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852 貫徹意志

冥國和四方天世界徹底融合!
  就連倒在四方八極的亨弗里斯、沃納、弗莉達等人都無比的驚愕。他們雖然不知道所謂的獨有世界的重要性,但是卻知道一個冥國對白冥公主意味著什么。雖然早就知道白易肯定不會這么孤注一擲的和整個世界一起破滅,但是他們也沒有想到白易真的可以做到這種程度。不,應該是,早就有一些預料了,如果是那個男人的話。否則他們也不可能或自愿或偶然的來到這里。
  只是,當這個事實出現的時候,還是有一些吃驚罷了!
  真的真的這樣做了啊!
  笨蛋……不過這些人卻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這個時候,他們已經不懷疑白易可以擊敗那個源了。因為,白易是不可能失敗的,絕對不會失敗的。
  ……
  對面的源還在質問,白易已經瞬間落下。這個時候,白易完全沒有絲毫的保留了,強大的力量完全爆發。手指快速的變換,一個復雜的演算式在瞬間就已經完成。整個天空仿佛都徹底的降臨一般,重重的壓了下來。
  這不是以天空來攻擊,就和之前始母和源的對話一樣,真正的攻擊不需要這么浩大,只需要傷害到對手可就可以。
  真正的攻擊,僅僅在白易的掌中,而這幅姿態——以神的力量,天象從臨!
  看見這一幕,就連源都不得不將所有的心神和力量提了起來。
  下一瞬間,強大的沖擊瞬間震動,幾乎整個四方天世界都在不斷的震‘蕩’,如果不是茉茉用冥國將四方天世界做了修復,那么這一下,就足以讓這個世界徹底的散架。不過即便如此,里世界是四周,高聳入云的山脈,清澈浩‘蕩’的湖泊,也不斷的開始破碎。這驚人的戰斗,徹底的震驚了四方天世界里面的所有人。
  為什么可以做到這種程度,那種事情,白易他自己也不知道啊!
  不過,白易覺得自己是應該感謝這個時代的,因為這個時代雖然表面復雜,但是本質卻比以前的時代更加單純。不需要這么多人心算計,不需要這么多虛與委蛇或者社會的熏陶,只要有力量,就可以位于。
  是的,如此簡單,所以就連白易他們這群‘笨蛋’都可以位于。
  如果是在和平時代,像白易他們這樣的人,恐怕早就被踩到底了吧。而最后,如果不是徹底的沉淪,那么肯定就是徹底和世界同化,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為什么,我們會說少年少‘女’沒有長大。
  為什么,我們形容剛出校園的少年少‘女’總是一腔熱血?
  為什么,校園和社會會成為兩個不同的世界。上一瞬間,我們還在校園里面教導自己的子‘女’屬于人類的各種高尚和美好,下一瞬間,我們又說讓你學會什么叫做社會的殘酷。
  一腔熱血有錯嗎,這究竟是褒義詞還是貶義詞你們是真的不懂還是假的不懂。什么是對什么是錯,什么是正確什么是扭曲,你們是真的不知道還是不敢承認!
  究竟誰是笨蛋……掩耳盜鈴‘欲’蓋彌彰而已!
  白易的右手朝著前面拂過,強大的力量凝結成為一個巨大的圓環。幾乎是瞬間,兩人的力量瞬間撞擊在一起。嗡的一聲,仿佛天空都徹底破碎一樣,兩人同時被彈飛。明明只是兩個這么細小的身體,但是兩人卻分別撞擊在身后的高山上面,然后,兩座巨大的山脈就這樣從中間完全的折斷。
  白易凹陷在山石的掩蓋之下,雙眼仿佛可以透過厚重的山脈看見對面的源。
  我很愚蠢?我很圣母?不不不,我只是,還保持著本我而已。大概,很多人在最初,也是像我這么單純的,想要改變這個世界的吧。但是可惜,那個社會,當自己真的站立在最高位的時候,又有誰敢回首熱血時代的自己……是回憶不起,還是不敢回憶?因為自己早就在這個過程當中,被同化成為那個社會的一部分啊。
  回首熱血,你敢嗎,不心虛嗎!
  然后,就理所當然的一臉摒棄,那可真是愚蠢的姿態啊。
  哈哈哈哈哈!
  白易看著外面,嘴角的笑容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瘋狂而釋然。
  我應該感謝這個時代的,是的,我是感謝這個時代的。正是因為這個時代的單純,我這樣的人也可以位于世界的。
  沒錯,只要有力量,不需要人心算計,不需要虛與委蛇,就可以貫徹自己的意志!
  對面的源在陷入了山脈之后后,并沒有停頓多久,就立即飛了出來,在飛行的時候,手中一柄巨大的長槍逐漸凝結。這柄長槍的樣子非常的熟悉,就是聯合國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找到的那柄弒神槍。
  雖然僅僅是基本的元素凝聚而成的長槍,但是依舊擁有強大無比的威勢。
  對面的源做出一個投槍的姿勢,對準了白易!
  雖然不知道白易為什么會突然不動了,還如同神經一般的陷入了莫名的狀態,但是源可不會放棄任何的機會。嗖的一聲,長槍瞬間穿破空間,沒入了白易所在的那座山脈當中。而這個時候,白易也正好‘露’出那個瘋狂而釋然的笑容。
  啵的一聲,阻擋在前面的厚厚的山脈頓時如同被消融一般出現一個巨大的‘洞’口,然后長槍瞬間出現在白易的面前。
  逆‘花’瞳!
  就仿佛時間突然停滯一般,白易的身體瞬間動了起來,僅僅是朝著旁邊側了一下身體,這柄弒神槍就從白易的身側緩緩的滑過。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白易的左手暮然伸出,似緩實快的直接抓在了長槍的槍柄上面。
  僅僅是抓住槍柄,白易的掌心就被強大的力量撕裂。不過在這瞬間,這柄長槍卻在白易的手中快速的旋轉了幾圈,然后白易抬頭看向了源。
  錚的一聲,仿佛空間被穿透的聲音,長槍瞬間飛‘射’而回。
  比之前更加強大的力量,不僅有白易的力量,就連源的力量也沒有消失。白易在那幾圈旋轉當中,以某種特殊的方式,將兩種力量融合在一起。就連源都沒有想到,白易居然會這么反擊,不,應該說根本就沒有想到白易居然可以那樣抓住長槍。別說抓住了,那樣速度與威力的弒神槍,根本就連看都看不見。
  幾乎是瞬間,源的驚愕還在臉上的時候,長槍就瞬間穿入了‘胸’前,然后推動著源的身體高速飛了出去。
  轟隆隆的聲音連續不絕,源不知道飛出去多遠,所有人只覺得天空仿佛劃過一顆流星一樣,然后貫穿了一座巨大的山脈。
  這個時候,白易才從斷裂的山脈當中站了起來,緩緩的朝著外面走出來。白易的左手不正常的扭曲著,掌心更是血‘肉’模糊,不過很快,扭曲的地方就恢復了原本的樣子,而傷口也如同回溯一般快速的愈合。
  ‘精’微**掌控!
  以強大的識感,主動的將**破損的地方按照正確的規律排列組合,修復傷口。
  而這個時候,更遠處,最高的那一座山脈的深處,源的身體陷入在巖石當中,‘胸’前被弒神槍徹底的貫穿,釘刺在巖石中。源的眼神有些呆愕,過了一會之后,源才突然神經質的笑了起來。因為,他實在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到這個時候,他都還沒有怎么反應得過來。
  白易……真的很難相信的感覺,這么弱小的人類怎么會成長到這種地步。如果說,人類和進化生物最初的力量來源于他的話,那么在后面,就已經完全是自己的成長了。
  他的力量,起到的,不過是一個引子的作用而已。
  源將右手放在了長槍的槍柄上,然后暮然用力,噗嗤一聲朝著外面拔了出去。隨著長槍的‘抽’出,被帶出的,還有源‘胸’腔里面的鮮血。不過,這些鮮血才剛剛飛濺出去不到一米,就仿佛受到無形的力量禁錮,然后快速的歸原。
  非常奇妙的感覺,就和白易的左手相似,但是卻更加的神奇。
  破損的肌‘肉’,骨骼,鮮血,全部回歸原本的位置,很快,源的‘胸’前,所有的傷勢就消失一空,就仿佛從來不存在過一樣。
  **歸原!
  這和白易的**‘精’微掌控是同樣的‘性’質,不過,比白易主動用識感來控制顯然更加的高級。而這,也是白易那個時候和費力克斯說過的,本能!身體自動記憶所有的信息,當身體受到破損的時候,原本被破壞的部分,就會按照這種記憶,自動重新排列組合,修復傷勢。這種感覺,就仿佛呼吸一般的自然。
  源可以做到將分散在每個人體內的部分回歸整體,就是其中的一種表現。
  這是比超速再生更加強大的一種能力,因為超速再生雖然會生長出新的部分,但是卻不可能將濺落的鮮血,碎‘肉’重新融合回去。超速再生如果受到的傷害過度,那么自身的**和能量的損耗就難以為繼。
  長槍重新在手中旋轉幾圈之后,源再次飛了起來,除了‘胸’前的衣服出現了一個‘洞’口以外,和之前完全沒有多少差別。
  而這個時候,白易也朝著那個方向飛去,面‘色’無比的肅然。
  (初稿未整理,偶爾不太通順或者錯別字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