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901 另一具人偶

影爪讓貝瑪他們半個環月之后再來自己這里。之所以需要花費這么長的時間,是因為影爪說需要時間來收集對方的各種資料和消息,他總不可能隨隨便便的就偷到別人家里去。雙方達成了約定之后,影爪還十分鄭重的以始母的名義起誓,證明這個約定的公正性。
  “那么,你們可以走了。”
  “走了?”貝瑪疑惑,這才剛剛達成約定呢,影爪就開始趕人了。
  “我們這就走。”金牙卻很識趣的,頓時說道,然后示意貝瑪他們離開。當來到外面一個沒有人的地方之后,金牙才解釋道。“約定已經達成了,那么你們就不用擔心過程了,只需要等待結果就好,即使是偷不回來,影爪也會主動找你們的。”
  “可是我們才剛剛達成約定。”安芙拉遲疑的說道。
  “笨蛋,都說了你們不可能留在附近等待了,難道你認為一位暗行者還會讓你們知道他偷東西的過程嗎。”金牙一副你們真是不開眼的樣子。
  耶魯達頓時瞪著金牙,居然敢對小姐不敬,不過金牙卻完全沒有絲毫的害怕。在這兩天的相處下來,彼此也算是不打不相識,基本已經成為朋友了……嗯,應該可以算是朋友吧。而且,做主的安芙拉還沒有生氣呢,你一個護衛的生氣個什么勁。
  這個時候,安芙拉確實沒有絲毫生氣的感覺,因為這段時間的經歷,和以往什么時候都不一樣,這種位于最底層的生活,落魄中卻又有一種真性情的感覺,對于貝瑪和安芙拉他們來說,真的是一種難得的經歷。
  “走了,還有半個月呢,我們也需要出去工作了。”金牙說道。
  “你又要去偷錢包了?”安芙拉頓時跟了上去。耶魯達雖然十分的不滿,但是也不好說什么。
  “什么叫做偷……好吧就是叫偷,但是如果有更好的生活方式,你以為我不想嗎。雖然現在的世界上,人類和類人智慧種族早就說了已經同等對待,但是很多人的心里還是有不同的標準的。誰叫我是鼠族人呢,雖然我是工鼠族人,并不是灰鼠族的,但是也并不怎么受到待見。”金牙感慨的說道,然后朝著自己家走去。
  “你們鼠族也分很多種族嗎。”安芙拉疑惑的詢問。在這個太陽系環形內域上面,各種類人智慧生物已經夠多了吧,難道同一個種族里面,還分了不同的族群嗎。
  “當然分了很多族群了。你必須要知道,我們鼠族在破碎時代以前,就是數量排名第二的哺乳類動物。人類里面都還分黑人白人黃種人呢,鼠族里面分幾個族群又有什么奇怪的。”金牙緩緩的說道。
  “哦~!”安芙拉傻傻的點頭,完全不懂,這個太陽系的生物種類也太多了吧。
  “說起來,你一個鼠族人,居然和一位貓族人的關系這么不錯,真是令人驚訝。”貝瑪也開口說道。
  “怎么驚訝了,難道你不知道類人智慧種族里面的公約嗎。”金牙反而錯愕。
  “什么公約。”
  “類人智慧種族里面的啊,以始母的名義起誓,類人智慧種族里面,不管屬于什么種族,不得以種族的名義敵對。也就是說,你印象當中那種貓和老鼠是天敵的概念已經不成立了。就算是敵對,肯定也是個人的恩怨,而不會是種族敵對,一見面就開殺的那種。”金牙說道。
  “嗯?”
  “你們通靈豬是哪個地方的,難道這個公約都不知道么。這是所有類人智慧種族的約定,是由圣女大人親口公布的。”金牙一臉懷疑的看著貝瑪。
  “那個,我生活的地方嗎……。”貝瑪也不知道該怎么說了。通靈豬是噗噗的傳承,其實說起來也可以算是類人智慧生物一族,但是肯定和外界的那些類人智慧生物有所差別。總之,就在這樣的討論當中,一群人逐漸的離開了影爪這里。
  而在貝瑪他們離開直呼,影爪在自己的小房間里面吸入了一口氣,然后瞬間動了起來。就如同一道暗色的陰影閃過一般,在這個小房間里面,無數的殘影閃過。良久,影爪才落在了地面,無聲無息。感受了一下自己健康而完美的身體,影爪頓時裂開了嘴巴,露出了尖銳的貓牙。
  承情了,他以往積累的那些暗傷都消失了,果然不愧是蛞蝓族的。
  那么,他也要開始行動了!
  影爪心里說了一句,頓時如同陰影一般消失在房間里面。
  ……
  半個環月,這半個環月以來,貝瑪他們真的很想去找影爪,不過金牙都阻止了。這是屬于暗行者的事情,如果不是這一行的人的話,是比較忌諱的。如果真的失敗了,影爪肯定會將消息傳遞出來的,哪怕是死了,既然現在沒有消息,就說明事情還沒有結束。
  又過了幾天,金牙才不知道從什么地方看見了影爪的消息。
  “好了,已經得手了,影爪叫你們過去。”金牙對著貝瑪他們說道。
  “真的?”貝瑪他們頓時十分的高興。事實上,他們這個時候都還不知道金牙是怎么知道影爪已經得手了的。果然,不是一行的人,根本就不懂得那一行里面的某些隱秘的手段。
  很快,貝瑪他們就再次來到了影爪這里。
  “看看,是不是你們說的那顆空間晶石。”影爪將一顆空間晶石拋了過來。
  貝瑪貝瑪頓時用蹄子接住,然后感知了一下,沒錯,就是小菲亞大人的空間晶石。貝瑪變得無比高興,當初被人私吞了晶石的惶恐以及不安,徹底的消失不見。這一顆空間晶石,對于貝瑪他們的重要性簡直不言而喻。
  “那么,這是你要的長刀。”貝瑪也立即將源導具長刀遞了過去。
  影爪將長刀拿在手上,然后打量了起來。這柄長刀是那個人類贈送給貝瑪的,雖然算不上是最強大的那一類源導具,但是也絕對不是次品。只要自身的異種能量以輸入進去,在長刀的表面就會形成透明的氣流,擁有極為強大的殺傷力。看見長刀的樣子,雖然不太適合自己行走的路線,但是影爪還是非常的滿意。
  “那么,合約結束,你們可以走了。”影爪又再次趕人了。
  好吧,這次貝瑪他們算是明白了,你就是行走在陰影當中的暗行者,不喜歡和人接觸對了吧。不過,在離開的時候,貝瑪還是問了一句:“你應該知道的吧,先不論空間晶石里面的東西,就算是一顆空間晶石都遠遠超過了這柄長刀的價值,為什么你一點都沒有占為己有的想法呢?
  影爪聞言緩緩的抬頭:“我以始母的名義起過誓!”
  貝瑪已經從蛞蝓族那里知道了破碎時代的大致經過。只是大致而已,就算是有完整的傳承,但是也不可能將那個時代的所有事情巨細無遺的記載下來,所以,貝瑪他們還是無法對那個時代有直觀的印象。只是,影爪現在的樣子,還有之前那個種族和平的公約,讓貝瑪他們很清楚的感覺得出來,那個始母在類人智慧種族里面,擁有難以想象的威信和地位。
  ……
  “話說,這可是空間晶石啊,看上去還是破碎時代的空間晶石,里面究竟有些什么好東西?”金牙好奇的詢問,眼睛都快放光了,該說這算是金牙的職業習慣嗎。
  “是一個人偶!”貝瑪說道。
  之所以直接說出來,除了這段時間基本已經將金牙當做朋友了的原因以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貝瑪想要問問金牙有沒有可能知道怎么修復小菲亞。要知道,金牙雖然實力不高,但是在科技之都也算得上是地頭蛇了。
  “人偶!”金牙的神情無比的錯愕。
  “怎么了?”貝瑪頓時發現金牙的神情變得很奇怪。
  “沒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我們工鼠族里面也有一個人偶,是在破碎時代之前就傳承下來的。正是因為那個人偶,我們的族群才變得比較擅長科技的。”金牙解釋道。
  “你們族群里面也有人偶,什么樣子的?”
  “和真人差不多大小,非常的復雜,我當時也沒有資格參與對人偶的摸索,只是遠遠的看了一眼而已。那個時候,人偶的表面已經被徹底的拆解了,各種復雜的能量紋路和結構都裸露在外面,那復雜而龐大的體系……至今難忘。”金牙閉上了雙眼,仿佛十分回憶的樣子。
  “也就是說,你們族群里面對人偶十分的了解了?”貝瑪詫異的問道。
  “不是我自夸,別的方面,或許和科技之都的頂級大師有所差距,但是如果說人偶方面的技術的話,絕對比這里強多了。要知道,那具人偶,聽老族長說,可是白冥樓的人偶。”金牙自信而又自傲的說道。
  啊!!!!
  金牙還在緬懷以前的記憶,完全沒有發現貝瑪他們聽見最后一句話之后,那臉色都已經變得無比的怪異。當金牙從回憶中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貝瑪他們的眼神之怪異。
  “怎么了?”金牙疑惑的問道。
  “真的是白冥樓的人偶?”貝瑪問道。
  “不會有錯的,老族長是這么傳下來的,而除了白冥樓的人偶以外,還有什么人可以做到這么復雜的程度。”金牙點點頭。
  “那么,你們就將那個人偶這么拆解了?”貝瑪的語氣有些變冷。
  金牙可是在這種環境里面生活了很長時間的,所以瞬間就察覺了不對。貌似,原本對他還無比友好的貝瑪幾人在知道了那個人偶是白冥樓的之后,頓時就改變了態度。而這種改變,不會是因為……。
  “等,等等,我想你們誤會了什么,工鼠族可不是故意想要拆解白冥樓的人偶的。據記載,我們撿到那具人偶的時候,那具人偶就已經破壞得非常的嚴重了,根本就和死物差不多。我們之所以摸索人偶方面的技術,也只是為了將那個人偶修復而已。”金牙頓時說道。
  “修復?”
  “真的,真的,我不騙你們”金牙連連點頭。而這個時候,在金牙的心里閃過一個想法,貝瑪他們幾個人,不會是和那個白冥樓有什么關系吧?不不不,絕對不可能,白冥樓的人怎么可能這么二的樣子。剛升起這個念頭,金牙就自己就立即否認了。I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