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856 同時中招

855有一點修改。
  沒有絲毫的遲疑,沒有絲毫的猶豫,白易在展現出禍神蝶形態之后,瞬間就發動了強大的攻擊。因為,白易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這種形態不可能持久。而這個時候,在發出了嵐流之后,白易的攻擊還沒有停止,因為他很清楚的知道,想要消滅對面的源的話,這樣的攻擊還不夠。
  五次,不,加上之前九刃攻擊的一次,就是六次,白易已經清楚的知道,如果僅僅是以普通人類定義的致命傷來作為攻擊的話,只不過是消耗源的一些能量而已。想要殺死對方,那么就不能有絲毫的僥幸和殘留,必須得將源的每一個細胞全部殺死。
  魔鬼藻,源的殘痕,白易可不希望這家伙最后又沒完全死光,剩余了某點東西。
  兩個選擇。
  第一個,就是使用強大的力量,將源從表面到內里,每一個細胞都徹底的碾磨破壞,一點痕跡都不留下。
  第二個,利用禍神蝶的力量,將源極致的催眠,讓他的意識自我死亡。
  相對于第一種,白易更加傾向于第二種,因為如果是第一種的話,那么白易實在沒有多少信心可以將源的每一分身體和細胞都徹底的消滅。所以,在用出了嵐流之后,白易就將雙翼再次張開,絲絲奇怪的花紋逐漸變換,然后消失。
  不,不是消失,而是如同回縮一般,緩緩的沒入了白易的眼中。
  從一開始,白易的逆花瞳的力量,就來源于生物的本能,警戒色以及色彩擬態。經過這么長的時間之后,雖然逆花瞳早就已經變化為更加強大的瞳術,但是最深處的本質,卻不會改變,只是更加的高級罷了。
  既然決定用第二種方式來殺死源,那么白易就不能有任何的保留。這個時候,原本分散在禍神蝶整體的幻術精神力量,全部隨著身上的花紋沒入了雙眼。這個時候,白易的雙眼已經閉上,不過在緊逼的雙眼當中,已經變得玄奧而色彩斑斕。
  白易暮然飛了出去,順著嵐流瞬間沖天而起。
  源雖然在剛開始沒有反應過來,被白易一招嵐流給直接卷入了進去,但是很快,源就穩定了身體,身體四周的漩渦不斷的旋轉,那恐怖的撕裂的嵐流觸碰到這些漩渦就迅的消散,轉變成為最本質的能量。這個時候,源在嵐流的沖擊里面隨意的游動,很快就適應自如,仿佛在自己的后花園里面晃悠一樣。
  混沌世界和宇宙一樣,擁有很多異常的宇宙形態,這些遠古生靈可以在這些環境里面生活的秘密,就是他們的各種各樣的特殊的形態。
  源的身體舒張開來,感受著白易朝著這里高接近的位置,雙爪暮然朝著外面張開。在源的身前,一個細微的黑點逐漸擴大,然后迅的形成一個直徑百多米的圓球。雖然說是圓球,但是卻沒有任何的實體,就仿佛是一圈光線稍微偏暗的空間一般。這個空間,看不出來絲毫的危險,甚至如果不注意的話,根本就不會察覺。
  雖然沒有形體,但是在源的手中,仿佛無比的沉重一般,緩緩的抬了起來,然后瞬間一個擺尾。
  嗖的一聲,源瞬間從天空壓了下去。一路上,還沒有結束的嵐流一接觸到圓球,就自動的朝著四周分散,仿佛天生的就感到懼怕一般。
  不是懼怕,而是一種力量的壓制!
  源可以感覺到白易的接近,白易同樣可以知道源的動作,當看見源在嵐流里面怡然無損,白易就知道自己選擇第二種攻擊方式是正確的。歸宿本源,其實源的力量真的非常的強大,始母的無華就來源于這股力量,而源的力量卻更加的巨大。如果想要用第一種方式,將源的每一個細胞都徹底的消滅的話,就連白易都無法想象那需要多大的力量。
  源將這個圓球重重的朝著白易推了下來,越目光的度,仿佛兩人之間的空間都徹底的開始扭曲了一般。一個往上,一個往下,都帶上了必殺的信念。
  窒暗圓心!
  源的嘴巴微微的張開,右爪暮然將這個暗淡透明的圓心推了出去。而這個時候,白易則是幾個鬼閃步,就仿佛位移一般,身體出現在四周的各處,然后快的朝著對面的源接近。
  ‘以為這樣就可以避開窒暗圓心了嗎,你未免太小瞧我的力量了!’
  源在心里瘋狂的說道,那個暗色的圓心頓時消失在空中,突然就將白易籠罩了進去。整個過程,就仿佛白易自己一頭朝著里面撞入進去的一樣。雖然早就知道源的攻擊不可能是那種直直的壓下來的攻擊,但是白易也沒有想到,居然會這個樣子。白易不知道這個暗色的圓球究竟是什么樣的攻擊,但是,已經足夠了,他也足夠了!
  逆花瞳?死亡沉淪!
  之前的源對白易的逆花瞳一直都不太戒備,因為白易幻術能力具現的寶具萬華境已經成為了四方天世界的基礎,逆花瞳只是基礎的幻術能力罷了。即便逆花瞳對他還有一定的影響,但是也絕對不可能揮頂級的效果。而這個時候,白易的雙眼暮然睜開的瞬間,源的雙眼就頓時跟著改變。
  白易的逆花瞳幻術剛剛出現,身上的力量就在飛的消退,就仿佛徹底的消失不見一樣。白易瞬間從禍神蝶的形態當中脫離,就連表面的部分,都在不斷的崩潰。
  窒暗圓心快很沉重的落在地上,不過卻沒有產生如同彗星撞擊一般的波動,就仿佛直接重合一般,這個巨大的圓球瞬間就陷入了地底。這種感覺,就仿佛這個圓球真的沒有實體,所以正好如同光線一般將巖層也一起籠罩了進去。
  白易毫無反抗能力的被窒暗圓心帶入了地底,而源也好不了多少,在白易逆花瞳睜開的瞬間,就仿佛徹底失去了所有的感應,就如同一頭突然不會飛行的笨鳥一樣,一頭朝著地面砸了下來。
  兩人一前一后傳來沉悶的重壓聲,然后全都重重的陷入了地底。
  剛剛還聲勢驚人的戰斗,在乍然之間就突然停止,不再出現絲毫的波動。兩人認真準備,賴以成為殺手锏的攻擊都生效了,不過卻都陷入了對方的攻擊當中,在短時間內完全無法自拔。
  白易的力量是被徹底的禁錮,并且正在飛的消退,白易可以感覺得到,再繼續下去,他就將被這個窒暗圓心徹底的消融成為最本質的形態——物質、能量、以及靈魂之光,而失去了依托之后,他的意識也將徹底的不再存在。
  不過,也僅僅是剎那而已,在那強大的徹底隕滅的感覺剛剛浮現的時候,窒暗圓心的攻擊就頓時慢了下來,就仿佛突然失去了動力,只能自動運行了一般。
  好險!
  白易都不由得在心里狂跳,這個時候,顯然源已經陷入了逆花瞳的幻術當中,否則他這個時候可就徹底的麻煩了。
  雖然白易暫時之間沒有危險了,但是想要擺脫這個窒暗圓心,還是沒有這么容易。就算失去了源的主動控制,這個窒暗圓心還是在自主的運行,只是度變得緩慢而已。以白易現在被消弭的力量,想要擺脫這個窒暗圓心可不容易。
  而這個時候,源也徹底的陷入了白易凝聚所有力量的幻術當中,一頭重重的砸在地底里面,卻如同入睡一般,茫然沒有絲毫的感覺。他的自我意識、五識、第六識,這個時候都被徹底的帶入了幻術世界當中。
  死亡沉淪,并不是讓源立即死亡,而是讓源的意識自我認定自己‘已經死亡’了。然后藉由這種自我認定,讓源的意識就這樣沉淪消亡。
  這個時候,源的意識就還在之前的戰斗當中,當他的窒暗圓心將白易籠罩進去之后。不過,原本源寄予希望的攻擊,卻沒有揮多少效果。就如同前面幾次一樣,明明看上去白易就好像要受傷了,或者說快要死掉了,就會突然出現某種力量,扭轉這種結果。這種念頭,不僅是白易的幻術帶給源的,還有前面幾次被白易打臉,并且被白易六殺之后留下的后遺癥。
  簡單的說,就連源自己心里,都認為不可能這樣簡單的殺掉白易。
  而一旦不能殺掉白易,那么白易的力量,就會逐漸的增長,最后甚至變得完全無法匹敵。這個時候,在幻術世界當中,源就經歷著這樣異常激烈,真實的戰斗。兩人已經徹底的展現了底牌,不僅是白易的神之之態,還有源的完全體,就連里世界里面的那一部分都已經出來了,但是即便這樣,兩人的戰斗還是沒有出現結果。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白易卻仿佛打不死的小強一般,越來越恐怖。
  估計,這樣的戰斗,會徹底的持續到他落敗,然后死亡。
  ……
  戰斗突然之間平息,所有人都在錯愕,既擔憂又好奇的關注著那個方向。剛開始,這些人還以為僅僅是暫時的停手,但是當過了五分鐘、十分鐘,半個小時,還是沒有傳來動靜之后,就連這些人都不由的覺得……戰斗結束了?
  但是完全不像啊,那種壓力絲毫沒有削減,而且如果戰斗結束的話,勝利者呢,不出來露一下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