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919 漸變

花費了不少的時間,夜夜才找到懸浮在大氣層上空的那艘虛獸宇宙艦。這個時候,夜夜就更是覺得,需要將自己的眼線遍布到整個星域上面了,否則哪里會像現在這樣,連找一艘宇宙艦都顯得這么吃力。只是,現在的星域比以前的地球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如果還使用原本的衛星形式的話,就顯得有些吃力了。
  不過正好,這里不就有來自于另外一個星域的外星人么,或許可以得到什么有用的方式和借鑒呢。
  剛開始,夜夜還嘗試了一下隱形飛行,看是否可以躲避過對方的探測的,不過在靠近到幾十公里范圍之后,夜夜就覺得自己貌似被對方發現了。既然已經被發現,那么夜夜也就沒有繼續隱藏,而是徑直的朝著對面飛了出去。
  來到近處之后,夜夜的眼中才露出了一絲驚訝。
  雖然早就從菲亞的資料庫里面,已經知道虛獸宇宙艦,是一種利用虛空虛獸進行改造的生物宇宙艦,但是還是沒有想到,會這么的驚人。整艘虛獸宇宙艦,就如同一頭龐大的虛空兇獸一般,帶給人驚人的壓力。而據菲亞從那個安芙拉那里知道的消息,這還是適用于遠程航行的一種虛獸,而不是那種特別擅長戰斗的。
  不過,就算是不擅長戰斗的虛獸,這個時候,也對突然接近的夜夜露出了獠牙。
  這個時候,在虛獸艦里面的那些伊斯特人更是無比戒備的看著夜夜,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么人。這個星域上面最常見的人類的女子外貌,嬌小的體型,還有之前對方基本就是徑直的朝著他們的宇宙艦而來的。
  “你們好,來自伊斯特星域的……客人!”夜夜輕微的笑道,嘴角勾起。
  在宇宙艦上面,一直透過屏幕看著夜夜的那幾個伊斯特人瞳孔頓時張大,一種不敢置信的神色在臉上浮現。
  ……
  而這個時候,在從虛空幽種-咒衍珈龜那里知道了方向的奎羅大帝已經派遣了龐大的隊伍朝著東古虛域趕來。只是,這只隊伍只是后背隊伍而已,真正已經出動的,還是先頭不足百人的隊伍。因為,按照正常的情況,這種大隊伍想要來到東古虛域,所花費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
  東古虛域,位于內宇宙東上天。
  所謂東上天,也就是將內宇宙從中心按照xyz的軸線劃分。這樣,就可以將整個內宇宙劃分成為八個部分,分別是東南西北,上下。當然,這只是最簡單的劃分方式,內宇宙和外宇宙還有巨大的差別,這是一個孕育新生的宇宙,就好比‘雞蛋’一樣,在不同的部分,也通過不同的環境而區分了不同的地方。
  比如,東古虛域就是東上天的一部分,是位于其中的一片遠古虛空。
  在東古虛域里面,存在的環形星域一共有三十四個,其中二十一個上面都有智慧生物存在。之所以這么少,完全無法和外宇宙相比,是因為所有的環形星域都是由黑洞大塌縮,然后在內宇宙爆發形成的。所以,內宇宙的環形星域可沒有外宇宙的星系這么多。只是,不多也并不意味著稀少,更不意味著實力的弱小。
  咒衍珈龜說的孕育之息的氣息是在東古虛域,但是究竟在哪個地方,就沒有說清楚了。
  事實上,以咒衍珈龜的能力,也只能感知到一個大致的方向而已,真的想要知道確切的位置,那是不可能的。像這種整個內宇宙孕育誕生之物,本身就有非同一般的能力,法則感知稍微弱一些的生命根本就無法知道孕育之息的存在。
  不過,既然有了一個方向,奎羅大帝就沒有浪費任何的時間,立即派遣了自己的下屬來到東古虛域。那些完全是一片虛空的地方先行放過,主要的目標,就是東古虛域里面的三十四個環形星域上面。
  只是,奎羅族所在的位置,在南下天,雖然不是完全相對,但是宇宙的航行可不是打個車這么簡單。南下天和東上天的距離,也絕對不是太陽系環形星域和伊斯特環形星域相距僅僅幾百光年這么一點距離。
  即使是以超光速航行,等到從南下天到達東上天,估計也已經是數百年之后了。
  雖然奎羅大帝很清楚,像孕育之息這種天地誕生之物,區區數百年,不管是誰都不可能完全融合,最多只能融合一點皮毛,到時候搶過來就可以了。但是想到自己要花費數百年才可以到達東古虛域,然后參與爭奪,奎羅大帝的心里就異常的不舒服。因為,數百年的時間,那種差距可絕對不僅僅是時間。
  大的部隊是無法快速過來了,但是如果僅僅是小部分人手的話,那么還是可以用其他的某些方式達到的。
  藉由奎羅族深厚的底蘊,以及自身的實力,奎羅大帝花費了巨大的代價,才將不到百人傳送到了東古虛域。
  “以兩到四人為隊伍,四人隊伍去擁有生命的環形星域上面。兩人隊伍去那幾個沒有生命的環形星域上面。”奎羅大帝命令到。
  “是!”被傳送過來的這些奎羅族人還有些站立不穩,但是卻全都認真的回答到。
  很快,這些被傳送到虛空的奎羅族高手就全部拿出了自己的單人小型飛行器,然后分別確定方向,朝著東古虛域的三十四個環形星域飛去。至于奎羅大帝自己,則是和自己的九個親衛繼續懸浮在虛空中。
  “大帝,我們去哪個環形星域?”以為親衛問道。
  “去這個,這個環形星域是最近萬年來形成的。總覺得,這個時間段和孕育之息出現的時間太過于巧合了一點。我需要休息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你們就給我好好的打探消息,一定要找出孕育之息。”奎羅大帝說道。為了將這群人直接空間傳送過來,奎邏大帝可是透支了很多的力量。
  “是!”幾個親衛頓時領命。
  感知到孕育之息出現的,絕對不僅僅只有奎羅大帝一個。就在東古虛域的這二十一個擁有生命的環形星域里面,就同樣有其他人感知到了這種氣息。只是,感知到這種氣息,卻并不代表這些人可以去爭奪。
  因為,在這二十一個環形星域上面,整體實力、科技,同樣擁有巨大的差別。
  比如在海馬環形星域上面,就和現在的太陽系環形星域差不多。上面的一部分先天生靈擁有非常強大的實力,但是整體星域的科技卻不怎么強大,根本就做不到星域之間的航行。如果是以前,想要等到其他星域的人過來,或者等到他們自己研究出星域航行的技術,不知道要花費多少的時間。
  就和距離一樣,當兩個星域之間的距離太過于遙遠的時候,所花費的時間,同樣也可以用光年來計算。
  不過,這一次孕育之息的出現,或許就是一個契機。就和數億年前一樣,這一次爭奪,雖然是一個無比殘酷的場面,但那其實是相對于最頂端的那群人來說的。對于各個星域的一般人來說,這說不定是加深交流和學習的機會。
  總之,隨著孕育之息的出現,原本沉寂了無數時間的內宇宙,頓時變得生動起來。
  ——————
  只是,這一切都還暫時發生不到太陽系環形星域上面來。
  雖然夜夜已經說了,四方天并不是傳說中的那種天上天,還要劃分階層什么的,但是究竟要怎么進去,菲亞還是沒有一個頭緒。只是,既然已經和夜夜聯系上,那么事情就不會這么著急了,最不濟,也不過就是向夜夜求援而已。如果說,之前是非常迫切的話,那么接下來,完全就是對貝瑪他們的培養了。
  在找不出頭緒的情況下,菲亞還是決定按照之前的方式,找其他可以進入四方天的大人幫忙。
  “從今天開始,還是貝瑪你出面,我就當一個小人偶好了。”菲亞說道。
  “哎,為什么啊。”貝瑪驚訝的說道。在菲亞進入隊伍的這段時間,基本都是菲亞在前面處理和面對所有事情,其他人只是聽菲亞的安排而已。貝瑪總算是可以偷懶了一段時間了,但是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這么快又要被推上去了。
  “沒有為什么,就這樣了,今后,我會對你的決定提出一些建議,但是,我的建議也不一定就是正確的,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你們自己來思考和確定。”菲亞說道。一邊說著,菲亞的身體一邊朝著里面回縮,然后變成了十厘米左右的身高。如果一直是她在前面的話,可達不到培養的作用,只有自己親身的經歷,承擔一些職責,才有效果。
  貝瑪看見菲亞這個樣子,就知道菲亞絕對不是在說笑的了。
  不得不重新扛起隊伍的貝瑪苦著一張臉,但是那個伊斯特人耶魯達則是若有所思。奇怪,怎么這個人偶的態度在突然就改變了呢!
  隊伍重新上路,一路上,貝瑪一群人在這個新生的世界里面弄得雞飛狗跳的,但是心中已經有所準備的菲亞反而非常的放松。既然已經和夜夜聯系上了,那么所有的事情,就有了底氣。只是,菲亞也不清楚,夜夜的安排究竟是怎么樣子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