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794 反擊開始

這家伙,好快的速度。在蘭多夫的氣息改變之后,塞拉蜜頓時就反應過來,蘭多夫的能力,似乎就是速度方面的。而這個時候,蘭多夫正好繼續朝著前面走了一步。
  來了!
  似緩實快的,蘭多夫的身影從空中出現,幾道刀影不分先后的瞬間從四周切過。在準備應對的時候,突然之間,塞拉蜜似乎可以看見蘭多夫那帶著笑意的眼光。
  不對!
  一種強烈的驚懼從心底升起,塞拉蜜顧不得有絲毫的保留了,瞬間爆發。錚的一聲清鳴,七條刀光劃過的光線瞬間從幾個方向傳來。在這瞬間,塞拉蜜的心神提升到極致,出口,出口在哪里……就是這里!明明是七條光線,但是卻仿佛牢籠一般,塞拉蜜清楚的感覺到,如果大意的朝著中間的空地穿過的話,那么肯定會死得很慘。
  七道光線一閃即逝,牢籠瞬間合攏。
  噗嗤的聲音響起,塞拉蜜在這個牢籠合攏之前的瞬間穿了過去。不過,從她的身上,七條傷口瞬間迸開,汩汩鮮血頓時的朝著地面淌落。
  這家伙……塞拉蜜陰沉著臉。對方的能力絕對不是速度,但是,卻又完全沒有展現出什么特別的能力,由始至終,只用了那柄刀來攻擊而已。但是就是這樣技巧性的攻擊,卻讓塞拉蜜無法自由的招架。可惡……塞拉蜜覺得心里無比的憋屈,這就是差距,心境和眼界的差距,自己的罪欲之念才剛一用出來,對方就找到了應對的方式,但是自己都差點撲在對方的手上了,卻還不知道對方的能力究竟是什么。
  塞拉蜜想到這里,心里越發的陰郁,一種激蕩和不服的心情不斷的升起。
  不過,塞拉蜜不知道的是,這可不是她的眼界不夠。雖然并沒有表現出什么特別的攻擊,但是,這確實就是蘭多夫的能力——靈動!完全沒有任何外在特別的表現形式,甚至在被白冥樓系統測試之前,蘭多夫自己都以為自己沒有任何特別的能力。
  靈動:自然的輔助身體,讓身體的每一次攻擊,都可以發揮50%以上到接近完美的力量。
  舉個例子來說,一刀簡單的下劈,任何人都可以做到。但是這個動作,一般人估計只能發揮自身20%不到的力量。因為對于他們來說,下劈只是一個簡單的揮動手臂的動作而已,身體、腿部、心率等等,身體的各個方面,他們根本就無法統合利用起來。
  經過訓練,一位高手可以利用的力量會逐漸提升,但是始終有所欠缺。
  靈動自然,就是蘭多夫的能力,他可以輕易的就發揮自身50%以上的力量,而經過訓練之后,更是可以近乎完美。蘭多夫給外人的感官,就是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因為,他的戰斗力量,幾乎全部體現在‘技’這一方面。普通的攻擊,他都可以發揮出超過一般人絕招的威力。不過表面看上去,確實沒有任何出奇的地方就是了。
  塞拉蜜可不知道這些東西,只是在這個時候,深刻的感受到了這種差距。一種強烈的不服起心底升起,而很快,這種心情,就轉變成為另外一種情緒。
  七宗罪??嫉妒!
  傲慢、嫉妒、**、怠惰……塞拉蜜的瞳孔頓時朝著里面收縮。
  ……
  而這個時候,另外一名隊長的戰斗則是完全不同。這個時候,冢七的全身都遍布焦痕,這種焦痕和燒傷不同,純粹就是對面的圣光力量對于亡靈生物的灼傷。不過,明明看上去受傷的是冢七,但是對面的安布迪拉卻仿佛壓力更大一樣。因為這個時候,冢七對于圣光幾乎不閃不避,任由光芒照射到自己的身上。
  “怎么了,你在害怕!”冢七的臉上依舊沒有絲毫表情,仿佛受傷的不是他一樣。
  “你究竟是什么怪物?”安布迪拉凝重的問道。
  “怪物!沒錯,現在的每個人都是怪物,而我就是怪物的終結之物。”冢七逐漸張開了大嘴,一瞬間狂態畢露。
  閃步!
  給我接住了!
  幾乎是瞬間,冢七就出現在安布迪拉的面前,長刀毫無花哨的砍下。就如同冢七的心里所想一樣,安布迪拉這次并沒有閃避,然后安布迪拉頓時覺得自己簡直是作死。轟的一聲,長刀重重的撞在安布迪拉的長杖上面,那種強大的震蕩,就連冥國入口都在不斷的震動。浩蕩的沖擊直接蔓延開上千米,下方的冥地島更是瞬間就被撕開一條巨大的峽谷。
  安布迪拉在硬接的瞬間就被砸了下去,首當其沖的他只覺得自己簡直想屎。不過這個時候,他可不敢真的繼續作死,一股光芒瞬間籠罩在自己身上,傷口開始飛速的愈合,而他本人則是立即朝著外面躲避。
  這個時候,冢七已經從天空追了下來,長刀再次砍下。
  就如同破壞狂一般,那種強大的力量,簡直令人咋舌。堪堪用長杖在身前擋住的安布迪拉瞬間就如同炮彈一般飛了出去,而在后面,冢七大聲的狂笑著,瘋狂的追了上去。無數的怨靈在冢七的身后凝聚成為實質,這個時候,冢七完全就是一副大魔頭的樣子。
  就連正在戰斗的塞拉蜜也被嚇了一大跳,然后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開什么玩笑,他們可是完美進化嗎,怎么可能會被壓制。
  “你好像在疑惑。”
  “為什么他居然可以壓制完美進化。”
  “你好像對完美進化的了解太片面了,就算是完美進化,每個人所擅長的東西也是不同的。比如白易大人,在純粹的力量上的話,也許還沒有我大呢。但是比幻術,我可能被白易大人殺死了都還不知道。當然,就單純的力量上來說,冢七也不會輸給任何人,包括……完美進化。”蘭多夫瞬間簡單的說了一句之后,再次彈出。
  冢:亡者的墳墓。
  在無數戰場上面死亡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為了防止瘟疫,還有增加冥國內的力量,所以死者基本上都被收到了冥國。激烈的戰場上面,除了少部分人以外,其他很多人,基本尸體和靈魂都殘缺不全。對于這一部分人,白冥樓也不會花費過大的精力去特別將他們救回來。對于這些亡者,白冥樓只是建立了一個一個的亡靈冢,讓他們自由的轉變而已。運氣好的,可以在消逝之前成為蜉蝣靈和行尸,而不好的,當然就是成為冥國的養分了。
  冢七是一個例外,他是在亡靈冢里面所孕育出來的特別的個體-怪物。因為一些未知的原因,那些殘尸和殘魂不知道怎么的融合在了一起,構成了這家伙。而他誕生的地方,就是第七座亡靈冢。而其他的亡靈冢,卻完全沒有這種跡象,所以說,他也是特別的。
  因為是融合起來的個體,所以冢七的力量,在某種程度上來說,說不定還超越了完美進化。
  “怎么了,只知道逃跑嗎,啊!”冢七完全被激起了兇性,一股瘋狂霸道的氣息完全展現。
  冢七和蘭多夫完全就是兩個方向的極端,如果說蘭多夫是極致的技巧的話,那么冢七就是極致的力量。兩個截然不同的戰場,卻同樣的激烈。
  ……
  在這個時候,沙皮也找上了之前的對手史丹尼。喚醒了兇靈,沙皮可沒有忘記自己的這個敵人,沉重的身體帶著絲絲霸道的氣息,朝著史丹尼走了過去。正在人群里面大肆戰斗,展現自己力量的史丹尼頓時覺得自己被一股力量鎖定。
  當看見沙皮的時候,史丹尼頓時張開了大嘴:“喲,逃兵,我以為你不敢和我正面戰斗了呢。”
  “如你所愿!”沙皮低沉的吼了一聲。
  絲絲暗紅的氣息瞬間朝著沙皮右爪上面聚集,看上去就仿佛剛剛從血池里面浸泡過一般。突然之間,沙皮猛然加速,龐大的身體頓時在戰場上面穿過。在這瞬間,史丹尼終于反應過來,沙皮和之前的氣息完全不同。在被那個強大的力量鎖定,幾乎無法逃跑的時候,史丹尼的心里卻突然電轉,想到了在來這里之前卡瑪多維奇和他們說過的一段話。
  ‘你們的任務,并不是作為進攻白冥樓的主要力量,你們只需要消耗白冥樓高手的力量就足夠了。如果你們沉溺于戰斗,沉溺于力量的話……。’
  那個時候,史丹尼他們還不太明白卡瑪多維奇為什么會這么說,難道完美進化的力量,還不足以傲視所有人嗎。不過這個時候,不僅是史丹尼,另外的四人都同時反應過來,為什么卡瑪多維奇會對白冥樓這么忌憚。
  湮魂血爪!
  沙皮的爪子瞬間抬起,空中幾道巨大的血紅色爪痕瞬間出現,就仿佛空間都被撕裂了一般。史丹尼本能的就用出了距離扭曲,不過這一次,他的能力發揮得異常的緩慢,中間的空間仿佛被什么力量強行牽制住了一般。在這瞬間,史丹尼突然想到了之前學過的東西……任何力量想要作用于外在的事物,都需要媒介。
  進化人類最常見的媒介,就是生命場。
  他的生命場,被沙皮用同等級的生命場強行干擾了。
  嗤啦一聲,湮魂血爪瞬間從空中抓過,史丹尼瞬間彈射出去,猛然遠遁。一條左臂和小半個胸腔混合著無數的鮮血在空中飛速的旋轉落下。