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0)      第1347這份信念(11-20)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0)     

災厄紀元876 抱著覺悟

弒神槍在空中飄浮,緩緩的收斂了光芒,跌落在地上,由始至終,弒神槍上面始終沒有丁點的劃痕,在強大的攻擊里面依舊怡然無損。白易靜靜的站立在原地,微微沉默,并不是弒神槍比新生的寶具弱,弒神槍始終是將源曾經殺過一次的長槍,在最后還是出現了反噬。而且,白易手中的這柄長劍,也并不是白易的寶具,而是地球上這幾十年無數死亡的生命的心聲。
  數十億,數百億,人類、動物、植物……那最后的心聲。
  走出這個破碎的時代——光明新生!
  誓約??光明新生之劍上面的光芒也逐漸內斂,恢復了平平無奇的樣子。而這個時候,其他人才發現在長劍的上面,環繞著一個女子的虛影。伍爾夫頓時就認了出來,這個女子就是愛麗絲,愛麗絲??阿爾弗雷德。
  那么,現在愛麗絲究竟是……就在伍爾夫準備走上去的時候,突然之間,所有人又頓時望向了原本中國的方向。在那個方向,更加強大的震動傳來,就仿佛整個天空突然之間開始塌陷一般。
  不,不是好像,而是真的在塌陷。
  在天空中,巨大的世界浮現出來,四方天的世界,一個宏偉而巨大的世界。這份幻想時代一般的驚人場景,不過卻沒有任何人有絲毫觀賞的心思。因為這個時候,四方天的世界正在不斷的碎裂,巨大的世界正在逐漸朝著下方的地球墜落。這個還未完全形成的新的世界,因為連續的戰斗太過于激烈,終于又再次開始破碎了。
  其他人都不由自主的沉默了一會,然后看著白易。
  “現在這個世界還有希望,只要得到新的支撐就可以了,對吧,白易。”伍爾夫頓時焦急的向白易問道。
  “嗯!”白易點頭,神情無比的沉靜。
  “但是,那需要無數的生命,或者……。”白易再次說了一句,然后朝著破碎的地方飛了過去,很快就再次進入了四方天的世界。
  其他人在看見了這一幕之后遲疑了一下,然后也立即跟了上去。他們很想知道,這個時候白易還想要做些什么,又可以做些什么。白易在進入了四方天的世界之后,突然就停了下來。而其他人比如亨弗里斯、沃納??科斯奇等人也同樣停了下來。因為這個時候,他們在重新進入四方天之后,都可以看見一副場景。
  獻祭升華!
  生命是宇宙神奇之物,越是強大的生命,本身所蘊含的宇宙法則也就越多。只要用足夠的生命用來獻祭,就足以構筑一個世界。而這個時候,在四方天世界里面發生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的廝殺,以自己,以其他人作為獻祭的祭品。
  沒有仇恨,只有最后的目的!
  這個時候,在這樣做的居然是之前出現過的那些新生代,還有白冥樓剩余的人,以及,人類和類人智慧種族里面,少數年輕的一輩。這些人不多,但是這個時候卻仿佛狂熱一般,不斷的在人群里面開始了廝殺。
  ……
  “妮爾萊,你做什么,瘋了嗎,這個時候還要殺人,你對白易的崇拜已經成為信仰一般狂熱了吧,簡直都沒有自我了。”一個黑熊一般的男子在面對妮爾萊的攻擊的時候,瘋狂的怒吼。這頭熊人的力量顯然很不弱,也對妮爾萊非常的了解,這個時候,妮爾萊因為力量已經消耗了很多,所以兩人居然打成了平手。
  “我沒瘋,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巴托魯,現在這個世界正在破碎,需要新的支撐才可以穩定這個世界,所以需要有人犧牲。”妮爾萊說道。
  “那你自己怎么不去死,非要來屠戮我的族人,我看你就是和白易一樣徹底的瘋了。”被稱為巴托魯的熊人奮力的反擊,大聲的的吼到。
  巴托魯和妮爾萊原本還是同一期的學生,關系還算是不錯。不過,在從學校出去了這么長的時間之后,即便是原本的同學,這個時候也擁有了自己完全不同的想法。所以,這個時候他對于妮爾萊的作法感到十分的不滿甚至是憤怒。
  “是的,我會死的!”妮爾萊露出了一副哀傷而釋然的神色。
  妮爾萊在心里說道,強大的力量頓時按下,巴托魯頓時被推動著朝著地面重重的撞了過去,身后的族人死了一大片。而在這些人死后,頓時就從身上散發出瑩瑩的光芒,用來修復這個世界。
  妮爾萊的眼中沒有絲毫的獲勝的激動,反而是一副悲愴的黯然。如果可以的話,沒有人愿意這么選擇,但是這個時候,卻只能這么做了。
  沾染著自己原本朋友的鮮血,妮爾萊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抬頭望著天空,發出了如同哀嘆一般的嘆息。一滴眼淚,就這樣從妮爾萊的眼睛里面滑落,不過,沒有人看見這一幕。當妮爾萊再次低頭的時候,神情已經再次變得無比的冰冷。如同一個劊子手一般,兇狠的看向其他剩余的人群。
  對不起,我的朋友!
  等世界形成之后,我就會來陪你們。
  妮爾萊在飛射而出的時候,在心里狠狠的對自己這樣說道。這不是一個隨口的敷衍,而是真正的,做好了決然的準備。
  這樣的一幕,不僅是在這里在發生,在四方天的各個地方都在發生。那些被白易教導出來,忠于白易,忠于這個世界,被稱為是新時代脊梁的人,這個時候突然之間再次開始了殺戮。只是,這又并不是單純的殺戮,被殺死獻祭的人群里面,還有他們的朋友,但是他們卻依舊沒有留手,只是在動手的時候,心中一抹悲愴和決然。
  ……
  剛剛進入四方天世界的橫刀螃蟹一族沒有想到居然會遭遇這樣的事情,這些大螃蟹頓時和其他人一樣,徹底的懵了。
  不過很快,這些大螃蟹就從四周那些人的怒吼當中知道發生了什么。
  新的世界還沒有徹底形成就要再度破碎,就如同之前白易讓人在世界上收集法則一樣,這個時候,這些人也在這樣做。不過,這些行動起來的人并不算是很多,更多的,都不愿意在這個當頭還死亡。即便妮爾萊他們抱著一種殺死其他人,殺死朋友之后,再將自己也獻祭的想法,也不過只是杯水車薪罷了。
  “族長,我們怎么做。”一只大螃蟹突然問道。
  顯然橫刀也沒有想到,自己剛進來就會遭遇這樣的一幕,不過這個時候,橫刀在遲疑了片刻之后,卻下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命令:“幫助白冥樓,獻祭生命,構筑新的世界。當世界形成之后,整個橫刀螃蟹一族就給所有被我們殺死的人賠命!”
  “老爹!”一刀螃蟹頓時驚愕的看向自己老爹。
  “你們認為,這個世界破碎之后,又還有誰能單獨的活下去嗎。這個世界必須有人犧牲,只是誰都不愿意做犧牲的那個人罷了。那么,就只能有人去強行執行這一切,就像他們一樣。”橫刀指著在人群里面拼命廝殺的冬陽。
  “看見沒有,他的神情,他并不是真心想要這樣做的,我敢說,他已經做好了犧牲自己的準備。只不過,光有他自己一個人還不夠,所以才會對無辜的人,對其他人大肆殺戮。沒有人有罪,但是既然做了劊子手,就絕對不能繼續活下去,否則,就是對自己手中死亡的生命的不尊重。所以,我不管你們是在戰斗中死亡,還是在世界形成之后死亡,都必須成為這個世界奠基的一部分。”橫刀看向自己身后的橫刀螃蟹一族。
  “殺,你們不是看毒刺水母一族很不順眼了嗎,這次就讓你們殺個痛快。”
  橫刀身后的螃蟹群在遲疑了瞬間之后,很快,一刀就帶頭沖向了毒刺水母一族。誰叫他老爹是族長呢,他們身為族群的一份子,就應該聽從族長的命令。而這個時候,橫刀自己則是沖向了冬陽的方向,他可以看出來,冬陽的力量已經非常的勉強了,雖然本身就已經存了死志,但是這個時候就死亡的話,就太遺憾了。
  橫刀幫冬陽擋住了攻擊,然后兩人背靠背的站立在一起。
  “真是沒有想到,你一只大螃蟹居然可以看出來這么多,而且會這么選擇。”冬陽微微喘息著,一種無奈而傷感的語氣。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想這么選擇的,但是,沒有別的選擇了。
  “開玩笑,我可是白易的徒弟。”橫刀大聲的說道。
  “咳咳咳。”冬陽頓時咳嗽了出來。“你是白易大人的徒弟?你別騙我,白易大人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徒弟,接受他教導的,全部都是學生的身份。而在那些人里面,我也從來不知道還有一個大螃蟹。”
  “哼,你就是這么沒有見識,我可是在魔鬼島上面就親自接受過白易教導的。那個時候,那一刀就這么直直的從我頭頂飛過,然后削斷了好多的大樹……。”橫刀螃蟹和冬陽一邊說著話,一邊和四周的其他生命不斷的廝殺。
  就仿佛緣分一般,才剛剛見面,橫刀和冬陽就變得非常的熟悉。即使是已經抱著犧牲自己,用自己的雙手來沾染鮮血的覺悟,這個時候,兩人的神情卻仿佛完全沒有那種沉重一般,即使是在戰斗中,也可以隨意聊天一般的自然。
  ……
  而這個時候,做出這樣的抉擇的,居然并不僅僅只有橫刀螃蟹一族。烏吱的肥耳鼠一族,黑水晶的水晶魔族一族,這個時候居然也做出了這樣的決定。雖然不知道他們的動機是什么,但是毫無疑問,他們都是自愿這么做的,絕對沒有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