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812 其他的世界

在冥地島,北美洲發生戰斗的時候,世界上同樣一點都不平靜。類人智慧種族和人類之間的沖突基本也達到了極點。雖然進攻那兩個地方的人都有好幾億,但是整個人類的數量,可不遠遠不止這些。很明顯,在白易準備著什么的時候,始母的動作也沒有停止下來,雖然兩人似乎都在這段時間銷聲匿跡,但是卻在幕后掌控著一切。
  兩邊的戰斗似乎互不相關,但是其中顯然是有著聯系的。
  ……
  這個時候,格雷維斯就感覺到,自己在北極深處存放的冰紋之棘被觸動了。格雷維斯頓時睜開了雙眼,不過身體依舊并沒有移動,只是仿佛在思索著什么。
  “到這個時候了嗎!”
  “算了,無法避開的,果然還是要被卷入進去。”過了好一陣,格雷維斯才嘆息一聲,然后身體從冰層里面逐漸浮現,進入了海洋。在出現之后,格雷維斯辨別了一下方向,一對透明的冰翼在背后凝結,然后瞬間破開水浪,朝著外面飛了出去|頂|點|小說。不過,格雷維斯飛出去的地方,卻不是北極,而是瑞士的方向。
  而這個時候,在北極的極地中心,也正好有一群人出現在當初格雷維斯存放冰紋之棘的地方。
  在極地深處一個巨大的峽谷再朝著里面深入,穿透厚厚的冰層之后,出現了一個直徑數百米的巨大的空洞。里面的水分并沒有完全的凝結,反而在朝著外面散發淡淡的煙霧。中心的浮冰非常的巨大,就如同一個高臺,這個時候,在高臺上面,一柄長槍就這樣懸浮在空中,空中無數煙韻一般的凍霧不斷的浮動。
  幾個人從冰洞里面走了出來,頓時目不轉睛的看著那柄精致而華麗的長槍。
  冰紋之棘!
  幾個人都不約而同的吞了吞口水,就仿佛朝圣一般,眼神熱切而激動。其中一人就想要朝著前面走過去,不過頓時有人將他給拉住了。
  “怎么?”
  “你不要命了啊,這樣直接過去。”
  “哦,一時沒注意。”這個被拉回來的人立即抱歉的解釋。事實上,幾乎每個人在看見冰紋之棘的時候,都被吸引了。藉由法則生成的寶具,其中的完美簡直不用過多的解釋。又人類所設計的源導具,其中也不乏非常精致霸氣華麗的武器,但是和冰紋之棘一比,始終差了些什么。
  來到這里的人都知道,雖然冰紋之棘已經近在眼前,但是很多時候,最危險的時候,就是在最后的時候。
  一個人從衣袖里面飛出去兩根帶著金屬色的鎖鏈,在空中緩緩的游弋,準備將冰紋之棘帶回來。而這個時候,其他人也做好了準備,各種能量防御的光芒不斷的浮現。在所有人都做好了準備之后,幾個人才相視了一眼,然后相互點點頭。然后那個同樣是使用鎖鏈的人頓時驅使鎖鏈朝著冰紋之棘卷了過去。
  前面一段距離,都還沒有什么危險,但是在接近冰紋之棘四周十米方圓的時候,突然之間,鎖鏈前段就飛速的浮現了冰白色凍結的紋路。
  果然!
  所有人的心里都說道,然后為自己的小心感到自豪。幸虧他們早就已經想到了這種危險,格雷維斯當初存放冰紋之棘的時候,各種知識體系還沒有發展起來,他們得知的消息,也是格雷維斯不會設置什么禁制。只是,他們也知道,就算是沒有禁制,冰紋之棘也肯定不會這么容易獲得。
  不過,就在幾個人對自己的小心感到自豪的時候,那個控制著鎖鏈的人突然之間愣在了原地。
  四周的其他人呢頓時覺得一股冰涼的氣息卷過,然后這個家伙就不動了。
  “怎么了?”
  “喂,卡多,你怎么了?”這個時候,其他幾人才瞬間反應過來,這個使用鎖鏈的家伙好像沒有了聲息。
  幾人頓時緊張起來,在檢查了一會之后,幾人當中的藥師才搖搖頭,表示沒救了。“他的靈魂都被凍結了,不過身體卻并沒有什么變化。而且我們也沒有受到影響,我想,應該是通過生命場來傳遞的。”
  “生命場?”
  “沒錯,任何人在外界控制物體,都需要用生命場來控制,他剛才就是用生命場控制鎖鏈進入了那個凍結范圍圈,然后就這樣了。所以,那股凍結的力量,肯定是以生命場來反向傳遞的。也就是說,我們千萬不要用生命場去觸碰這件寶具。”這個藥師倒是瞬間就分析出來。
  當聽見他這么說之后,幾個人才頓時變得惴惴,幸好,雖然利用生命場的第六識已經不是什么高端的技巧,但是很多人還是習慣用以前的五識。否則剛才如果有人用生命場觸探的話,不是死得不明不白嗎。
  “那怎么辦?”
  “總之,想要拿到冰紋之棘,不會這么容易就是了。”
  ……
  格雷維斯并沒有在意北極的冰紋之棘,那是他的寶具,是他的。就如同白易將一華境放在方錦時的身上一樣,雖然對方也可以借用那份力量,但是在面對真正的主人的時候,是沒有任何用處的。只要格雷維斯自己愿意,那么就可以輕易的取回來。
  這個時候,格雷維斯在意的是,既然冰紋之棘被觸動了,那么也就是說,始母的準備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候了。
  嘛,白易早就和他說了,只是,兩個瘋子!
  格雷維斯并沒有去管這些事情,不,應該說,只是不想立即去管這些事情。在出來之后,格雷維斯迫切的想要先會瑞士,然后看看自己的女兒。
  已經,幾十年沒有見面了。
  雖然在北冰洋里面,露妮亞也來見過幾次,但是那個時候,兩人畢竟不能過于接近。想到幾次露妮亞來自己這里,所表現出來的那種活力十足的樣子,格雷維斯的臉上就不由浮現出笑容。真是的,白冥樓的教育還真是,將自己的女兒教成這個樣子。不過,活力一點也好,就和她媽媽一樣。
  格雷維斯笑著,從天空飛過。
  并沒有多久,格雷維斯就從北冰洋飛到了瑞士,在空中懸浮了一會,格雷維斯發現瑞士被治理得還不錯。只是這個時候,顯然每個人的心思都有些浮動,根本不放在這個地方。而是在討論著冥地島和北美洲兩個地方的戰斗。
  格雷維斯隨意的感知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地方。和原本他挑選出來的區域并沒有多遠,重新建立了一片行政區。這個時候,露妮亞正在里面發著脾氣。
  “為什么我不能去幫白冥樓。”露妮亞對著下面的人說道。
  “現在白冥樓自身難保,公主大人最好不要過去。”
  “可我是莎蘿的朋友,他們的朋友你知道嗎,白易還是我的老師。”露妮亞大聲的吼道。在露妮亞這樣吼出來之后,下面的人都沒有回答,但是也沒有同意。露妮亞對這群很早之前就跟著自己爸爸的老人也不能強行發脾氣,只能狠狠的一腳跺在地上。咔嚓一聲,光亮的地板頓時出現了一圈巨大的裂紋。
  菲波看著地面那一圈裂紋,頓時張開了嘴,似乎在笑。
  果然,旁邊一個衣著干練的女子頓時推了推眼睛,然后站了出來。露妮亞看見這個女子出來,還以為范妮娜改變主意了呢,頓時露出了希冀的目光。不過范妮娜在推了推眼鏡之后,然后開口:“公主大人,你剛才的一腳,對大廳造成了巨大的損壞,我們又要額外支出一筆修理費用,按照目前的市價……。”
  露妮亞頓時傻眼了,被范妮娜的氣場逼迫得連連后退:“我又不是故意的。”
  “對,你不是故意的,但是你那活躍的個性,最近兩年我們的支出費用起碼多出了30%,都是用于維護你意外破壞的地方。”
  “中央學院里面就沒這么多要求。”
  “我們沒有光明理事會的中央學院這么財大氣粗。”范妮娜步步緊逼。
  “我自己出錢……。”露妮亞剛想說。
  “你這句話已經說了十九次了,事實上,菲波說你的小金庫早就已經沒錢了。”在露妮亞想說自己出錢修理的時候,范妮娜頓時再次說道。
  “啊……。”露妮亞頓時傻眼了,然后立即就指著菲波。“菲波,你這個叛徒,居然敢出賣我。”露妮亞頓時朝著菲波追了出去。露妮亞藉由這個借口逃走了,其他人也不由聳聳肩。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露妮亞的性格非常的活躍,坦白說,真的不適合當一個首領。不過出奇的是,雖然非常活躍,但是在面對真正重要的事情的時候,露妮亞又會非常的果決而沉靜,完全看不出跳脫的樣子。
  只能說,白冥樓的教導確實與眾不同。
  這個時候,露妮亞不由想著,還是當初在中央學院的那段時光最為開心了。那段時間,才是每個人的個性完全解放的時候,在白易的照拂之下,光明理事會中央學院,每個人都學習得非常開心。
  在跑到外面之后,露妮亞突然之間停了下來,然后看向涼亭里面的位置,那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個高大的男子,這個時候正在看著露妮亞。
  “爸爸?”露妮亞不確定的說道。
  “我總覺得,該找白易算一筆賬,看看將你教成了什么樣子。”格雷維斯笑著說道。不過突然之間,露妮亞就來了一個天地大撲,突然從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