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6)      第1347這份信念(11-16)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6)     

災厄紀元930 是漁翁嗎

“你究竟想要去哪里?”一位伊斯特環主出現,瞬間占據了絕對的優勢。那種高傲和輕蔑的姿態,完全不加掩飾。
  “可惡!”繆蛇低沉的罵了一句,然后瞬間轉身。
  不過,這位伊斯特的環主只是輕微的一笑,仿佛絲毫不看在眼中。雙足在空中一踏,這位環主直接消失在原地。繆蛇還沒有逃出去多遠,就從身側猛然傳來了驚人的重擊,幾乎所有人都可以看見繆蛇的腰部突然彎折成為一個驚人的角度,然后嗖的一聲飛了出去。
  當繆蛇重重的落在地面,撞穿了不知道多少的大樹之后,他之前位置的周圍,空氣才傳來透明的波紋,然后一個人影浮現。這個時候,那個伊斯特環主的右腿還抬在空中,保持著踢出的姿勢。
  這位伊斯特的環主嘴角高傲的勾起,然后伸出了右手,想要接住棉花團。
  蛇瞳靈魂業火!
  這個時候,遠處正在和文迪他們戰斗的那個業蛇族的隊長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離開,雙眼暮然發生了變化。蓬的一聲,在棉花團的身邊,透明的火焰暮然浮現。
  糟了!
  那個伊斯特的環主也沒有想到,對方的攻擊目標并不是他,而是那個棉花團。這位環主立即就以為對方是想要將棉花團殺掉,讓誰都得不到。
  下意識的,這位環主就想要將棉花團給保護起來。
  不過,在他的右手剛剛接觸到火焰的時候,這股靈魂業火瞬間就傳到了他的身上。反而是那個棉花團,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當火焰傳到自己身上的時候,這位環主才反應過來……混蛋,這是對方的戰斗策略。如果對方直接攻擊他的話,肯定攻擊不到,結果對方攻擊棉花團,讓他一時情急之下自己撞了上去。
  業蛇族人和伊斯特人頓時對那個棉花團展開了瘋狂的爭奪。
  誰都沒有發現,那個棉花團的手中,已經趁著剛才的那一瞬間,將靈魂業火給抓了一簇在手中。這一簇火焰就如同打火機的火苗這么小,所以,誰都沒有發覺。棉花團抓住靈魂業火,完全就是本能,就仿佛對什么東西都好奇一樣。在將靈魂業火抓在手上之后,棉花團將自己的短胳膊收了回來,小心的看了一會,然后再次張開了嘴巴。
  這個時候,雙方的人才發現了這一幕。
  完了!
  那個業蛇族的人不由在心里喊道,而那個伊斯特的環主也輕微的停頓。
  不過,棉花團輕易的就將這一簇靈魂業火給吃了下去,仿佛沒嘗到什么味道一樣,還舔了舔嘴巴。
  原本以為棉花團可能會死的那個業蛇族的人頓時驚愕,不過轉瞬就反應過來。就連伊斯特的那位環主也雙眼亮了一下,剛開始圖宵讓他立即過來搶這個東西的時候,他還有些抵觸的。怎么說,孕育之息,孕育之息,應該是氣息之類的東西吧,這個如同棉花團一樣的嬰兒算是什么?
  結果,棉花團輕易就將靈魂業火給吃掉了,還一點事情都沒有。
  就連這位伊斯特的環主,現在也不由覺得這個棉花團可能真的是那什么孕育之息了。
  ……
  幽心子從來沒有想過,文迪他們可以找到孕育之息什么的。文迪他們來這里,純粹就是體驗一下接下來可能發生的盛大場面而已。不過看上去,那個好像棉花團一般的東西,就是孕育之息?
  這也太巧合了吧!
  幽心子在天空看著這一切,心中輕微的焦急。在戰斗開始的時候,幽心子并沒有出現,因為幽心子的觀察距離遠遠的超過了文迪他們,所以很清楚附近的人數和力量有多少。就算是暫時將那個棉花團搶到手里,也絕對無法帶出去的。幽心子已經開始聯系四周的其他人,看是否可以聚集足夠的力量。
  前一段時間戰斗結束之后,夜夜就一直注意著這個地方。雖然不知道孕育之息的具體效果和使用方式,但是很明顯擁有非常巨大的效果,所以可不能和以前一樣任由其他人尋找并帶走了。所以,現在在這附近還有其他一部分白冥樓的人偶的。這些人偶的任務,也是在尋找孕育之息。
  夜夜很快就得到了這里的消息,立即朝著這里趕來。
  在飛來的時候,夜夜將白冥樓和外界的力量加以對比,輕微的擔憂。白冥樓里面,蘇醒的頂端高手現在只有貝琪,其他人依舊在沉睡中。上次將貝琪叫醒,夜夜就已經有些后悔了,這種非正常的蘇醒,雖然影響不大,但是始終有所影響,或許僅僅是早醒來幾年,后面就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去調整。
  所以,夜夜可不敢再去叫茉茉他們,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會在什么時候才會醒來。
  如果說,之前讓新生代在外面是想要讓他們得到鍛煉的話,那么現在孕育之息都已經出現了,頂端的力量反而顯得不足了。
  ……
  文迪等人有些傻眼,連續的一系列變化讓他們簡直目不暇接。剛開始是一群蛇族的人莫名其妙的就展開了攻擊,開始爭奪那個棉花團。結果不到一會,之前遇見的伊斯特人也來了,而且看上去,似乎早有準備的樣子。
  看雙方的動作,難道這些類人智慧種族就是在尋找那個棉花團?那個棉花團究竟是什么東西,對類人智慧種族這么重要,難道是始母的轉世?
  有人腦洞大開的想到。
  “隊長,我們要不要繼續?”那個沛問道。
  從伊斯特人來了之后,戰斗的重心就發生了偏轉,不知不覺之間,文迪他們的隊伍就從戰斗當中脫離出來,變成了業蛇星域和伊斯特星域的戰斗了。這個時候,原本想要過來的羽和另外一個和文迪他們若即若離的隊伍也停了下來。
  不過,還不等文迪回答,沛突然之間就瞪大了眼睛。
  幾乎每個人都是這樣一幅神色,因為在遠處的天空上,突然出現了幾艘龐大的宇宙艦。虛獸宇宙艦,外形就是活著的虛空兇獸,所以看上去非常的猙獰兇猛。可以說,太陽系環形星域上面的文明才剛剛開始解封,雖然不算是將原本的傳承完全斷絕,但是也并沒有發展成熟,哪里有人看見過這樣的一幕。
  來不及了!
  幽心子在空中看見這一幕,頓時就判斷到。這個時候,就算是她下去,估計也無法拖延什么時間了。
  來到這里的可是有三艘虛獸宇宙艦,按照白冥樓的消息,這幾乎就是伊斯特星域的一半力量了。而這個時候,從宇宙艦上面更是很快出現了很多的伊斯特人。這些伊斯特人全部穿戴上了肉殖裝甲,以沛然之勢直接壓入了戰場。
  很明顯,就和之前一樣,圖宵的判斷非常的果決,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絲毫的保留,將大部分的力量都派遣了出來,就是想要趕緊結束這里的戰斗。
  確實很快的,在伊斯特人大部隊力量的碾壓之下,業蛇星域的人雖然還在不斷的反抗,但是始終力有未逮。雖然不至于被殺死,但是很快,棉花團就被對方搶了過去。而在搶到了棉花團之后,伊斯特人也并沒有繼續和他們糾纏,而是直接回到了宇宙艦上面。就算是想要追上去,但是以個人的力量面對這么龐大的宇宙艦也基本不可能。
  很快,宇宙艦就朝著天空飛了上去。文迪的隊伍,羽,還有另外一只隊伍不由自主的聚集在一起,然后相互傻眼。
  “那是什么東西?”對面的隊伍有人問了一句。
  “不知道哦,兇獸嗎,可是好像人可以進去。”
  “宇宙艦吧,傳說中的東西。”
  “有那種東西嗎,我對破碎時代的歷史也有一些了解,但是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東西。”對面頓時有人推了推眼鏡,然后說道。
  不了解歷史的人就罷了,而了解一部分歷史的人就知道,這個人說得很正確,即使是破碎時代,也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宇宙艦。而現在的科技,只是破碎時代的傳承,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呢,什么時候,類人智慧種族居然擁有這種程度的科技了?
  “如果說,對方并不是類人智慧種族呢。”突然之間,羽說了一句。
  “什么意思?”對面的隊伍立即問道。
  文迪隊伍里面的人則是立即想到了前幾天,羽和他們說過的那個話題。他們所見過的大部分類人智慧生物,其實都有非常明顯的人類的特征。而那些特征,就是‘類人’這個稱呼的由來。而羽之前說過,面前這些類人智慧生物,就沒有那種感覺。
  那么也就是說?
  就仿佛一層紙一樣,明明真相就在背后了,但是那種朦朧感,卻讓所有人覺得就差了一丁點。過了好一會,還是羽再次開口,說出了三個字:“外星人!”
  聽見這三個字,不管是文迪他們還是另外一只隊伍,全部在瞬間呆滯。
  不會吧!
  ……
  這個時候,夜夜也已經得到了幽心子的傳訊,立即調轉了方向,直接朝著宇宙艦飛走的方向攔截過去。
  上一次,夜夜可是和虛獸宇宙艦照過面了的,那個時候雖然沒有真正打起來,但是多少也有了一些了解。
  沒有想到,這次貌似真的需要出手了。
  夜夜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三艘宇宙艦的對手,但是怎么也得努力一下。最起碼,拖延時間是必須的,否則真的等到對方跑到宇宙空間里面去,就什么都結束了。以現在太陽系環形星域的科技,想要進行星域航行肯定是不行的。最關鍵的是,其他星域的人應該已經得到消息了吧,總不至于一個人面對三艘宇宙艦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