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4)      第1347這份信念(11-14)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4)     

災厄紀元927 熟悉感

很多人在看見了這種星環都即將破碎的樣子之后,頓時就準備退縮了。因為就和加俄斯的傳言一樣,這根本就不是他們這種層次可以參與的戰斗。就連文迪的隊伍在看見這一幕之后之后,也升起了一絲是否要回去的感覺。
  不過,文迪的隊伍最后還是沒有選擇退回去。
  因為,就在他們不遠的地方,另外一個隊伍,以及一個單獨的嬌小少年依舊在朝著前面前進。就算那只隊伍和那個嬌小的少年什么都沒有說,但是在文迪他們的心中,卻莫名的升起了一種不服輸的感覺。
  “隊長!”一副憊懶樣子的那個家伙說了一句,一副你看著辦的樣子。
  “嗯,我們也上去。”文迪說道。
  另外一只隊伍不說,那個單獨的少年都敢繼續朝著前面前進,如果他們在這里就后退的話,豈不是被比了下去。
  這對于文迪隊伍里面的那些家伙來說,是絕對不能忍受的。
  文迪的隊伍也跟了上去,而且里面幾個家伙似乎還有較勁的意思一樣,竟然加快了速度。不過,即便是加快了速度,兩只隊伍和那個單獨的少年還是并沒有脫離太遠。或許,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彼此都有一種默契。這樣雖然分別相隔數百米,但是起碼都能察覺到對方,如果真的遇見了什么危險的話,彼此之間也能有個照應。
  事實上,也沒有走出多遠,兩只隊伍和那個單獨的少年就不得不停下。因為,在前面的不遠處,就出現了另外的人。
  類人智慧種族!
  似乎,在搜尋著什么東西。
  兩只隊伍和那個單獨的少年并沒有隱藏蹤跡,事實上,也隱藏不了。從他們來到這里的時候,就已經被頭頂上的強者和宇宙艦給發現了。事實上,眼前這些類人智慧種族,可全部都是外星智慧生命。因為現在的太陽系環形星域上面類人智慧種族實在太多了,所以文迪他們也分辨不出來。
  “不阻擋他們嗎?”在宇宙艦上面,伊斯特星域的一位次環長問道。
  “不,沒有必要,起碼,在尋找到孕育之息之前,沒有阻擋的必要。這里畢竟不是我們的星域,我們僅僅是外來者,力量不夠。借助本土生命的力量尋找到孕育之息其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伊斯特星域的那位環主圖宵搖頭。
  “多注意業蛇星域和巴奇星域的人,這次就是他們最先發現孕育之息的。”圖宵在走回去的時候,突然提醒了一句。
  “是!”其他人頓時回答到。
  圖宵朝著自己的房間走了回去,然后才靜靜的坐下。這個時候,他想要做些什么都沒有足夠的力量了。上一次,在火山那里的戰斗,真的非常的驚人,如果不是其他人的目標主要并不是他的話,估計他就和貝琪一起撲在那里了。而即便如此,圖宵的肉殖裝甲也被破壞了70%以上,基本上不能用于戰斗了。
  幸好,伊斯特星域最擅長的就是肉殖裝甲技術,所以,雖然肉殖裝甲受損歷害,但是圖宵自己卻還沒有多少問題。
  而這個時候,孕育之息在太陽系出現的消息傳遞出去之后,伊斯特星域新的支援就在快速趕來了。
  但是……!
  原本,伊斯特星域的人來到太陽系,只是想要弄清楚為什么噬虛會吞噬先天生靈而已,但是沒有想到,居然會發現這么重要的事情——孕育之息!圖宵的房間里面完全的封閉,沒有任何的光線,就這樣緩緩的陷入了沉思。陷入黑暗當中的身影,卻擁有驚人的壓抑的氣息,那雙眼睛,更是閃動著難以言喻的光芒。
  文迪他們來到了破碎的地面附近,然后遠遠的看著那些外星生命,并沒有貿然的接近。而另外一個隊伍和那個單獨的少年也差不多。
  “怎么辦?”黎嵐問道。
  “還能怎么辦,當然是過去詢問了。”那個痞子氣息十足的男子說道,朝著對面走了過去。
  “沛,等等!”克羅比頓時喊道。
  “說得也是,光是好奇是沒有用的,不和對方接觸怎么可以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呢。”文迪說道,也朝著那邊走了過去。
  “隊長!”克羅比又再次喊道。
  “放心吧,對方并沒有表現出來什么敵意,我和沛過去就可以了,你們先在這里等等吧。”文迪很隨意的揮動著右手,和沛朝著對面的伊斯特人走了過去。
  很快,文迪和沛就來到了那一小隊伊斯特人的旁邊,然后很自然的詢問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比想象中更加的順利,這些伊斯特人雖然語焉不詳,但是卻并沒有表現出什么敵意。而在十數年里面,這些伊斯特人也早就學會了地球語,所以交流上面也沒有什么問題。文迪和沛詢問了一會之后,就很自然的回來了。
  “怎么樣,隊長。”其他人頓時好奇的過來詢問。
  “對方在找什么東西,但是究竟在找什么東西,就不太清楚了。”文迪笑著說道。
  而這個時候,另外一個隊伍和那個少年也接近了那些伊斯特人,然后相同的詢問了一番。這些伊斯特人得到了圖宵的指示,這個時候表現得非常的友善,對于他們的提問,可以回答的都回答了,不能回答的,文迪他們也很識趣,并不會追問。
  很快,兩只隊伍就已經知道,這里確實發生了一場戰斗,并且現在還在尋找什么東西,但是究竟是什么東西,就不太清楚了。
  而就和伊斯特星域的人差不多,其他星域的人在看見來了本土星域的人之后,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動作。起碼,在找到孕育之息之前,或者本土星域的人主動出手,否則沒人會隨意的展開戰斗。
  事實上,這些異星生命還有一些戒備的是,他們并不知道這個新生星域的力量底線在什么地方。原本,之前的十數年里面,這些人以為這個星域只是一個非常普通的新生星域,上面并沒有什么強者。但是上一次火山那里出現的貝琪,卻給這些人敲響了警鐘。
  雖然對方僅僅只有一個人,最后貌似還被他們給消滅了,但是對方一個人,卻擁有不俗的力量,絕對不比他們差。
  而對方的戰斗經驗,則更是驚人,完全就好像是一個戰斗民族一樣。
  估計這個時候,只伊斯特星域的人和那頭噬虛最為了解,這個星域上面的力量,恐怕比他們想象中要隱藏得深。
  ……
  雖然從伊斯特人這里知道是在尋找什么東西,但是究竟是在尋找什么東西,就不太清楚了。很快,天色就暗了下來,長途飛馳了一天多的文迪他們也累了,準備找個地方隨意的露宿。
  “克羅比,你去邀請那個隊伍吧。”文迪說道。
  “啊!”克羅比頓時傻眼。雖然克羅比覺得文迪的邀請根本就不可能,但是還是朝著另外一個隊伍走了過去。
  果然,克羅比過去之后說了幾句,很快,另外一個隊伍的人看了幾眼,就輕微的搖搖頭。在外面,可沒有這么容易就信任外人。雖然之前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兩個隊伍和那個少年似乎都有默契的相隔不遠,想要彼此有個照應,但是并不意味著,對方就會這么輕易的信任其他人。
  “對方說謝謝,不過過來就算了。”很快,克羅比就回來,然后說道。
  “什么嘛,只是覺得在外面遇見很有緣分,結果都這么小心翼翼。”文迪頓時沮喪的說道。
  其他人頓時笑了起來,文迪雖然實力非常的強大,但是論頭腦,卻并不算是出色,而且應該算是大大咧咧的。如果是文迪一個人在外面,估計被人賣了都不一定。但是很奇怪的是,就是這樣的文迪,卻讓他們都甘心留在他的身邊,成為文迪的隊友。
  “哎,那邊的朋友,你呢,你這樣一個人很冷清的,不如來我們這邊坐坐吧。”文迪沮喪了才不到兩秒鐘,就對著遠處的那個單獨的少年說道。
  “隊長,這肯定不行的吧。”沛咬著一個酒瓶,憊懶的說道。
  “就是,那邊一個隊伍都不打算過來了,這樣單獨一人的少年戒心更大的。”其他人也說道。
  不過,那邊的少年在聽見了文迪的話之后,朝著這邊看了片刻,然后就走了過來。
  所有人都有些驚訝,顯然是對于這個少年敢于一個人來到他們的隊伍里面,有些不可思議。而這位少年在來到隊伍里面之后,深深的看了文迪一眼。兩人的雙眼對視在一起,仿佛擁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一樣。
  這位少年直接坐在了文迪的旁邊,然后將文迪手中的烤肉拿了起來,也不加試探,直接就吃了起來。
  “你就不怕我們在里面放些什么東西嗎。”沛疑惑的問道。
  “笨蛋不會做這種事情的。”那位少年說了一句,手指順手指了一下文迪。
  其他人錯愕了一會,然后頓時狂笑起來,特別是那個沛,更是用左手用力的拍著自己的大腿,眼淚都差點笑了出來。只有文迪,也有些哭笑不得,雖然他貌似確實在智商上面不算出色,但是怎么也算不上是笨蛋啊。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對于這個少年的話,文迪就仿佛無法反駁一樣。
  最關鍵是,文迪從對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從來沒有的熟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