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88 母體死了


  所有人都立即行動起來,瘋狂的破壞著電梯的支撐,而在惡魔大蛇終于擠出半個腦袋的時候,伍爾夫重斬刀狠狠的將電梯的纜繩給斬斷。整個巨大的電梯猛然停頓了一下,然后重重的朝著下面落了下去。惡魔大蛇的腦袋剛伸出來一截,就被電梯的攜帶著巨大的重力卡在了地板上面。
  伍爾夫見狀,猛然跳了起來,落在了電梯的頂部。咚的一聲悶響,堅固的地板直接被惡魔大蛇的腦袋給壓破,然后朝著下面落了下去。
  所有人都站立在碎裂的電梯口邊緣,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過了好一會,下面才傳來了哐當的一聲,也不知道惡魔大蛇究竟有沒有被壓扁。
  “走吧,我們也下去!”白易平息了喘息,然后才對著狼狽的眾人說道。
  為什么要去見母體,夜夜也沒有和白易他們說清楚,只是說值得一見。事實上,所有人對于母體僅僅是好奇而已,實在是想不到有什么東西值得讓所有人冒著死亡的危險去見一次母體。不過最后所有人的意見卻是出奇的一致,哪怕這樣無比的危險,他們都愿意去見見那個母體,看看引發了新西蘭所有變化的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
  看著黑漆漆深不見底的電梯通道,然后白易又看了一眼剩余的另外一根纜繩。海洛伊斯飛了起來,上去確認了一下,將這根纜繩綁死,然后才對所有人點點頭。
  “沙皮,掛在我背上!”白易對著沙皮說道
  沙皮和噗噗雖然變得很聰明了,但是體型卻還是動物的體型,他們的爪子并不適合做這種攀著纜繩滑下去的動作。沙皮當然是由白易來背著,而噗噗肯定是沃納了。幸好現在沙皮和噗噗很容易理解人的語言,否則還真是麻煩。至于茉茉,當然是由海洛伊斯抓著,海洛伊斯雖然飛得還不算很靈活,但是畢竟也算是能飛了不是嗎。
  白易想要第一個的時候,伍爾夫攔在了前面。
  “我先,你這樣背著沙皮,如果遇見什么危險的話,不好應付。”伍爾夫說道,已經跳了出去,抓住纜繩滑了下去。
  下面并沒有亮光,所有人在黑暗里面,小心的下落,只有海洛伊斯打出的細小照明光束和呼吸聲回蕩在這個狹小的空間里面。而在花了十多分鐘之后,所有人才終于看見了地面,那個完全擠壓在一起,陷入了地面的電梯。
  幾人小心的觀察著那里,發現惡魔大蛇半截身體被夾死在電梯里面,而另外半截身體也重重的陷入了地板。
  所有人落在了地面,然后才看見電梯跌落撞擊的慘狀,伍爾夫小心的靠近惡魔大蛇,想要看看這個恐怖的家伙究竟死了沒有。不過在伍爾夫靠近的時候,惡魔大蛇的腦袋突然再次昂了起來,朝著伍爾夫嘶嚎了一聲。
  伍爾夫被嚇了一跳,猛然后退,然后才發現惡魔大蛇又倒了下去。原來,惡魔大蛇畢竟也不過是LV2而已,雖然已經很強大了,但是畢竟還算不上是無敵,在跟著電梯墜落之后,還是已經快死了。
  “走吧!”白易說了一句。
  所有人進入了旁邊的通道,走了一段距離之后,這里的自動感應裝置發現有人進來,也亮起了燈光。又走了幾分鐘,所有人才來到一扇巨大而厚重的門前面。白易將手上的微光腕表對在了門上面。這里面有夜夜設置的開門的程序,對照之后,這扇厚重的大門緩緩的打開。
  沒有如同釘在十字架上面那種使徒的樣子,只有一具浸泡在枯竭的培養液里面的巨大身體。母體現在看上去就好像是百年干尸一樣,腦袋上面還裂開了一個巨大的洞口,但是在看見這具身體的瞬間,白易幾人就知道,這就是母體了。
  所有人靜靜的看著母體,而母體似乎就這樣睡著了,白易不知道,自己等人是不是來得太晚了。
  “你很痛苦嗎?”突然之間,茉茉朝著前面走了出去,輕輕的說道。
  “茉茉!”白易驚訝的看著茉茉。
  “你很痛苦吧,我可以聽見你的聲音,真的,那天在陽臺上面,我就聽見了你的聲音。”茉茉對著母體說道,然后又看著白易。而白易直接愣在了原地,陽臺上面,聽見了聲音,茉茉是說活性細胞爆發的那天嗎?
  ‘真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如果不是你,也許我就真的這樣睡過去了。’
  白易等人瞬間驚愕,因為這個聲音是直接在所有人的心里響起的。
  ‘不用這么驚訝,我畢竟是母體,比你們早走出一步,你們以后應該也可以達到我這種程度的。’
  “這是精神對話?”任何國家顧及都有魔幻的幻想。
  ‘大概是吧!’
  “夜夜說讓我們來見你一次,不知道,你有什么想要和我們說的呢。”白易對著母體說道。
  ‘你們對于我,就沒有憤怒或者別的什么感情嗎。’母體突然說道。
  “為什么這么說?”
  ‘因為我的原因,才引發了新西蘭這樣的變化,你們,應該是恨我的吧。’
  “如果是這個的話,在見到你之前,或許我還有一些怨恨,但是在看見你之后,我就沒有這種心思了。說到底,你在成為母體之前,也不過是被隨機挑選出來的實驗體而已。你唯一的不同,就是和魔鬼藻細胞完全融合了。其實,你本來也很普通吧,受到這樣的對待,想要報復也并沒有什么奇怪。”白易緩緩的說道,而其他人也點點頭。
  ‘你真是……!’母體不知道如何評價白易。
  ‘沒錯,我很普通,我只是憎恨那些將我變成這樣的研究人員,然后想要報復而已。新西蘭會變成這個樣子,我事先并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話,也許……。’母體說道這里,就停下了,似乎是陷入了沉默。也許什么,也許不會這樣做嗎,那僅僅只是一個無法倒流的假設,完全沒有意義。
  ‘我真的很普通吧,在發現新西蘭變成這個樣子之后,又有些后悔了,而我卻沒有那個信心對這一切做出一些彌補。如果可以的話,你們可以幫我對我做下的事情做一些彌補嗎。’
  “彌補,什么意思?”
  ‘不知道,僅僅是看見新西蘭這樣的情況,想要做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該做些什么。放心,我不會讓你們無償幫忙的,我會贈送你們一些東西作為報酬。’母體又說道。真是一個單純的女人啊,先將好處說了出來,就不怕白易他們假裝答應嗎。不過幸好,白易一群人并不是那種人。
  “我可以答應你為現在的新西蘭做些什么,但是就和你說的那樣,我并不保證什么,因為現在新西蘭的變化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常識,我們并不知道究竟該怎么做。”白易說道。
  ‘沒有關系,你們答應愿意幫我彌補這個巨大的過錯就可以了!’母體同意。
  ‘那么,來接受你們的報酬吧,恐怕你們以后不會在有機會來到這里了。’母體說著,身體緩緩的爬了起來。母體的動作很艱難,似乎僅僅是支撐身體都顯得非常的困難。而母體足足四十多米高,幾人面對母體,完全太小了,想要幫忙都沒有辦法。過了一會,母體又重新躺了下去,然后伸出了右手。
  那條比一個人還巨大的右手伸出了培養池,然后懸掛在外面。
  ‘抱歉,我太虛弱了,就這個樣子吧。’
  ‘茉茉,你先過來吧!’母體說道。
  ‘在我被抓來這里的時候,也有一個女兒啊,才五歲,和你差不多大。我還有一個要求,如果你們有機會的話,可以幫我去尋找我的女兒嗎,她叫……。’母體說道。
  “如果有機會的話!”白易點點頭。
  母體卻并沒有在意白易的承諾,而是伸出了食指,懸在茉茉的頭頂。所有人都看著母體的舉動,而白易更是繃緊了身體。雖然母體現在看起來似乎十分的友善,但是白易卻并不敢百分之百的信任。
  緩緩的,母體的食指尖逐漸凝聚出一滴鮮血!
  晶瑩鮮紅的鮮血,在這一滴鮮血從母體的指尖浮現的時候,所有人的心臟猛然緊縮了一下,然后劇烈跳動起來。渴望,難以言喻的渴望,雖然不明白那滴鮮血究竟是什么,但是所有人都可以猜到,這東西非常的珍貴。
  母體這個時候臉色十分的難看,如果她還有臉色的話。因為,這個時候她腹中的紅綺華似乎對于母體這種舍棄原血的動作十分的不滿,正在拼命的阻止她的動作。母體的動作直接僵直在了空中,半響都無法更進一步。
  嘀嗒!
  這一滴原血落下,正好落在茉茉的雙眼里面,而母體這個時候身體動了一下。
  ‘紅……紅綺……!’母體的右手直接垂了下去。
  “紅?紅綺華!”白易頓時驚愕的詢問,不過還不等白易問清楚,母體的聲音就直接消失在所有人的腦海。白易沖了過去,結果才跑了兩步,突然之間,好像一道電光從空間中綻放,然后猛然炸開一樣,從白易腦海內閃過。
  母體死了!
  白易瞬間就判斷到,母體真正的死了,那一瞬間的感覺,不用言傳,只要是附近融合了活性細胞的生物,都可以感覺得到。要知道,活性細胞可全都是從母體身上提取下來的。原本還在亂糟糟瞎闖的實驗體、廝殺吞食的實驗體……全部在這瞬間停止下來,然后雙眼看著母體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