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926 新的隊伍

在火山附近的戰斗結束之后,夜夜就將孕育之息的消息傳給了所有在外面的人偶,讓她們隨時的注意。只是,就算是夜夜和貝琪見過‘孕育之息’的樣子,但是也沒有多少自信可以找到。因為那種如同霧氣如同原蟲一般的東西,天知道再次見到的時候,會變成了什么樣子。就這一點上面,夜夜他們倒是一點都沒有猜錯。
  ————————
  “耶魯達,混亂的時代就要來了。”安芙拉看了一眼小人偶小芙傳來的消息,然后對著耶魯達說道。夜夜傳遞給安芙拉他們的消息并不算詳細,關于孕育之息的消息也沒有說,只是卻提醒到,在接下來,或許會有很多星域的智慧生命來到太陽系。
  “是的,小姐。”在旁邊,耶魯達就如同一位合格的管家一樣。
  “你說,萊恩會有危險嗎?”安芙拉擔心的說道。
  “少爺有一群值得信賴的同伴。”耶魯達說道。
  “呵呵,是的,那么,開店吧。”安芙拉聞言頓時露出一個笑容,神情變得輕松。之前傳遞消息的人偶小芙將門朝著外面推開,這家位于街道盡頭的eastdrink就開店了。
  這個時候,安芙拉他們并沒有在貝瑪的隊伍里面。因為,夜夜不可能真的一直將他們的事情拖著,讓他們和貝瑪尋找白冥樓的蹤跡十多年。
  如果真的不知道就算了,但是既然已經知道了,那么在最初的試煉之后,貝瑪等人就見到了夜夜。雖然不可能完全替阿洛蒂雅做主,但是夜夜也可以決定一些事情。
  比如:安芙拉來找阿洛蒂雅的目的。
  夜夜很清楚的知道安芙拉的想法和過程,在家族走向末路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一位曾經和家族有過接觸的前輩。而這位前輩,貌似還擁有非常強大的力量的樣子,安芙拉最基本的目的,就是想要借助阿洛蒂雅的力量,重新振興家族而已。只是,夜夜將安芙拉的目的分析得更加的本質,安芙拉究竟想要做什么,難道真的是恢復家族原本的榮光,成為伊斯特星域的一位環主嗎?
  在經過思索之后,安芙拉并沒有選擇這個,雖然在最初,貌似這就是她的目標,但是在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之后,不自覺的就生了變化。
  回到伊斯特星域什么的,安芙拉已經完全沒有了興趣。而夜夜也明確的表明,就算是阿洛蒂雅答應,短時間內,也騰不出力量來,因為,那可是另外一個星域。
  所以,這個時候安芙拉就在夜夜的建議下,在太陽系定居下來。只是,安芙拉拒絕了夜夜幫助他們展的意思,反而是自己一個人,在耶魯達的幫助下,在四方天的一個城市里面開了一間異域風格的飲品店-eastdrink!
  并不是什么大的店面,只是有一種歸家的感覺而已。
  反而是安芙拉的弟弟萊恩?k?弗烈德,現在一直跟著貝瑪他們,在外面不斷的經歷和成長。
  ……
  “貝瑪,你慢一點啊。”萊恩跟在一頭胖乎乎的小豬后面,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度跟上。”貝瑪說著,從樹枝上面快的跳了出去。跟在貝瑪身后的,除了萊恩以外,還有其他四個類人智慧生物的隊友。
  狗熊羅羅,原本貝瑪的護衛,現在也成為了隊友,因為羅羅的神智已經逐漸開啟,就是還有些呆;蛞蝓族小軟,隊伍里面的藥師,負責藥物制作和治療;火焰鳥小錐,貝瑪他們在后面遇見的一頭自戀的小鳥,自稱有灸炎鳥的血脈……不過很可惜,菲亞很快就確認這是假話,只是卻暗自笑著沒有拆穿;水晶魔蛛彩紋,水晶魔蛛族群里面的一個新生代。
  可以說,貝瑪他們這個隊伍很特殊,里面一個真正的人類都沒有,或許有些偶然,或許有些刻意,反正最后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其他四個隊友都高的跟在貝瑪的后面,只有萊恩一個人稍微落后。就在萊恩想要使用肉殖裝甲的力量的時候,突然之間,菲亞落在了萊恩的肩膀上面。
  萊恩頓時苦著個臉,菲亞雖然依舊是十多厘米的身高,但是在隊伍里面卻很有存在感。不是說實力,菲亞幾乎就沒有動手過,而是說,菲亞在隊伍里面,有些類似于‘老師’一樣的存在。這個隊伍里面,不管是貝瑪還是其他人,都是在這個世界才出生的新生代,懂得的東西都不算很多,菲亞總會時不時的說一些東西,算是教導他們。
  就連萊恩,在日常當中也被限制了肉殖裝甲的力量,開始鍛煉屬于自己的實力。
  只是,萊恩始終是伊斯特人,和太陽系上面的生物有些不同,所以現在還沒有習慣這種積累自己力量的方式。要知道,伊斯特人的力量體系可要簡單得多了,只需要找一頭合適的虛獸寄生,然后培養出自己的肉殖裝甲就足夠了。
  不過,萊恩卻不敢提出異議,在經歷了這么多之后,萊恩也知道這是為了他好。虛獸不管怎么強大,始終都是外力,只有完全屬于自己的力量,才是最保險的力量。
  夜夜將孕育之息的信息傳遞給人偶之后,菲亞就讓貝瑪他們的隊伍出了,總之,先去當初的那座火山附近,然后再看看能否得到有用的消息。
  ……
  而這個時候,另外一只隊伍來得比貝瑪他們更快。這個時候,文迪已經帶著自己隊伍來到了火山附近的一個國家里面。
  幾乎將整個星環都崩裂的戰斗,那種聲勢實在是太過于驚人了。凡是得到了消息的人,差不多都來到了這個地方。文迪在這個時候依舊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但是卻也摸索到了一些頭緒,似乎,他的身份非常神秘的樣子。這個時候,文迪就想要試試看是否能在這里獲得更多的消息。
  “文迪,我打探過了,雖然加俄斯(國家名)的人都知道遠處生了戰斗,但是究竟是什么樣的戰斗,卻不是很清楚。只是,從那些去探查過的人口中傳來的消息非常的驚人。”克羅比回到了宿營地,將打探到的消息告訴了文迪。
  “怎么驚人了?”
  “文迪,或許這不是我們可以參與的事情。”克羅比并沒有說怎么驚人,反而斷言的說了一句。
  “為什么?”黎嵐頓時問道。
  “因為,從那些去觀察過戰場的回來的人口中,這場戰斗的驚人程度,實在是過了想象。事實上,那場戰斗根本就不在加俄斯的附近,而是位于另外一面的海峽對面,那里距離這里有數萬公里。但是,就是這么遠的距離,這附近都被波及到了。事實上,那些去探查的人根本就沒有走多遠……。”克羅比回答到。
  “副隊長,你也太聳人聽聞了吧。”隊伍里面,一位痞氣十足的家伙拿著酒瓶說道。
  “就是啊,就算再怎么驚人,也總要去見識一下吧,否則連戰場的樣子都沒有見過就被嚇跑了的話,不是太丟人了嗎。”一位十一二歲的少年說道。
  “對啊對啊,副隊長你的膽子也太小了。”
  隊伍里面的其他人雖然沒有說什么,但是卻都是一個意思,僅僅憑借幾句話,就想要將他們嚇到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怎么說,都要和隊長說的一樣,去那個地方看看再說。
  克羅比聽見這群家伙這樣說,不由也只能搖頭坐下。
  那位少年就是文迪,在經過了十數年之后,比起剛出來的時候,身體也沒有長大多少。文迪是在破碎時代剛好出生的,跟隨著自己的母親一直沉睡了很久,經歷了這個世界的形成過程,所以生長非常的緩慢。反倒是他當初的玩伴克羅比和黎嵐,已經變成了成年人了。這個時候,文迪才知道當初為什么他的媽媽總是每隔兩年就要換地方了。
  而隊伍里面的其他幾個人,都是文迪在這些年來聚集起來的隊友,都非常的有實力。
  嗯,和實力成正比,個性也十足就是了。
  “克羅比你就別擔心了,總之,今天晚上先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我們就去那個方向看看。”文迪拉住了克羅比,塞了一大杯酒在克羅比的手中。克羅比接過了酒,不由也只能苦笑,誰讓隊長是文迪呢。
  說來也奇怪,明明文迪生長極為緩慢,這十多年來一直都是一副少年的樣子,但是卻擁有驚人的潛力和氣度,讓人不由自主的就聚攏在他的身邊。否則照理說,那個時候他們三個人一起出來,以克羅比的樣子和沉穩,才更可能成為隊長的。
  休息了一個晚上,文迪的隊伍才繼續朝著西面趕了過去。一路上,可不僅僅是他們這個七人的隊伍,還有其他的人。全部都是對這里生的戰斗感到好奇而趕來的家伙。
  剛開始,不同的隊伍之間還有一些戒備和敵視,但是很快,就沒有人在意其他隊伍了,只是臉上的神情已經越來越驚愕。
  星環破碎!
  越是往前面走,大地就越是破碎,這個地方的重力都被徹底的打亂,無數破碎的大地就如同隕石一般懸浮在空中。那副驚人之極的景象,讓這些人全部都帶著錯愕。難怪,難怪加俄斯里面有傳言說,這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參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