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857 本能感應

所有人都不知道戰斗究竟變得怎么樣了,就連之前在一邊的速夜,也因為要躲開兩人的攻擊范圍而離得遠遠的。因為就如同源說的一樣,他并不害怕圍攻,如果是同樣層次的人倒也罷了,但是如果是其他弱一些的人過來,只會成為他的目標。而白易如果不想這些人在戰斗中死亡的話,反而會因此露出很多的破綻。
  人數,從來都不是頂級戰斗決定勝負的因素。
  即便最愚蠢的人,看見之前戰斗的恐怖程度,也知道離開兩人戰斗的范圍。所以這個時候,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將近一個小時了,還沒有人知道兩人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不過,在某些比較敏銳的高手的感知當中,卻可以察覺,兩人的氣息都在削弱。
  是的,氣息在削弱!
  白易是因為遭到了窒暗圓心的攻擊,所以力量被飛速的回溯本源;而源則是在幻術世界里面已經受了重傷,這個時候就只剩下一口氣息了。在源的意識當中,自己已經瀕臨死亡,這~頂~點~小~說~種極致的幻術,藉由精神意識影響到現實世界,就是源的氣息也無比的衰弱。
  當兩人的氣息都變得衰弱之后,有的人的心思終于動了起來。
  兩個至強者相互戰斗,結果同歸于盡,他們過去會不會撿到什么好東西?
  別笑,這種撿便宜撿到好東西,然后一飛沖天的橋段,不就是人類心底里面最常見的那種幻想嗎。原本還只有一個兩個人朝著那邊趕去,但是人類都是容易盲從的。甚至很多人的心里都有一個心態: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所以在看見其他人已經過去了之后,生怕自己搶不到一點殘羹,立即也跟了上去。
  而且,這個時候不管是白易還是源的氣息,都已經衰弱到無以復加,就仿佛真的已經快要徹底死亡了一樣。
  就連這些人里面的那些高手,都無比的疑惑,難道真的是同歸于盡?
  這個時候,白易已經從窒暗圓心里面掙扎出來,身上的力量衰弱得厲害。不過,在察覺不遠處的源的氣息也變得微弱之后,白易的心里都輕微的松了一口氣。他的幻術發揮效果了,如果源就這樣自己徹底的死去的話,那么就……他媽的!
  就連白易,都忍不住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
  因為就在源的氣息衰落到極點,仿佛真的要死去的瞬間,仿佛這種死亡觸動了什么本能一般,一種屬于遠古生靈的荒古氣息瞬間浮現,就如同在平地上面放了一個原子風暴一般,瞬間朝著四周擴散。
  難以形容這種感覺,就連白易在那瞬間都有一種被壓制的感覺。更不用說那些想要趕過來撿便宜,心里想著最好是撿個什么完整傳承,立馬屌絲變身高帥富,然后吊打前輩高手美夢的人了。那一瞬間的氣息掃過,這些人差點連尿都嚇出來了,立馬連滾帶爬的逃走。
  “吼!”源在遠古氣息綻放之后,就從幻術世界當中脫離了。
  剛剛脫離了幻術世界的源腦海還有些不太清醒,不知道自己剛才明明就要死了,怎么又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甩了甩頭之后,藉由還沒有消散的遠古氣息,源終于知道了事情的經過。他媽的,原來剛才那段時間,他一直都在幻術世界里面。在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之后,源的心里頓時無比的生氣和憤怒,就想要徹底的將白易撕碎。
  不過,白易的那個幻術的作用,就是藉由精神意識來直接影響到現實本體。所以雖然源沒有徹底的死亡,但是這個時候身體仿佛也剛剛經歷重傷一般,提不起什么力量來。這種明明沒有受傷,但是極度衰弱的感覺,讓源難受的差點想要吐血。
  源剛剛氣勢洶洶的站起來想要沖向白易,結果才跑出幾步,就突然臉朝下的栽倒在地上。
  太丟人了!
  這樣的摔倒當然屁事都沒有,關鍵是太丟臉了。源看著靜靜的做在不遠處的白易,心里簡直想要抓狂。從戰斗開始以來,他已經在白易那里被打臉了了好多次,甚至還有好幾次丟臉的樣子了。如果可能的話,這個時候源恨不得將白易直接生吞了。但是很顯然,源的想法只是想法而已,想要實現這個目標的話,可不會這么的容易。
  源看見白易靜靜端坐的身體,不由也立即冷靜下來,然后將身體盤旋。
  兩人的力量都受到對方剛才的招式的影響,受到了極大的限制,現在兩人就看誰的力量恢復得更快。不管兩人的力量誰更快的恢復,或許就可以左右戰斗的結局。
  白易看著對面的源,心里微微的一聲嘆息,真是遺憾!
  既然集中了所有力量的逆花瞳沒有讓源徹底沉淪死亡,那么接下來估計也不會有什么用了。那種荒古的氣息,是屬于遠古生靈的荒古氣息,這些天生天養的生物,確實擁有普通生命所不及的底蘊。既然已經被喚醒,那么想要再次讓源陷入幻術,估計也不太可能了。這個時候,白易倒是沒有想過讓其他人來攻擊源,因為源那種特殊的體質,如果不全部消滅的話,估計也殺不死。
  白易再次看了源一眼,雙眼閉上,徹底的進入了入定胎息狀態。
  這是一種將心神完全放松,極致的恢復精神和力量的方式。從在活性細胞開始的最初,白易就用這種方式來幫其他人松緩精神上面的壓力。
  只是,源都沒有想到的是,白易居然敢這么大膽!
  這里是戰場上面啊,在白易的面前,還有他這么一個強大的敵人,居然就敢這樣做,他是不怕死,還是有所依仗?這個時候,源真的想要過去一爪子將白易給拍碎了,但是卻又覺得,白易既然敢這么做,說不定就是故意弄個什么陷阱等著他跳進去。實在是,在剛才的戰斗,還有幻術世界里面的戰斗,讓源有些疑神疑鬼了。
  白易什么動作都沒有,就弄得源的心里七上八下的,過了一會之后,源才強行冷靜下來。
  算了,等會,不管白易使用什么奸計,他都不會上當的,恢復力量,等會不管白易做什么手段他都不會理會,他只需要用自己力量,堂堂正正的直接和白易戰斗就可以。這種戰斗方式或許有些死板,但是卻是最王道的戰斗方式。
  雖然心里想是這么想的,但是對面進入完全入定狀態的白易就仿佛一個香饃饃在眼前一樣,源的心里始終無法保持徹底的冷靜。
  在恢復了一點力量之后,估計連原本的的十分之一的力量都不到,源就動了起來。雖然沒有恢復多少倆了,但是白易肯定也沒有恢復多少力量,兩人肯定都是差別不多的。
  因為沒有多少力量,所以源也沒有使用什么特別驚人的招式,只是將力量聚集在爪子上面,然后一爪子朝著白易狠狠的抓了過去。白易和他不同,源的身體擁有肉體歸原能力,即使是受傷也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白易的話,就必須要用自己的識感來主動掌控肉體的修復過程。如果這個時候受了重傷,甚至是致命的傷勢的話。
  源在心里想著,飛速拍出的爪子出現在白易的頭頂,而這個時候,白易居然依舊沒有任何的舉動。
  原本還在遲疑的源頓時一狠心,直接拍了下去。
  不過就在這一是瞬間,錚的一聲,一道亮光閃現,白易身側的長劍瞬間斬出。一道亮光一閃即逝,源的爪子上面一抹鮮血濺開。就在源以為白易果然是在設陷阱的時候,白易的雙手又朝著后面收了回去,長劍平平的放在膝蓋上面,仿佛一點都沒有動作。由始至終,白易的神情一點都沒有變化,入定的氣息都沒有改變。
  源剛想罵白易狡猾的,卻立即就發現了白易的狀態。
  還在入定?
  這個時候,源都不由懷疑白易是不是裝的了,如果不是裝的的話……。源的爪子再一次拍下,而這一次同樣的,白易的長劍再一次揮出,力量不是很強,但是卻仿佛正好阻擋了源的攻擊。
  連續幾次,白易在攻擊之后,都非常自然的回復入定的姿態,完全沒有變過。
  如果只有一次,那么源還以為白易是在裝樣子,但是連續這么多次之后,源就知道,白易不是裝的了。這家伙……源的嘴巴張開,眼中一抹深深的桀驁和驚訝,因為白易確實就是在入定狀態,剛才白易的幾次反擊,完全就是身體的本能。不,應該是比本能更加高級的東西,如果說普通人在長期經歷危險,身體會對某些危險的氣息形成本能反應的話,那么白易現在的表現,就更加系統而高級的一種自動感應狀態。
  當發現了白易反擊的本質之后,源在驚訝之余,心里卻徹底的平靜下來。
  哈哈哈哈!
  看來強大的,不僅是幻術世界里面的那個白易,現實世界的這個白易同樣強大到可怕,不僅是絕對的力量,還有這種在各個方面不小心體現出來的一些簡單但是竟然的能力。
  有了這種心態之后,源再也不敢有絲毫的雜念,頓時也進入深層入定狀態當中,開始恢復自己的力量。雖然他沒有白易這種自動反擊的力量,但是他的體質,就算是白易先醒來也不可以一下子對他造成致命傷害。
  ……
  當源再次醒來的時候,才發現白易正站立在自己的面前。兩人的力量這個時候依舊沒有完全的恢復,不過比起之前卻已經好得多了。當看見白易那副靜靜站立的姿態,源頓時詫異:“我還以為你會趁我沒有醒來的時候先做些什么呢,沒有想到你居然這么的迂腐。”
  “不,如果你是說我沒有先行攻擊的話,確實。但是,我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沒做。”白易平靜的回答到。
  “哦,你做了什么。”
  “其實,在戰斗中,我一直都在思考,應該用什么樣的方式,才能將你徹底的殺死。”
  “你倒是直白!”
  “本身這就是顯而易見的事情,所以并沒有什么值得隱藏的。”白易微笑。
  “那么,你的發現呢?”
  “六次,在之前的戰斗當中,一共有六次對你的致命傷害。這六次傷害,不僅是試探你是否真的不死,而且,一次比一次的攻擊增加,其實還在試探不同的傷害,對你究竟有多少不同的影響。”白易緩緩的說道。
  源頓時輕微的驚訝,他確實記得自己遭受了六次致命攻擊,但是卻沒有發現自己遭遇的攻擊是一次比一次增加的。甚至,在第六次的時候,被白易的九刃給分成了幾十塊。
  “那么,你發現了什么呢!”源的神情頓時沉了下來。
  “肉體歸原,真的一種強大的能力。我所想的,第一種殺死你的方式,就是將你的全身細胞全部都殺死,一個不留。當然,我沒有選擇這種方式,因為那太困難了。所以我選擇的是第二種,藉由逆花瞳對你施加幻術,讓你的精神意識自我沉淪死亡,不過也失敗了。”白易微微有些無奈的說道。
  “哈哈哈哈!”源頓時大笑起來。
  “所以,還是不得不采取第一種方式了,那么,就需要有一些準備,比如,封印式!”白易緩緩的開口,這個時候,四周的地面逐漸散發出淡淡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