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4)      第1347這份信念(11-14)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4)     

災厄紀元826 時間的討論

“時間回溯不是這樣的?”茉茉對于白易的話非常的好奇。
  “時間可以說是世界上最神秘的事物,我在仔細的感悟之后,卻有了不同的理解。”白易說著,右手指著桌面的杯子。
  在白易和茉茉的注視當中,這個杯子上面的紋路逐漸變得暗淡古樸-然后風化-脫落-破碎-最后成為一堆粉末。
  “千年!”
  “回溯!”白易再次說了一句,然后在桌面上,那一堆粉末又如同電影倒流一般,逐漸凝聚,回歸原本的位置,然后變成了一個光潔如新的茶杯。
  整個過程,加起來不到兩分鐘。茉茉看得很明白,由始至終,這個茶杯其實并沒有變化,只不過是白易在她眼呈現出的一種視覺變化而已。也就是說,白易并沒有掌握時間的力量,想也知道,這種力量實在是太難了。
  “按照我的理解,這才是時間回溯的真正形態。當一件事物上面所產生的時間流逝倒流,就叫回溯。從這一個茶杯,到單獨的個人,然后到一片區域,甚至是整個地球,所產生的時間回溯。但是,這和方錦時所遭遇的事情是有本質不同的。”白易將右手輕微的一拂,在兩人的面前,再次展現出不同更多景象。
  茶杯、一個人、一座山谷、一個地球……,呈現在白易和茉茉的面前。
  茉茉很聰明,很快就看出來,被時間回溯的事物雖然在改變,但是外面正常的世界卻一讀都沒有變化。比如,茶杯回溯的時候,座椅就沒有改變;比如,一個人改變的時候,他四周的環境沒有改變;比如,一座山谷回溯的時候,整個地球上面沒有改變;比如,整個地球回溯的時候,宇宙里面的其他地方同樣沒有改變。
  “而方錦時的時間情形,則是……。”
  “包括他在內,外面的世界都從空間裂縫徹底破碎回到了空間裂縫剛剛產生的時候,這是地球被回溯!”茉茉補充到。
  “我不覺得他擁有改變整個世界的力量,那么不可能。”白易說道。
  “如果是時間穿越呢?”茉茉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這個時候白易說起,不由十分好奇的開始思索。
  “你的想法就是世界上最常見的一種概念。那么,我們不妨做一個假設,時間的存在方式,究竟是①當前時間讀,還是②永恒完整的時間流,抑或是③不同的時間線呢?”白易的右手一抹。最左邊,呈現出一個單純的橫截面,間則是一條如同河流一般的東西,而最右邊,則是無數晶瑩的細絲平行排列在一起。
  “第一種,就是當前時間讀。過去,未來,雖然有定義,但是都是不存在的。整個世界,僅僅只存在于‘當前’這個時間。”白易右手抹動,那個橫截面上下蔓延,但是全部都是虛影,也就是說,代表不存在。
  “第二種,完整的時間流。過去、現在、未來,都是存在的。”白易指著那條實質的河流,就代表時間流。
  “第三種,不同的時間線。每一條時間線就代表一個不同的世界。這里必須得清楚,這個不同的世界,可不僅僅是地球,而是整個宇宙,完整的世界。這里有無數條時間線,也就代表無數時間線里面,不同走向的宇宙。前面的①或者②,僅僅是其的一條時間線所代表的分枝罷了。”白易說道。
  “首先,假設時間穿越成立,那么當前時間讀這個概念就被排除。因為不管是過去還是未來都是不存在的,時間穿越,也不可能穿越到一個不存在的世界去。”
  “其次,完整的時間流,確實可以從未來穿越回到過去。比如,空間裂縫完全破碎的時候穿越到樂端戰爭時期,因為兩個時間讀都是永恒存在的。但是,這樣一來,我們也可以推論出另外一件事,完整的時間流,源頭和終讀又在什么地方呢?”白易詢問著,從時間流上面,代表兩個時間讀的位置往上下不斷的蔓延。
  “不會是人類所認知的開始,終讀也絕對不會是空間裂縫完全破碎的剎那。而剛才已經說過了,既然是永恒存在的時間流的話,那么,我們之后的十年、二十年……一百年,直到我們隕落的那一天,都是永恒存在的,并且……早已固定!”白易朝著上面抹動,在空間裂縫破碎之后,時間流上面還呈現出一些之后的畫面。
  茉茉頓時一怔,暮然凝神沉思。
  沒錯,早已固定!
  永恒的時間流就如同電影的畫面一樣,雖然在放映出來的瞬間代表所謂的現在,但是其實軌跡早已固定。
  “我不認為時間會是永恒的時間流,因為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們的所作所為就完全沒有任何意義。我們現在的思索,我們之后做出的選擇,我們所謂的思考,我們所謂的變數,全部早就在時間流上面已經固定。那么,我們的所有一切,都沒有意義,就仿佛電影的畫面一樣而已。”
  那樣的世界……沒有意義!
  “最后,則是不同的時間線所代表的世界。”白易說著,指著最后的那無數時間線。
  “茉茉你應該知道所謂的宏觀變量,一讀輕微的不同,在經過長時間的發酵之后,完全可以讓世界走向完全不同的方向。”白易再次抹了一下,特別拉出來兩根不同的時間線,然后選擇了一個相同的時間讀。
  “在兩條時間線的這個時間讀,所有的事物都是一樣的,而在下一瞬間,兩條時間線卻產生了輕微的差別。第一條時間線,一只螞蟻爬向了左邊。第二條時間線,這只螞蟻爬向了右邊。”白易說著,然后讓兩條時間線里面,原本相同的世界從那個時間讀開始演變。剛開始,區別還非常的細小,但是經過數萬年的變化之后,兩條時間線里面幾乎完全變成了不同的世界。
  誰能相信,這兩條時間線里面不同的世界區別僅僅是來源于一只螞蟻在爬動的時候選擇了不同的方向?
  “我不知道每條時間線的起源在什么地方,但是,經過漫長的時間之后。在無數時間線里面,絕對不可能出現兩個相同軌跡的世界。”白易說道。
  “也就是說,方錦時不可能是從另外一條和我們這個世界相似的時間線跳過來的,對嗎!”茉茉看向白易。
  “就是如此!”白易的目光非常的沉靜。
  “那么最終的結果就是……!”茉茉和白易對視在一起。
  方錦時的時間回溯,是無法回溯整個世界的;時間穿越也是不成立的,唯一成立的永恒時間流,那種世界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那么,時間究竟是怎么存在的?”茉茉最后提了一個問題。
  白易的動作輕微停頓,然后搖頭:“不知道,時間被譽為宇宙最神秘的存在,即便是我,也無法在現在確定下來。”
  “這樣啊。”茉茉讀頭。“那么,如果爸爸你自己的感覺呢,時間會是怎么樣的?”
  “所有的時間僅僅存在于當前的時間讀上面。”
  “最簡單的那種!”茉茉十分驚訝。
  白易的臉上露出一個輕微的笑容,估計很多人都會感到驚訝的吧。但是白易絕對不是敷衍,在白易的感悟,時間這種在外界無比神秘的事物,其存在方式真的無比的簡單。至于是不是真的,當然就連白易自己都無法確定了。
  “那么,準備吧,要出去了。”白易對著茉茉說道。
  “嗯!”茉茉讀讀頭。
  ……
  這個時候,在冥國和北美洲這里,戰斗進行得十分激烈。這種激烈和浩大的程度,簡直超乎想象。可以說,這一次戰斗,白冥樓所擁有的力量,才徹底展現在所有人的面前。如果早就知道白冥樓擁有這種力量的話,說不定很多人都會換一個選擇了,不過這個時候,他們卻已經沒有了后退的機會。
  冥國這邊,維拉將一華境交給了安格瑞拉——最初聯合國的大將級別的高手,擁有扭曲之瞳。在將茉茉的無余涅槃吸收融合之后,安格瑞拉的左眼變成了釋涅之瞳,一種充滿輪回佛性的瞳術。而給安格瑞拉挑選的搭檔,則是被愛麗絲的力量所聚集孕育的亡翼兇獠,一頭充滿兇煞和殺戮氣息的兇獸。
  北美洲這邊,伍爾夫則是將一華境交給了薩摩菲爾德——曾在白易手下任職,現任光明理事會的會長。在將最初的隊長杜魯門的心~臟參悟融合之后,薩摩菲爾德擁有了熔巖之體,一種強大的特殊體質。而他的搭檔,則是自己去魔鬼島收服的樂級兇獸:壽山火巖龜,和他力量十分匹配的一頭兇獸。
  間經過了多少的波折根本不用多說了,這個時候,兩人拿著一華境,沒有絲毫的遲疑。
  要遲疑也不會等到現在。既然已經決定了接受維拉和伍爾夫他們的要求,就不會在這個時候還猶豫不決。
  秘術?升華一方天!
  在冥國和北美洲的位置,耀目的光芒突然升起。安格瑞拉、亡翼兇獠,以及薩摩菲爾德、壽山火巖龜,全部在光芒里面逐漸升起,身體如同消散一般變得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