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884 先天生靈的孕育

很快,阿洛蒂雅就從扎馬和多斯特兩人的口中知道了這里是在什么地方——內宇宙!由于黑洞的強大塌縮力,將外宇宙的不同星域吸到了這個地方。在黑洞噴發的時候,就在內宇宙里面形成了一個又一個不同的環形內域。以黑洞噴發的地方為中心,類似于現在阿洛蒂雅他們現在所見的環境,只是要更加巨大而穩定。
  一個足以形成黑洞的龐大星域噴發,究竟有多大的范圍,簡直不敢想象。
  地球的面積和一個環形內域相比完全沒有可比性,因為所謂的太陽都不過是一顆極為細小的恒星而已,而太陽的體積就是地球的130萬倍。
  大部分的星域的文明,在被黑洞吞噬的過程當中基本就已經被毀滅殆盡。不過,也有一些文明保存了下來,在內宇宙重新繁衍起來。而且,就算是原本的文明滅絕,只要環境合適的話,環形內域也是可以形成新的生命的。而且,內宇宙,應該就是源所說的那個‘混沌世界’孕育新的生命比外面的宇宙更加容易,所以內宇宙里面并不孤單。
  ……
  “這次就是有人發現了在東古虛域里面爆發的小型黑洞,所以我們才過來探查的。”扎馬解釋道。
  “哦,這很有價值嗎?”
  “嗯,畢竟是一個新的黑洞,雖然是小型黑洞爆發,但是從里面帶出來的東西,也許也擁有非常巨大的價值。另外,或許有靈性……。”扎馬說道這里,突然停了下來。
  “靈性?”
  “這個問題我們不是非常的清楚,但是在伊斯特環形內域里面流傳著一種說法,說是在外面的星域被黑洞吸收進來,形成環形內域的時候,會受到這個世界里面的特有氣息影響,孕育先天生靈。”扎馬說道。
  “先天生靈?”阿洛蒂雅頓時瞇了一下眼睛。
  “只是傳說而已,畢竟我們還從來沒有見過新的環形內域形成呢,而且時間也太過于久遠了,誰都無法證實。”多斯特這個時候也說了一句。在細致交流的同時,阿洛蒂雅的逆花瞳也在緩慢的影響著兩人的情緒,已經越來越放松。
  “只是傳說而已啊。”阿洛蒂雅笑道。
  不過這個時候,不管是阿洛蒂雅還是安玲他們的心里都生出了一種想法——就是這個了!巴茲爾加曼率先進入這個世界的緣由,肯定就是因為這個了。在地球上,幾乎各個文明都有類似的傳說,神靈都是伴隨著世界的誕生而誕生的。一位借助世界力量誕生的先天生靈,不是神明是什么。
  “那么,先天生靈,其他環形內域的人也可以成為嗎,有沒有什么要求?”
  “這就不知道了,只是說需要靈性什么的,畢竟,我們只是被派到這里來探路的先鋒而已,知道得不多。”意思是,他們的身份其實很低的。多斯特這個時候和之前的激烈反抗已經天差地別,輕易就將知道的事情說了出來。而這個時候,那個比較冷靜的扎馬已經覺得不對了,但是,他們卻仿佛無法控制自己一樣,不由自主的就隨著那個叫阿洛蒂雅的女子的詢問就說了出來。
  他們都不知道,阿洛蒂雅的逆花瞳一直都沒有取消,雖然沒有白易的力量這么強大,但是在之前的談話當中,就在潛移默化的影響了他們的判斷。
  ‘現在我們怎么做?’安玲問道。
  ‘讓我仔細想想!’阿洛蒂雅回答到。這個時候,他們都是用精神直接交流的,并沒有隨意的暴露出來。
  原本,阿洛蒂雅將這兩人抓住的目的,除了詢問各種消息以外,也是看能否以某種相對自由的身份進入外面的宇宙艦,然后前往一個足夠安定的世界。否則就空間裂縫四周這片環形帶,怎么都不可能堅持多少時間。
  但是這個時候,這兩人說出了新的環形內域可以孕育先天生靈的事情之后,阿洛蒂雅就不好決定了。
  先天生靈啊!
  雖然阿洛蒂雅也不明白所謂的先天生靈究竟算是什么樣的存在,但是那個巴茲爾加曼僅僅因為一點模糊的感覺就敢冒著死亡的危險那么早撲進來,顯然是擁有難以想象的好處的。
  加以對比的話,很顯然選擇留在這里,成為先天真靈是收獲最大的。
  只是,現在的問題就是,阿洛蒂雅他們并不知道究竟該如何成為先天生靈,這肯定不是隨便找一個地方睡一覺就可以做到的。另外就是,這里雖然被外界認為是黑洞,但是事實上,這里不過是一個地球上面出現的空間裂縫而已。雖然有些巨大,但是空間裂縫和所謂的黑洞完全沒有可比性。
  最后就是,地球不出意外的話,基本已經被四方天世界給徹底的吸收了,空間裂縫里面噴發出來的各種物質都是非常有限的。也就是說,有很大的可能,這個地方的碎片帶估計就到此為止了,根本就不可能形成所謂的新的環形內域。那么所謂的先天生靈肯定就無從說起了。
  第一個選擇,或許就會錯失成為先天生靈的重要的機會。
  第二個選擇,或許新的世界根本就不會存在,如果他們執意留在這里,或許等這些人走了之后,就不會再有人關注這里了。等到這里被所有人遺忘,成為內宇宙的塵埃之后,他們就只能真的成為碎片帶上面的鳥人了。
  ‘離開這里!’阿洛蒂雅在幾個人的心里說道。
  ‘首先,按照正常的可能,地球已經被白易大人的四方天世界吸收了,根本就不可能在這里形成什么環形內域,先天生靈也就無從談起。第二點,即便是空間裂縫的力量大到恐怖,真的好比黑洞一樣,將太陽系里面的所有星球都吸過來,形成了環形內域,我們也不知道確切的成為先天生靈的辦法。但是,我相信在伊斯特環形內域高層立面,是有人知道確切的辦法的。最后,就是時間,我們還有很多的時間做準備,一個環形內域世界的形成,絕對不是短時間就可以結束的。即便我們再次選擇回到這里,也應該有足夠的時間。’阿洛蒂雅給幾人解釋道。
  ‘了解!’沒有人有異議,因為阿洛蒂雅將各個方面都分析得非常的清楚了。
  那么,現在的問題,就是他們該以什么樣的方式前往所謂的伊斯特環形內域了。而方式,顯然就是現成的,就是借助扎馬和多斯特的上方了。
  “是這樣嗎,我們對所謂的先天生靈也沒有多少興趣,能夠活下來就已經很不錯了,實在是沒有興趣再次冒險。相反,我們對你們所說的伊斯特環形內域十分有興趣,不知道你們是否可以引導我們去參觀一下。”阿洛蒂雅說道。
  “你們要過去?”
  “當然,既然對先天生靈沒有興趣,當然就需要前往穩定的世界,看是否可以開始新的生活吧,否則難道留在這個碎片帶上面看星星么。”阿洛蒂雅輕微玩笑的說道。
  “那么,歡迎你們來到伊斯特環形內域。”扎馬猶豫了一下,然后才說道。什么感覺呢,明明是他們發現了外星生命,這個時候是應該高興狂喜的吧,但是這個時候,他卻有一種淡淡的不安。
  “那么,就麻煩兩位了。”阿洛蒂雅說道,示意安玲取消了靜滯之環的力量。
  “你們不通知你們的長官嗎?”阿洛蒂雅示意兩人發送信號。
  “不,應該不用了。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少爺的隱形虛獸艦就要過來了。事實上,在剛才遇見你們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發送了隱蔽的信號。”多斯特解釋道。這個時候,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覺。事實上,他都不知道為什么會不好意思,在逆花瞳的影響之下,就是覺得自己暗中發送信號的行為有些對不起對方。
  “你是指你們三次發送的信號嗎,還是再發送一次吧。”小諾說道,而阿洛蒂雅也點點頭。
  扎馬和多斯特聞言頓時錯愕,過了一會才明白過來對方表達的是什么意思。也就說,他們自以為隱蔽的信號,或許根本就沒有傳遞出去。比如,這個身體無比幼小的蘿莉就清楚的知道他們發送了三次信號。
  這幾個所謂的人類,究竟擁有什么樣的科技和力量啊!
  扎馬和多斯特兩人都不約而同的覺得有些不安,這是身為自己本能的感覺。只是,因為逆花瞳的影響,兩人又無法準確的表現出來。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種不安,并不僅僅是來源于阿洛蒂雅他們的實力。要知道,單純的以實力來說,阿洛蒂雅比起穿著肉殖裝甲的他們也強大不了多少。最主要的是,這是兩個不同文明之間的觸碰,雙方的知識體系和力量體系有著明顯的差異,雙方對對方都十分的不了解。
  這種不安,最大的來源其實是未知。
  在兩人發出了信號之后,幾人就再次停留在這里,等待著那個所謂少爺的隱性虛獸艦。在這段時間里面,雙方就再次比較輕松的交談起來。而阿洛蒂雅則是在說話的時候,則是讓小諾在自己的處理器里面進行記錄整理,將雙方語言的對比記錄下來,等待以后形成系統的語言書籍。
  因為,阿洛蒂雅相信白易他們肯定會來到這個世界的。
  ……
  在等待了將近半天之后,阿洛蒂雅他們才感覺都有什么生物來到了這塊巨大的巖石附近。只是,這種感覺非常的飄忽,如果不是對方已經貼到了巖石上面的話,阿洛蒂雅他們都無法察覺。很顯然,對方所謂的隱形虛獸艦也不是說著玩的。
  在阿洛蒂雅的控制之下,巖石上面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個裂口。在裂口出現之后,頓時再次出來了三個伊斯特人。雖然他們不太明白這個裂口是怎么出現的,但是發現外星生命的興奮已經占據了他們的神經,所以三人在隱藏了氣息之后,很快就進入了里面。
  只是,當三個伊斯特人進入中間之后,頓時就愣住了。
  這和他們想象當中的不一樣啊,原本扎馬和多斯特兩人匯報說發現了外星生命的時候,他們都以為所謂的外星生命是被兩人給抓起來囚禁了呢。結果現在雙方居然就這樣安靜的坐在一起,雖然微微有些拘束,但是很顯然和他們想象當中的畫面完全不一樣。
  “幾位好,我是來自地球的人類,阿洛蒂雅。”
  “安玲??夜曇華音!”
  “二尾猞猁!”
  “小諾!”隨著阿洛蒂雅的開口,幾人都自我介紹到,而阿洛蒂雅除了名字以外,還是用的伊斯特語言。
  “你們,你們好!”不管后來的三人多么的錯愕,都下意識的還禮。
  這就是智慧生物,并且是可以交流的智慧生物的通性。只要已經啟蒙了智慧,并且作為智慧程度不差的生物,就絕對不會像猛獸那樣一見面就開咬的,特別是,對方還說著你的語言的時候。
  特么的,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三人無比質疑的看著扎馬和多斯特兩人,帶著阿洛蒂雅他們四人朝著隱性虛獸艦上面走了上去。既然對方都已經可以交流了,并且表現出友善禮貌的樣子,他們當然也不可能突然就出手,將阿洛蒂雅他們當做外星標本。這個時候,只能將阿洛蒂雅他們當做是外星使節一樣對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