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4)      第1347這份信念(11-14)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4)     

災厄紀元883 語言烙印

白冥樓在研究什么的時候,都喜歡追溯本質,因為只有從本質上面掌握了,那么才會真正理解不同的能力和原理。正是因為如此,白冥樓在實力上一直都領先其他人一步,絕對不是外界那些僅僅只知道學習的人可以比擬的。當然,這也需要自身擁有那種深厚的底蘊才可以,沒有底蘊,就算是有這個想法也是徒勞。
  所有人的力量都來源于活性細胞,所有人最初的能量都被稱為‘異種能量’,自身不同的偏屬,那是之后才有的事情。
  所以,理論上,各種不同的力量,是可以相互轉化的!
  那些極端相對的力量現在白冥樓也無法轉化出來,不過一些并沒有沖突的力量,都可以做到的。
  比如,現在阿洛蒂雅使用的逆花瞳以及精神烙印。這本身就是基于精神識感上面的一種運用方式,應該說,和任何一個人都沒有沖突。當然,不同的人還是有不同的相應屬性,阿洛蒂雅就只能發揮這種模仿的秘術僅僅一部分力量。
  當阿洛蒂雅眼中的逆花瞳出現的時候,對面的那個扎馬的心中頓時微微一涼,一種仿佛被人看光了一樣的感覺。在這樣的感覺升起之后,這個扎馬頓時就想要本能的反擊,不過很快,就被他強行用理智給壓制了下來。
  而這個時候,阿洛蒂雅則是用逆花瞳和對方對視在一起。
  原本,阿洛蒂雅是想要藉由逆花瞳的力量,來使用精神烙印,催眠烙印對方的記憶,然后來弄懂這個世界的消息的。不過這個時候,阿洛蒂雅在逆花瞳出現之后,卻頓時發現不對了,面前這個智慧生物的身上,居然擁有兩個精神。
  怎么說呢,有些好像電腦里面所謂的雙核一樣!
  對方看上去好像一個完整的生命,但是卻又有兩個不同的精神,而其中一個很顯然居于主要地位。只是,這個居于主的精神非常的弱小,居于從屬的那一個精神比居于主的精神強大上百倍,只是十分的空洞。而這個人身上的力量,就是掌握在這個空洞的精神之下的。
  主從搞錯了吧!
  阿洛蒂雅在心里下意識說了一句,不過卻并沒有多說什么,或許,這個地方的人就是這樣呢。發現對方有兩個精神,阿洛蒂雅不由得更加的小心,因為她的能力畢竟不是精神方面的。而對方那兩人顯然也更加的緊張,那個扎馬的雙眼和阿洛蒂雅對視在一起,雙方的精神逐漸接觸。
  雖然說自己站了出來,但是扎馬還是非常緊張的。雖然這個時候,他們已經被面前這種不認識的智慧生物俘虜了,但是自己站出來危險當然又不一樣。
  對方的精神抵抗很強!
  不!
  應該說,是那個空洞的精神的力量非常強大,會自主的保護非常弱小的那個精神。阿洛蒂雅逐漸增加了逆花瞳的力量,緩緩的,不管是阿洛蒂雅還是這個扎馬都感覺到了壓力。而這個時候,扎馬的感受就更加的深刻,因為,對面這個生物居然直接用自己的精神和寄生肉殖裝甲的力量相抗衡,而且還占據了上風。
  老天,單純的論本體的話,面前這種生物比他們強大了數百倍,這怎么可能!
  只是,扎馬卻不知道,阿洛蒂雅同樣面對著非常巨大的壓力,因為阿洛蒂雅的力量并不是精神方面的。在簡單復制了一部分精神烙印之后,阿洛蒂雅頓時閉上了雙眼。阿洛蒂雅那副皺眉的樣子,頓時讓雙方都變得緊張。
  不過,只是變得緊張而已,雙方還不至于真正戰斗起來,因為看上去,起碼扎馬并沒有受到什么傷害。
  過了好一會,阿洛蒂雅才穩定了精神。
  “дйбкㄎㄛéōζξ。”阿洛蒂雅緩緩的說出幾個音節,而對面的扎馬和多斯特頓時就驚呆得張大了嘴。因為阿洛蒂雅雖然緩慢,但是無疑就是在用他們的語言在說話,而在剛開始一遍之后,阿洛蒂雅第二次就非常的流利了。雖然其中的詞語似乎有些不全,但是阿洛蒂雅第二次說的話所表達的意思就是:“將你的寄生肉殖裝甲給解除掉!”
  不管是扎馬還是多斯特,都瞬間驚呆了!
  兩人的身上頓時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雙方之間的氣氛頓時變得更加的緊張。不過阿洛蒂雅只是帶著平靜的神情,一點都沒有動怒的意思,再次用遲緩的音節說出幾個詞語:“ㄜTa?ъыЁ(更好的交流)”
  阿洛蒂雅說的話并不清晰,音節和詞語都少了兩個,不過,大致的意思卻可以聽懂的。
  很顯然,之前就是由于那個肉殖裝甲的阻礙,所以阿洛蒂雅并沒有烙印到多少對方的記憶。
  扎馬有些遲疑,而那個多斯特就頓時大聲的嚷了起來:‘喂,扎馬,你可別犯傻,對方這么快就可以知道我們的語言了,你意味著什么嗎。”
  意味著什么,簡直不言而喻!
  阿洛蒂雅他們幾個人的能力相對于他們的本體來說,似乎有些太強了。這樣的能力,如果出現在他們的社會的話,肯定會引起極大的驚恐與威脅的。
  阿洛蒂雅說完之后,就沒有繼續說下去了,只是靜靜的等待著對方回答。
  而這個時候,那個扎馬在思索了一會,才開口:“他們只有四個人而已,不管怎么樣,在伊斯特環形內域都是屬于弱勢的一方。或許他們的確有些怪異而強大,但是如果說四個人就可以對伊斯特環形內域造成威脅的話,就太過于夸張了。現在我們語言不同,確實只有更好的交流才可以更加的了解。”
  扎馬說著,主動解除了寄生肉殖裝甲。
  只見扎馬的身上表面甲殼和肌肉一陣蠕動,然后仿佛縮小一般,逐漸朝著他的體內消失。這種感覺,讓阿洛蒂雅他們仿佛看見了異血真靈形態的變化一樣。很快,扎馬就露出了真正的形態,很顯然,這個時候的扎馬還是非人類的樣子,和人類有巨大的差異。最關鍵的是,現在的扎馬和之前的氣息簡直天差地別。
  “多謝,那么,開始吧。”阿洛蒂雅說道,再次使用了逆花瞳。
  而這一次,沒有寄生肉殖獸的力量之后,單純的扎馬的能力簡直不值一提了。很快,阿洛蒂雅就從對方的腦海內復制烙印了語言記憶。
  不是阿洛蒂雅不想知道更多,而是不敢……復制烙印,并沒有某些小說里面說的這么玄奇,在對方腦海里面什么都可以隨意的查看。要知道,一個人的性格、思維、自我,就來源于自身不同的記憶。簡單的看一些記憶還沒有問題,如果真的多復制烙印幾個,那么自我意識就會被這些記憶影響,到時候人格分裂都是輕的。
  阿洛蒂雅復制烙印結束之后,發現扎馬的臉色有些不舒服,頓時明白過來,示意對方再次將寄生肉殖裝甲給穿上。
  對方的本體畢竟太弱小了,雖然這里是阿洛蒂雅特意隔絕出來的一個晶化空間,但是畢竟是在宇宙當中,他的本體支撐不了多少時間。
  而在對方重新穿上肉殖裝甲的時候,阿洛蒂雅的口中則是一個一個的吐出了簡單的音節。非常簡單的音節,就類似于中文里面的abcdefg,還有聲母韻母一樣。很快,阿洛蒂雅的吐音越來越快速,就仿佛徹底進入了一種閱讀復制模式一般。逆花瞳的強大復制能力,直接利用意識海將所有的東西全部映射烙印下來,然后快速的讓身體熟悉這種語言。
  “сущрцюШЧзкбж……那么,我們可以認真的交流一下了。”阿洛蒂雅再次開口,看著對面的兩人。
  就算是早就知道阿洛蒂雅再次開口很可能就可以使用他們的語言,但是扎馬和多斯特還是十分的驚訝以及擔憂。
  “你展現出來的力量,讓我們感到驚訝。”扎馬的神情十分凝重的說道。既然已經可以交流了,那么就更加證實了對方的力量。這個時候,他們就需要更加認真的判斷,對方是否擁有對伊斯特環形內域造成威脅的能力了。
  “多謝夸獎,其實我也沒有怎么掌握這種能力。”阿洛蒂雅謙虛的說道。
  不過,阿洛蒂雅的這句話,在這兩人的心里,就理解成為另外一番意思,那就是:阿洛蒂雅的能力并不算是強大,這樣的程度,只能算是未掌握。在這樣的認知之下,頓時將扎馬和多斯特給嚇了一跳。他們都無法想象,這次從黑洞里面出現的生物究竟有多么強大了。
  不管怎么頭皮發麻,總之,兩群人就這樣開始了交流。
  主要就是阿洛蒂雅他們究竟來自于外宇宙的哪個星域,看是不是那種擁有侵略性的種族。以及,這個地方究竟是哪里,面前的扎馬和多斯特他們又是居住在什么地方,四周的格局是什么樣的等等。雙方都在從對方的話當中解析判斷,獲得自己想要的信息。
  很快,扎馬和多斯特就發現,不知不覺當中,他們就被對面這個叫做阿洛蒂雅的‘人類’女子給主導了話題走向,在交談中,各種信息就不知不覺得泄露了出去。
  在發現了這一點之后,兩人更加的擔心了,這種氣氛和節奏掌控能力!
  只是,這兩人并不知道,阿洛蒂雅在地球上面的身份有多高,這種最基本的節奏掌控能力是肯定具備的。而他們兩人,說到底不過是兩個派出來打頭當排雷兵的家伙罷了,可以和阿洛蒂雅相比才怪。
  ……
  “內宇宙,伊斯特環形內域嗎!”阿洛蒂雅在弄清楚了大致的格局之后,自言自語的緩緩說了一句。而這個時候,安玲?夜曇華音和二尾猞猁他們顯然還沒有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