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938 迷霧漸開

幾個男的在一番混戰互相揍了一頓之后,才停下來大口大口的喘息。所有人的目光再次看向文迪,雖然文迪某些時候確實稍微遲鈍了一點,但是,文迪可不是真的很笨。而且,這就是讓他們都心甘情愿跟隨的隊長。在重要的抉擇的時候,其他人還是會遵從文迪的決定。
  文迪一個人安靜的坐在一塊石頭上,過了一會才抬起了頭。所有人都明白,文迪已經做出了決定。
  “你們,對傳說中的白冥樓,不好奇嗎。”文迪說道。
  “那還用說。”其他人聞言頓時笑了起來。
  “那么還用選擇嗎,我們就帶著這個大蛋,去傳說中的白冥樓吧。”文迪說道。
  “就知道會這樣。”所有人都站了起來,原本那種嬉笑的神色逐漸收斂。既然文迪已經做了決定,他們也沒有反對,那么接下來,就是如何去找那個白冥樓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從他們這段時間經歷的事情來看,事情可沒有這么簡單,現在出現的人,貌似完全就不是他們以往遇見的那些對手的層次。如果他們不做好準備的話,以他們的實力,恐怕一個不小心,就會折戟沉沙。
  “話說,這東西究竟是什么?”所有人這個時候才看向那個大蛋。
  “不知道哦,蛋?”文迪說道。
  其他人頓時翻了白眼,這不是廢話嗎,誰都可以看出來這是一個蛋,但是究竟是什么蛋啊。沛好奇的在蛋旁邊蹲了下來,然后用手敲了敲。原本,沛不過是有些好奇而已,并沒有想過做什么。只是,隨著沛的這幾下輕輕的敲動,原本如同肉殼一般的外壁頓時傳來輕微的咔嚓聲。
  啊!
  沛頓時傻傻的停在原地,他發誓,他根本就沒有用力,完全只是輕輕的碰一下而已。
  其他人當然也知道,雖然沛平時顯得有些莽撞,但是這次絕對不是沛的原因。也就是說,這個大蛋是自己快要孵化了……所有人不由疑惑而又期待的看著那個細小的裂紋。并沒有讓他們等多久,這個裂紋就越來越巨大,然后一只胖乎乎的小手伸了出來。人類怎么變成卵生的了,只是,當里面的生物整個爬出來之后,幾人才又再次瞪大了眼睛。
  這個是!
  文迪幾人傻眼了,這不是之前他們遇見的那個棉花團嗎,怎么會跑到蛋里面去了。不過,棉花團可不管文迪他們幾個,在爬出來了之后,就圍著那個空掉的大蛋繞圈。
  “他這是在干嘛?”黎嵐問了一句。
  “不知道哦,不過,小嬰兒……我去!!”沛差點噴了出來。
  其他人的表情也差不多,因為棉花團的嘴巴突然張大,好像變成煙霧,又好像變成了異形了一樣,一口就將這個大蛋包裹在嘴巴里面。棉花團的嘴巴直接包下了這個大蛋,腦袋頓時變得比身體還大幾倍。棉花團就這樣將這個用虛獸培育的大蛋包裹在嘴巴里面,咔嚓咔嚓的嚼動,不到一會,就將這東西給吃了下去。
  咕咚一聲,這么一個巨大的蛋殼就被棉花團吞到了肚子里面。而且就仿佛真正的棉花團一樣,棉花團肚子還彈動了兩下。吃掉了蛋殼之后,棉花團才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然后發出單調的,似乎十分舒服的聲音。
  文迪等人徹底的傻眼了,過了好一會之后,寧逸才說了一句:“總之,我們現在已經觸及到原本我們不知道的世界,所以,不管遇見什么都不用覺得奇怪。”
  其他人聞言頓時點點頭,只是,原本的大蛋還好,起碼比較好攜帶一點,現在變成了這個棉花團,究竟該怎么帶走呢?
  “還是我來……。”黎嵐說道。
  “等等,退開!”原本黎嵐準備說讓她來帶的,畢竟只是一個小嬰兒而已。但是克羅比突然就阻止了黎嵐,甚至讓其他人趕緊退開。這個時候,克羅比的手上拿著一小塊棉花團吃剩下的蛋殼。原本克羅比并不是很在意,只是隨意的查看一下而已,但是這一查看,克羅比就發現不對了。
  “怎么了?”所有都退開之后,文迪才問道。
  “你們試試這塊蛋殼。”克羅比說道,將蛋殼彈了過去。
  文迪接在手上,隨意的捏了一下,然后露出一絲驚訝,而隨著文迪的力量越來越大,驚訝的意味就更加的明顯。文迪將這塊蛋殼遞給其他人,其他人在接過蛋殼之后,很快就明白克羅比為什么這么緊張了。這塊蛋殼明明是血肉的構成,但是堅硬的程度完全超越了鋼鐵,雖然還不知道具體的硬度,但是卻非常的驚人。
  想到這是那個差點一招就將他們致死的伊斯特人帶下了的大蛋,幾人的心中頓時就提了起來。
  那么,輕易就將蛋殼全部吃掉的這個棉花團……可沒有表面這么人畜無害。
  孕育之息啊,可不是別的什么東西,雖然不知道怎么變成了一個棉花團,但是圖宵可不敢輕視。所以,這個大蛋的材料是特別的肉殖虛獸的外殼,不僅有物理禁錮的作用,還有能量封禁等神秘能力。只是,圖宵怎么都想不到,棉花團就這么不哭不鬧的,在大蛋里面一口一口的就將這東西吃穿了,最后還全部一口給吞了。
  將大蛋吃掉之后的棉花團仿佛一下子變得非常滿足一樣,就這樣懶洋洋的滾在原地,怎么看都看不出來有什么危險性。過了一會,棉花團才爬了起來,看著幾人。
  就仿佛如臨大敵一般,幾個人都頓時繃緊了身體,只是,文迪和羽的神情又變得疑惑。文迪和羽那種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神態,頓時就讓其他人給察覺。
  “隊長,別說你和羽又有什么不同的感覺。”隊伍里面的另外一人,樂蒙問道。
  “羽,你的感覺呢?”文迪這次居然聰明的先詢問了羽。
  “很親近,甚至是依戀的感覺,只是……。”羽不知道該怎么形容。
  “我也是,親近的感覺,完全不覺得有什么危險性。”文迪也說道。
  “隊長,現在我們幾乎可以確定,你和羽的身上,肯定擁有我們沒有的東西。比如說,血脈什么的了。”沛說道。其他人頓時也嗯嗯的連連點頭,表示沛說的就是他們想要說的。
  “話說,隊長不介意說下你的出身吧。”寧逸問道。
  “我,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家里很簡單的,我從來沒有見過我父親,不過我媽媽是東方女子,克羅比她們應該見過的。”文迪說道。
  “對,見過的,夏阿姨很溫柔,特別的漂亮。”黎嵐點頭。就算是隔了這么多年,黎嵐還記得小時候看見雍容溫柔的夏婉清的時候,那種羨慕和憧憬的樣子。那個時候,就算黎嵐還是一個小女孩,也羨慕的想要成為夏婉清那樣。
  “小時候不太覺得,不過現在想來,伯母似乎,非常不簡單的樣子。”克羅比回想了一下,然后補充到。“雖然表面上,文迪你和伯母也是居住在小鎮里面,但是現在回想起來,伯母和小鎮里面的所有人都不太一樣,那種氣度,當時只是覺得很羨慕和憧憬。現在卻覺得那并不是一般人可以擁有的。”
  文迪自己也陷入了回憶,他的媽媽確實很溫柔,只是,真的擁有非同一般的身份嗎?
  “隊長你一直都說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對吧,但是,我卻對之前那個人偶說的一個名字很好奇哦。”
  文迪的雙眼猛然睜大,立即想起了之前幽心子還說過的一句話:‘還沒認出我來嗎,看來你和伍爾夫大人一樣都有些笨呢。’
  “沒錯,伍爾夫,而這個名字,在很多傳說里面,可都是如雷貫耳。白冥樓最堅實的支柱,白帝關系最好的兄弟。”寧逸也再次說道。
  文迪的整個身體都輕微的顫抖起來,就仿佛所有的迷霧逐漸變得清晰一樣。以前從來沒有朝著這方面想過,是因為根本就沒有頭緒。但是現在朝著這方面想的話,卻仿佛所有的事情都變得合情合理了一樣。他那強大而堅實的體質,雖然和傳說中的鋼化??不滅體差距無法計算,但是,畢竟是一脈同源的力量。
  “我的父親,我的父親……。”文迪的聲音有些顫抖。
  “只是一個猜測而已,隊長可別這么快當真了,否則到時候希望落空了你不是要揍我。”寧逸笑著說道。
  “怎么可能。”文迪頓時搖頭。
  “那么,羽,你介意說一下你的出身嗎?”寧逸又再次看向了羽。
  “我的出身……。”羽有些遲疑。還沒有等羽說更多,那個棉花團就暮然朝著羽跳了過去。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然后才想起這里還有一個身份未明,安全度未明的棉花團呢。哇唔的叫了一聲,棉花團就落在了羽的身上。只是,棉花團只是落在羽的身上,好奇的用鼻子聞了聞,卻并沒有其他的什么動作。
  ……
  結果,羽還是沒有說自己的出身,因為羽自己都不清楚。如果說文迪還知道自己有個溫柔漂亮的母親的話,那么羽就連自己的父母都沒有見過。好像,她是嬰兒的時候自己從某個地方爬出來的。只是,嬰兒時代的記憶,她怎么可能記得這么清楚。
  不過雖然沒有弄清楚羽的身份,但是棉花團卻仿佛和她十分的親昵一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