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838 新的推想

始母聽見對面的源的話之后,也沒有生氣,只是輕微的沉默而已。雖然始母知道自己現在并不完整,但是對面的源同樣只是一部分。不僅僅只是那個第七界王的殘痕,甚至連殘痕都只是一部分。白易那邊的里世界有一個源,還有其他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部分。
  “你現在,擁有多少力量?”突然之間,始母問道。
  “什么?”突然之間,源還沒有明白過來始母的意思。
  “我是說,現在,我面前的這個你,占據本體多少力量,那個第七界王。”始母問道。而這一次,對面的源當然立即聽懂了。
  “怎么突然問出了這個問題。”
  “只是比較好奇而已,那個所謂的第七界王,究竟擁有多么強大的力量。”
  “且哈哈哈,你這個問題真的問得非常的愚蠢。因為我和全盛時期完全沒有可比性,就像人類和螻蟻之間的差別……。”
  “一群白蟻可以輕易將一個人啃成骨頭。”還不等源說完,始母就插口了一句。
  “……!”源頓時被噎住了。
  “那么我換一個提問方式,全盛時期的界王,一次可以毀滅一個地球嗎,或者說,還是整個太陽系,甚至更大的星系呢。”始母的眼中輕微閃動。
  “即使是不同的界王里面,所擅長的攻擊也是不同的。確實有某些界王可以做到這樣程度的攻擊,但是那家伙是死得最快的。”源仿佛想到了什么的樣子,回憶著說道,然后看著始母。“你知道為什么嗎?”
  “非常簡單的問題,就和現在的戰斗一樣。聲勢浩大的攻擊雖然看上去非常的霸道,但是真正和對手戰斗的時候,根本用不著。以一個人和地球的體積進行對比的話,真正施加在對手身上的攻擊,只有這么小的一部分而已。大而化之,只不過是浪費力量罷了。”始母當然知道為什么。
  只是這個時候,始母想的,卻絕對不僅僅是這樣。
  可以做到!
  對面這個家伙說的,可以做到。這個可以,究竟是指的可以一次毀滅一個地球,還是一次毀滅一個太陽系,或者說,還是更大的星系?不管哪一種,都讓始母仿佛看見了更加廣闊的天地。而這也從側面證明了始母的猜想,所謂的界王,也不過就是一種強大的存在而已。并不算是整個世界的主宰,否則剛才對方回答的時候,就不會用‘毀滅’這種回答方式,而是世界隨之掌控了。
  心中思緒按捺下來,始母的左手輕微的抬起,無比的優雅,但是卻仿佛什么東西被引動一般,擁有一種非同一般的韻律。
  對面的源也沉下了臉色,因為,他也同樣感覺得出來,對面的始母身上的氣息逐漸開始改變了。雖然不知道對方的力量和白易為什么會相差這么巨大,但是接下來,肯定不會像之前這么容易應付了。
  無華!
  始母身體四周,無華的光芒瞬間散開,如同漣漪。
  ……
  在始母這邊再次發生戰斗的時候,白易則是靜靜的坐在原地。剛才使用的那種類似神一般的姿態,對他的身體造成了極大的壓力。緩緩的,這種壓力逐漸消散,白易的身體逐漸朝著正常狀態開始恢復。用不了多少時間,白易就可以再一次進入那種狀態了。
  不過,雖然恢復了,但是白易卻沒有再次進入那種狀態,因為沒有多少意義。
  剛才已經嘗試過一次了,既然那一次沒有打破,那么再來一次,對方同樣可以繼續阻止。也就是說,白易始終出不去。想要阻止源,就必須得將四方八極的支柱徹底擊破,原本這是白易和始母挑選出來的特別的人選,但是這個時候,卻成為阻止白易他們的最大的問題。
  不過還沒有關系,在人類世界里面,還有其他很多高手。
  白易就準備聯系伍爾夫那邊,以伍爾夫的力量,雖然沒有自己這么強大,但是也可以做到很大的程度的。
  不過,就在白易白易準備溝通伍爾夫的時候,世界里面,卻再次發生了變化。
  世界從臨,原本白冥樓的防御場徹底的破碎,就連整個白冥樓都在進入四方天世界的時候變得破碎不堪,徹底暴露在所有人面前。如果只是這樣還沒有關系,畢竟,在進入這個世界之后,所有人都可以看出來,并沒有所謂的大清洗,他們在進入這個世界之后,也用不著死亡,那么戰斗就不用繼續了。
  不過這個時候,原本沉默的人在安靜了一下之后,突然再次瘋狂的朝著破碎的白冥樓開始進攻了。
  怎么!
  “別說又是你的弄的東西。”白易再次問道。
  “沒錯,就是我弄的東西。”源的聲音再一次傳來。“別這幅表情,你不用過于擔心,我并不能控制他們,因為從我的細胞里面分散出去的力量實在是太過于薄弱了。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東西,只是本能的情緒引動而已。他們本身就對白冥樓抱著巨大的敵意,這個時候并沒有平息下來,我只不過是將這種情緒再次調動起來而已。最關鍵的是,他們自己本身并不排斥,你明白嗎!”
  明白,非常的明白!
  所謂的源的細胞,就是指的魔鬼藻,整個地球上所有人的力量都來自于源。經過多次遞減感染之后,源的力量已經無比的削弱。不用算白易,就連任何一個意志堅定的人,都可以輕易的抵抗源的影響。但是,就和源說的一樣,可以抵抗和是否會抵抗并不能劃上等號,這些人自己并不排斥。
  “還有些什么手段,說出來吧。”
  “其實也沒有什么,就是將所有的高手全部牽制而已,起碼在短時間內,他們是不可能分出力量來攻擊四方八極的支柱的。你女兒茉茉騰不出手來,你賴以為臂膀的伍爾夫也不行,其他的,維拉、沙皮,他們現在恐怕剩余不了多少力量了吧。就算是偶爾有一些高手疏漏下來,他們也沒有那個力量。”源說道。
  “真是將所有的退路都堵死了啊,你謀算了多少時間?”
  “我的生命,相對于你們來說實在是太過于漫長了。”源答非所問的說道。
  這句話之后,源和白易都再次沉默。過了好一陣之后,源看見白易那‘消沉’的樣子,不由再次開口:“我說過,即使這個世界成為我的獨有世界,也依舊可以成為人類的繁衍之地,這和你的目標并沒有多少沖突,你并不用這么介懷。如果你真的覺得不甘心的話,等事情結束之后,我給你一個……。”
  “我很好奇!”突然之間,白易說道,打斷了源的話。
  “嗯……你好奇什么?”源說道。
  “你現在,究竟是什么樣的存在。你的力量,甚至你的意識,都在什么地方?”白易抬頭,不等對面的源解釋,白易就開始自問自答。“你的力量,應該是在所有人的身上吧,畢竟,所有人類的力量都來源于你。你現在,應該可以說不存在,又可以說存在于每個人的身體之中。而且,只要有必要,你就可以凝聚出一個完整的個體。比如這個里世界里面的源,比如始母那邊的那個源。”
  “那又如何。”
  “不如何,只是偶然想到一點問題,你究竟是怎么從每個人的身體里面將這些散亂的力量聚集起來的呢。如果可以聚集起來,那么是否也可以將這份力量灌注到一個單獨的個體身上?”白易緩緩的說道,原本的思緒仿佛變得越來越清晰。
  “嗯……你的思緒真是敏銳,不過,你做得到嗎!”
  “做不做得到,我又怎么會知道,總之,先將我身體里面,屬于你的部分給抓出來好了,否則你這家伙總是時不時的說一句話,有些裝神弄鬼呢。”白易說著,雙眼瞬間一變。
  “呵~!”源輕微的呵了一聲之后,就歸于沉寂。果然,白易還是感覺出來了,他的聲音都來自于白易體內。自從所有人感染活性細胞的時候開始,他就已經居于每個人的身體里面了,想要將他剝離出來,怎么可能會……。
  怎么可能!
  源剛想說不可能這樣簡單的剝離出來,但是沒有想到,才在下一瞬間,白易就仿佛徹底將他分辨出來一樣,逐漸從身體里面剝離。在即將剝離的時候,源最后看了一樣白易,在這一瞬間,源終于明白了為什么。
  原來如此,這個男人有一雙特別的眼睛-逆花瞳!
  從白易的體內,所有的感應終于全部消失,顯然白易已經徹底將他的力量從體內剝離了。就如同化學反應一般,白易的體內發生著一種顛覆每個細胞,但是卻又無比微小的改變。就仿佛梳理一般,很快,白易的體內就有什么東西逐漸剝離,然后落入了白易手中。
  一滴體液一般的東西懸浮在白易掌心。
  比一滴清水還要稀少,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這東西根本就不可能造成任何的影響,不過確實就是源和所有生物之間的聯系。白易看著眼前的體液,雙眼再次變換。這東西,就是源和所有人產生聯系的源頭。藉由這種聯系,源才可以將散落在每個人身體里面的力量匯聚起來。
  而這個時候,白易要做的,則是將自己的力量降臨到其他人的身上。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