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923 如同一團原蟲

這個時候,正在戰斗的業蛇星域和巴奇星域的兩方人馬也沒有想到,其他人會來得這么快。從孕育之息的氣息爆發才不到幾分鐘呢,這些高手就已經來到了這里。
  這他媽的也太……!
  總之,兩方的人心里都不知道該罵什么才好。
  而率先來到這里的幾個頂級高手,則是在感知到屬于其他人的不同氣息之后,再次將目光放在了火山口的戰斗上面。是這里沒錯了吧,雖然孕育之息的氣息已經消失,但是看這個地方激烈的戰斗,就知道絕對沒有錯了。
  哼!
  奎邏大帝心里冷哼了一聲,右腳瞬間踩在地面。咔嚓一聲,強大的力量直接將地面擠開,就如同沉入水面一般的自然。
  而看見奎邏大帝的動作,其他幾個來到這里的頂級高手也猛然行動起來,不約而同的以各種方式搶入中心的位置。
  只是,最先來到這里的業蛇星域和巴奇星域的人怎么會這么簡單的將自己先發現的東西讓出去。業蛇星域的那個陰柔如同邪蛇一般的男子雙眼看向一位天空飛來的高手,猛然豎直。
  蛇瞳?靈魂業火!
  巴奇星域的那個頂端高手則是口中快速的念動咒語,然后右手點在了地面,想這么簡單就進去,哪有這種好事。一圈明亮的星紋瞬間朝著四周展開,啪嚓的破碎撕裂聲猛然響起,整個地面頓時翻涌,無數直徑數米,高達幾百米的尖銳石刺猛然拔地而起。這些石刺上面,無數的星紋纏繞,顯然絕對不是巖石本身的硬度。
  在后面的人來了之后,原本正在戰斗的業蛇和巴奇兩方人,都不約而同的停止了彼此的戰斗,將其他人給阻攔下來。
  轟隆聲當中,原本沉入了地面的奎邏大帝都不由自主的被逼了出來,然后在空中幾個輕盈的躍動,最后停在最高的一根石刺尖端。
  “你這家伙,想死嗎。”奎邏大帝陰沉的說道。
  “你太自大了!”對面的巴奇人沉靜的說了一句。就算是不是人類的外表,但是那副沉靜如同神官一般的氣質,還是展露無遺。就算是其他人,這個時候的神情也平靜無波,完全沒有絲毫害怕的心思。害怕,怎么可能,來到這里的人,哪個不是在自己的星域上面稱王稱霸的,誰知道對面的家伙究竟是哪根蔥,怎么可能害怕。
  雖然來自不同的星域,但是交流上面卻毫無問題。因為,在進入這里的十數年里面,這里的每個人都入鄉隨俗的學會了地球語。
  “哼!”奎邏大帝腦袋高傲的抬起,嘴角掛起狂傲的笑容。
  那么,就去死吧!
  強大的力場頓時塌陷,原本正在噴發的火山頓時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壓制,就這樣硬生生的被停止了下來。而位于中心的那個巴奇族人就更是感受到一股非人的壓力。這絕對不僅僅是力場上面的壓力這樣簡單,而是……。
  法則!
  只是,對面的巴奇族人同樣不甘示弱,雙眼猛然亮了一下,然后朝著外面彈開。
  雖然只是簡單的交手,但是彼此都已經發現,對方是和自己位于同一個層次的對手,都已經掌握了不同程度的法則。
  所謂法則,其實最初淺的理解,并沒有一般人眼中這么神秘。法則的解釋,就是宇宙運行的一種規律。就好比,物體之間萬有引力,在星球和星域上面,會受到重力。分子之間擁有一種精微而緊密的結構,受到多大的力量就會被破壞固有的結構,然后按照什么方式結合,就會變成其他的物質等等。
  其實,這就是最初淺的法則。
  只是,想要將法則運用在戰斗上面,單單從字面上去理解就不行了。深層的法則,不管用哪個種族,哪個文明的文字來描述,都顯得空洞而單調。想要用于戰斗,就必須有自己生命的體悟。而這還是最基本的法則,更深層次的法則,則是涉及更多的宇宙規律,在無法理解的人眼中,那就是‘神秘’。
  領悟的法則越多,那么戰斗起來,就已經不是強行的破壞,而算是一種‘引動’了。以他們自身的力量,去引動外面的世界,按照他們的想法加以改變,物質、能量、力場……。所以,這幾人的戰斗從一開始,浩大程度就非常的驚人。
  移山填海,翻天覆地,都不足以形容。
  ……
  在這群人戰斗起來的時候,貝琪卻在認真的感知著火山里面的情況。藉由自己身為真靈的特殊身份,貝琪沉入了火山里面,這里的環境,對于貝琪來說完全是如魚得水。只是,貝琪卻沒有找到那所謂的孕育之息究竟在什么地方。
  不如說,到目前為止,估計都沒有誰知道孕育之息究竟是一種什么東西,是以什么方式存在的。
  在熔漿里面不斷的游弋,貝琪的生命場密切的查看著任何一絲動靜。
  在意識海當中映射出來的,完全是一片熔漿的火紅,貝琪實在是無法理解,那孕育之息究竟是什么樣子。剛才這里確實爆發了孕育之息的氣息不假,但是這個時候,卻完全沒有了任何的痕跡。
  循著莫名的感應,貝琪逐漸朝著更深處沉入下去,然后發現了一個地方。
  一個橢圓形,巨大的猶如卵巢一般的山腹空間。在這里,各種熔漿并不像上層那樣完全是各種沉渣融合在一起,而是猶如一種清澈如同流質一般的感覺。最關鍵的是,在這個地方,任何人都可以感受到一種充沛的生命氣息。
  絕對就是這里了!
  貝琪看著這個奇妙的地方,心里不由自主的想到。只是,貝琪卻還是看不出來,那所謂的孕育之息究竟在什么地方。
  真是奇怪啊,孕育之息,究竟是什么樣子的?
  就在貝琪無比疑惑的時候,在這個山腹卵巢的邊緣,一團只有手掌大小,有些像霧氣,有些像液體,不斷蠕動如同阿托米原蟲一般的東西正在朝著外面逃跑。這一團如同原蟲一般的東西顯然已經擁有自己簡單的意識,深深的覺得應該遠離這些對自己有危險的家伙。甚至,這家伙還有些記仇,原本他好好的在這里等待著孕育蛻變的,結果這些家伙莫名其妙的就來打擾到他了。
  貝琪的意識海完全映照著方圓的所有動靜,從這個山腹卵巢的流動中,不斷的搜尋著看上去大概像是孕育之息的東西。
  “真是奇怪。”貝琪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意識變得更加集中。
  意識海的完美映射,強大識感的絕對分析辨識,逐漸的,貝琪將注意力放在這個巨大的山腹卵巢里面比較‘不正常’的部分上面。而正好,那一團顏色稍微顯得暗淡的原蟲一般的東西就在貝琪的注意之列。
  只是,這一團如同原蟲一般的東西也非常的狡猾,似乎非常熟悉生命場的映射一樣,整個身體隨著熔漿的卷動而不斷卷動,變換,除了顏色輕微的暗淡一點,和四周比起來幾乎毫無任何的差別。
  不過,貝琪在陸續的排除不可能的東西之后,注意力還是越來越放在這團蠕動原蟲一般的東西上面。
  總覺得……!
  貝琪朝著那個方向游了過去,想要靠近確認一次。不過,貝琪才剛剛游動出去不遠,從另外一邊,就猛然蕩開一圈漣漪,然后出現了另外一個人影。
  額!
  來人十分的驚愕,顯然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人比他更早來到這個地方。
  在兩人都變得驚愕的瞬間,在貝琪的意識海里面,那團如同原蟲一般的東西趁機彈動了一下,飛速的從另外一邊消失在山壁里面。貝琪的雙眼頓時一亮,特么,果然是那東西。貝琪猛然就追了上去,只是,貝琪的動作才游出去幾十米,那個剛剛進入山腹的家伙就猛然發動了攻擊。
  “別想逃,將孕育之息交出來。”顯然,這個后面進來的家伙看見貝琪的動作,還以為先來到的貝琪正好將孕育之息收服,準備逃跑呢。
  即使是貝琪,也不敢完全無視這種程度的攻擊,只能掌控這里的火焰進行抵擋。強大的沖擊猛然蕩開,就連外面的火山都傳來巨大的震蕩。這個時候,在外面戰斗的那些人猛然一驚,居然有人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先進入了里面。
  而這個時候,貝琪還在疑惑,孕育之息難道就是那種如同一團原蟲一般的東西嗎。
  混蛋!
  在外面的奎羅大帝看見震動的火山,不由雙眼暴睜,居然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搶東西。
  給我死出來!
  奎邏大帝雙手猛然按在了面前的空間上面,嗡的一聲震顫。四周的空間仿佛停頓了一下,然后猛然翻動,方圓上百公里內,巨大的火山都被翻了個轉。無數的巖漿和巨大的山體就這樣硬生生的被扯到了空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貝琪和那個后來者的身上。只是,所有人都沒有發現,在這強大的攻擊當中,那一團如同原蟲一般的東西被不斷的撕裂,然后又如同霧氣一般輕易的融合在一起,然后就這樣悄無聲息的跑掉了。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