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911 莎蘿

四方天,白冥樓!
  原本的冥國已經徹底破碎,不過,在釋魂樹的方圓數千米范圍內,依舊保存了下來。這里就是原本的白冥樓的中心,也就是現在的白冥樓了。如果說,四方天世界是獨立于太陽系環形內域之外的話,那么現在的白冥樓就是獨立于四方天的一個小世界。這個時候,在白冥樓內,莎蘿正在處理著一些簡單的事務。
  與此同時,在白冥樓里面,一些人偶和蜉蝣靈正在玩耍。
  伸個懶腰,莎蘿在看向外面的天空。雖然是一個獨立的世界,但是卻又和四方天世界緊緊相連,就仿佛處于一個不同的次元一樣。莎蘿是新生代,所以早就已經醒來,在醒來之后,莎蘿迷茫了一段時間,然后就將白冥樓重新建立起來,并且將發現的成員陸續招回。
  這里是白冥樓,是所有人的家園,雖然現在還有很多人在外面,但是莎蘿相信,終有一天,不管是公主大人她們,還是其他人,都會回歸的。
  吸了一口氣,莎蘿聽見附近的聲音,轉頭,看見幾個裝成包子的蜉蝣靈,莎蘿都不由發笑。雖然已經破碎,但是冥國就是冥國,始終和其他地方是不同的。在冥國內,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誕生一些純凈的蜉蝣靈。這些蜉蝣靈是純靈體生物,是天生的,而不是某人的靈魂,其中很多神智都比較簡單,喜歡玩鬧。不過,也多虧了這些單純的小家伙,所以白冥樓里面才多了一些生氣。
  又是無比和平的一天!
  莎蘿沒有理會那個已經爬到自己頭上的蜉蝣靈,而是再次看向了外面。已經過了這么久了,公主大人他們應該也快要醒來了吧。
  而這個時候,外面走進來一個女仆人偶,徑直來到了莎蘿的身邊。
  “莎蘿小姐,外面有一位角羚族的少女和一頭鱷魚,說是邪妃讓他們來送信的。”這位女仆人偶說道。
  “邪妃嗎,她也醒了啊,不過她應該不會毫無理由的就讓人來白冥樓啊。”莎蘿錯愕了一下,然后才示意將人帶過來。
  外面的艾羚和鼉牙根據師父的指點,來尋找那個傳說中的白冥樓,傳遞一個什么信息,一路上簡直吃夠了苦頭。而在經歷了這么長的時間之后,終于來到了師父說的這個地方,但是卻什么都沒有發現。沒有錯啊,按照師父給的定位羅盤上面指示的位置,就是這里了,但是怎么也看不出來有絲毫白冥樓的蹤跡。雖然四周的景色貌似很美麗的樣子,但是根本就沒有絲毫人類生活的痕跡。
  艾羚和鼉牙在四周轉了好多圈,然后才明白,這個白冥樓估計就和師父的中雪府一樣,雖然看似在這個位置,但是卻又不在這個位置,是屬于異次元的。
  “白冥樓,白冥樓的前輩在嗎,我是邪妃的弟子,來送信的。”在繞了幾圈找不到地方之后,艾羚采取了最粗暴但是也最有效的作法,就是直接大聲的喊出來。
  “跟我來。”一位女仆人偶出現在艾羚的身后,然后說道。
  “吼!”鼉牙頓時兇猛的吼了一聲,不過卻立即被艾羚安撫下來。
  當艾羚和鼉牙被帶入了白冥樓之后,發現這里充滿了古香古意,環境在清凈中多了一份幽美。只是,這個地方的感覺始終有些幽涼的氣息,似乎并沒有外面的世界這么生機勃勃。看著四周游動的那些蜉蝣靈,艾羚就知道了為什么,白冥樓,傳說中,這里可是亡者的國度,沒有像印象中這么幽暗深沉就已經很不錯了。
  很快,兩人就被帶到了莎蘿這里。
  “什么名字,邪妃讓你們來的?”莎蘿問到。
  “我叫艾羚,是師父新收的兩個弟子之一。這位是我的師弟,叫鼉牙。師父在前不久讓我們給白冥樓送一封信,然后就將我們……丟到了附近。”艾羚說道這里,停頓了一下。其實,艾羚已經知道,送信是次要的,估計只是讓他們出來露露臉,和那些傳說中的人物認識一下。既然作為邪妃的弟子,肯定是需要見見世面的。
  否則,她師父直接將信送入白冥樓里面就可以了,何必還多此一舉,將他們丟到附近。
  “是嗎,邪妃新的弟子啊,我叫莎蘿,你們可以直接稱呼我的名字。”莎蘿說道。這個時候,莎蘿也看出來,那頭大鱷魚似乎神智剛剛開啟,所以都是以這位角羚族的少女為主的。
  艾羚十分的驚訝,因為面前這位女子氣度比起師父來說也差不了多少,其實力更是她完全無法觀測的。但是沒有想到,對方居然讓她直接稱呼她的名字,這也就是說……對方是在和自己平輩論交。她成為師父的弟子之后,身份究竟蹭蹭蹭的上升了多少個檔次啊。
  不不不,這不是重點好吧,也就是說,對方在白冥樓里面,只是和她一個輩分的而已,但是力量卻完全不是她可以比擬的。
  “那么,邪妃讓你送什么信來。”莎蘿問到。
  “是這個。”艾羚趕緊拿出一根發絲,邪女玀的發絲。
  在艾羚將邪女玀的發絲拿出來之后,上面頓時浮現了強大的氣息,然后寧雪的身影出現在客廳里面。當看見寧雪的身影之后,不管是莎蘿還是艾羚都微微驚訝。艾羚顯得非常的恭敬,而莎蘿則要好得多了,只是尊敬而已。
  “已經到了啊,那么,艾羚,你和鼉牙先出去吧,我和莎蘿有些事情要說。”寧雪說道。
  “是!”艾羚立即和鼉牙朝著外面離去。
  “其他人還沒有蘇醒?”寧雪直接問到。
  “是的。”莎蘿點頭。
  “是嗎,嗯,我想有你在就足夠了,當初你可是白冥樓唯一的一位后輩,白易在培養你們的時候,花費了不知道多少心血,我想,你有能力承擔起這件事的,對吧。”寧雪微微妖異的笑著說道,讓莎蘿有些摸不準對方究竟是在說什么。
  “其實呢,我在蘇醒之后,就到外面去查看了一下,然后偶然遇見了一個外來者。并且,我輸了,如果不是我身為這個世界十二支柱之一,本事就類似于真靈一般的存在的話,說不定就死掉了。雖然比較凄慘,但是我從對方那里得到了一個消息……孕育之息。”寧雪緩緩的和莎蘿說道。
  莎蘿的面容雖然依舊沒有改變,但是心里卻越來越驚訝。
  居然有這樣的東西!
  “那么,怎么安排就是你的事情了。我那兩個弟子,你就幫我安排一下吧。可以讓他們也參與一下,多一些經歷總不是壞事。那么,我還需要去熟悉一下力量,嗯,就這樣了。”寧雪說完,身影逐漸消失。
  從蘇醒之后,寧雪雖然感覺突破了原本的層次,但是究竟達到一種什么樣的程度卻不太清楚。原本以為,她的特殊身份,不用這么著急的,結果沒有想到這么快就要出現敵人了。上一次戰斗,寧雪依舊用原本lv4的方式去戰斗,感覺就好像有一百分的力量,卻只能發揮幾十分一樣,看來還需要體悟和熟悉。
  正是因為這樣,寧雪覺得自己不會有時間來教導自己的兩個新弟子,所以干脆丟到白冥樓這邊來了。
  莎蘿在寧雪消失之后,頓時就集中了精神,這么重要的東西嗎。
  莎蘿將艾羚和鼉牙叫了進來,然后告訴了對方:“剛才你們師父說了,讓你們留在這里,就在這里學習。”
  艾羚有些傻眼,她才拜入中雪府沒有多久呢,邪妃師父能不能別這么偷懶啊。不過,艾羚還是很恭敬的說道:“一切都聽師父的安排。”
  “那么就好,你們放心,白冥樓的教育不會差給中雪府的。”莎蘿說道。何止是不差啊,論知識體系的全面性,目前任何地方都比不上白冥樓。
  “那么,沉音,你帶他們兩位下去,負責他們的教導。”莎蘿說道。
  “好的,莎蘿小姐。”一位沉靜的小人偶點點頭。
  雖然說,邪妃說讓她的兩個弟子也可以參與,但是肯定不會是現在。看得出來,邪妃的這兩個新弟子根本就沒有學習什么東西,就這幅純原生態的姿態出去,估計就是找虐的。所以,就算是需要他們做些什么事,也應該是在學習了一段時間之后。莎蘿在艾羚和鼉牙被帶下去之后,才開始思索自己需要做的東西。
  ……
  而在白冥樓這里,莎蘿開始安排一些事情的時候,在工鼠族那邊,對于人偶的研究也逐漸進入了正途。
  因為菲亞的機體損傷的畢竟只有能源部分,所以,在經歷過一些嘗試之后,工鼠族終于利用其他的能源系統作為嘗試,將菲亞給啟動起來。或者說,在新的能源系統被接入之后,小菲亞就自己啟動了。
  只是,小菲亞僅僅啟動了十多秒。在剛剛睜眼的瞬間,菲亞就發現了環繞在自己身邊,一群不知名的鼠族和其他生物。雖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也知道對方是在修復自己。只是,這些工鼠族的技術實在是差強人意,所以,這種備用能源只能夠啟動菲亞十多秒。當然,不是說這些能源不夠強大,而是人偶是一種機械類人生命,需要將能量進行轉化,類似于異種能量才可以,那才是技術的核心。
  “這個!”從小菲亞的核心里面,彈出一小塊資料芯片,然后又再次陷入了停機狀態。而旁邊的工鼠族還來不及沮喪,最近的一個工鼠族就接住了資料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