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916 夜夜出世

上古時代的傳承殿!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這個隨意編造出來的理由,居然會有這么巨大的影響力。事實上,現在的太陽系環形星域和普通的環形星域不同,上面的歷史雖然不全,但是活下來的人很多,還是記載了很大一部分的。但是即便如此,這個所謂的傳承殿的消息,還是從瑟羅斯傳播出去,將四周的一大片區域弄得沸沸揚揚。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個傳承殿的傳言就更加的離譜了,就連原本活下來的那些人,都開始思索。
  傳承殿?
  那種東西,很顯然是沒有的,但是,如果說是原本的白冥樓的,或許就有可能了。
  破碎時代最后的戰斗,究竟變成了什么樣的方式,一般人是不清楚的。不過,只要是活下來的人,基本上都可以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白帝死了。白冥樓的領導人,白帝,死了!那么,如果連白易都死了的話,那么是不是說,白冥樓也同樣在那個時候敗落了呢。那么,這個所謂的傳承殿,很顯然不可能是什么真的傳承殿,但是如果是原本白冥樓的傳承呢?
  在有了這種想法之后,就算是原本那個時代活下來的一般人,知道一部分那個時代歷史的那些人,也有些坐不住了。
  如果可以獲得原本白冥樓的傳承的話!
  ……
  如果說,剛開始還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的話,那么在經歷了無數的追捕之后,菲亞他們就已經可以判斷出來,這一切是有某種力量在推動了。
  這個時候,菲亞已經將所有獲得的資料全部整理了一遍。
  毫無疑問,在幕后作為推動的,就是之前曾經在瑟羅斯出現過的伊斯特人了。原本,即使是出現了外來星系的智慧生物,在菲亞的心里,還是保留著非常理智的判斷態度。所以,菲亞既沒有在一開始就將伊斯特人當做朋友,也沒有當做敵人。不過,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伊斯特人似乎,已經在朝著敵人的方向偏移了。
  菲亞在做出這個判斷之后,看了一眼安芙拉幾人。
  雖然不知道這個白冥樓的人偶究竟在想些什么,但是安芙拉三人都有一點模糊的感覺,就仿佛,比較不妙了一樣。
  “那個傳承殿根本就不存在吧,結果現在傳得越來越驚人了,感覺就好像比我們知道的東西還多了一樣。”貝瑪在旁邊嘟囔著說了一句。貝瑪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察覺到隊伍里面的氣氛。
  “不,存在的。”出乎意料的是,菲亞說道。
  “傳承殿是存在的,當初的任何一個大的勢力,都可以被稱為是傳承殿。類人智慧種族的七個國家,人類世界的各個國家和大的勢力。在那個時代,在知道世界即將破碎的情況下,都有努力將自己的知識體系好好的保存下來。對于外界來說,那基本上就和傳承殿差不多了。”菲亞解釋道。
  “但是……!”
  “這些所謂的傳承殿,肯定都是有主人的。絕對不是外界所想的那樣,一進入里面,就可以輕松的獲得里面的各種知識功法,甚至還可以成為這些傳承殿的新主人,然后一批原本的老成員就奉他們為主的。”菲亞臉上沒有絲毫嬉笑或者調侃的神情,只是冷靜而理智的在分析外界的傳言。只是,不管是貝瑪還是安芙拉他們,在聽見這些話之后,都覺得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
  總感覺,菲亞的這番話,不小心刺到了好多人的痛腳的樣子。
  當然,如果他們不是在現在這種立場上面的話,或許也和其他人擁有相似的想法吧。那就是進入某個傳承殿,然后各種我的我的……。
  “那么,我們也該繼續行動了。不管外界如何的混亂,我們的目的始終是沒有改變的,就是進入四方天,然后找到白冥樓的各位大人。特別是,將這面令牌贈送給你們先祖的阿洛蒂雅大人。”菲亞認真的說道。
  聽見菲亞的這句話,原本有些覺得氣氛不妙的安芙拉三人頓時一個驚詫。
  阿洛蒂雅,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聽見這個名字,從菲亞這么肯定的說出這個名字,就表明這面貴賓令牌的主人是可以確定的。這句話,是在提醒他們什么嗎,雖然感覺菲亞的態度有了一些改變,但是這句話,同樣也是在承諾:既然他們擁有令牌,那么菲亞就會將他們當做尊貴的客人來對待。
  ……
  在外面的世界變得混亂的時候,從邪妃那里得到了消息的莎蘿也開始了布置和準備。
  孕育之息:內宇宙孕育新生的氣息!
  當初噬虛遇見邪妃的時候,興奮和自信不一而足,完全將邪妃當做了盤中餐。在噬虛的心里,完全將這當做是對邪妃臨死前的憐憫,所以說了一些東西。只是,就算是這樣,說出來的東西肯定也不會很多,邪妃也只是從噬虛的口中大致的了解了一個大概而已。
  并沒有更多的資料,更詳細的資料。
  孕育之息,聽上去好像很普通,好像又非常的不普通,但是究竟怎么樣,就需要莎蘿自己去收集更加完善的資料了。莎蘿不得不去這么做,因為,就和邪妃聽見這個消息的時候所想到的一樣:如果孕育之息可以孕育新生的話,那么是不是說,白易大人可以復活了呢?
  白易和始母的死亡,外界評價不一,但是,在白冥樓自己人的心中,絕對是一件非常巨大的憾事。只是,當初四方天世界的形成,也代表著原有世界的破碎,所以,茉茉莎蘿他們連傷心的時間都沒有,就陷入了沉睡。只是,沉睡并不代表著遺忘,反而是將這份缺憾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這個時候,有機會彌補這份缺憾,可想而知莎蘿的心里會有什么樣的悸動。
  孕育之息這個消息是從那個噬虛的口中傳出的,想要知道更多的消息,當然還是從那個噬虛的口中知道更加的便捷。不過,既然這個噬虛可以和邪妃戰斗到不相上下,最后甚至比邪妃更加厲害的樣子,莎蘿就知道自己絕對不會是對方的對手。而且,既然噬虛的目標是孕育之息,那么為什么又想要吞噬邪妃?
  這其中究竟有什么樣的聯系呢?
  莎蘿仔細的想了一下白冥樓里面可以出動的人手,必須是邪妃那個層次的,否則想要在噬虛這么一位強者的口中獲取什么資料完全就是自尋死路。不過,和邪妃那個層次的人,只能是白冥樓的各位大人了,他們可都還在沉睡當中……或許,夜夜可以?
  夜夜的實力,在終末之戰上面可見一斑。而因為夜夜的身體始終比較特殊,所以也早早就已醒來。而在醒來之后,夜夜就一頭沉入了自己的世界當中了。當初在終末之戰上面,以不完全的冥夜星系統迎戰源,始終在夜夜心底留下了不甘和缺憾。如果,如果當初她擁有的不是這份不完全的力量,而是完全的冥夜星系統的話,或許白易就不用……。
  只是……沒有如果!
  不過,只要是力量,在任何時候都是最有力的手段,所以夜夜在醒來之后,就開始修復自身,并且努力的完善自己的冥夜星系統,就連白冥樓的重建都完全交給了莎蘿。因為在夜夜的心里,現在這個小小的白冥樓,完全用不著她來管理。
  當莎蘿來到夜夜這里的時候,頓時發現夜夜的身體就這樣靜靜的懸浮在原地,而在夜夜的背后,則是一個如同幽暗波紋一般的空洞。
  這個時候,夜夜的狀態還比較安靜了,畢竟已經醒來都將近百年了。在早期的時候,莎蘿可是經常看見無數的材料不斷的消失在這個波紋空洞,進入冥夜星系統里面。到了現在,夜夜究竟將自己的冥夜星系統打造成為了什么樣子,就連莎蘿都不知道了。
  “莎蘿,你來了啊,有什么事情嗎?”一個聲音在夜夜的工房里面響起。
  “是這樣的,邪妃已經蘇醒了,并且帶來了一個十分重要的消息。”莎蘿說道。
  “嗯?”夜夜微微好奇的輕問一聲。
  很快,莎蘿就將所有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然后夜夜的身體立即開始了改變,那個幽暗波紋一般的洞口逐漸縮小,然后夜夜的身體也逐漸開始收縮愈合。很快,夜夜就再次睜開了雙眼,然后興奮的說道:“如果真的如同邪妃所說的話,那么那個噬虛就是外星人了吧。僅僅是實力嗎,有沒有展現出什么不同的科技,比如說他是怎么來到太陽系環形星域的?”
  “額,這個就不知道了。”莎蘿搖頭。
  “嘖,真是的,你也不多詢問一點。那么,我就出去吧,真希望可以獲得外星的科技啊。”夜夜說著,直接就走了出去,神情十分的興奮和期待。
  莎蘿倒是明白夜夜為什么會是這樣一幅樣子。因為夜夜在幾十年前就已經說過,她的力量已經達到了瓶頸。地球上原有的科技已經完全吃透,并且運用在夜夜自己的身上。而想要再次獲得突破,就必須科技有一個巨大的進步才可以。只是,這并不是簡簡單單就可以達到的,就算是夜夜十分聰明,也不可能一個人就做出這種突破。而以現在太陽系環形星域的情況,想要在短時間內追上原本地球的科技,或許都需要不少的時間。
  所以,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貌似外來的科技,可想而知夜夜有多興奮了。
  ——————
  什么都別說,我會補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