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832 新的生命

伍爾夫突然朝著白冥樓里面跑去,噗噗沒有聽見夜夜和伍爾夫兩人的對話,所以微微有些奇怪。
  “你做什么?”噗噗問道。
  “我要當父親了。”伍爾夫的神情十分的興奮。
  “啊!”噗噗聽見伍爾夫這樣說之后,都立即傻了一下,因為這個消息和整個戰場完全格格不入。不過,在明白過來自己聽見了什么之后,噗噗立即跟了上去。“居然在這個時候出生了,真是完全沒有想到,不過,你兒子應該叫我叔叔吧。”
  “嗯嗯。”伍爾夫連連點頭。
  這個時候,恐怕其他任何事情都沒有這件事對伍爾夫來得重要了。如果是正常的時期,伍爾夫或許也會激動和高興,但是肯定不至于像現在這樣興奮。因為這實在是太稀少了,幾乎就是絕無僅有,要知道,頂端的進化人類后期可是從來沒有誰有過后代的。就算是白冥樓已經將《自孕》的秘術公布出去,但是真正在這個階段去嘗試這個秘術的人并不多。
  ……
  四方天成功升華,戰場上暫時陷入了安靜,所以伍爾夫和噗噗離開并沒有什么巨大的影響。很快,兩人就回到了白冥樓,然后朝著夏婉清的住所跑去。就在伍爾夫想要一頭沖入房間里面的時候,里面頓時傳來了一股反彈的力量。
  “出去,這里是你來的地方嗎。”隨著反彈力量傳來的,是貝米拉的聲音。
  伍爾夫被彈出來之后,也沒有生氣,只是樂得一副傻笑。確實,是他太著急了,產房里面可從來沒有男子進入的先例,就算是丈夫也不行的。不過,既然貝米拉已經在這里了,那么他就不用著急了。伍爾夫朝著后面退了兩步,然后盤腿一屁股坐在地上,如同一位門神一般等待。
  伍爾夫對貝米拉十分的放心,不過卻不知道,這個時候貝米拉一點都不輕松。
  現代社會生小孩一般都沒什么危險,這又不是古代,最不濟就用剖腹產就可以了。但是這個時候,現代產房的那些知識根本就用不上。最大的特殊,就是這個產婦是夏婉清,而她懷著的是伍爾夫的兒子。
  夏婉清腹中的胎兒來源于《自孕》秘術的改變,其中的基因全部來自于伍爾夫,可以說,和夏婉清沒有任何‘真正’的血緣關系。當然,母子之間的感情不能簡單的這樣來判斷,這也不是什么大問題。
  不客氣的說,伍爾夫絕對是世界上最頂端,變化最大,也最強的一群人之一。而夏婉清,只是伍爾夫在中國那段時間偶然救下的一個小女子而已,雙方的力量和生命強度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面。如果是一般的結婚生子,兩人的基因如果真的結合的話,也沒有什么問題。
  但是,關鍵就是這是伍爾夫的基因,純粹的來源于伍爾夫的基因。
  就好比一個普通女子去孕育一頭巨龍的胎兒一樣,這將會給那個女子的身體帶來難以想象的龐大壓力。
  其實,在夏婉清懷上的時候,貝米拉就已經看出來這點了,而且也對夏婉清的生理狀態做出了一些調整。漫長的孕期時間,就是夏婉清的身體自的將這個過程延長了,減緩了對身體的損耗,否則以伍爾夫那強大的基因所孕育的胎兒,夏婉清早就支撐不住了。不過貝米拉沒有想到的是,十年的孕期還遠遠不夠,這個時候,那個胎兒對夏婉清產生了一種近乎恐怖的攫取和吸收。
  夏婉清臉色蒼白的看著貝米拉。
  貝米拉停下了手里的動作,雖然夏婉清疲憊得連話都無法說出來了,但是眼中的意思卻傳達過來了,是讓她停下。
  貝米拉將手指放在了夏婉清的眉心。
  ‘不要這樣!’夏婉清的哀求頓時傳來。
  ‘不能等下去了,這個胎兒的吸收太恐怖了,再這樣下去,你就死定了。’
  ‘不是他的錯,他沒有錯,這本身就是媽媽應該做的事。我感覺得到他對我的依戀,他的成長,現在的他還有很多的不足,剖腹產就是毀了他的根基。’夏婉清那焦急的,擔憂的思緒不斷的傳遞過來。
  貝米拉停頓了一下,她也非常的清楚,這并沒有什么錯誤,唯一的錯誤就是夏婉清的身體無法支撐那龐大的消耗。
  ‘求求你了!’夏婉清哀求的眼神看著貝米拉。
  “伍爾夫,你進來。”貝米拉突然喊道。
  在外面的伍爾夫頓時一個激靈,立即朝著產房里面走了進來。雖然就在外面,但是伍爾夫卻沒有用生命場來查看。這個時候走了進來,伍爾夫的心里既有一種興奮期待,又有一種不安忐忑。
  “話我就不多說了,就和之前我說過的那樣,你的基因太強,而夏婉清的力量太弱,所以無法承受。雖然孕期已經增加到了十多年,但是依舊不夠。本來我想直接剖腹產的,但是夏婉清不同意。勸說的話就免了,這個時候沒有時間給你們來爭論。”在伍爾夫走進來之后,貝米拉直接而干脆的說道。
  “拉著你妻子的手,用你的力量來支撐,盡量保證生命同調!”
  伍爾夫呆了一下之后,頓時按照貝米拉的指揮,開始生命同調。
  “這個胎兒來源于秘術《自孕》,本身,就應該是你自己來孕育的。因為只有你自己,才可以支撐這個胎兒對于能量和養分的需求。不過,既然都已經這個時候了,也沒有了重來的機會。我會盡量保證母子的平安,但是相對的,你需要隨時維持生命同調,這是唯一的機會。”貝米拉一邊準備,一邊對著伍爾夫解釋道。
  “嗯!”伍爾夫堅定的點頭。
  “那么開始吧。”貝米拉也點頭。
  ……
  噗噗在外面等待了一會,現在伍爾夫進入很長時間都沒有消息傳出來之后,就知道肯定出現了一些麻煩。究竟是什么麻煩,噗噗也不想去猜測,只是卻知道,不能讓人來打擾到這里就是了。
  站了起來,噗噗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資源的分配已經好了,每人一個空間飾品;另外,關于隊伍的調整,還有……。”一個秘書正在給安倍真央匯報。安倍真央的實力在白冥樓看不上眼,但是政事和后勤還是非常的合適的。噗噗來到中央會議室的時候,正好看見幾人在忙碌。
  在看見噗噗來了之后,幾人點點頭示意,并沒有停下手里的動作。
  四方天已經成功升華,但是戰斗還遠遠沒有結束,或者說,真正的敵人才剛剛出現。東面的四方天距離這里并不是非常遠,估計用不了多少時間,就會波及到這里。虛幻和現實的交錯,兩個世界的重疊,單個的生命不會受到多少干擾,但是世界卻會破碎。這是世界的力量,面積廣闊的白冥樓是不可能保存下來的。
  一旦防御場破碎,白冥樓徹底展現在所有人面前的時候,將會遭到什么樣的清洗,簡直不用描述。
  “為什么不告訴所有人緣由?”這位秘書問道。
  這個時候,白冥樓的高層和核心人員都已經知道了真正大肆殺戮的理由。這位秘書親自處理了很多相關事情,所以也非常的清楚。而這個時候,她不太明白的是,既然世界從臨是為了整個地球上的智慧生物,那么為什么不告訴他們,非得要弄到現在這樣殘酷的敵對立場上面。這個時候,將真正的緣由告訴其他人就可以了吧?
  “沒有用的。”安倍真央搖頭。
  “在計劃開始的時候,白易不說,是因為他很清楚的知道:即便這是為了構筑另外一個新的世界,但是也不會有人接受。因為,誰也不愿意作為犧牲的那一個人。那不是數千人,數萬人,而是……數以億計,是按照整個智慧生物的百分比來計算的。或許,很多人都可以理解,但是當需要特定的人付出的時候,卻又每個人都抱著僥幸。
  為什么,非得要自己去死?
  簡單,卻如此直指本質的問題!
  在計劃開始之后不說,是因為一旦開始就沒有回頭的道路了。
  而現在,說了也沒有任何作用了。時間和環境,無法將這個信息快的告訴所有人,而且,就算是告訴了他們又如何。之前的事情,這些人不可能再相信白冥樓說的話。而且,新的世界只是剛開始形成,最終會不會成功,誰也無法肯定。如果最后失敗……那么還不如從一開始就不給他們這個期待。”噗噗在旁邊聽見這個秘書的詢問,不由隨口解釋。
  “就是這樣的。”安倍真央點點頭。
  “趕緊去吧,準備迎接之后的沖擊。當世界從臨的時候,防御場將徹底失去效果,因為那是世界的力量,就連白冥樓都會破碎。外面的那些人,不管他們知不知道真正的緣由都沒有關系,因為他們肯定會將所有的怨恨和憤怒都泄在白冥樓的身上。”噗噗再次說道。
  “好的,噗噗大人!”這位秘書恭敬的點頭,然后朝著外面走去。
  “噗噗大人。”走到門邊的時候,這位秘書突然轉頭。
  “怎么?”
  “如果他們知道了真正的緣由,也還是會將怨恨泄在白冥樓身上嗎?”這位秘書問道。
  “你說呢。”噗噗反問。
  “我知道了。”這位秘書終于朝著外面走去。其實,她非常的清楚,不要將僥幸放在普通人的心態上面。就算是噗噗不說,她多少也可以猜到那些人的反應:為了所有人?開什么玩笑,憑什么他們就必須去死,白冥樓就可以活到最后,為什么不是白冥樓自己去死。既然都死了這么多的人了,那么多白冥樓一群人也不算多吧。
  這是——社會心理的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