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854 碎片飛刀

強大的力量如同電光綻放一般,白易的螺旋彈瞬間就被貫穿。在這瞬間,白易的逆花瞳轉動著,清晰的看見了弒神槍的槍尖刺在LF力場上面,然后產生凹陷,繼而穿透,最后朝著自己的右胸刺來的軌跡。那旋轉的能量流,帶著絲絲鋒銳氣息的長槍,是如此的凌厲。不過即使是在這種時候,白易的眼神依舊無比的冷靜。
  啵的一聲炸裂的聲音,白易瞬間朝著后面倒飛而出,在空中劃開一條白線,然后停止。
  這個時候,源的心里輕微詫異了一下,咦!
  因為白易居然并沒有受到傷害,在他的眼中,白易明明被長槍貫穿了右肩的,但是那邊身體微微低伏下來的白易卻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
  當白易抬起頭的時候,源終于明白過來,又是那雙眼睛。
  雖然逆花瞳的力量在面對源的時候,力量已經被削弱了很多倍,但是依舊可以對源產生影響。不需要很多,只需要一丁點就可以。而這個時候,白易對他造成的影響就是識感的偏差。真正的身位和源的眼中有一定的偏差,所以源以為傷害到白易的一槍,其實是差之毫厘的從白易的右肩滑了過去。
  源的眼神逐漸朝著中間收縮,一絲憤怒和如同遭到戲弄的羞辱感。
  空中瞬間蕩開了一圈漣漪,源頓時消失在原地。沒有受傷是吧,那么我就看看你是否一直可以這樣不受到傷害。再次開始的戰斗,變得更加的激烈,而這一次,源更是有意識的用弒神槍作為武器,逼迫得白易不得不放棄攻擊,轉而防守。當白易為了躲避弒神槍,朝著旁邊退出一小段距離的時候,眼中突然看見了突然接近的身影。
  糟了!
  因為過于在意弒神槍,白易居然疏忽了源的本體。
  其實,這也算不上是疏忽,因為源本身就是這么強大,有了武器之后就更是如虎添翼。
  源質沖擊!
  空間當中頓時蕩開了一圈巨大的沖擊波,如同環形一般朝著四周蕩開,而白易則是如同導彈一般瞬間被砸得陷入了地面。而這還沒有停止,下一瞬間,弒神槍幾乎是隨著白易墜落的身體猛然追到,讓白易完全無法做出絲毫的防御。
  在源的臉上,毫不掩飾的一絲猙獰,去死吧!
  而這個時候,白易的右手當中突然劃出了一小塊碎片。如同飛刀一般,白易右手彈動,這塊碎片瞬間飛了出去,空間當中頓時出現了一絲裂痕。
  轟的一聲,白易重重的陷入在地底,整個地面不斷的破碎震蕩。整個地面以白易為中心,凹陷了數百米,形成一個巨大的圓形。白易的右胸被弒神槍穿透,死死的釘在地面,就仿佛之前源被釘住的那樣。看見這一幕,源的心里也浮現了一絲驕傲,中國有句話叫做什么來著,來而不往非禮也……就在源這樣想著的時候,眉心突然被什么東西貫穿,出現了一條細小的血痕。
  源的身體頓時失去了重量,從空中逐漸墜落。
  不過還沒有落下幾米,源就猛然再次睜眼,然后強大的力量頓時爆發。
  兇猛的沖擊出現,白易朝著后面退出去數百米,右手自然的垂落,一塊碎片從身后暮然出現,落入白易的掌心。
  源這個時候也抓著自己的長槍,狠狠的看著白易。他雖然沒有看清楚白易剛才出手的瞬間,但是卻看見了這塊碎片飛回來的畫面。就仿佛從虛空中憑空出現一樣,直接就出現在白易的手中。
  什么東西!
  不,什么東西都不重要了,關鍵是,源的怒意已經積累到無以復加。如果白易剛才就這樣受傷了的話,源都不覺得出奇,但是偏偏,好幾次他以為必中的攻擊,都在瞬間差之毫厘。這次以為將白易貫穿了右胸,但是也是一個美好的幻想。一次是意外,兩次是意外,三次呢,源的心中,有一種被徹底打臉的感覺。
  出離的憤怒之后,源突然大笑起來,好吧,我承認你很厲害!
  源的長槍再一次抬起。
  白易手中拿著這塊碎片,卻覺得有些無奈。這一塊碎片,就是白易當初被卷入空間裂縫的時候,第二柄長刀的碎片。那個時候,白易就覺得這塊插在自己身上的碎片上面沾染了空間的法則,正好,白易也沒有其他的武器可以使用,就將這塊碎片用自己的力量逐漸的溫養熔煉,成為一件新的武器。
  本質上來說,這塊碎片是一柄沾染空間法則的飛刀,用于突然攻擊絕對足夠強大。比如剛才源就在毫無反應的情況下,就被貫穿了眉心。
  不過,雖然強大,但是這塊碎片肯定不適合正面戰斗,而這種突然的暗殺,或許對其他人足夠致命,但是源卻毫無問題。
  肉體歸原!
  恐怕,連靈魂都是如此。
  也就是說,一般的小打小鬧的攻擊,是絕對不可能殺死源的了。而想要殺死源,就必須得將源徹底的,完全的湮滅,神魂俱滅。雖然早就猜到和源的戰斗將會非常的辛苦,但是白易還是沒有想到會變成這個樣子。
  不過這個時候,源可不會給白易喘息的時間,在出離的憤怒之后,源頓時再次壓制上來。
  ……
  速夜正在高速的飛行,白易大人那邊在經歷什么樣的戰斗她不太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絕對非常的激烈。新的武器越早送到,白易大人就越是多一份勝算。速夜的速度已經增加到最大,但是這個四方天世界的浩瀚,還是超越了想象,比地球更加的巨大,所以也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
  這個時候,不僅是速夜在高速的飛行,就連夜夜就已經進入了這個世界。
  夜夜在幕后統籌全局的任務已經完成了,這個時候,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所有的事情,全部歸于白易和源之間的戰斗。不管是誰勝了,都將徹底主導整個世界的走向。在這段時間一直看了這么多令人熱血沸騰的戰斗之后,夜夜也有些興奮了。
  她的力量,應該也派得上用場吧。
  夜夜的身形從空中高速的飛過。
  不僅是夜夜正在朝著四方天的中心飛去,就連其他人,這個時候也注意到了那里的戰斗。不是四方八極十二支柱的人,不是白冥樓的人,而是更多的,同樣擁有不菲身份的存在。比如,之前控制人偶和二蓮戰斗的姬青瑤;比如,在四方八極落敗了的卡瑪多維奇的下屬;比如,之前脫離了白冥樓的喬安娜;比如,一直在世界上面游走,研究活性細胞對于整個地球生態影響的Doctor王。
  就連一力主持相位空間干涉的帕奇斯,這個時候都徹底丟下了手中的事情,然后朝著中心趕去。
  “博士,博士,你去哪里,我們還要完成相位空間干涉。”一個助手叫住了帕奇斯。
  “去他媽的的空間干涉,那種東西根本就不存在!”帕奇斯大聲的說道,大步的朝著外面走了出去,剩余了一群助手面面相覷。
  地球是所有人的地球,從來都不會是某一個人的世界。或許不同的人擁有不同的身份,但是每一個人,都在地球上面真實的存在著,產生著自己的影響。
  ……
  當源的弒神槍再一次落下的時候,白易的右手頓時改變,擁有了一絲金屬的花紋質感。鐺的一聲,源的這柄長槍居然就這樣被白易徹底的抓在手上。
  而源在看見白易的樣子之后,不僅沒有驚訝,反而變得興奮。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的力量,我以為你用不出來了呢,你破碎里世界的時候使用的力量,你之前逼迫我出來的時候使用的力量,這股力量,就連我都感到驚訝,但是卻如同曇花一現一般,你就隱藏起來了。怎么,你還在顧忌些什么嗎。”源興奮的說道,仿佛看見了一個新的大陸一般。
  “當然不能用出來,因為你的底牌都還沒有展現呢。”白易緩緩的說道。當然,白易沒說的話,就是他根本不能支撐這種神之形態多少時間,如果不能將源徹底的殺死,那么就萬事皆休了。
  “我的底牌,遺憾,如果你讓始母將我的另外一半力量放出來的話,就可以看見了。”源妖異的說道,這個時候,源的樣子已經有了輕微的改變。
  “僅僅是那樣嗎!”白易說著,右手瞬間握緊。
  超融合力量!
  白易的身體瞬間貫穿,右手瞬間沒入了源的身體。這個時候,在白易手中的力量已經超出了原本力量的范疇,不在是單純的大氣掌控,不再是單純的逆花瞳的力量,而是和觀想術,異血真靈力量融合在一起的力量。
  雖然白易覺得源還有更加本質的力量沒有發揮,但是這個時候卻想要嘗試一下。
  希望,不是那種先展現底牌的人就必定會輸的結局!
  白易的身體瞬間從空中穿透,右手出現在源的面前。在這剎那,源的身體頓時出現了驚人的變化,不過和白易一樣,只是變化了右手。無法形容的感覺,就仿佛從那一只右手……不,應該說是右爪上面,就傳遞出洪荒亙古的滄桑感。然后白易和右手和源的那只右爪重重的撞擊在一起。
  咔嚓兩聲,無法形容的壓抑,就仿佛四周的天地全部變得一暗,不僅是連視覺,就連聽覺、味覺……識感都突然變得失聰了一般,只剩下一片純粹的黑暗。那一瞬間究竟發生了什么,所有人都無法知曉,只是在下一瞬間,兩人同時彈開。
  白易連神化的右手都在顫抖,而源則是詫異的看著白易。
  “果然就和我猜想的一樣。”白易緩緩的說道。
  “怎么?”
  “你說你是混沌世界的第七界王,這點我相信,但是,很可能,你的真正形態并不是人類。畢竟,在人類傳說中的盤、古始祖,還有所謂的域外天魔之類的,基本上都是一種異化的妖魔類形象。”白易看著源的那只右手,緩緩的說道。
  “真是強大,我比不上你。”白易坦然的說道。剛才那一瞬間的觸碰,白易確實落在了下風。
  “呵,你這話說出來,我也不會覺得有絲毫的高興。”源聽見白易這樣說之后,頓時微微的嘲諷。因為任誰一看都可以知道,白易的和他是走的兩個不同的極端。白易的力量,從一開始,就從來不是以肉體的強度取勝。
  禍魂蝶!
  這是白易的異血真靈形態,現在的神之形態依舊和這個形態差不了多少。在正面較量當中,在肉體上壓制了禍魂蝶形態的白易,源他又不是笨蛋,這有什么值得高興的。
  ……
  這個時候,從兩人左側的方向,速夜高速朝著這里飛來。源頓時撇了一眼,然后又看向白易。
  “你的援兵到了!”
  “你不出手阻攔嗎。”
  “反正攔也未必攔得住,不如大方一點。而且,你真的敢讓其他人來幫忙嗎。同一層次的交手,多出一些低級的雜碎,你說那是幫助還是拖后腿,特別是,你還不能任由他們死亡的情況下。”源倒是非常的坦然。
  “白易大人!”速夜來到了白易這里,雖然驚訝兩人為什么這個時候會相互面對卻沒有攻擊,但是四周那破碎的環境可以證明兩人絕對不是在這里聊天。
  “速夜!”
  “白易大人,這我為你送來的。”速夜將長劍送到白易的手上。
  白易輕微的詫異了一下,怎么會是長劍。白易當然知道馬爾維在熔煉武器,這是噗噗那家伙神神秘秘的說的準備,但是究竟是什么準備,噗噗他自己也說不清楚。白易也對噗噗這家伙很無奈,說實話,白易并不歧視噗噗,但是一頭豬獲得了這種玄奧的力量,白易同樣覺得很微妙。
  不過算了,長劍也可以,反正白易的第二柄刀就是這樣,沒有任何的附加能力。只要這柄長劍可以阻擋源手中凝聚的弒神槍就可以。
  “退下吧。”白易對速夜說道。
  速夜點點頭,然后又看了看源,然后才頓時飛到了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