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93 為什么呢


  在白易擬態瞳的催眠安撫之下,伍爾夫幾人總算是稍稍平靜下來。而這個時候,白易只想快點離開這里,然后找個安全的地方,認真的研究一下從夜夜那里得到的太極拳。
  “走,離開這里,然后找一個安全的地方。”
  “為什么要走,留在城市里面不行嗎?”
  “不行,剛才那些鼠怪并沒有殺完,而且,你知道這個城市里面究竟生活著多少鼠怪嗎。現在如果讓你們繼續進入戰斗,是無比危險的。”白易說著,立即帶著所有人朝著城市外面小跑去。不過在白易他們跑了十多分鐘的時候,所有人就察覺,來了,鼠怪又來了,而且比上次更多。
  如果說上次有約一百頭的話,那么這次,最少也有上千的鼠怪,正在從城市各個地方不斷的朝著這里聚集。所有人都凝重的看著那些從城市各處爬出來的鼠怪,眼中變得凝重。不是害怕戰斗力不足,而是擔心伍爾夫和沙皮他們徹底的失控。
  “怎么會這么多的鼠怪,不是有暴食期的嗎,他們怎么度過的?”海洛伊斯問道。
  “因為老鼠比人類更加適應這個世界。人類和老鼠都是雜食性生物,如果說人類由于長期以來養成的習慣,對于食物還有挑剔的話,那么老鼠,就是真的什么都能吃了,肉類、植物塊莖、樹葉、木樁……都有啃食的習慣。現在新西蘭的植物生長這么快,他們的食物是肯定不缺的,只是,長期沒有吃到肉食,所以才變得這樣渴望吧。”白易凝重的解釋。
  仿佛是應正了白易的話,其中一群剛才離開的鼠怪嘴里正在吃著什么東西,仔細一看的話,就是之前被他們帶走的同類的尸體。老鼠可沒有人類這么多的戒律,原本的同伴就變得大不相同,而死亡之后,完全可以作為久未嘗到的肉食。
  這么多的老鼠,肯定有一個帶頭的。白易朝著天空看去,立即發現了之前指揮鼠群的那只鼠人,是這個家伙嗎?
  總之,先將那家伙殺了比較好。
  這群老鼠出現之后,仿佛得到了什么命令,停頓了一下之后,暮然兇狠的朝著白易他們再次撲上。這個時候,白易他們也顧不得這么多了,總不能因為擔心自己失控而不還手吧,那么絕對不到片刻就會被這些鼠怪撕裂成為碎片。
  白易在戰斗一開始的時候,就猛然看向了空中的那頭鼠怪,然后雙眼瞳孔猛然一張,鮮艷的彩紋迅速浮上。
  擬態瞳——震懾催眠!
  白易的雙眼緩緩的變幻,雖然因為戰斗手上的動作一直不斷,但是雙眼卻一直沒有離開過那個方向。
  而在天上的那兩頭鼠怪顯然也在密切的查看著這邊的戰斗,一看過來,頓時就和白易的視線對上。很難形容那種奇怪的感覺,那頭飛行的鼠怪在剛一看見白易的雙眼之后,頓時微微錯愕,然后朝著白易這里飛來。而在他背上的那頭鼠人,同樣產生了微微的迷惑。
  過來吧,過來!
  白易心里緩緩的說道,然后透過雙眼對兩頭鼠怪進行暗示催眠。不過突然之間,白易手上的菜刀上面傳來了巨大的力量。一頭三米多高的鼠怪如同人類那樣雙腿直立,手上一根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撿到的大鐵棒狠狠的敲在白易的菜刀上面。
  鐺的一聲劇烈的撞擊,白易的菜刀直接折斷,而白易也被這股力量給撞得朝后面飛了出去。白易本身并沒有多少事情,但是白易心里一個咯噔,因為他的身體旋轉起來,目光不由自主的偏移,和那兩頭鼠怪完全錯開。
  在戰斗中,還不能轉移自己的目光,實在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就連白易都做不到。
  這個時候,梅薇思已經迅速接過了白易的對手,白易頓時再次一個轉身,再次朝著空中的兩頭鼠怪看了過去。這一看過去,白易才發現那頭飛行的鼠怪動作并沒有停止,但是那頭站立的鼠人卻恢復了正常,正在抓著身下那頭飛行鼠怪的鬃毛讓他往回飛。在身上那頭鼠人使勁的折騰之下,那頭飛行的鼠怪也停了下來,然后就要轉身。
  讓你轉身就糟糕了啊。
  白易在心里狠狠的說了一句。目前來說,白易發現自己雙眼的能力在雙方對視的時候發揮的能力是最大的。一瞬間,白易完全停止了手上的任何動作,僅僅是用雙眼認真的看著那頭飛行的鼠怪,雙眼中的彩紋更是不斷的變幻,仿佛一個色彩斑斕的世界。
  而被白易看著的那頭鼠怪頓時又停在了空中,就連身上的那只鼠人用拐杖敲著他的腦袋都叫不醒這個家伙了。
  海洛伊斯看見白易的舉動,還有天上的那只鼠人之后,頓時展開了雙翼,朝著那個方向飛了過去。
  在海洛伊斯將要和那兩頭鼠人接觸的時候,白易終于忍受不住雙眼的疼痛,閉上了雙眼。接下來就交給海洛伊斯了,想必她應該可以解決那兩頭鼠人。白易雙眼的能力雖然不錯,但是白易可不希望每次都用到雙眼流血。要知道,梅薇思說白易的雙眼并沒有完全的康復,就和伍爾夫他們的兇暴一樣,同樣是雙眼使用次數過多的話,很可能會真正的完全失明。
  那頭飛行的鼠怪在白易雙眼閉上之后,又被鼠人用拐杖重重的敲在腦袋上,頓時清醒過來。顯然,這家伙簡單的腦袋還不明白自己為什么來到了這個地方。而這個時候,海洛伊斯已經震動著透明的雙翼,來到了這家伙的身前。
  那頭拿著拐杖的鼠人顯然十分的驚恐,不過海洛伊斯可沒有管這么多,長刀直接從天空重重的斬落。
  錚的一聲清鳴,海洛伊斯的長刀直接斬斷了那個鼠人阻擋的拐杖,然后砍在鼠人的腦袋上,身體上,然后是下面那頭飛行的鼠怪上。
  海洛伊斯他們可和白易不同,每個人都融合了螞蟻的基因的。螞蟻確實是會被人類輕易用手指碾死,但那不過是因為體型差距實在太大而已。但是現在,這種力量在伍爾夫和海洛伊斯他們身上體現出來的時候,就可以顯示出這種力量的恐怖和威力。
  咔嚓一聲,這只鼠人和鼠怪瞬間被海洛伊斯一刀斬成了兩半,然后帶著鮮血朝著地面落了下去。
  下面的鼠群頓時產生了極大的騷動,白易等人立即抓住了機會,又斬殺了一些,不過,這些鼠怪依舊沒有退去。
  沒有效果,還是?
  看著這些兇猛的鼠怪群,白易的腦海急速轉動,在這種兇暴的世界,恐怕憑借單純的頭腦,并不容易坐穩鼠王的位置。那么也就是說,那頭在空中的鼠人,最多也就是一個‘幕僚’的身份,恐怕真正的鼠王,還在別處。
  而這個時候,周圍一些弱角的鼠怪不是已經被殺掉了就是被驅趕到了后面。這個時候,圍住白易他們的,都是一些人類體型以上,比較強大的鼠怪了。龐大的基數,始終有偶然融合了比較有用的基因的鼠怪。
  而這個時候,伍爾夫和沙皮他們卻十分的克制,顯然是在忍耐。之前簡單的廝殺,就讓他們陷入了兇暴狀態,這個時候他們可不敢繼續毫無顧忌的戰斗。就是因為這種克制,反而讓他們險象環生,心里逐漸聚集了一股憋悶的郁氣。
  糟糕了!
  白易看著伍爾夫和沙皮越來越兇暴的眼神,不由心里想到。
  “伍爾夫,沙皮,不用忍耐,朝著我們進來的方向殺出去。”白易突然說道。這個時候,也不能繼續瞻前顧后了,總之先從這個鼠巢城市離開,而之后的事,之后在想辦法。
  得到白易的首肯之后,伍爾夫和沙皮頓時微微一頓,然后抬起了腦袋,從兩個家伙大張的嘴里,顯然透露出殘忍和興奮。幾乎是瞬間,兩個家伙的就猛然沖了出去,而阻擋在他們前面的鼠怪,瞬間就被重斬刀和尖牙撕裂。那飛起的斷肢和濺起的鮮血,頓時讓兩個家伙雙眼彌漫了一層紅色。
  而茉茉似乎也不甘示弱,呲著尖銳的小虎牙,就好像一頭兇暴的小老虎一樣,沖向了自己的對手。
  白易則是緊緊的跟在茉茉的旁邊的,生怕茉茉這種樣子會發生什么意外。
  “爸爸,我沒事的!”茉茉突然說了一句。
  “嗯?”白易微微一個錯愕。
  白易看見茉茉的神色,想到了一件事,在研究所內,茉茉打開激光通道的時候,似乎也陷入了這種狀態,但是卻并沒有真正失去理智,只是顯得比較興奮而已。
  為什么?
  這個問題,顯然非常的重要,如果想到了為什么的話,也許就真的找到了解決兇暴期的辦法。白易在心里微微思索著,逐漸觀察著伍爾夫、沙皮、茉茉、沃納幾人的變化。伍爾夫、沙皮、沃納都先后陷入了兇暴狀態,只知道朝著那個方向不斷的廝殺。只有茉茉,似乎還保持著清醒,但是看上去,也有些差不多了。
  “茉茉,還好嗎?”
  “還……好!”茉茉轉頭,狂躁的看了白易一眼。
  果然,茉茉并不是完全克服了兇暴,只是變得比伍爾夫他們更加不容易進入兇暴狀態而已。可是,到底是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