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855 真的形態

震懾!
  威壓!
  四周的空間都在不斷的震蕩著,強大的力量,就仿佛這個世界都無法徹底容納了一般。長劍和弒神槍的每一次碰撞,兩人的每一次交手,四周的天空就不斷的裂開,那種強大,簡直超過了所有人理解的范疇。既然已經展現出底牌,當然就沒有再次藏著掖著的道理,雖然沒有完全的發揮,但是這份力量,也完全超過了所有人的想象。
  錚的一聲,長劍撞擊在弒神槍的槍柄上面!
  白易的右手仿佛拿不住長劍了一般,突然松開。長劍隨著槍柄不斷的轉動,而弒神槍上面一點源質的光芒閃動,代表著源的決心。原本還想在旁邊觀戰的速夜都不由心神為之停頓了瞬間,不過在這個時候,白易身體四周兩條飄帶瞬間卷動起來,從槍尖開始就纏繞上去。
  在這瞬間,不管是白易還是源,都可以清晰的看見了對方的眼神!
  神性,冷漠,決然!
  在著瞬間,白易的身體瞬間偏轉起來,與此同時,左手暮然重新抓住了長劍的劍柄,已然神化!
  錚的一聲嗡鳴!
  一道巨大的白色波紋瞬間從天空豎直的飛出去,遠處的一座山脈都被劈開成為兩半。不,在旁邊的速夜只覺得仿佛整個天空都被切開了一般。而在白易的身后,一點極度凝結與穿透的力量瞬間綻放,遠處的地面頓時不斷的爆裂,出現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在中心的位置,就大洞的邊緣,所有的物質都仿佛消融一般,逐漸湮滅。
  兩人的身形仿佛徹底停止在這瞬間,白易的左手長劍還保持著劈砍出去的姿勢,源的神槍則是從白易的右肩劃過,兩條飄帶朝著外面死死的扯著槍柄。而在空中,一截斷掉的槍頭正在飛速的旋轉。
  白易的右肩上面一團血肉模糊,對面的源則是從中間徹底的分裂成為兩半。
  其實,這樣的相互交換,白易未必就比源要占便宜,因為源的特殊體質,這樣的傷勢也只是消耗了他的一部分力量而已。白易雖然也可以利用精微肉體控制的方式來恢復傷勢,但是卻比源消耗的識感更多。
  但是,僅僅從直觀的畫面上來看的話,那么兩人就完全不是一個檔次了。
  第五次!
  自從白易得到了長劍作為武器之后,這已經是第五次相似的結果了。如果不是源的身體實在特殊的話,也就是說,源已經被白易殺掉了五次了。雖然白易未必就比自己占便宜,但是源這個時候卻完全無法接受了。雙方之所以還持平,完全就是因為他特殊的體質,而在戰斗上,其實他已經完全落在下風了。
  即使是腦袋裂開,這個時候源也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
  源瞬間隨著白易切開的部分分離成為兩個身體,然后一左一右分別抓住了槍頭和槍柄,交錯刺向白易。
  風繪身!
  白易的手中的長劍瞬間隨著兩條飄帶卷動,在這剎那形成一道強大的壁障。嗡的一聲,即使是在保護里面,白易也感覺到身體傳來的震蕩。
  不過,源卻沒有就這樣分成兩個身體,而是再次快速的合在了一起。因為他非常的清楚,合擊在這個時候是沒有多少作用的,這一次的攻擊,只能算是突然襲擊惡意日。就算是兩個身體都是他自己,也沒有多少用處。將力量分散之后,反而會被白易各個擊破。最好的方式,還是等到始母里世界里面的那一半力量出來之后,恢復完全體。
  或者說……!
  源頓時飛了出去,朝著西面的方向。
  白易在用風繪身彈開了源的攻擊之后,頓時發現了源朝著西面飛走的身影。
  逃走?
  絕對不可能,源應該知道,逃走根本就沒有多少意義。
  那么……白易瞬間也飛了上去,想要立即阻止源。這個時候,白易已經想到了源想要做什么,估計,八九不離十,源是想要拿到真正的弒神槍。這個時候,源手中的弒神槍不過是源用什么物質凝聚出來的而已,之前的戰斗還好,這一次,連槍頭都被白易用長劍斬斷,雖然可以再次凝結,但是依舊不可能抵得住白易的長劍。
  連續五次被壓制斬殺,還有之前無比憋屈的戰斗,讓源已經無比的憤怒了。
  ……
  這個時候,在西面,也就是四方天之西海天的位置,巨大的光柱不斷的擴散,將地球不斷的吸收進入這個世界。位于西海天不遠的光明理事會總部也逃不脫這個結局,原本巨大而宏偉的光明理事會總部,這個時候正在不斷的破碎,然后被吸收進入四方天世界。在改變世界的力量面前,人類原有的一切仿佛都顯得脆弱無力。
  不過,早就已經接到了薩摩菲爾德消息的光明理事會還是沒有多少驚慌的。特別是,就連沃納?科斯奇,以及新任的執行長也做了足夠的安排。
  光明理事會很龐大,幾十年統領整個世界,擁有的底蘊簡直無法想象。不過即便如此,真正重要的東西,還是只有這么幾樣。
  比如,曾經被偷出去,然后又被追回的弒神槍!
  三大執行長之一的林陽已經死亡,死在了一個瘋子的手里,沃納也去了八極柱的位置,現在光明理事會就只剩下了新任的,最后的執行長伯格頓了。其實,他的力量比起那兩位來說,還要弱一些,但是在伯格頓的手中,卻有格雷維斯的法則寶具——冰紋之棘。當然,也不是說這柄冰紋之棘是假的,只是僅僅只有一部分力量罷了,當初冰紋之棘留在絲巢的一截槍柄所凝聚衍生出來的寶具。
  這個時候,伯格頓就在光明理事會當中駐守,當他看見原本宏偉的光明理事會總部不斷的破碎,下面的人即使早得到提醒,這個時候也顯得慌亂的時候,伯格頓不由覺得,就仿佛末日。
  不是世界毀滅的末日,而是光明理事會的終結!
  光明理事會是一群人為了主導世界的走向,整合力量而成立的一個組織,后期在白易的手中,遍及全世界。不過,在過了這次的世界改變的事情之后,光明理事會,就沒有成立的必要,或者說……新的世界,根本就無法保存下來了。原本的國家、種族、勢力,在新的世界都將徹底的不復存在,然后等待著新的格局。
  如果,真的有新世界的話!
  伯格頓心里緩緩的想到,看見下面的人群忙亂,也沒有絲毫的插手。
  突然之間,伯格頓感受到一股跳動的氣息,然后立即轉身望了過去。那個方向——被封禁起來的弒神槍。
  在丟失了一次并重新尋回之后,光明理事會就對弒神槍嚴加看光,并封禁起來。剛開始伯格頓不太理解,與其將這柄長槍封禁起來,那么為什么不直接拿出來使用。這么強大的寶具,在一位強大的人手中,不是更加強大,比單純的封禁不是更好嗎。
  不過沃納卻很大方的告訴了他為什么不選擇使用弒神槍的原因。
  不是自己的!
  是的,不管是薩摩菲爾德還是沃納,以他們的權利,如果想用的話,當然可以得到弒神槍的使用權。但是兩人卻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封禁,就是因為這柄長槍并不是他們自己的。這柄長槍確實很強大,簡直令人垂涎不已,但是如果沉淪在這柄弒神槍的強大力量里面的話,那么他們或許就會就此停止自己的進步。
  想到這里,伯格頓感受了一下身后的冰紋之棘,說起來,這柄長槍也不是他自己的。當時他聽了沃納的話之后,非常的震動,不過卻還是沒有舍棄冰紋之棘。因為,他目前的實力還比不上那兩人,能夠成為執行長,也是依靠冰紋之棘的力量,等到他真正擁有身為執行長的力量之后,就可以……。
  伯格頓心里想著,朝著那個方向走了過去,封禁起來的弒神槍,為什么會突然震動起來了呢。
  ……
  白易沒有想到,源的速度居然會這么快。而且這里的戰斗結束居然更加的快速,白易不過是比源晚起步幾秒,當不到十秒之后,白易來到光明理事會總部的時候,就發現被串在了弒神槍上面的伯格頓。
  這個時候,伯格頓的眼中還露出一絲錯愕和不敢相信的神色,沒有想到,他居然會敗得這么快。果然,就和沃納和他說的一樣,他的力量,不是來源于自身,所以,和其他人有著不可彌補的差距。
  白易停了下來,然后看著被貫穿在弒神槍上面的伯格頓。
  實力很弱?
  既然身為執行長,就絕對弱不到哪里去,否則薩摩菲爾德他們又不是笨蛋,找個弱雞幾個回合就被別人干掉,不是給光明理事會的臉上抹黑嗎。其實,不是伯格頓的實力太弱,而是那柄弒神槍的力量太強了。
  這個時候,源抓著真正的弒神槍,緩緩的轉過身來,嘴角緩緩的張開,露出一個無比猙獰的笑容。
  果然,還是要真正的弒神槍才用得順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