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800 區分

究竟戰斗了多少時間?究竟揮動了多少次手中的武器?戰場上面究竟隕落了多少生命了?這個問題,就算是一直在戰斗的人都無法回答。因為,這場戰斗,居然對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戰斗。
  ……
  刃之繪舞!
  蘭多夫的身形快速從空中穿過,就仿佛整個人和長刀完全融合在了一起。一條白色的亮光在空中不斷的切開直線,流刃,轉折,舞動……凡是在這個范圍內的人全部都如同餃子一般朝著地面跌落。不過,在蘭多夫想要繼續的時候,叮的一聲響起,一個面色帶著瘋狂的男突然擋住了他的去路。
  這個時候,就連架住了蘭多夫長刀的這個男自己都非常的驚愕。
  擋住了,他居然擋住了?
  不過很快,這個男就頓時明白過來,那是理所當然的。他面前的這個隊長,消耗實在太大了,面前的這柄長刀,完全不復之前的那股鋒銳,就仿佛被鮮血給磨鈍了一般。想到這里之后,這個家伙頓時興奮的爆發,反擊。
  錚的一聲,蘭多夫頓時朝著后面被蕩開,這個時候,蘭多夫只能在嘴角露出一個苦笑。
  他居然被一個LV3巔峰的家伙給正面逼退了。不過,在經過不知道多少時間的戰斗之后,蘭多夫還能留有余力就不錯了。他可不是冢七那個家伙,這個時候還如同野獸一般蠻橫的直沖直撞。而這個時候,另外兩名后來的隊長情形也差不了多少,都已經被無窮無盡的敵人拖到無力支撐了。
  蘭多夫看著那群人站立的位置,真想丟一個亂刃出去的。
  不過大范圍的攻擊,那是最初他們所采取的戰斗方式。到了現在,就算是隊長,這個時候也只能以精妙的招式來戰斗了。不是不能,而是不敢繼續過度的消耗力量了,否則再發生什么意外,就沒有應變的余地了。至于四人手下的那些隊員,這個時候更是幾乎脫力,從原本的單打獨斗,到現在幾個人抱成團,應付無窮無盡的敵人。
  螞蟻咬死大象的事情,真的會出現。
  冥國之門,被突破了!
  這個時候的冥國內,梅薇思和海洛伊斯正在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安撫無數升起了異樣心思的人群。
  冥國之門被突破,所帶來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冥國內的居民,全部都是‘亡者’,在生前就有自己的意識,身份,國家。在來到冥國之后,雖然都作為冥國的居民之一,但是原本所擁有的分歧、自我是無法改變的。剛開始混亂產生的時候,就有人開始騷動了,只是那個時候,很多人都聰明的沒有立即表明自己的態度。不過這個時候,冥國之門被突破之后,這些人終于做出了選擇。
  白冥樓,這次估計真的是不行了。
  外面的人都已經開始入侵冥國了,而據說外面還有數以億計的人類。就連冥國內的所有居民加起來,目前還不到一億的人數呢。沒有辦法,白冥樓的力量確實很強,但是這一次,白冥樓卻是與整個世界為敵。這些人覺得,自己已經將局面看得很清楚了。
  “該死的豪斯曼!”海洛伊斯罵了一句。
  “是我們失職了。”梅薇思低沉的說道。
  兩人都覺得自己很失敗,她們身為執政官,但是卻沒有發現冥國內居然存在著這樣巨大的隱患。不過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冥國內已經逐漸出現了反叛的、趁火打劫的人,兩人必須立即去穩定冥國各個地方的局面。
  兩人盡自己的努力,不斷的安撫著冥國內不斷動蕩的局面,在短暫的匯合,正準備繼續的時候,突然之間,兩人發現從外面飛來兩個身影。
  “你們究竟在做什么。”維拉問道,聲音里面掩飾不住的疲憊。
  “維拉,沙皮,你們怎么?”兩人無比的驚訝,現在維拉和沙皮的樣,真是太虛弱了。
  “現在冥國內的情況怎么樣?”
  “非常不好,因為豪斯曼的鼓動,還有現在外人攻入冥國,所以冥國各地都十分的動蕩,我們正準備帶人去安撫那些人。”梅薇思和海洛伊斯回答道。
  “安撫?”維拉的聲音里面微微疑惑,然后又有一種嘲弄和漠視。“你們兩個可真是夠笨的,你們什么時候認為,自己需要低聲下氣的去安撫那些人了。現在冥國內的力量這么不足,可沒有時間浪費在他們身上。”
  兩人頓時被維拉的語氣給驚呆了。
  “一群蠢貨!”維拉的聲音無比冷漠的回蕩在兩人的耳。“在冥國內和平而自由的生活,已經讓這些人忘記了他們真正的身份了嗎。他們,甚至包括我們,可都是亡者,僅僅是公主大人從外面隨手拉回來的淘汰者。如果不是冥國的存在,我們早就在之前就已經徹底死去,連靈魂都不復存在了。正是因為冥國的存在,我們這群人才可以延續死亡的生命。但是這個時候……”
  說到這里,維拉微微的停頓:“呵呵呵,真是有勇氣啊。”
  維拉輕微的笑著,不過笑聲里面的氣息,卻讓梅薇思兩人感到驚人的壓力。兩人都可以清楚的明白過來,維拉的話里面所表達的意思。
  冥國內的人以為自己是自由**的,但是在現在的維拉眼,他們不過就是渣滓。早在之前的時代,所有人就已經死去,如果不是茉茉將他們帶入冥國,他們早就連靈魂都不復存在了。他們現在所擁有的亡者的生命,完全是茉茉賜予他們的。
  因為白易一直以來的教導,所以茉茉并沒有將這些人當做奴役的傀儡,而是給了所有人如同一般公民的權利。
  但是那并不代表,這就已經改變了本質!
  “傳我的命令,所有冥國內的人全部去迎戰,不去的人,全部都是敵人。”維拉輕微妖異的說道。
  “維拉!”梅薇思和海洛伊斯兩人頓時驚愕,因為她們都可以知道這個命令代表了什么。原本就已經混亂不堪了,現在還有一部分人猶豫不定,但是如果這個命令下去,恐怕剩余的這一部分人里面也會立即反叛了。
  “還愣著做什么,立即去傳達這個命令。”維拉說道。
  “額,是!”梅薇思和海洛伊斯兩人頓時回答到。雖然平時維拉和她們的地位都是一樣的,但是這個時候,攜帶著長時間戰斗所積累在身上的殺氣,還有身為茉茉老師的威信,維拉讓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了壓力。
  維拉在兩人回答之后,立即飛了出去,朝著心的白冥樓而去。在來到這里之后,維拉才停了下來,然后朝著里面走了進去。這里是屬于白冥樓的核心,真正的‘白冥樓’,外人根本就無法來到這里。這個時候,莎蘿正負責這里的防衛。維拉和沙皮在來到這里之后,頓時輕微的放松,然后走了進去。
  “維拉大人!”莎蘿立即迎接了過來。
  “不用請示我什么,這里的所有事物依舊由你來主持。”維拉右手輕微抬了抬,示意莎蘿不用上來。
  莎蘿頓時停在原地,而維拉則是立即進入了釋魂樹下的休息室。就連沙皮那龐大的身體,也轟的一聲趴在釋魂樹下,一圈如同漩渦一般的能量朝著四周散開,四周濃郁而精純的冥氣逐漸朝著這個地方開始匯合。
  莎蘿當然可以看出來,維拉和沙皮兩人的消耗有多大。幾乎達到完全透支的地步了。這個時候,兩人是不得已才回到了這個地方,來快速的恢復力量。
  釋魂樹,當初從冥地惠靈頓移栽進來的心樹芽,這個時候已經成長成為一株高約二十多米的大樹。雖然這株大樹的體積并不算多大,但是在冥國內,絕對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嚴格的來說,釋魂樹才是最初就變異的亡靈屬性的植株。所以釋魂樹對亡靈體質的生物擁有非常巨大的效用。
  維拉和沙皮回到這里,就是來恢復力量的,外面的敵人實在是太多了,絕對不是一時半會就可以結束的。而在暗處,還有更多的敵人在窺覷著,所以兩人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事實上,這個時候一華境所積累的精氣神魂,法則元素早就已經足夠了。但是就是因為擔心,所以維拉才始終不敢升華,起碼,也要等到伍爾夫那邊。
  至于現在,就多為白冥樓付出一分力量吧。
  莎蘿在外面靜靜的看了一會,然后才轉身離去。
  不久之后,整個冥國內就傳達了命令,讓所有人都去抵抗外面的入侵者。而這果然如同梅薇思和海洛伊斯兩人所想的那樣,激起了無數人的反抗。就算是原本猶豫不定的那些人,這個時候都開始反對了。短短片刻,比之前更加混亂的局面就逐漸爆發,這個命令下去,似乎起到了反效果。
  真的是反效果嗎?
  表面看起來,突然倒戈相向的人真的多了很多,但是經過這個命令之后,幾乎每個人的立場都變得清晰明了。是相信白冥樓,依舊和白冥樓站在一起的,還是渾渾噩噩的混日,到了關鍵時候就靠不住的人,一下全部區分出來了。
  這個時候,梅薇思和海洛伊斯兩人似乎也明白過來。對于冥國來說,需要的是人數,還是真正忠于白冥樓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