是棉花團就是不見了。本身就是相互爭奪的敵人,上面的人一言不合之下,頓時開始了撕逼大戰。
  就和奎邏大帝說的一樣,反正之后爭奪的時候,每個人也是敵人,還不如先在這個地方全部干掉算了。
  不過,說是這么說,每個星域出來的人都不是弱者,就算是相差一些,但是也差不了多少,想要這么容易就將別人給干掉,哪有這么容易。否則之前在火山附近的時候,早就這么做了。
  ……
  雖然夜夜在宇宙艦自毀之前跑了出來,但還是受到了很大的沖擊。暴露在空間晶核外面的那一點小小的部分根本就無法承受這么巨大的力量,瞬間就被破壞。幸好,那對于夜夜來說沒有什么影響,雖然說身體縮小到幾厘米,但是那并不意味著那就代表了夜夜的身體。本質上來說,就算是夜夜以成人體型暴露在外面,也只算是一個和外界接觸的信號端而已。
  只是,突然遭到攻擊,夜夜也無法繼續隱藏身形,在遠處重新露出了身體。
  當夜夜暈頭轉向的停下來之后,還沒有來得及有更多的動作,就被卷入了這群人的撕逼大戰。奎邏大帝被所有人針對,夜夜也未必好得了多少。原本夜夜還不想在這里浪費時間,不過很快,夜夜就就接到了幽心子那里傳來的消息:孕育之息并沒有莫名其妙的消失,而是被那個圖宵帶到了下面的地面,想要一個人隱藏起來。
  夜夜得知了這個消息之后都愣了一下,露出一種怪異的神情。
  究竟是那個圖宵太過于倒霉呢還是白冥樓太走運了?悄悄的隱蔽下去,這么一個巨大的環形星域,偏偏就遇見了幽心子他們。
  既然已經知道了孕育之息的消息,那么夜夜就變得一點也不著急了。現在這里的人這么多,她當然不可能眾目睽睽的落下去接應文迪他們。那種短路的事情,怎么都不可能發生在夜夜的身上。
  暗中通知其他人偶和莎蘿接應之后,夜夜就認真的面對起面前的戰斗。
  相對于那什么孕育之息來說,眼前這些星域的宇宙艦上面所蘊含的科技,對夜夜的吸引力才更大一些。當然,夜夜也絕對沒有自大到覺得自己一個人就可以從這些人手中獲得這些知識。只是,現在不是混戰嗎,夜夜只需要保證自己活下去,就可以在最后撿到很大的收獲。
  不,還有一件事情需要考慮!
  夜夜想起了另外一個問題,如果白冥樓真的得到了孕育之息,應該怎么保護住這東西,直到發揮出效果。
  短時間內得到,很多人都可以做到,但是能否真正擁有,卻是完全不一樣的意思。比如之前伊斯特人就搶到了孕育之息一段時間,但是這么一點時間,還完全沒有弄清楚孕育之息的本質和作用,就被人追了上來。結果,現在伊斯特人差點被全滅了,孕育之息也重新流落了出去。
  那么,想要真正擁有孕育之息,只有兩種辦法。
  第一種,就是自身擁有絕對的力量,讓其他人搶不過去,甚至根本連搶奪的意思都不敢有。這一種,如果僅僅是太陽系環形星域的話,白冥樓說不定還可以做到,但是現在卻完全不可能了。這些異星域過來的家伙,每一個都桀驁強大,對孕育之息志在必得。如果四方八極十二支柱和其他高手全部蘇醒,說不定可以將這里的人全部一網打盡了。但是,這些人,也僅僅只代表了異星域的先頭力量而已。
  所以,絕對力量沒有任何機會,起碼目前看不到任何一絲機會。
  第二種,就是讓其他人都完全不知道白冥樓得到了孕育之息。就如同數億年前孕育之息出現一樣,直到最后,結果都沒有人知道究竟是誰得到了那東西。
  這種方式的話,圖宵隱藏蹤跡帶著孕育之息下去,正好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只需要在其他人發現圖宵的存在之前,將圖宵完全的殺掉,消除痕跡就可以。
  夜夜身后的速夜之翼亮了一下,瞬間躲開了一個范圍攻擊,同時看向了偷襲自己的對手。“這么一點都不放松的跟著我啊。”
  “你比那個奎邏大帝更早消失,如果說嫌疑的話,你的嫌疑也不小。”這位業蛇族的大長老說道。
  “嫌疑什么的,說得我好像罪人一樣。分明是你們來我們的星域搶東西不是嗎。”夜夜說道。
  “寶物無主,有德者居之!”
  “嘻,嘻嘻嘻嘻。你從哪里聽來的這句話啊,雖然說這句話在這里非常合適,但是我怎么聽怎么想笑呢。”夜夜頓時笑了起來。這些異星域的人在來到太陽系星域之后,一直隱藏了蹤跡在尋找孕育之息,所以也學習了太陽系上面的語言和文化,偶爾冒出這么一兩句話來一點都不奇怪。只是,夜夜聽見這句話,頓時就想到了以前的那些傳說,所以覺得特別的想笑。
  因為這句話,簡直就是那種厚臉皮、不要臉的形容詞啊。
  “有什么好笑的?”這位業蛇族長老可不知道人類的那些傳說和典故。
  “不,沒什么好笑的,估計我說我沒有得到那個棉花團你也不會相信,那么就干脆的戰斗好了。”夜夜說著,露出了戰斗形態。
  在和業蛇族的這位大長老說話的時候,夜夜就已經將命令傳遞了出去。
  想要擁有孕育之息,最有機會的辦法就是在其他人發現圖宵之前就將他徹底的抹消。這種事情,當然是由白冥樓自己人來動手最合適。但是目前來說,擁有這種實力的,白冥樓里面,居然一個人都沒有。貝琪很不幸的在之前的戰斗受到了巨大的影響,現在還沒有恢復,而其他人又沒有醒來。
  所以,夜夜決定讓邪妃寧雪幫這個忙。
  按照邪妃和白冥樓的關系,應該不介意幫這個忙。就算是之后想要占有一份孕育之息,肯定也不會將這個消息傳遞出去。
  夜夜和這位業蛇族的大長老廝殺在一起,將大氣層邊緣的戰斗引動得更加的激烈。而這個時候,夜夜的命令也一步一步的傳遞出去,逐漸朝著預算的結果開始變化。
  ————————
  夜夜的命令并沒有在及時就傳遞給莎蘿和邪妃。雖然已經過了十多年,但是夜夜的通訊系統也只涉及了太陽系環形星域的一小部分地方而已。在火山這邊,還是在戰斗之后才發射了幾顆衛星而已。
  特別是莎蘿,正在去和那些蘇醒過來的頂端高手約定,所以并不知道夜夜正在找她。
  當莎蘿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都是好幾天之后了。
  而到了現在,所有的事情早就發生了非常巨大的變化。寧雪是應邀出手了,但是圖宵卻并沒有死亡。這位伊斯特人里面的領頭者不僅心狠無情,而且保命的手段也非常的不錯,最后雖然重傷,但是卻用類似于虛獸解體的方式逃跑了。
  如果僅僅是逃跑了的話,也沒有多少關系。關鍵是,這家伙發現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得到孕育之息之后,抱著也不讓夜夜他們好過的心思,不知道通過什么方式,將孕育之息的消息傳遞了出去。
  正是因為圖宵傳遞出去的消息,大氣層邊緣的戰斗才終于結束。否則那一群找不到孕育之息,又誰都不服誰的家伙還在撕逼大戰當中。
  “抱歉,夜夜大人,是我晚了。”莎蘿說道。
  “不,和你沒有關系,主要是圖宵逃掉了。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我們都蘇醒沒有多久,不管是收攏起來的人手還是力量,相對于這個比地球大上百萬倍的新星域都顯得不足。就連及時的通訊,現在都做不到……這種只能看見一部分地方的感覺還真是糟透了。切……真想罵人了,還在追著我。”夜夜說了一句,然后再次加速。
  “怎么了,夜夜大人?”
  “大氣層邊緣的戰斗是結束了,但是我卻被人給盯上了,現在后面就有好幾個人一直追著我。貌似這些人認為去找那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孕育之息,還不如跟著我更加的直接。”夜夜解釋道。
  “那么我現在該怎么做?”莎蘿問道。
  “孕育之息現在在文迪他們隊伍里面,只是那群小家伙在之前的戰斗之后,也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幽心子之前因為要拖住圖宵,所以也跟丟了。不過,大致的,以他們的速度,應該還在第九十八星環區域,你去接應他們,將他們帶入四方天吧。”夜夜說道。
  “這樣好嗎,這樣四方天不就暴露了嗎。”
  “沒有關系,說不定,我們還需要四方天的力量才可以保住孕育之息。邪妃上次和圖宵的戰斗之后,說她發現四方天里面存著……嗯,你帶進去就知道了。特么的,這群人真是煩人。”夜夜原本想要說些什么,但是后面的人追來,想說的話頓時就被打斷了。
  莎蘿聽見夜夜的話中斷之后,停頓了一下,然后立即準備按照夜夜的吩咐,去接應文迪他們進入四方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