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886 脫離

伊斯特環形內域,其面積是地球的上千萬倍大小,這不是開玩笑。因為,光是太陽的體積,就是地球的13o萬倍,而太陽只是宇宙中微不足道的一顆小恒星而已。一顆足夠形成黑洞的星球以及四周的星系,在噴出來形成的環形內域究竟有多大,幾乎可想而知。正是因為環形內域太過于巨大,所以這里劃分出了上萬個行政區,每一個都比地球大得多。
  而這上萬個行政區,與其說是行政區,不如說是不同的國家,完全的自治。
  非常簡單的道理——距離限制了統治!
  雖然伊斯特環形內域的科技十分的達,但是以前還做不到隨意的空間移動。一個行政區,就有數千個地球的大小,在環形內域上面,又不可能以宇宙艦的度來航行。就算是相鄰的行政區,跑過去也有數千個地球的大小,你可以自行想象需要多少時間。就算是消息的傳遞不需要這么多的時間,但是各種政令畢竟是靠‘人’來執行的。
  你可以想象中央的一個執政官花費數年,數十年的時間在跑路上面,去處理一個分區上面生的事件嗎。
  等跑到的時候,都特么過了十多年了你信不信。
  所以,距離就是最大的限制,這里不同的分區擁有不同的自治格局也就理所當然了。不過,因為以前原本就是同一個星系過來的,加上這里還有共同的信仰,甚至,在伊斯特環形內域里面還有所謂的‘界主’,所以才保持了相對統一的整體。其實,信仰都是虛的,主要是‘界主’。外界傳言,幾位界主都是先天生靈,作為遠古伊斯特星系活下來的生命,他們不允許伊斯特環形內域分裂割據。
  而在伊斯特環形內域的外面,還有其他的環形內域,至于那就更遙遠了,雖然也有一些消息,但是并沒有人關心這么多。
  這里不同的分區,也不叫行政區,而叫‘星環’,以環形內域的意思命名。
  每一個星環的環主,就是最高領導人。
  所以,弗烈德被稱為少環主,就可以猜到他的身份了,雖然是上萬個星環里面不起眼的少環主,但是畢竟還是擁有不低的身份。
  不過,阿洛蒂雅只是簡單的了解了一些伊斯特環形內域的格局,并沒有真正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這上面。或許很久以后,地球的人類會和伊斯特環形內域接觸,但是絕對不會是現在。
  ……
  “不過最近已經有些改變了,第1o44星環那邊傳來消息,說是完善了空間移動技術,比以前消耗的能量不知道要小多少倍,加以完善的話,就可以成為一種通用的技術。現在那邊的環主已經上交給了中央星環,當距離不再成為限制之后,中央星環肯定會加強集權的,想要像現在這么自治是肯定不可能了。”弗烈德正在向阿洛蒂雅介紹整個伊斯特環形內域的局面,因為他現這個人類女子說出的話很容易就可以指出某些要點。
  不過這次,阿洛蒂雅似乎并沒有給他解答局面的意思了,而是看向了下方的6地。“弗烈德少環主,這段時間,多謝你的款待了。”在宇宙艦即將抵達第1o44星環的時候,阿洛蒂雅對著弗烈德說道。
  “嗯?”弗烈德還沒有反應過來什么意思。
  “那么,我們就先告辭了。”阿洛蒂雅再次開口,這個弗烈德終于回過神來了。
  “告辭,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從現在開始,我們就要離開你的宇宙艦了。”
  “為什么這個時候要離開,我已經讓父親準備了盛大的歡迎儀式……。”
  “弗烈德少環主。”阿洛蒂雅打斷了弗烈德的話。“雖然很感激你對我們的禮貌,但是不得不說,我們相對于伊斯特環形內域來說,始終是外星人。稀少的個體,特殊的生命,總是會被區別對待的。很抱歉,我們并沒有興趣成為動物園里面的大猩猩,所以這個時候離開是必然的。”
  “你們離開又能到什么地方去,你們畢竟是異星人類。”弗烈德有些憤怒。
  “沒錯,我們都是異星人類,很容易認出來。不過非常幸運的是,在伊斯特環形內域似乎十分流行寄生肉殖裝甲,這種可以完全遮擋外貌的裝甲對我們來說,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放心吧,我們畢竟只有極少數個體,接下來的時間,估計都會隱藏容貌安靜的生活下去,不會對貴環形內域產生什么影響的。”阿洛蒂雅說道。
  “我是真心的將你們當做朋友的,為什么?”
  “弗烈德少環主,我也相信你對我們沒有歹意,只是作為籌碼,獲得某些利益罷了。但是,我們畢竟是異星人類,所以必須得為自己的安全和生活做考慮。所以,隱藏起來是必須的。”阿洛蒂雅解釋道。
  “那么,弗烈德少環主,你是讓你的近衛讓開呢,還是由我們自己闖出去。”阿洛蒂雅看向弗烈德。
  “真的必須這樣嗎!”弗烈德也死死的看著阿洛蒂雅幾人。
  “當然!”阿洛蒂雅非常簡單,但是堅定的說道。雖然現在,只有這么幾個人知道他們的消息,但是一旦進入了伊斯特環形內域,他們就會逐漸暴露在更多的人眼中。作為特異生物,阿洛蒂雅他們以后就算是不被切片,自由肯定也會受到限制的。
  “哈哈哈哈。”弗烈德憤怒的笑了起來,然后抬手。“我都拿你們當朋友了,居然還這樣說。那么就好吧,我早就聽扎馬和多斯特說你們非常的強大,那么就讓我來試試你們究竟有多么強大的力量好了。”
  “是嗎,得罪!”阿洛蒂雅說完之后,生命場頓時蕩開。
  一瞬間,阿洛蒂雅的身上氣勢頓時爆裂,絲猛然飛揚起來。而安玲?夜曇華音,還有二尾猞猁同樣也爆出了力量,然后猛然沖向了幾個穿著肉殖裝甲的伊斯特人。強大的戰斗頓時在宇宙艦里面爆,原本平穩下落的宇宙艦頓時就晃蕩起來。因為阿洛蒂雅他們只在核心人員面前出現過,所以宇宙艦里面的其他人都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突然之間就拉響了危險的警報。
  戰斗持續的時間并不是很長,阿洛蒂雅他們在這段時間對宇宙艦基本已經非常的熟悉了,完全以突破為主,所以很快就來到了艙門的前面。
  “你們不可能突破的,艙門不可能被破壞。”弗烈德說道。
  “二尾!”阿洛蒂雅說道。
  其實不用阿洛蒂雅說什么,二尾猞猁的嘴巴里面,一顆空氣螺旋彈就已經在飛的凝聚旋轉。而這絕對是白易的那種經過不斷完善的精微螺旋彈。擁有和白易相同的大氣掌控能力,所以二尾使用出來也沒有任何的問題。
  而這個時候,阿洛蒂雅雙手按在了通道的地面上。
  水晶墻!
  阿洛蒂雅構筑出一道非常堅固的水晶墻,將后面追擊的人全部阻攔在對面。這里畢竟是宇宙艦,所以那些人明明知道可以打穿了其他方向過來,但是他們卻不可能真的大肆破壞自己的宇宙,只能和水晶墻較勁。而這個時候,二尾猞猁的精微螺旋彈猛然噴射而出,就連他自己都被強大的沖擊力推動著朝著后面退出去了數米,地面都被二尾猞猁的爪子抓出了幾條深深的劃痕。
  而這個時候,安玲也將靜滯之環的力量展開,將位于自己這邊的沖擊全部靜滯下來。
  所有的沖擊全部朝著外面爆,轟的一聲,宇宙艦的艙門上面頓時破開了一個巨大的洞口,剩余的螺旋彈頓時朝著遠處飛了出去。
  “總之,這段時間十分感謝你的接待,以后有機會,我們會償還這份情義的。”阿洛蒂雅說道。
  “再見了!”阿洛蒂雅說著,和自己的同伴朝著洞口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不可能,你們不可能隱藏下去的,我會公告你們的資料,然后你們肯定會被抓出來的。”弗烈德在水晶墻的另外一邊,憤怒的喊道。
  “最后給你兩個建議。第一個,公告我們的資料,對你來說有害無益。第二個,多聽聽你那位副官扎伊斯的話,他還是很有謀略和想法的。想知道第一個的為什么的話,就可以問他。”阿洛蒂雅笑著,再次揮手,然后和二尾猞猁他們一起朝著空洞落了下去。
  在來到空中之后,二尾猞猁頓時借助了阿洛蒂雅和安玲兩人,然后帶著小諾,從空中飛了出去。在二尾猞猁都拋開十多公里之后,水晶墻才逐漸消失,那個弗烈德狠狠的一拳砸在通道的墻面上。
  “少環主,我們還繼續追擊嗎。”其中一個核心手下問道。
  “追擊……另外,叫扎伊斯過來。”弗烈德突然想起阿洛蒂雅最后的兩個建議。頓時讓人將扎伊斯給叫了過來。
  “扎伊斯,你來給我解釋,我們為什么不能公布他們的資料。阿洛蒂雅說著對我有害無益,為什么?”弗烈德問道。
  “少環主,這很簡單的,只要想想,你是怎么得到他們的就可以知道了。我們可是從政府那邊嘴里搶食,現在雖然逃掉了,但是不管有沒有逃掉,暴露出去,對少環主都不是一件好事。相反,我們還必須隱藏他們的消息,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就算是知道,我們也不能承認,而必須說是謠言……。”這個扎伊斯頓時解釋道,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少環主突然會詢問他這些東西。
  “是這樣嗎!”弗烈德沉思到。
  “接下來的事情,你來安排,我去思索一下。”弗烈德拍著腦袋,朝著里面重新走去。而這個時候,宇宙艦上面的騷動,搶救,更是讓他異常的煩躁。
  在弗烈德走了之后,扎伊斯才錯愕,不知道為什么弗烈德突然就將處理后遺癥這么重要的事情交給了自己。
  “是阿洛蒂雅離開前,給弗烈德少環主的最后建議,說是讓他多聽你的意見。”扎馬在旁邊說了一句。
  扎伊斯頓時愣住了,他完全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個原因。
  如果覺得災厄紀元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lu5小說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