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928 究竟是誰

在外面遇見其他的隊伍,想要彼此信任可不容易。,頂,點,,小說不如說,像之前的那只隊伍一樣,對陌生人抱著友善但是又輕微的戒備才是最適合的姿態。不過,很奇怪的是,不管是迪還是這位嬌小的少年,都對對方有一種莫名的好感,就仿佛絲毫不加戒備的信任一樣。特別是迪,這種感覺就更是強烈,就仿佛源于自身血脈一般。
  “我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見過?”迪奇怪的問道。
  “不……絕對沒有!”那位少年聞言也停下了手里的動作,然后看著迪。
  這個時候,隊伍里面的其他人也發現有些不對,他們的隊長和這位少年之間,似乎有點奇怪啊。而這個時候,迪已經確認,就和對方說的一樣,他們絕對沒有見過,否則以現在這樣的感覺,不可能沒有記憶的。
  “隊長,你們之間不會還有什么奸情吧。”那個沛還在大笑中,很隨意的就說了一句。
  沛的這句話只是很隨意的調侃而已,只是,迪還沒有來的及否認,對面的那位少年就轉頭看了一眼。
  很簡單的一眼,但是沛的神情頓時僵硬了片刻,然后停下了笑聲。怎么說呢,那位少年的眼神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但是在沛的心里,卻升起了一種不敢繼續調侃的感覺,就好像……冒犯,沒錯,就好像繼續胡亂的說下去,就是冒犯了對方一樣。
  沛的表情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然后拿著酒瓶很憊懶的說道:“抱歉抱歉!”
  只是,對沛非常了解的其他人卻在心里驚訝了一下,這是那個沛?如果這個少年剛才真的做了些什么的話,或許他們還不會這么驚訝,關鍵是,他們明明就坐在旁邊的,那一眼,他們也看見了,分明就什么都沒做啊。
  并沒有人對這件事追究下去,只是都暗自在心里輕微的注意了。
  “我叫迪,是這個隊伍的隊長。他叫沛,性格比較痞氣,在加入隊伍之前,自稱是混世狂神,嘛,其實就是一條小街道的混混,而且還是不合群的那種。”迪頓時也以玩笑的語氣介紹到。
  “隊長!!”那個沛頓時一副哀怨的聲音說道,仿佛很不好意思一樣。
  “羽,羽毛的羽。”對面的少年回答到。
  羽很清楚迪為什么會將那個沛的底細說出來的意思,不是示弱,只是一種態,算是為剛才沛的調侃道歉。本身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所以,羽也不會介意。現在,羽所好奇的是,為什么她會對一個陌生人有這么巨大的熟悉感,就仿佛從血脈里面的一種熟悉和親近一樣。
  只是,不管是迪還是羽,都沒有在現在問出來,雙方就這樣重新坐下,氣氛也逐漸變得融洽。
  在熟悉了之后,羽也發現,雖然面前這些人性格各異,但是本性都還不壞。
  “說起來,你們覺得那些類人種族在找什么東西?”在熟悉之后,不免就要說起他們到了這里的見聞了。
  “這種事情,怎么可能簡單的知道。不過,看這里的破壞這么巨大的樣,難道是和類人智慧種族的始母有關的嗎?”迪大大咧咧的說了一句。
  迪說的時候或許不是很在意,但是,在迪這么說了之后,其他人的神情卻頓時變得凝重了。這么巨大的破壞,根本就不是他們可以參與的程,甚至,這里戰斗的人究竟有多么厲害,他們都無法想象。這么厲害的戰斗,如果要說一種可能的話,那么,就是傳說中的始母和白帝的水平了吧?
  難道真的是始母?
  “不一定!”就在其他人的神情變得凝重的時候,突然之間,羽說了一句。
  “不一定,為什么?”
  “不一定是始母,甚至……。”羽的話欲言又止。
  “你有什么發現嗎?”迪問道,不知道為什么,迪就是對這個叫做羽的嬌小少年十分的信任。
  “我們換一個話題。”不過,羽卻并沒有說自己的發現,反而豎起了一根手指。“你們在這個世界上旅行的時間也不短了吧,那么,你們究竟遇見過多少種類人智慧種族?”
  其他人聞言都開始思。雖然才剛剛認識不久,雖然對面這個小個其貌不揚,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在他開始說話的時候,所有人仿佛都不自覺的就受到引導一樣,自然的就按著對方的話去思考了,就仿佛,有一種感染力一樣。
  多少種類人智慧種族?
  “多少種類人智慧種族,那種問題,誰記得這么清楚啊。”想了一會,沛先放棄,身體朝著后面傾斜,靠在石頭上面憊懶的說道。
  “一二十多種吧,我記憶里面的,可以記得的類人智慧種族。”副隊長克羅比想了一會,然后才回答到。其他人雖然沒有回答,但是看樣,基本上也差不了多少,畢竟,他們是同一只隊伍。
  “你問這個做什么,類人智慧種族很多,這不是很顯而易見的嗎。”隊伍里面的另外一個知性的隊員,寧逸問道。
  “再次換一個問題。”羽卻沒有回答,反而再次豎起一跟手指。“為什么他們被稱為是類人智慧種族?”
  這個羽究竟想要說什么?
  其他人聽見羽這么提問之后,不由在心里疑惑的想到。只是,迪不知道為什么,看著羽豎起來的食指,卻在瞬間走神了……那根食指,總覺得非常的修長而精美,完全不像是一個嬌小的少年所擁有的一樣,反而好像……忒,他媽的,我怎么會對一個剛遇見的少年升起那種感覺。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就在心里罵了一句,然后猛然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迪的心里一個激靈,其他人完全沒有察覺,不過,對面的羽仿佛發現了什么一樣,看了迪一眼。
  羽的眼中閃過一絲輕微的疑惑,不過卻并沒有詢問什么,然后很快就集中了注意力:“雖然我不知道這些類人智慧種族為什么會被叫做類人智慧種族,但是,我在長期的接觸當中,卻可以看出他們的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類人的部分。”
  “類人的部分?”包括迪在內,變得更加的茫然了。
  “你們看不出來嗎?我們所遇見的大部分的類人智慧種族,其實都和人類有非常相似的部分,或者是形態,或者是靈魂……。”羽說道。
  迪隊伍里面的七個人聞言頓時開始回憶腦海里面遇見的那些類人智慧種族。但是除了克羅比和那個寧逸以外,其他五人完全想不出來什么相似的部分。那些類人智慧種族,不全都奇形怪狀嘛。原本是哺乳種類的還好,如果是節肢類、兩棲類、鳥類等等的話,他們就根本看不出來什么像人的部分了。
  不如說,對于他們這種在這個世界出生的人來說,這才是他們觀念里面的‘常識’,因為,他們從出生以來,這個世界就是這種樣。他們根本就沒有見過原本地球上面那些原生的生物,所以根本分辨不出來這種差別。
  不過,類人智慧種族,之所以被稱為‘類人’,是真正有原因的。雖然活性細胞最初來源于源,但是那個時候,源的細胞和所有生物的融合性都非常的的差,死亡了數千萬的實驗體,然后才在母體身上融合成功。所有生物的活性細胞,其實全部都是母體融合改良之后的活性細胞。
  而母體,是為‘人’!
  原本就是人類的白易他們當然不會有什么改變。但是對于原本地球上面的動物來說,卻受到了巨大的影響,而這,才是‘類人’這個稱呼產生的緣由。
  “我完全分不出來什么相同點或者不同點。”沛說道。
  “沒錯沒錯,我也分不出來。”迪仿佛找到了同黨一般,也連續點頭。
  “你既然說起這個,難道有發現什么東西嗎?”克羅比問道。
  “嗯。”羽點點頭。“我所遇見的大部分類人智慧種族,都可以發現他們身上類人的部分,但是,在之前我們遇見的這幾個類人智慧生物的身上,我就沒有這種感覺。”
  “然后呢,這有什么用嗎?”
  “不知道,只是……。”羽說到這里,也說不清楚了,只是模模糊糊的覺得這應該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判斷。簡直就好像……那些人不是類人智慧種族一樣。只是,這個念頭,羽自己都還沒有梳理清楚,如果那些人不是類人智慧種族,那么又是什么呢?
  ……
  迪的隊伍覺得羽好像說了一些沒用的東西,但是這個時候,懸浮在天空的幽心卻無比的驚訝。
  因為,這個羽的感覺非常正確,伊斯特人和其他星域的人雖然在這個世界上也被其他人認為是‘類人智慧生物’。但是本質上,他們卻和陽系真正的類人智慧生物有著巨大的差別。因為,他們根本就是異星生命。
  幽心以‘殘破的人偶’在迪身邊一段時間之后,就尋找了一個緣由離開了,然后以這種暗中的方式跟著迪的隊伍。因為,這種暗中的方式,行事起來的話,要更加的方便。
  這個時候,幽心就對這個突然出現的羽十分的好奇了。這個女孩,這份敏銳的觀察力和感知力,究竟是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