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858 極端的封印

白易很清楚,所謂的肉體歸原只是表象能力,不管是白易現在擁有肉體精微掌控,還是源的肉體歸原,應該都算是生物體□不滅的一個分支,都是在朝著那個方向進化的。擁有徹底不滅的結構,隨時完美再現單一細胞成長成為一個整體的過程,就是生物體□不滅的真正原理。
  只要有一顆細胞不滅,那么就可以藉由物質、能量,這種宇宙中最基本的元素,不斷的再生新的身體!
  即使是源,目前都沒有表現出這樣的能力,否則當初就不會只剩余了一部分殘骸在太平洋火山口,成為魔鬼藻了。白易不知道源是不知道這種最終形態,還是沒有能力達到這種最終形態,總之,即使是現在的源,也非常的難以徹底殺死。
  封印式!
  地面逐漸散發出淡淡的熒光,然后蔓延到兩人的身上,不僅是源,就連白易的身上都出現了這種光芒。
  當白易說布置了一個封印式的時候,源的心里確實微微沉了一下的,不過很快,他就立即穩定了心神。只是這個時候,看見地面封印式的變化,他卻再次不太明白了:“你這是什么封印,怎么將你自己都帶入進去了?”
  源并沒有從這個封印式上面感知到特別巨大的力量限制,也就是說,這并不是一個力量限定的封印式。另外,在這個封印式完成之后,他就和白易仿佛生出了一種更深的感應,就仿佛一種力量將兩人特別的聯系在一起了一樣。就算是以源的見識,也不知道白易究竟想要做什么了。
  那么,白易究竟想要做些什么呢!
  想要做些什么,很快,就可以知道了。白易的雙眼閉了起來,然后深深的吸入了一口氣。就仿佛所有的力量都在逐漸沉淀一般,當白易再次睜眼的時候,眼中一抹瘋狂和氣息瞬間浮現。
  閃步!
  白易的身體瞬間劃過兩人面前的距離,出現在源的面前。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的源頓時做出反應,面對白易的劍術,兩人頓時快速的交手,超越肉體反應的極限一般,兩人不斷的交錯而過,在幾次交手之后,白易的長劍貼著源的皮膚切過,一小塊表皮頓時飛了起來,終于被白易抓到了一點小機會。
  本來,之前的戰斗中就已經證明,單純的‘技’,源并不是白易的對手,所以,源根本就不在意這一點小傷害,不過是被切掉了拇指大小的一點表皮而已。
  只是!
  白易的長劍抹過的同時,上面的能量突然變得激蕩,這一小塊肉皮還沒有來得及回歸源的身體,就徹底被強大的力量溶解。
  只是剎那的交鋒而已,小小的一點點變故之后,兩人的動作越發的凌厲而兇猛。隨著戰斗的進行,兩人原本被壓制的力量也逐漸回歸,戰斗變得更加的激烈。
  錚的一聲長劍拔開,一道軟環形的半圓瞬間飛出,一截和人類手腕大的觸角被白易斬斷。這一小段觸角對于源來說,真的不算什么,甚至觸角還多半都是角質層,他甚至一點痛苦的感覺都沒有。但是這個時候,白易居然放棄了更進一步的機會,長劍突然橫轉,重重的隔開了源的攻擊,同時左手掌心如同之前源使用的那個窒暗圓心一般的空心圓形。
  當然不是源的攻擊方式,白易還沒有這么妖孽看一遍就可以學會對方的攻擊。
  只是,有些相似罷了,一個直徑不到二十厘米的透明空心圓形,在白易轉身的時候,瞬間將這一小段觸角籠罩了進去。
  窒息一般的低音,那是能量激蕩的壓抑,白易的左手抹過的時候,這一小段觸角頓時也消融在這個空心的圓形里面。
  被白易隔開的源朝著后面彈出了一段距離,然后重重的落在地面,正好清楚的看見了這一幕。剛才戰斗的景象也頓時浮現在腦海,每一次,都是不太重要的傷勢,對于他來說也完全沒有多少影響,但是每一次,白易長劍上面攜帶的能量都會將分離的部分徹底的消融掉。如果說之前幾次他還以為那只是白易長劍上面攜帶的能量太過于強大的話,那么這個時候……。
  “你是認真的嗎!”源的神情立即沉了下來。
  “啊,認真的!”白易的嘴巴微微的張開,白色的牙齒這個時候卻仿佛透露出一股冷冷的光芒。明明白易的神情很嚴肅,但是源卻可以從白易的神態當中感受到一股瘋狂。
  開什么玩笑!
  白易這家伙,是真的想要將他的身體徹底的消滅,或許一次做不到,那么就如同刮刀一般,一次削一點,而每一次削下來的部分,白易就會徹底的將之完全的消融。對于以小部分肉體,對于白易來說還是可以輕松的徹底消融掉的。
  瘋子!
  源早就知道,白易這個人雖然平時一直都很正經,但是某些時候,比如真正戰斗的時候,卻有一種往常沒有的興奮,一種微微自我控制,卻有本能壓抑的瘋狂狀態。而這個時候,白易就是真正的,想要將他的身體全部的肢解成為碎片,然后徹底的消融。
  在知道了白易的想法之后,源的心里都突然升起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但是源的神情卻因此而更加的高傲和冷漠,一種對白易極大的敵意和殺意不斷的升起。
  很可怕!
  源瞬間綻放力量,比之前強大數倍的攻擊頓時爆發。這個時候,源的心里不知道為什么,居然會生出了一種可怕的感覺。不是因為白易的力量,而是說,白易某些時候的作法,比如現在。
  而這個時候,白易在被源察覺了目標之后,同樣也不在隱藏,徹底以這種方式來戰斗。
  千刀萬剮!
  這是中國的一個形容詞,但是這個時候,在白易的眼中,卻將源的身體分成了數萬份,并且全部都成為了白易的目標,是真真正正的要將源徹底的斬殺在這里。
  凌厲的刀術,回歸本源的力量,遠古生靈的力量,神之形態的力量,全部在這個時候完全綻放。白易和源兩人之間,徹底的爆發,沒有任何的緩和。當源再一次被白易的長劍斬到身前的時候,源的心里也被激發了一絲狠戾。
  你也比我強不了多少的!
  純粹的技,白易確實比源要強,但是,如果源純心想要硬拼的話,白易也不可能完全的幸免,否則之前就不可能是五次互換,直到第六次,白易才真正完美的斬殺了源一次。時間仿佛在這瞬間凝滯,鋒利的長劍瞬間切過,源幾塊肢體飛了起來,而這個時候,白易的左腰也被源擦過,帶起了一片血肉。
  白易和源的動作都沒有停,源在肢體飛出去之后,就已經再次逼迫式的進攻,想要讓白易騰不出手來消融飛出去的部分。
  不過白易仿佛也沒有想要這么做一般,同樣變得更加的凌厲,卻沒有理會飛出去的那一小部分肢體。
  為什么?
  不過突然之間,源就知道了為什么,被白易切落的部分肢體,以及白易自己左腰上面飛出去的血肉,仿佛突然之間受到了什么東西的牽引一般,突然飛向了一起。在這剎那,就如同兩種不同的天敵細胞群相碰一樣,頓時開始了相互的吞噬和廝殺。很快,白易的那塊血肉就被廝殺殆盡,不過從源的身上飛離出去的那部分肢體也只剩下了極小的一部分。
  白易的手中一顆透明的圓形光球飛了出去,將這剩余的部分籠罩。
  光芒瞬間綻放,然后在一瞬間,剩余的這一部分肢體就徹底消弭于無形。
  這個時候,源已經再次停下,眼中一絲冷漠到極點,極點到反轉,幾乎變成興奮和笑意的怪異的感覺。而對面的白易同樣帶著那副平靜的神色,眼神中仿佛絲毫沒有在意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不過,兩人都知道,或者說,源深深的感受到,白易的瘋狂。
  那個封印式!
  是的,那個封印式確實不是一個力量上面的封印,但是卻讓白易和源兩人之間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感應。如果說,之前的源還不清楚的話,那么這個時候就徹底的明了了。藉由這個莫名的封印式,他和白易已經徹底的成為了敵人……不,應該說,天敵。不管是他們現在完整的整體,還是分離出去,沒有自我意識的血肉。
  恐怕,還不僅于此,藉由這種封印,兩人對對方擁有了徹底的聯系。也就是說,不管對方躲到什么地方去,不管對方的血肉散落在什么地方,應該都可以感應到。
  而這,也正好體現了白易的打算——將他的整個身體,一個細胞都不留的全部消滅掉。
  不過,這并不僅僅是針對源一個人而已,對白易來說,同樣是如此。真是,毫不猶豫,毫不留情,不給自己絲毫的余地,徹底的不是自己徹底消亡就將敵人消亡的心態和戰斗方式。這種瘋狂的想法,極端的想法,怎么能讓人不震驚以至于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