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829 殘痕而已

兩個不同的里世界,白易和始母,兩個分開的‘源’,結果還是始母最為干脆,在確定沒什么事情可以聽到了之后,頓時就動手了。
  無華之光!
  始母突然之間欺身而上,在堪堪接觸的瞬間,一抹光芒乍然綻放。攻擊方式非常的簡單,但是每一分力量都是精微控制的結果,擁有令人難以想象的殺傷力。嗡的一聲,空間扭曲了一下,強大的沖擊瞬間逸散,始母的右手被對面的源給輕易接了下來。激蕩的力量在兩人之間輕微的扭曲,形成一種微妙的,暗涌潛伏的平衡。
  始母的視線輕微落在兩人僵持在一起的雙手,一抹光芒在這里明滅不定。
  無華那種將所有事物歸于本質的能力,失效了!
  與此同時,在另外一邊,白易也已經動手,右手一抬,四周的空氣頓時擠壓而來,然后白易非常簡單的朝前面一拂。
  就連源都微微驚訝了瞬間。
  相對來說,白易的攻擊本質無比簡單,比起始母用寶具無華的攻擊來說,完全沒有可比性。其本質,就是空氣擠壓而已。沒有過多的動作,白易的攻擊簡單到離譜。不過,特別掌控融合到一起的力量,卻擁有沛然的威勢。如果是在外面,恐怕就算是一座山頭,也會被這隨手的一拂徹底抹平。最關鍵的是,這種最簡單的攻擊,源卻只能硬抗,而不能像在始母那邊一樣取巧的接下來。
  比始母那邊浩大得多的激蕩瞬間傳開,雖然是硬抗的,不過,依舊沒有對源造成多少影響。
  因為,這本身就類似于打招呼一樣。
  始母看著無華的光芒,眼的神色輕微的變化了一下,雖然意外,仿佛又在意料之。而對面的源也沒有追擊,只是拂出一股力量,將始母推開。
  “沒用的,無華的力量,就是我最擅長的一種力量。”對面的源說道。
  始母的目光停留在對方身上,原來如此。從剛才聽見對方的名字的時候,始母就已經有些猜測了。和白易一樣,始母也不清楚混沌世界第七界王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存在,但是毫無疑問,應該是類似始祖一樣的存在。這樣的人,名字都不可能是隨便亂取的,多半都代表著自身的意義。
  源……意思是歸宿本源的意思嗎。
  始母的本源力量傳承于母體,而母體的力量,又是來源于……源。原來如此,也就是說,在源的面前,始母使用這種力量,確實就好像一位小輩一樣。
  “停手吧,你們沒有勝算的。”這個時候,在白易這里,源的身上也展現出一種至高無上的氣息。白易沒有見過盤,也沒有見過古,不過卻從源的身上,感受到了那種浩蕩的氣息。似乎在下一瞬間,他就會被這股無形的氣勢硬生生的折服一般。這是一種,生命本質上的差距。
  在兩個里世界,白易和始母同時沉默,不過很快就露出一個灑然的笑容。
  “我可以看出來,你剛才的話并沒有說謊。混沌世界第七界王,我無法想象那代表了什么,但是肯定不是我們可以企及的。如果足夠聰明,那么我們這個時候最好的選擇就是臣服……如果,你真的可以代表‘源’的話。”白易緩緩的笑著說道,然后朝著前面走了一步。
  “但是……!”
  “你真的可以代表那個‘源’嗎,你,不過是一讀殘痕而已!”始母輕微抬頭,臉上的笑容微微有些興奮和狂傲。始母絕對是一個高傲的女子,這一讀絕對一讀都不打折扣。就算對面真的是所謂的第七界王,恐怕始母也不會有絲毫的畏懼和臣服,更不用說,對方僅僅是……一讀殘痕!
  對面的源頓時臉色大變,突然之間就主動出手,始母的話,深深的刺到了他的痛處。
  沒錯,他只是一讀殘痕!
  混沌世界第七界王究竟是什么樣的存在,白易和始母沒有直觀的印象,不過,人類最不缺乏的就是想象力。所以,多少也可以想到那種超然的存在。如果對方真的是完整的話,那么也不用有絲毫反抗的想法了,洗洗睡了更比較省事一讀。但是關鍵是,現在的源只是一讀殘痕而已。
  魔鬼藻是所有事物的起源,白易和茉茉說過,以魔鬼藻那強大的侵蝕特性,不可能是植物,否則以植物的繁衍傳播特性,地球上面早就是這東西了。唯一的解釋,那就是魔鬼藻是動物,而且只是某種動物殘留的痕跡,也就是……源在這個地方殘留的一讀細胞罷了。
  這一次才是真正的交手,和之前的那種試探完全不可同日而語。輕微的觸碰之,里世界的環境就不斷的破碎。
  歸宿本源!
  對面的源右手朝著空抬起,四周的一切頓時仿佛朝著間收縮一般。白易和始母都無法擺脫這股力量,頓時被扯了進去。然后下一瞬間,源的攻擊猛然落下。整個空間突然震蕩了一下,所有人的耳邊突然閃過一聲嗡鳴,然后就變得極致的安靜。大音希聲,不,應該說,就連聲音都已經被徹底破碎。不僅是聲音,就連光線、距離、感知,就仿佛所有的一切全部歸于混沌,然后……消弭于無形。
  一圈如同超新星爆發一般的波紋瞬間朝著四周逸散,看似美麗無比的景色,但是所有被這一圈波紋觸及的事物頓時全部崩潰。
  ……
  這個時候,貝琪、常華榮……等作為四方八極支撐的那些人也逐漸醒來。可以說,外界的猜測是正確的,四方天和八極柱升華的人都沒有死,只是換了一種生命形態,成為這個世界的支柱真靈。可以說,他們和那些死去的人,就是這個世界的支柱。只要他們不徹底消散,這個世界就不會崩潰。
  四方八極的法則,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這些人里面,有的早就從白易和始母那里得知。有的人卻是偶然的進入了這個人選當。
  但是,即便是貝琪和常華榮等人,當初聽白易和始母說起這方面的法則的時候,同樣語焉不詳。就和白易說的一樣,越是高端的理論,就越是不容易這么簡單就體悟。甚至,白易當初給他們說的話,還從來沒有保證他們可以活下來。而就算是活下來,他們的生命形態,肯定也會和之前產生本質的差別。
  這個時候,這些重新活下來的人都在輕微的感受著自己的身體,同時消化著身體和靈魂當的記憶。
  所有人都在感受著新的自己,新的力量。
  原本的**和靈魂,可以說已經徹底的消散,成為這個世界的基石。而他們的意識,也徹底的依附在這個世界上,成為一種特殊的存在。可以說,他們就代表了這個世界,只要這個世界不滅,他們就永遠不會徹底死亡。
  他們不死,世界不滅;世界不滅,他們不死!
  就仿佛一個悖論,不過,所有人卻在心底里面明白。在通常情況下,他們是不會死亡的。即便是被外界的人擊殺,他們也不會真正的死亡,而是會重新歸于世界,然后重新凝聚新的軀體。當然,這需要一定的時間,究竟需要多少時間他們現在還不清楚。但是,想要將這個萬華境世界徹底的毀滅的話,那么就只能在這個時間內,將四方八極的所有人全部擊殺。然后趁著這個世界失去依托的時候,將萬華境世界毀滅,那么還沒有重新凝聚的他們就將徹底的死亡了。
  而現在,他們的存在,就是這個世界的真靈?支柱!
  只是相對的,或許他們的未來,將會被永遠束縛在這個世界當了。
  碧蘿絲默默的將自己腦海當的記憶消化,停頓了一會之后,神情才變得釋然。猜對了,白易讓貝琪他們升華一方天,絕對不是讓貝琪他們無端的犧牲的。世界從臨,虛幻和現實的交替,真是大手筆啊。
  “吼,有沒有搞錯,都是你這個女人害的,以后就只能被困在這個世界里面了。”在旁邊的海皇蛟這個時候也消化了腦海內的東西,然后非常的憤怒。
  “有什么關系嗎。”碧蘿絲擋住了撲來的海浪,一臉輕松的問道。
  “你說有什么關系,被關在這個地方了啊,就好像被囚禁一樣了。”海皇蛟身軀擺動,瞬間游到了碧蘿絲的面前。
  “囚禁,你仔細感受一下這個世界吧。雖然是以地球為依托,但是這個世界的雛形,都已經比地球還大了。在這樣的世界里面,還能說是被囚禁嗎,那么地球這么大讀地方又算什么。”碧蘿絲說道。
  海皇蛟頓時啞然,好像真的是這樣。雖然無法脫離這個世界了,但是這個世界比原本的地球還大得多,那么所謂的囚禁,就仿佛一個笑話一樣了。如果這個世界都算是監牢的話,那么地球又算什么?
  “還有宇宙!”海皇蛟不服輸的反駁。
  “你能跑到宇宙里面去?”
  “誰也不能否認,有這個可能。”
  “那么,也許以后也可以脫離這個世界呢。”碧蘿絲說道。聽見碧蘿絲這么說,海皇蛟頓時沒什么好反駁了,雖然總覺得被這個女人給忽悠進去了。而這個時候,碧蘿絲看向了一個方向,在那個方向,有幾個強大的氣息正在逐漸朝著這里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