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830 同等級的對手

四方八極升華世界的知識深奧無比,如果換了一個人來,說不定只會以為自己撿了大便宜。畢竟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奢望自己莫名其妙的獲得某種‘不同’的人。但偏偏白易和始母兩人就覺得這種快速的領悟不合理。而在對地球上各種變化和跡象加以推算整理之后,兩人才判斷,在背后,還有一位神秘的存在。
  不過即便如此,兩人還是選擇了這種方式,因為,他們不知道其他可以挽救地球的辦法。
  沒有人可以真的生而知之!
  最多,就是用自己的體悟對這個所謂的四方八的體系進行些許改變,確定自己不會完完全全的給他人做嫁衣而已。
  至于成與不成,白易和始母他們都沒得選擇,因為所謂的相位空間干涉,本身就不存在。
  所有成為四方八支柱的人,都是自愿的。如果說理由,就是所謂的大義吧。或許在某些時候,這些人還會相互爭斗一番,但是在面對這樣的情況的時候,這些人卻做出了相同的選擇。當然,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生輕微的意外,比如,碧蘿絲和莫雷諾、安格瑞拉等人原本就不在預定的人選里面,不過這個時候,他們同樣通過腦海內的記憶,明白了所有的事情的經過。
  碧蘿絲看向了東面,那個方向,幾個強大的氣息逐漸來到了這里。而另外的地方,貝琪-灸炎鳥、安格瑞拉-亡翼兇獠等人同樣現了其他前來這里的人。
  還沒有結束呢,四方八的世界還沒有徹底形成,究竟是形成一個新的世界,還是徹底成為那個‘源’的嫁衣,還沒有定論。
  ……
  里世界,兩個源同時用出了相同的招式,歸宿本源!
  強大的力量之下,所有的事物,聲音、光線、物質、能量……仿佛所有的一切全部都被破碎。浩蕩無比,完全無法反抗,就仿佛法則一般令人無法回避,無法違抗,只能成為其中破碎的一部分。最終的沖擊完全爆,白易和始母同時飛了出去,連續不斷的撞碎了里世界的天空和大地,然后凄慘的倒在地面。
  僅僅一招,白易和始母就幾乎遭受重創。
  源那凜然不可侵犯的身姿懸浮在里世界的中心,臉上的表情至高而然。不過很奇怪的是,倒在地上的白易和始母不但沒有沮喪,反而同時笑了起來。這讓源有些不解,因為兩人確實是在一招之下就被壓制了的才對,兩人還有什么好笑的。
  “你們在笑什么!”
  “幸好!”
  “幸好?”
  “還沒有明白嗎,你的力量確實越了我們,但是卻并沒有最本質的差距。如你所說,你是混沌世界第七界王,那根本就不是我們可以企及的存在,但是你在一招之下,卻只能令我們傷而不死,那只能說明,你也只有這種程罷了。”白易站了起來,在旋轉的氣流里面,衣衫和絲不斷的飄蕩,卷起獵獵風聲。
  只有這種程!
  魔鬼藻細胞是源的殘痕,早就已經失去了真正的力量。就算是通過地球上面的變化逐漸恢復了力量,也不可能越地球上面的層次。這是白易他們的推算,而現在的試探,終于確定了這一點。
  ‘源’的目光凜然,腦袋逐漸抬了起來,以俯視的目光看著白易:“對付你們,已經足夠了!”
  白易嘴角輕微一笑,沒有爭辯,自然下垂的右手暮然一張。唰的一聲,LF力場瞬間從白易腳下朝著身上張開。透明的光幕在白易的身邊形成一個橢圓的護盾。對面的源剛想說沒用的,剛才LF力場就被直接破碎了。不過突然之間,在白易身邊的LF力場再次生了變化,從最頂端再次分裂,然后壓縮,形成兩條透明的飄帶。兩條透明的飄帶自如的游動,美輪美奐。
  風繪身!
  這是白易早期使用的一種防御方式,凝聚的氣流和能量結合在一起,形成一種無形的防御。這個時候,顯然這個招式已經生了本質的變化,融合了壓縮的LF力場之后,究竟還有什么樣的力量,誰也不清楚了。
  白易的身體輕微下壓,瞬間朝著前面沖了過來,上千米的距離,瞬息而至。
  快,很快!
  完全過了普通人的思維和判斷,不過在那瞬間,時間仿佛停頓一般,源正好和白易對視在一起。而這個時候,原更是現白易的雙眼已經改變,這就是外界盛名已久的逆花瞳。
  透明流質的飄帶猛然探出,白易的左手也暮然壓下。
  源質破碎!
  以兩人為中心,所有的物質、能量仿佛產生了一種時間回流一般的質感。光線的傳播,只能偶爾看見兩個人影在不斷的交錯,而真正的戰斗過程,就算是以第六識都無法清楚的觀測到。就仿佛兩人的形態已經徹底過了物質形態的界限一般。
  而這個時候,在始母那邊,無華的光芒也籠罩在自己的身上,然后重重的一拳從天而落。就算是歸宿本源的力量,也無法穿透無華的光芒,對始母造成任何的影響。源這個時候只能硬生生的承受始母的力量。
  ——
  “這次的敵人,肯定會過以前的所有對手。你認為更高層次的戰斗,會是什么樣?”這個時候,始母想起了當初和白易交談的過程。
  “什么樣?”
  “不知道。”白易很灑然的說道。
  “既然不知道,那還說什么說。”始母一臉的鄙視。
  “雖然我不知道,但是可以確定一件事。”白易仿佛一點都不在意始母的鄙視,只是仿佛玩笑一般說了一句話。“既然為敵,說明我就是我!”
  “哈!?”那個時候,始母完全沒有明白白易說的是什么意思。
  “然后,最簡單的攻擊!”白易說著,逐漸朝著外面離去。
  在這個時候,始母仿佛突然明白了白易當時的話的意思。我就是我——這說明,他們和源是分屬于兩個不同的個體,所以才會有分歧,才會有爭斗。不管是歸宿本源,還是源質破碎,都是驚人的力量,就仿佛整個范圍內的所有事物都受到了對方的掌控一般。這是屬于法則的力量,所有的事物都無法違抗。
  但是,如果說這個范圍內還有什么是特別的話,那么,就是她和白易了。
  沒錯,就算是四周的世界都為對方所掌控,但是還是有一點是不同的,那就是他們自己。每一分血肉,每一分力量,每一分感知,每一分生命場……這都是屬于他們自己的,這才是白易說的我就是我的意思。
  以絕對生命場為區分,更加的端,絕對自我掌控!
  然后,最簡單的攻擊……也是最直接而無法回避的攻擊。
  ——
  始母的眼中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沉重的力量瞬間落下。嗡的一聲,空中頓時產生了一圈圓形的沖擊波。沒有花哨,沒有神秘,這就是最簡單的攻擊,也是最本質的攻擊。藉由四大基礎法則的‘物質法則’所產生的攻擊——物理沖擊。
  承受了始母一拳的源瞬間朝著下方飛射出去,撞碎了重疊在一起的巖層,仿佛直接被砸入了最深的地底。
  白易的飄帶也猛然朝著四周旋轉切過了一圈,將四周全部彈開。就算是源質破碎的力量,也無法突破這兩條輕柔的飄帶。而在一個交錯的瞬間,白易的雙手猛然抓住了兩條飄帶的根部,交錯切開。
  技之限,就是歸于本質。
  源質破碎瞬間爆裂,在源的眼中,白易已經被徹底的淹沒。但是真實的情況,卻是白易以差之毫厘的驚險避開了沖擊,然后兩道如同大震波一般的細線暮然從空中浮現,然后又朝著前面的空間消逝。凡是阻攔在前面的所有事物,頓時全部被切斷,就連對面的源也不例外。當身體上面浮現兩條劃痕的時候,源的眼中還露出輕微的錯愕,仿佛根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逆花瞳的力量,并不一定要大張旗鼓,簡單的六識改變,就足以對戰斗產生決定性的影響。
  源的眼中在錯愕之后,頓時變得憤怒,因為,即便是將他一刀兩斷,白易的眼中也無比平靜,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住道的事情一樣。兩兩對比,仿佛白易才是那個站在更高地位的人,而他才是挑戰者一般。
  身上的劃痕瞬間愈合,源的臉上也浮現出一抹憤怒和猙獰。
  這樣啊,是這樣啊,你們確實是有傷害到我的能力。那么,就來看看,可以站立到最后的人,究竟是誰吧。在源的眼中,原本的輕忽和不以為然徹底的消失不見。這個時候,他才真正將白易和始母當做了和自己同等級的對手。原本以為是螻蟻,但是,螻蟻也會產生大個,這兩只所謂的螻蟻,已經擁有了咬傷他的力量。
  ……
  而這個時候,在冥國內,茉茉直接找上了卡瑪多維奇。卡瑪多維奇看著茉茉出現,原本想要奪取四方天的念頭也不得不暫時壓下,現在,可走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