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873 就這么死了

武器是兇器,武器的存在價值,就是廝殺和戰斗。不管在什么世界,這都是真理。不沾染鮮血的武器,只不過是裝飾品罷了。
  寶具,特別是武器類的寶具,是需要祭奠鮮血的!
  重新站立在海面,源手中抓著弒神槍,從手臂上面,無數的鮮血不斷的朝著長槍上面流了下去。浸潤了鮮血的弒神槍,就仿佛逐漸接觸了封印一般,上面漸漸的浮現出一股朦朧的光芒。弒神槍在源的手中快速的旋轉了幾圈,然后被源重新拿在手上,做出一個投射的姿勢。無數的能量不斷的以源的身體為中心蕩開,海面上頓時卷開了無數的漣漪。
  連續不斷的戰斗,弒神槍從對源的殺意,到一直不斷的浸染源的鮮血,逐漸變得熟悉,然后到現在為源所用。
  真正的力量,這個時候,終于逐漸展現出來。
  “所以說……!”源的神情無比的妖異而瘋狂,看著數十公里以外的白易。以源為中心,強大的力量卷動,四周的海水都被全部推開,形成了一個直徑數百米的巨大真空,在這個巨大的圓形當中,無數的力量撕扯,從弒神槍上面傳開。
  兩人之前的碰撞,不僅是源被彈飛了,白易同樣不能幸免。這個時候,白易正半跪在另外一邊的海面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身上的鮮血就如同沸騰一般浸潤而出。不過這些鮮血并沒有滴落,因為根本來不及滴落,就會被白易自己的身體給徹底的吞噬。
  白易可以感知到對面的源那里傳來的驚人力量,也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近乎徹底枯竭。但是白易卻依舊抬起了頭,重新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朝著源走了過去。白易的身體都在緩慢搖晃,不過,在搖晃前進的時候,一股透支生命的力量卻在逐漸的匯聚。
  這個時候,白易的心中有一股輕微的傷感。
  不是因為即將逝去,而是一種無聲的悲傷。數十年來,他明明是為了一個光明的目標而不斷的努力,但是最后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這究竟是命運,還是說,他由始至終就做錯了,任由之前那個世界存在才是最合理的嗎。不,白易并不認為自己做錯了,所以,白易一直都并不后悔,只是,有一點遺憾。
  白易的臉上逐漸露出一個笑容,就仿佛將所有的一切全部拋棄的笑容,然后白易逐漸的加速,朝著前面飛了出去。
  對不起!
  在朝著前面飛出的時候,白易的雙眼滴落一滴眼淚。
  強大的力量逐漸從白易的身上蔓延而出,這個時候,白易的整個身體都仿佛在徹底燃燒一樣。
  這個時候,伍爾夫等人正在朝著這里趕來,遠遠的,所有人就可以感受到源那邊那驚人之極的力量。這是完全超越了目前等級的力量,足以讓所有人側目。在感受到這股力量之后,伍爾夫等人的速度頓時加快。而在突然之間,白易這邊也綻放出一股力量,而這股力量,是如此的柔和但是讓人感覺如此的不詳!
  “你就去死啊!”源瘋狂的咆哮著,手中的弒神槍瞬間飛射而出。
  白易這個時候也猛然加速,以長劍為鋒,然后整個人化身為一道流光,瞬間朝著源沖擊切割而去。
  “不要!”伍爾夫遠遠的看見這兩道飛射而出的光芒,頓時忍不住大聲的喊了出來,右手朝著前面伸了出去。不過伍爾夫的這個動作只是徒勞的,一瞬間,在中心的海面上,無比炫目的光芒瞬間出現,然后朝著外面爆發。
  無法形容這一瞬間的美麗,就如同銀河星爆一般一圈一圈的蕩開漣漪,光芒不斷的四溢,帶出了美麗的七彩色。而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只是為了這一副畫面而存在一樣,徹底的安靜無聲。正在朝著這里趕來的伍爾夫的心里,卻在這瞬間變得如同死寂一般的空蕩蕩的,仿佛什么都徹底沒有了。
  海水受到力量的推動,兇猛的翻滾而來,伍爾夫繼續朝著前面沖出去數百米之后,才緩緩的停了下來,無力的跪在海面上。
  不僅是伍爾夫停了下來,其他原本在四方八極戰斗的人這個時候也同樣停止,因為,他們都可以清楚的感覺到,白易的氣息,正在飛速的消逝。這種感覺,他們無比的熟悉,就如同之前無數人在死亡之前的瞬間一樣。
  快一點啊,再快一點啊!
  沙皮心里不斷的怒吼,他絕對不相信,那個男人會在這里隕落。沙皮拼盡了力量高速的飛馳,但是之前重傷的軀體實在是無法發揮更快的速度。茉茉坐在沙皮的頭頂,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一般的安靜無聲。只是,從茉茉握緊的拳頭就知道,茉茉這個時候的心里一點都不平靜……不會死的,絕對不會死的,爸爸答應過著自己,絕對不會死的。
  絢麗的光芒不斷的綻放,僵持了半分鐘之后,所有人都可以看見,隨著白易氣息的消退,中心的力量終于發生了偏移。
  從原本的最中心,光芒逐漸朝著白易所在的方向推了過去。所有人都可以看見白易的前胸被弒神槍深深的刺入了進去。而這個時候,白易的身體徹底的失去了所有的氣息,弒神槍雖然擁有穿透白易身體的能力,但是卻仿佛受到什么力量驅使一般,僅僅是深深的釘入白易的身體,然后朝著冥地島的方向撞了過去。
  從海面不斷的劃過,強大的力量不斷的撕扯破碎,撞穿了無數的東西之后,終于帶著白易重重的釘在一面古樸而巨大的樓牌上面。
  而這面樓牌,就是——白冥樓!
  之前冥地島戰斗的殘痕依舊在燃燒,不過這個時候,這里仿佛沒有了任何的活人了,只剩余了大戰之后的凄涼。白易的身體就這樣被釘在原本白冥樓的樓牌之上,失去了活力的鮮血緩緩的從心臟里面不斷的流了下來,順著白冥樓三個字,不斷的流下,然后滴落在下面光滑的石階之上。
  當伍爾夫朝著這里趕來之后,頓時就看見了這一幕。
  伍爾夫就這樣遠遠的看著那個被釘在樓牌上面的身影,不由自主的覺得無聲的哽咽。伍爾夫轉過了頭,臉上一股無法形容的痛苦,但是卻什么都說不出來了。想想數十年前,白易只是一個普通的廚師,而他不過是一個食材店的老板,然后一路相互扶持著走到現在。老實說,伍爾夫是很佩服白易的,如果不是他的話,他伍爾夫估計早就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了。而這么多年來,伍爾夫也習慣了白易那運籌帷幄,仿佛什么都可以做到的姿態。
  白易,是白冥樓的支柱,所有人的支柱!
  只要有白易,其他人就相信絕對沒有做不到的事情。比如這次,就算是構筑一個新世界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也絕對會成功的,絕對會的。
  “你就這么死了嗎……!”伍爾夫轉過頭,含著淚水看著白易,語氣無比的低沉。
  “你怎么就這樣死了!”突然之間,伍爾夫瘋狂的咆哮起來。“你說的給所有人類構筑一個新的世界呢,那個有著自己目標,無所不能的白易呢,究竟去了哪里。你讓我,讓貝琪、讓維拉,讓阿洛蒂雅,讓我們一起犧牲也要構建的新世界還沒有形成,你怎么可以死在這里。如果你死在這里,你對得起貝琪他們的付出嗎,回答我!”
  “你說你感覺自己做錯了,帶給了地球更多的傷痛,你說你想要償還,但是你就是這么償還的嗎。你心中的承諾,做到了嗎!”伍爾夫須發張揚,如同瘋狂一般大聲的喊道。
  伍爾夫那激動而震撼的聲音傳出去無數的距離,就連后面那些跟隨而來的四方八極之地戰斗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神情變得無比的沉重。
  “你說你累了,想要休息了,難道這就是休息嗎!”伍爾夫再次緩緩的說道,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誰說男人就不會流淚,就連伍爾夫這樣被世界上稱為剛硬的男人,這個時候也完全忍不住自己的淚水。
  這個時候,亨弗里斯第二個趕到這里,瞬間也看見了這里的一幕,然后頓時停了下來,來到伍爾夫身邊。這個時候,亨弗里斯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事實上,在他的心中,同樣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情。
  他們這些人和白易似敵似友,就算是朋友,也擁有著競爭的關系。但是不管是敵人還是競爭的對手,毫無疑問的是,他們所有人都對白易非常的佩服。
  但是這個時候,這個長期以來一直站立在世界上最頂端,被譽為最強的男人,真的就這么死了嗎!
  亨弗里斯將手放在伍爾夫肩膀上面,什么都沒有說。
  ……
  而這個時候,白易的右手緩緩的動了動,然后再次抬了起來,抓在了弒神槍上面。“哭哭嚷嚷個什么勁,我可從來沒有見過伍爾夫你這個樣子。”
  白易那虛弱而低沉的嗓音響起,伍爾夫和亨弗里斯頓時驚愕的看向了白易。
  不可能!
  亨弗里斯在心里驚愕的說道,他們可不是沒有判斷力的新手。而伍爾夫也不會鬧那些哭哭啼啼的烏龍,在剛才的時候,他們都感覺到,白易的生命已經徹底的消散了的。I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