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937 他們的笨蛋隊長

正文
  在幽心子用靈絲將文迪隊伍里面的人給網起來的時候,所有人就覺得不妙了。
  一支長箭,短距離速度簡直就好像瞬移一樣。
  遠程攻擊,如果沒有速度的話,那么就什么都不用說了,如果等攻擊到達的時候,敵人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的話,不是搞笑么。而就算是后面,長箭上面的初始加速消失之后,飛行的速度還是驚人無比,簡直堪比巡航導~彈一樣。
  文迪被擠壓在最后,剛開始還有機會慘叫,但是在后面就連慘叫都叫不出來了。驚人的加速,強大的風壓,恐怕他們從來沒有過體驗過這種感受。就仿佛空氣硬生生的朝著自己眼睛、嘴巴里面擠進來一樣。每個人的嘴巴閉都閉不上,被空氣吹成了那種好像肉皮一般的抖動,特別的搞笑。
  沛的前面就是黎嵐,看著這個原本的大美女嘴巴被吹得大張,想要努力的閉上卻又無法閉緊的樣子,沛只覺得特別想大笑。
  -$吧-小說co形象完全崩壞了啊!
  只是,沛根本笑不出來就是了,甚至,強大的風壓快要將所有人的嘴巴都撕裂了一樣。就在所有人都覺得不妙的時候,突然之間,四周的風壓驟然大減,就好像猛然進入了無風帶一樣。每個人都停頓了一下,然后才疑惑的看向其他人。
  “是我,我有一定的控制空氣的能力。”被夾在中間的羽說道。
  “羽,是你啊,謝謝,真是太感謝了。”在羽身后的黎嵐感激的說道。
  “嘿,黎嵐美女,你不知道你剛才的樣子,我連你的牙齒……。”后面的沛頓時插口,想說什么,但是身為動物的本能,讓他頓時就住嘴了。太危險了,聽見他的話的黎嵐突然就好像散發著黑氣一樣,沛敢肯定,如果他繼續說下去,肯定會死的。
  其他人看見沛的樣子,也不由好笑,沛的性格最痞了,總是喜歡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不過他難道不知道,對于女性來說,形象可是非常重要嗎。
  “真是沒有想到,羽你居然是掌控大氣的能力。”黎嵐轉頭,面容柔和無比,完全看不出來之前那副黑氣直冒的樣子。
  “嗯,不過不知道這支長箭可以飛多遠,所以我不知道可以堅持到什么時候。”羽說道。
  幸好,長箭就是長箭,并沒有特別的持久,飛出去不到一個小時,速度就開始逐漸變慢,然后朝著地面墜落。不過,即便如此,也足夠讓所有人感到驚訝的了。要知道,這可不是別的東西,而是一支長箭啊,如果以前有誰告訴他們一支長箭可以保持這樣的高速飛行一個多小時,他們肯定嗤之以鼻。更何況,長箭上面還帶著他們幾個人。
  這一支長箭并不是攻擊什么東西,純粹就是遠距離飛行,在速度逐漸變慢之后,就朝著地面墜落。
  在快要墜落在地面的時候,每個人就做好了準備,所以并沒有受到傷害。
  在落在地面之后,還不等他們解開靈絲,那些透明的絲線和長箭就逐漸變淡,然后化為光點消失不見。所有人看見這一幕,頓時再次變得十分驚訝。剛剛他們可是知道這種透明的絲線多么的堅韌的,沒有想到,這支長箭和靈絲居然都并不是實體物質。特別是文迪,更是瞬間想到了很久之前,幽心子和他說過的,能量物質擬化。
  每個人都重新站穩,動了一下身體,之前在長箭上面被帶著飛行的不適逐漸消失。只是,所有人的表情都一點也不輕松,反而輕微的凝重。
  “各位,你們有什么想說的嗎?”文迪問道。
  “當然。”
  當然有想要詢問的,從不久之前開始,他們所遭遇的事情,簡直就好像突然進入了另外一個不同的世界一樣。這個時候,估計每個人的肚子里面都憋了好多的疑問。
  “隊長,現在可以解釋了吧,剛才那個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剛才如果不是你和副隊長幾乎完全沒有拒絕的拉住了我們的話,估計其他人可不會這么簡單的按照她的話去做。”隊伍里面的寧逸站了起來,然后問道。
  “呵呵,我也不敢肯定她是什么人了。”文迪傻傻的笑了一句,不知道怎么解釋。
  “這個還是讓我來說吧。”副隊長克羅比站了出來。
  “我們和隊長一起出來的時候,隊長的身邊就有一個殘破的人偶。就是之前那個人偶身體里面彈出來的那個。小幽老師應該是破碎時代的上古人偶之一,我們的很多知識,其實都小幽老師教給我們的。只是在出來一年多之后,那個人偶就在某次危險當中遺失了。說實話,我們也想不出來,為什么小幽老師會在這里出現,而且是以這種形態。”克羅比解釋道。
  旁邊的黎嵐也點頭,并補充了一些東西。當初他們三個可是一起出來的,如果不是幽心子從無到有的教他們一些東西,讓他們成長起來的話,說不定他們還在什么地方掙扎呢。那個時候,幽心子故意在事件當中遺失的時候,幾人還后悔了好久。
  “殘破的人偶……那種姿態,分明就是分分鐘就可以秒殺我們所有人。”沛這個時候依舊憊懶,但是神情里面卻有一些不易察覺的認真。
  “所以說,我們也不明白這十多年里面,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看來,隊長你自己也不清楚了。”寧逸看著文迪,然后點頭。隊長、副隊長和黎嵐都這么說,那么肯定就不會是騙他們的了。
  “那么,其實我主要有三個疑問。第一個:剛才那個人偶的身份,這個副隊長已經解釋了。那么第二個,從剛才看上去,那個人偶可絕對不像是突然出現的樣子,反而好像是在某個地方跟隨著我們一樣。當然,并不排除碰巧的可能,但是正好在我們遇見危險的時候出現,然后攔下了攻擊,怎么看,都是在保護某個人。”寧逸分析著,看向文迪。
  其他人也看向他們的隊長,保護誰,當然只可能是他們的隊長了。寧逸并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面糾纏下去,而是繼續開口:“那么,我的第三個疑問,則是剛才那個人偶和隊長說的那句話。”
  ‘帶走,去白冥樓!’
  所有人都立即回想起來,當初幽心子和文迪說的這句話。每個人的表情都變得怪異,白冥樓,就算他們不是破碎時代的人,也可以聽見很多關于那個勢力的傳說。可以說,白冥樓在破碎時代,占據了舉足輕重的地位。不過,再怎么舉足輕重,那個白冥樓都是傳說中的勢力了啊,現在居然讓他們去白冥樓,怎么想怎么不對勁。
  “口誤?”文迪疑惑的問了一句。
  “噗嗤……。”黎嵐頓時忍不住笑了出來,羽的臉上也輕微的抽動。
  “隊長,惡意賣萌是可恥的好不好。別以為你現在是小孩的樣子就可以隨意的賣萌了。”沛頓時抱著文迪的腦袋,拳頭抵著文迪的太陽穴轉動。其實,所有人都明白,文迪估計是真的覺得對方是口誤。因為他們都了解這個隊長,很多時候,其實蠻遲鈍的。
  “不,絕對不是口誤,小幽老師表達得非常清楚,就是讓我們帶走這個大蛋,然后去白冥樓。”克羅比也搖搖頭,認真的說道。
  “但是,白冥樓是傳說中的存在啊,怎么去。”文迪還是有些不解。
  “傳說并不意味著不存在,特別是破碎時代的傳說,很多都是有確切的歷史記載的。白冥樓,更是真實的存在過,那樣一個龐大的勢力,肯定不可能就這么煙消云散,肯定會有后人的。不如說……。”寧逸看向文迪。
  其他人再次輕微怪異的看著文迪,只有文迪自己還沒有反應過來。
  “你們這么看著我做什么。”文迪頓時疑惑的說道。
  所有人都沒有回答,就這樣死死的看著文迪,仿佛要將文迪的整個人都看穿一樣。而文迪也被自己的這群隊友看得越來越毛骨悚然。
  “噗哈哈哈哈,不行了,我實在是不相信,隊長會是白冥樓的后人。像隊長這種笨蛋,怎么可能會是那個傳說勢力的后人。”沛第一個破功,突然之間就大聲的笑了出來。其他人聞言也有些忍俊不禁,顯然也覺得沛的話說得很正確。
  “但是,如果隊長不是那個白冥樓的后人,那個叫做小幽的強大人偶又為什么會跟在后面保護呢。而且,隊長是笨蛋不假,但是你們認為一般的笨蛋,可以讓我們跟隨在身邊,甘心讓他當隊長嗎。”寧逸再次分析到。
  “我說你們夠了啊,我還在這里呢,就這么明目張膽的說我是笨蛋,當我聽不見嗎。”文迪突然跳了起來,貌似生氣的說道。
  原本還在討論的一群人頓時打做一團,羽都有些發傻。還是黎嵐來到了羽的旁邊:“別管他們,他們就是這樣。”
  雖然打做一團,但是原本凝重的氣氛,卻隨著這一番嬉笑的打鬧逐漸消失。重新恢復安靜之后,每個人的神情都變得非常的輕松了。雖然還有很多的疑問,但是文迪就是文迪,果然還是那個有些笨笨的隊長。(http:Www.ppxsw.co皮皮.無彈.窗,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