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910 涌動的浪潮

從上一個宇宙大爆發開始,時間已經過了130多億年。而宇宙的壽命,估計將會有220億年左右。到那個時候,整個宇宙將會出現大收縮,所有的一切都將墜入黑洞中被撕裂。而內宇宙從現在開始,就已經不斷有外宇宙的黑洞爆發,形成新的環形內域,開始了演變。當整個外宇宙墜入黑洞之中的時候,內宇宙也將迎來新的爆發,新的宇宙將會誕生。
  那是真正屬于整個宇宙的浩劫,沒有任何的生命可以幸免!
  而在這種浩劫里面,同樣也在孕育著新生!
  不僅是已經出現的伊斯特人和噬虛,這個時候,在內宇宙里面,更多的大能也感應到了內宇宙的變動,知道那個獨一無二之物已經再次出現。這種感覺,已經數億年沒有感覺到過了,而在上一次出現的時候,那個時候的內宇宙可是被攪動得天翻地覆。
  宏觀的宇宙,是一個物質和能量的宇宙。但是,在這個巨大的宇宙里面,卻出現了‘生命’這種神奇之物。
  孕育之息:一個宇宙中,生命誕生的本源。
  這可和現在的生物按照固有的規律來繁衍完全不同,那是真正的孕育生命的氣息。不管現在的生命有多么的強大,但是在誕生最初,始終是無比的弱小的。而弱小并不是什么大的問題,關鍵是,宇宙的規律,有誕生就有結束,有新生就有死亡。不管這些生命強大到什么程度,始終和宇宙沒有任何可比性,終將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死亡。
  孕育生命并不是重點,而是孕育之息的衍生作用。
  即使是沒有孕育之息,現在的宇宙當中,也存在著無數的生命,從誕生到結束,雖然在不斷的輪回,但卻毫無疑問,是真正的生命。
  所以,宇宙中無數大能都猜測:孕育之息可以讓生命擁有萬劫不滅的機會!
  這個猜測無法證實,因為不管是誰,不管他號稱什么先天生靈、上古神獸、虛空幽種……和整個宇宙比起來都不值一提。只是,這種猜測卻得到了大多數生命的認同。孕育之息,這種內宇宙在混沌階段孕育出來的氣息,每隔數億數十億年才孕育出來的一絲氣息,絕對擁有非常驚人的作用,或許就是通向萬劫不滅的門票。
  上一次出現這種氣息的時候,整個內宇宙里面幾乎被攪動得天翻地覆。但是,最后究竟是誰得到了孕育之息,居然誰都無法確認。當然,就算是真正得到了孕育之息的人,肯定也不會站出來承認就是了。
  而時隔數億年之后,這種氣息,再一次出現了。
  在這數億年內誕生的新的生靈或許不太清楚,但是在上一次爭奪戰當中存活下來的一些強大的遠古生靈,卻很清楚這是什么氣息。內宇宙,又將變得不平靜了啊。
  ……
  在內宇宙的北上混沌空間中,一頭直徑上千米的龐大生物懸浮在一個虛空卵巢當中。這頭生物的外形和龜有些類似,在其腳下,四周的氣息自發的旋轉,形成了一副星空布局圖,這就是一頭虛空幽種——咒衍珈龜!
  而即使是在孕育之息出現的時候,咒衍珈龜也沒有任何的動靜,只是靜靜的沉睡。
  不過,緩緩的,咒衍珈龜還是睜開了雙眼,因為,在這個虛空卵巢的外面,出現了一個和人類的體型有八成相似的生物。而從這個生物身上的氣息來看,就可以知道是一位久居上位,氣勢驚人之輩。
  “你這個時候來我這里,難道是詢問那東西嗎。”
  “沒錯。”外面的男子點頭。
  “所有人都以為孕育之息可以讓生命萬劫不滅,達到永恒,但是卻不知道,即便真的有那個作用,最后擁有的也只能是一位生命而已。而更多的人,都在爭奪過程當中更早的隕落了。也不知道,孕育之息是真的永恒之物,還是讓人隕落之物了。”咒衍珈龜緩緩的說道,聲音低沉而擁有一種莫名的氣息。
  “我知道,不過,最后獲得孕育之息的人肯定是我。”
  “東面,東古虛域。”咒衍珈龜眼瞼微微抬了起來,好像是看著虛空卵巢外面的那個男子,不過,視線卻又仿佛穿透了這個男子一樣,消失在更遠的地方。
  外面的那個男子在聽見咒衍珈龜的話之后,眼睛頓時亮了一下。東面,東古虛域嗎,雖然區域也非常的巨大,但是總算是縮小了范圍。不過還不等這個家伙更加的高興,咒衍珈龜就已經再次開口:“從現在開始,我欠你們奎邏族的人情就一筆勾銷了。”
  外面的那個男子聞言頓時錯愕了一下,原本高興的神情頓時就沉了下來。
  原本咒衍珈龜還在看著東面的方向的,但是緩緩的,咒衍珈龜將眼神重新放在了面前這個男子的身上。緩緩的,咒衍珈龜的嘴角輕微的勾起,幾乎微不可查。呵呵呵呵,奎邏,你的后輩還真是狂妄啊,居然在覺得不能用人情來讓我幫忙之后,就升起了強行收服我的心思。該說這些后輩是太過狂妄呢還是對自己的力量太過于自信了呢。數億年的和平,這些后面成長起來的小輩,居然對自己的力量這么的自信嗎。
  “怎么,還不動手嗎!”咒衍珈龜開口。
  “是嗎,你已經猜到了嗎。”外面的那個男子傲然的抬頭。“既然你欠奎邏族的三個人情已經徹底還清了,那么,從今天開始,就真正臣服于我奎邏大帝吧。”
  “呵呵呵呵。”咒衍珈龜沉緩的低笑。
  “小輩,你是不是太自信了一點,恐怕,你還沒有見識過真正的戰斗吧。”
  “你在說笑嗎,我從奎邏族一介草根崛起,一路上不知道經過多少的腥風血雨,到現在,已經被外界稱為奎邏大帝,你說我沒有見過真正的戰斗?”外面的男子輕微的抬頭,語氣當中輕微的不屑。
  “呵呵呵呵,是嗎,我覺得,你會在不久之后,改變這個觀念的。”
  “那也用不著你來管,直接回答我吧,咒衍珈龜,愿不愿意臣服于我,成為我的坐騎。”外面的那個男子說著,朝著里面走了兩步,身上的力量逐漸爆發出來。這個時候,這個男子還在等待著咒衍珈龜的回答,不過很快,這個男子就發現不對。整個虛空卵巢突然之間朝著里面回縮,就仿佛被什么東西吸收了進去一般。
  這個男子頓時朝著前面一步邁出,仿佛跨越了虛空一般,只是,當他來到中心的時候,也是虛空卵巢徹底消失的時候。
  在原本的最中心,一圈虛無的波紋散開,就連虛空卵巢都徹底的消失不見,哪里還有咒衍珈龜的身影。
  “逃走了嗎!”這個男子微微不爽的說了一句。
  咒衍珈龜在內宇宙虛域的另外一個地方出現,然后才緩緩的朝著前面游動了出去。逃走?別自大了,只不過是懶得和你打而已。數億年和平的時期啊,無數的老一輩生命都已經被時光給磨滅,而新生的小輩從長輩那里獲得了一些傳承和記憶,就開始變得自大了。正好,不是這么自信嗎,那么這次就是一個機會,你們會有機會見識真正的戰斗的。
  咒衍珈龜在心里緩緩的想到,然后看向了虛空。既然已經出現了新的孕育之息,那么,他是否也需要去插手一次呢。
  雖然作為龜類虛空幽種,他的壽命比大多數生命都要長很多,但是他也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骨頭已經太老了。老得,已經有些走不動了,否則,以他那虛空幽種的兇性,在之前,就會將那個小輩徹底的撕碎,而不是離去的。
  咒衍珈龜嘴巴微微張開,一種蟄伏起來的兇性緩緩的開始蘇醒。
  ……
  而這個時候,在內宇宙各個地方,都在發生著類似的事情。有通過大衍之數來推算的,有通過觀測命運線來查看事物脈絡的,有通過法則寶具來確定方位的,有通過自身莫名的感應來確定位置的。在孕育之息出現之后,不管是剛蘇醒的頂級生靈,還是原本就醒著的頂級生靈,都在推測孕育之息出現的地方。
  一時之間,原本有些沉寂的內宇宙,突然變得十分的活躍起來。就連內宇宙里面的那些普通生命,都有這種感覺,只是,他們并不知道究竟為什么會變得這樣而已。
  只是,和那些新生的頂級生靈不同,真正經歷過上一次爭奪站的遠古生命們,這個時候卻顯得無比沉穩。
  因為見識過,所以才知道世界并沒有他們這么想當然。
  或許,這些新生的頂級生靈在各自的族群里面,都可以算得上是一時人杰,在各自的環形內域絕對都是稱王稱霸的存在。但是,在整個內宇宙里面,他們真的算不上是什么。當初也是這樣,無數強大的生命抱著巨大的憧憬和好奇蜂擁而上,自以為可以得到孕育之息,成為永恒的存在,但是很可惜……。
  無數來自于各個種族,各個虛域的絕代天驕,遠古幽種,頂級生靈,幾乎都隕落在戰場上。
  勝者,只有一個!
  或者說,一個都沒有!
  事實上,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人知道,上一次那一絲孕育之息最后究竟被誰得到了。總之,孕育之息就這么從內宇宙出現,引起了驚人的爭奪和殺戮之后,又莫名的消失了。而這一次,估計也不會平靜多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